台湾人为什么喜欢日本?

qu04qu04 收藏 35 7421
导读: 来台湾几个月总有朋友会在交谈时提前告诉我说他很喜欢日本,希望过程中对我不会有影响,引起我的不快。很多台湾人对日本是充满好感的。喜欢一个国家和讨厌一个国家不是无缘无故的,总会有原因,经历不同,认识不同,好恶就会不同。同属华人社区,大陆人和台湾人对日本的态度就截然不同,因此在网上看到陆台网友因日本而对骂就不足为怪了。   历史   前两天,马英九到台湾南部去参加八田与一纪念园区的开园仪式,肯定日本在殖民统治时期对台湾的工农业建设做出的成绩,马英九的姿态其实代表了很多老一辈台湾人的心声。我曾经在不同

来台湾几个月总有朋友会在交谈时提前告诉我说他很喜欢日本,希望过程中对我不会有影响,引起我的不快。很多台湾人对日本是充满好感的。喜欢一个国家和讨厌一个国家不是无缘无故的,总会有原因,经历不同,认识不同,好恶就会不同。同属华人社区,大陆人和台湾人对日本的态度就截然不同,因此在网上看到陆台网友因日本而对骂就不足为怪了。


历史


前两天,马英九到台湾南部去参加八田与一纪念园区的开园仪式,肯定日本在殖民统治时期对台湾的工农业建设做出的成绩,马英九的姿态其实代表了很多老一辈台湾人的心声。我曾经在不同的场合听到台湾人对日本建设台湾的感情与感激,这里面有大学教授,有陆客团导游,有大学生,有普通市民。他们或者是亲身经历,或者是听祖辈言说,或者是从影片和书籍中获得,而他们最经常讲起的标志性建设就是台湾大学和现在的台湾总统府。其实早在陈仪治理台湾时,当时担任国立台湾编译馆馆长的鲁迅先生的好友许寿裳就对日本对台湾的学术研究风气的开拓和研究成果持理性和肯定的态度,认为那是建设台湾的宝贵资料和对世界文化的贡献。


日本在割让台湾前已经接受了西方现代文明的洗礼,因此对台湾的建设虽说有殖民色彩,但却也客观的让台湾比大陆更早的接触到现代西方文明,从而使台湾的基础建设,文化建设,制度建设都比大陆都有很多进步,诚如光复后台湾著名的社会人士王白渊所说:“台胞虽然在日人的高压之下,但竟受过高度的资本主义洗礼,很少有封建遗毒,在这一点上,我们以为台胞可以自慰”。因此,某程度上讲,台湾因甲午战争割让给日本导致领土丢失、同胞分离是民族的不幸,却又是台湾人在接受现代文明洗礼过程中的偶然幸事。而相对的,大陆在经历了帝国的衰落和革命剧变后,各项事业建设反而比不上台湾。因此,当国民党政府来接收台湾并经营台湾时,让很多人觉得台湾不是在进步,反而是在倒退,而经历了一系列的高压和政治运动后,很多台湾人重新找回了对日本的感念。长时间的隔阂使台湾人的民族意识逐渐淡化,而日本建设台湾的现实成绩逐渐取代了民族情感,成为台湾人认识大陆与日本的一个标准。因此,当今天大陆人骂台湾人数典忘主的时候,我们有没有考虑到台湾的历史,考虑到台湾人的经历,考虑到他们对日本的而友好并不是台湾人奴性,而是他们承认日本在殖民台湾时期曾经给台湾带来了进步,这些也是我们应该看到的。因此,我们可以痛恨日本殖民台湾的事实,但也应该看到日本建设台湾的事实。


文化


台北的出租车司机都很友善,据说在台北你想吃各式各样的日本菜,不用自己操心,只要叫个出租车,司机就会帮你找到你满意的口味。这一方面说明了司机的敬业;另一点,其实也说表明了日本的饮食文化在台湾也非常的盛行。前不久,校长请我们来的陆生吃饭选的也是日本料理店。


不光是饮食,日本文化的其他方面对台湾的影响同样很深。从游戏、动漫、到文学作品,从电子产品到AV,有时候让你会觉得台湾简直就是第二个日本。年轻人对日本的喜爱从动漫开始,当超级赛亚人的孙悟空,流川枫这些杰出少年占据他们幼小的心灵的时候;当国中、高中生因为荷尔蒙过剩开始喜欢日本AV女优而称它为“女神的国度”的时候,当他们身边到处是日本的索尼、松下和日立的时候,当他们因为电影《情书》而感动的默默流泪的时候,当他们在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深林》里寻找爱情的时候,当木村拓哉来台湾深情的对他的歌迷说“我爱你们”的时候,你给我一个理由,能阻止他们去喜欢日本,去爱上日本吗?


离台湾最近的三个地方:大陆、韩国和日本,由于政治的关系,大陆对台湾的影响甚为微小,而大陆本身也没有多少可以真正让台湾人喜欢上的、能够引流潮流的文化,因为我们一直在落后,在追赶。韩国人由于经常把我们中国人的圣贤先哲和文化遗产说成是他们的,因此也经常遭致台湾人的反感。然而这些都仅仅只是一个方面,关键的是日本人在创造着、引领着文化前进的方向。文化的影响是没有国界的,不会因为国别的不同而拒绝接受,因为别人在现代社会创造出的现代文化比你的优越,比你的更容易被他人接受。就像我的一位台湾朋友所说:“记忆中我的生活的起源和日本好近”。这就是文化的魔力,有时候它远远大于血缘,尤其是这种血缘在面临着家国抉择被逐渐被淡忘的时候。


素养


前几天谈到订回去的机票的时候,有台湾朋友跟我讲,让我抓紧时间,说到时候七月份会机票比较紧张,因为日本地震,不能去玩了,可能很多台湾同学会改去大陆旅游。


一个高素质的国家总会比较容易赢得别人的好感,日本对台湾人的吸引力也是因为不少台湾人觉得日本是当今东方文明国家的典范。日本一直是台湾人休闲旅游最主要的目的地,很多台湾人除了去欣赏那里优美的风景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日本很舒适、很干净、很文明。大陆人来台湾觉得台湾人很和善、很文明,台湾人去日本同样觉得日本人非常的体面、非常的文明。因此,如果你走在台北的街头随便问一位台湾人最想去哪里旅游,很多人会说是日本。


这次福岛地震日本人民展现出来的从容、平和、理性和秩序不但引发了大陆网友的激烈讨论,更是让部分本身就对日本充满好感的台湾人觉得日本人的文明素养高贵冷艳的如白莲一般。日震期间,可以看到台湾的媒体,不分蓝绿,对日本不是同情,就是赞叹,有的人谈到日震时,甚至眼眶湿润,好像地震就发生在台湾一样。不少台湾人觉得,日本人有时候虽然有点冷,但尊情守礼却做到了极致,认为日本是东方最文明的国家。对于这样一种看法我们很难去做一个客观的判断,但这无疑是台湾人喜欢日本的重要因素,平心而论,很少有人会喜欢到一个环境脏乱、缺少国民风范的国家去休闲。



对台湾人而言,日本无论是硬实力还是软实力都是值得台湾学习与敬佩的国家。我们不能美化日本侵略台湾的历史,也不能因为历史就否定日本现在的一切,否定台湾人像日本学习与喜欢日本人的自由。虽然有时候很多大陆人不理解,觉得台湾人因为与大陆的对立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因为对日本有历史与现实感受亲近日本人,因为希望美国的保护而对美国人充满好感,从而导致身份认同错乱,但是日本是台湾人最喜欢的国家确是我们不得不承认的客观事实。 广州 张楚子

本文内容于 2011/5/21 15:34:15 被小编a1编辑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是啊,日本建设台湾帮助台湾进步了至少20年,那日本侵略中国的8年,害大陆倒退多少年,40年估计都打不住吧。

知道蒋介石做的最正确的事情是什么吗?是败退台湾继续以中华民国总统身份执政,不是演了这一出的话,现在早没有台湾了,那不过是日本人的海外飞地而已。

我不清楚原文作者的出发点是什么,但是就从对中华文化的破坏而言,日本人称第二不敢有人称第一的。

国家间的恩怨情仇不能往局部看,要看到在历史文明的大方向上究竟是进步还是倒退!

日本人对台湾之建设,于台湾而言是幸、是恩,于整个中国而言是悲、是祸!!!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中国经过长期的奋斗与承受一个民族所能够承受的最大忍耐极限限度而终于战胜了,根据开罗会议决议必须归还所有过去基于战争不当取自于中国的领土,同时必须无条件投降尽速的回到自己的国家。当时的接收政府还没有能力到台湾来,台湾仍然处于准备玉碎战争的情况(玉碎就是同归于烬的战争准备),于是大家共同的开始有效率有计划的瓜分所有的政府财产,譬如所有的飞机都被做成茶壶了,有价值的东西都尽量的给予私人方便,很多台湾人因此得到很多的利益,就是一般人也有不错的待遇!

然后台湾人民快乐的去迎接奇怪的接收政府。台湾人民的生活再差一般人还有不错的衣服,至少会有一两套西装或是比较好的衣服,然而来接收的政府比较像是战败的那一方,连日本帝国军的阵容都比他们还强,挑扁担捉土鸡的锅碗瓢盆绑在身上草鞋的也就算了,买东西起争执或是扰民的还真的不少,这在当时的台湾社会根本是不可思议的事,在日据时代治安很好,除了偶尔美国人来丢炸弹以外没有什么大事,一般人民不强制加入军队的(年轻人会列入管制随情况征召,但是一般人是不需要担心的,没有总动员),比较类似鼓励行为,然而台湾毕竟是农业产出比日本帝国本土高而且质量算是好的,因此高山族或是成年男子没有专业或是战争紧急的时候才会去参战,大部份来说除了年轻的人以外一般人基本上不需要担心战争的事!而一般治安好到连当流氓都需要执照都有管理的,而且无法离开户籍地,不听话就送去南洋当炮灰,所以治安非常好。光复之后的接收政府比起来真的没有人会说他们好话的,弄得发生许多的社会冲突,连孙中山先生的好朋友都被莫名其妙枪毙了,他家人在他被逮捕隔天拿孙中山先生的照片与签名还有进口的名酒去救他(那酒是陈少白受孙中山先生之托在香港买的),官员说怎么不早讲,早知道是中山先生的朋友那就不捉了嘛,都早已经...。后来他们的家人最近拿了那瓶酒请小马哥喝,新闻报导以后大家都知道这样的事了(他去参加二二八纪念会)。总之接收的政府做了许多莫名其妙的事,于是受害的台湾人那里受的了,就是在日本帝国时期大家的生活还是不错的,连日本帝国官员也不能随便逮捕具有社会地位的人,而就是一般人也起码有法律审判然后才枪毙的,除非直接反抗日帝政府或是一般的比较低下没有地位的人之外,大部份的情况下基本是有保障的。而这群精英份子也不是汉奸可能只是生意人或是地方士绅就被莫名其妙的清乡与逮捕甚至于没有法律审判就...。更惨的还有后来的白色恐怖事件(长达数十年)!

对比之下正常人都不会喜欢后来的新政府的,在日本帝国时期当顺民还有好处,在新政府时代没有人知道明天会怎样,那种恐惧才真的让人讨厌新政府,当然不可能枪毙所有人,但是一直在猜到底多少人被莫名其妙逮捕或是被如何如何的恐惧感,以及长达数十年这样的生活才是人民讨厌新政府的主要原因!


终于日本帝国人民要回日本国本土了,一纸命令下来:只准带一个皮箱,若干少量的现金(好像很少)。许多的日本帝国企业与商社都发狂了,很多人的家产都在台湾,有的真的只是私人个人的财产,但是一律如此!!

既然带不走就干脆宁可送给台湾人当礼物也不愿意给予后来的接收政府,于是大家的感情又更好了,简直如兄弟姊妹一样了。有的从小公司马上变成大公司了,有的从小庄园地主到大庄园地主了,再差的也有送衣服的,送珍贵有价值的物品,有的说好先藏起来以后再回来拿,有的直接挖个洞就埋起来了,不过能够用的都送给台湾人了,那时候的台湾人都很快乐。但是日本帝国的朋友就很痛苦了,因为在日本本土他们没有家没有财产,一回去战后的日本国那等于自杀嘛!当时的日本国没有物资,没有外币或是值钱东西的根本无法生活,于是立即陷入困境,因为他们的家业其实已经都搬到台湾来了...,重感情的台湾人知道了就给他们带东西过去,这种举动吓坏了日本国人!!

他们开始真正相信台湾人是很好的,居然特地来还东西,于是两边就建立了长期的友情,一直都有往来。

1960年后日本国恢复了战前的经济繁荣情况,而台湾却一直处于经济零发展甚至负成长的情况,于是孙运璇先生上来以后就希望把经济振兴起来,于是请日本国朋友来帮助台湾发展经济;一方面基于怀念(有的日本国人就是生于台湾在这里读书长大的)一方面有偿还战争痛苦债务的想法与念头,几乎所有的日本国商社都来台湾发展了,在早年那是非常盛大的情况,我自己年轻的时候就在一家日本国工厂里工作,感受蛮深的。日本国企业家会特别喜欢帮助台湾人,而台湾人也好像蛮喜欢日本国人的,因为基本上日本国南边的国民有的也是中国人,移民到日本国去的成为今天的日本国人,移民到台湾的成为台湾人,更早都是中国沿海的居民,所以语言生活习惯风俗完全一样,就是说日本国语台湾人也很熟悉,老一代的几乎都会说日本国语,我外公还是受日本帝国教育的,对于他们来说与日本国民沟通根本就是再与自己邻居聊天一样嘛!于是造成日本国商业来台湾发展的热潮,日本国当地有什么商品,马上台湾地区就立即有了,这样情况一直到现在还是差不多,然而当时的确有很多日本国朋友特别照顾台湾人的情况,但是后来台湾经济也发展起来了,随着老一代人的凋零这样热情的盛况已经多不复见了。在亚洲日本国朋友最亲近的应该是台湾人,而台湾人最喜欢去观光的地区似乎也有日本国,但是并不代表我们忘记了我们自己的历史,而是先天就是同一个民族嘛(日本国南边的居民就是早期的中国沿海居民),后天相近的地方太多,加上又有数十年的共同生活经验,然后有事没事又都在一起,对于彼此的生活文化习惯与种种事物来说又太熟悉,最后就感情越来越好了。

这种情况不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而是有诸多原因造成的结果!但是提到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历史我个人仍然是记的很清楚的,可遇到路边问路的现代日本国朋友我不会莫名其妙就问他类似的历史问题,然而叫我忘记我们自己祖先所经历的痛苦以及因为战争被伤害的过去经验时,那也是不可能的事。不过我不会三八到一遇到日本国朋友就反映上述的问题就是了。

对于内地朋友来说可能有点怪异,可是在台湾生活就是会碰到很多的类似经验,久了就习惯了,在全球化的年代里现在在台湾有时候会遇到外国人比台湾人多的热闹景象,如垦丁音乐会,在台湾那是我们生活中的一部份!


我不认为日本国朋友帮助台湾早期发展商业活动是恩情耶!因为台湾人的努力难道不重要嘛?何况真正发展经济的建设灵魂人物是孙运璇先生,没有他就没有电子产业这与日本国朋友无关的。我文中提到战后日本国朋友有的特别帮助台湾人是指他们真的有对于过去历史抱持着愧疚的态度而特别让步或是让利给部份的台湾人而言,因为在1980年后台湾经济开始起飞的确是因为孙运璇先生与许多台湾人的努力才成功的,并不是大局的发展是因为日本国朋友的帮助于是台湾经济就起飞了!

而是意指:我知道也看到也感受到日本国的朋友因为过去的历史事件有一部份的朋友特别在经济发展困难的年代帮助与让利给许多的台湾朋友,其中包括他们特别喜欢来台湾观光类似的事。没有个人的努力,我想大环境都不可能发展出整体经济的事,因为孙运璇先生的台湾建设史让自许第一的日本国朋友听了了解后也同样的感动的,孙运璇先生才是台湾经济起飞的推手,他才是风雨中稳定大船的舵手。

然而老先生的历史功过如何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真正的受害者都不是生活在快乐生活环境下慢慢成长的我们,而是没有一个强大国家保护的受苦人们,今天我们两边朋友要努力的是这个...

本文内容于 2011/5/22 15:42:17 被共产主义青年编辑

乙未战争的惨烈造成当时的全台湾人民几乎是家家办丧事,从此埋下了抗争的种子!!从日本帝国透过战争手段逼迫身为战败国的中国清朝割让台湾以后,台湾人民自己靠自己的力量筹措经费并动员自己的子弟参与抵抗日本帝国侵略的战争以来,除了内地各省主动请缨的抗日烈士芝外,就是刘永福的各省联军组成的北斗黑旗军阵容最为庞大了,史载有一万多人,其中新式火炮有七百挺,其余火炮也都具备,换句话说加上台湾的七百多营民团以及明朝郑成功的台江文化区内的义民总动员(南部有这样的风俗,任何地区只要有庙就一定有民团军队,一年小练两三年大练,五年到三十年间还有全体动员的明朝卫所兵制(虎卫与勇卫以及三十六镇二十八星宿的海陆军编制:台南延平郡王祠将士灵位上都有注明部队番号与所在地,台南地方地名三百五十年来没有变过。可以证明!))换句话说他们是没有薪水的,还必须自己准备武器与粮食,还要募款买武器,然后还要自己去打仗,最后所有义民烈士还全部壮烈牺牲(已全部入祀忠烈祠,正式列入公家为保卫社稷而牺牲的烈士名册之中,受全体中国人永远年年举办盛大公开的公祭,被视为"为全体中国人牺牲的卫国烈士!!")

其中林昆岗烈士在今天台南区汪文衡殿二楼设有烈士纪念馆,陈列其一生事迹与文房四宝书法与家常用品武术兵器等,另有数座林将军庙供后人景仰!全省都有收集战死无名烈士的义民庙与忠义堂(客家人称义民福建等其他地方都称为忠义堂或是菜塔菜堂),也就是无名烈士公共灵骨塔。

这段历史内地朋友不了解也比较不熟悉,所以常常认为台湾人很软性其实是错误的认知态度,以台湾当时的条件而言面对三个半现代兵团与战舰猛烈的炮火以及现代化的火力,还能够独立作战长达九个多月,还持续的进行民间的抗日行动动辄伤亡数千人数万人以上(焦巴年事件雾社事件)长达数十年直到台湾光复,这种长期抗争的中国人血性与河洛人客家人平地与高山山胞的地方民族文化,直到今天仍然是台湾人的信仰核心,所以年年办庙会来纪念他们!(先人说只要一年不办安营请水就会出事,安营就是以军队民团巡逻地方的庙会仪式,请水也是,此外还有挂香,与其他的纪念仪式!最盛大的是三十年一次的台江武阵大会,一代人只有一次。)

那么为什么我们台湾人与今天有别于日本帝国时期的日本国朋友感情还是特别的好呢?

情形如下:

甲午战争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这段期间,台湾在当时变成日本帝国的管辖地区了,多出了十分之一的领土对于当时的日本帝国来说并不值得高兴,因为其损害也造成极大的影响,日本帝国朝野各界对于当时台湾的观点都不一,于是最后采取折衷的大事捉在手上,但是地方由台湾人自己管理自己的策略!换句话说台湾人在日据时期前段到中段是自己管理自己的社会生活形态,依据殖民地总督所区分的时期都有不同的特色,然而当台湾的丰富产出多到甚至可以供应日本帝国本土自己的需求时,台湾的地位就被提升起来了,于是台湾人有自己的议会组织,同时有完整的社会自主功能,并且由于总督的权力很大这使得台湾与日本帝国本土的政治差异性质造成日本帝国人民的特别向往情况!可以说明治维新以后所有在日本帝国无法伸张自己报负的日本帝国人民都到了台湾实现了自己的政治理想与科学主张,这种情况造成当代所有的日本帝国学者与科学家都几乎与台湾有着相当的关系,台湾就成为日本帝国科学家与政治家实现理想的实验地区了。鹿野忠雄八田与一...许多的日本帝国人民都在台湾留下他们努力的故事。

近代史上中国人与日本帝国就有许多的关系存在,如果没有战争与侵略或是暴力凌辱行为的话,日本帝国可以说是当时影响中国人进行现代化过程中的最大影响力之一。其中包括法律行政组织军事与科学教育等等!当时的台湾也是这样,人民可以自由的出入与搬迁或是旅行,定期开往中国内地或是日本帝国的船只与飞机都非常的普及,日本帝国不限制这样的活动,然而不包括抵抗日本帝国统治的抗日行动。这使得当时的台湾人眼界大开,举办了许多万国博览会,教育体系的扩大,现代国家的全民教育与行政组织,大至上算是自由的自治议会,良好的社会治安环境,充足的资源与不能够随便涨价的市场管理机制,那种管理的细腻程度到了所有超过千年的大树都有避雷针可见一般(全部列册管理,所有森林砍伐有一定的程序,糖厂与糖业的发达,一般的商业活动受到所有的保障,而且自由程度比在日本帝国更高,但是说的是经济的活动,政治活动必须有日本帝国的参与,而一般中下阶层的人民来说就不是那么好了,然而只要是有能力或是生活条件比较好的家庭与家族在日据时代都有比在日本帝国本土的商人有更多的活动空间与商业活动,当时的台湾非常热闹对于内地人来说简直就是今天的澳门,譬如北投温泉区那是当时全亚洲最热闹的市集与娱乐区。)

而诸多的建设因为台湾的产出非常富裕的结果也一一付诸实行了,就商人与生活条件还好的人而言,只要当顺民几乎比生活在日本帝国的商人还要生活的好,然而一般穷人与工人农民的生活还是处于没有保障的情况下,譬如糖厂员工犯错很可能就会被直接处罚,如人力推车载官员害官员跌倒就会被砍头,而过度的长期工作导致了雾社事件与焦巴年事件的发生。至于慰安妇与贩卖人口的事还是常有的,但是知识份子与专业人士商人等,在日据时代那是另一种形式的明治维新了,而且没有人会过问,议会也不管,经费非常的充足,有理想有能力就能够一伸自己的理想或是报负的事非常的普遍,于是日本帝国专门人士商人知识份子等等特别的喜欢台湾,造成了另一种感情的连结了。这种盛况空前的景象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才消失。

当时旧有的水利系统慢慢的无法应付后来增加的人口,于是为了扩大生产量与提升生产的品质,在全岛各地都建立了农业研究基地与水利设施或是帮助经济发展的基金会以及各种商业或是文化的组织,台湾的地理环境与气候水文等基本农业条件优越,于是成为当时首要的农业水利发展基地,在此一时间八田与一就真正的非常重视一般受苦农民的生活,他不像商人只管收获与利润,他很关心当地人的生活,并且视自己为真正的台湾当地人,这样的理想主义者在当时的日本帝国环境下并不受到欢迎,然而却很对台湾人的胃口,这导致大家愿意与他一起工作。南部乡下尤其是八掌溪以南一带生活条件很差,玉井当地的居民因为焦巴年事件遭受到屠杀与逮捕,所以当地人是非常排斥日本帝国的人民来当地进行开垦行动的,但是八田与一先生就是非常特殊的人,他居然带全家人来台湾,并且到当时生活最艰辛的地区,也是抗日最激烈的地区。他与工人一起生活吃喝都一样,并且无法忍受不守法的日本帝国人民或是公务员,这导致非常重感情的台湾人喜欢他,同时他给薪水或是福利没有太多的差别待遇,一般地位低下的工人农民是没有太多生活保障的,常常在会社与商社的要求下过度辛苦的工作,但是这样的事不会在八田与一的工地或是他管理的地区看到,基本上他视自己为台湾人的一份子,连一点优惠待遇都不要,他的太太必须与其他的台湾妇女做一样的工作,这对于日本帝国的高级工程师或是权贵份子来说是很强烈的对比,而台湾人很喜欢这样的人与他的工作敬业态度,尤其是他的专业真的很强,在原始人力条件下建立了遍及嘉义到台南的农田水利灌溉系统,与二十年后孙运璇先生的建设比较起来,虽然规模小的太多,然而以他的条件来看已经是很惊人的了,而且帮他工作的台湾人都生活的不错,他又特别的喜欢与台湾人生活在一起,认真的提升了一般人的生活水平,于是就受到了台湾人的敬重与喜爱了。

后来他有事回日本帝国的途中他所乘坐的轮船被美国潜艇击沉,尸体漂回台湾被人发现,他的妻子无法接受这样的事,于是在他丈夫的嘉南灌溉工程里跳圳殉情了。这事传到台湾人的耳中很是难过,于是一直有纪念他的活动与设立了纪念碑。类似的日本帝国官员与人民还是有的,但是整体来说:我认为是他们的敬业精神与待人的和善态度与公平的法治思维让台湾一般生活痛苦的中阶层人民有着异常的感动,加上后来来的新政府对比之下实在差太多了,同时原来台湾生活好的人民他们的生活反而越来越差了,于是开始口出异音,问题是老先生最无法忍受类似的事,之前的二二八事件清乡白色恐怖等造成他们的家庭都或多或少感受到不同程度的痛苦!(经营之神王永庆先生就被捉去关了,许多企业家都有类似的遭遇,至于莫名其妙被接收的私人企业就更多了,没死没有被关的就算不错了。被迫害的家庭就逃到后来的日本国与美加地区去了。)


本文内容于 2011/5/22 15:43:56 被共产主义青年编辑

然后因为清朝与日本帝国在朝鲜半岛的对峙给予日本帝国极大的挫折,加上北洋舰队的数量与力量也越来越大,当时清朝海军是超过了日本帝国他们自己的军事力量的,唯一的差距在于他们自己能够自制军事武器,而清朝则仰赖进口与对外购买;同时人员与教育的训练上清廷远不及于当时教育普及的日本帝国,换句话说甲午战争的爆发对于日本帝国而言其实是一场很大的赌注!!因为当时的两国军力比较清廷是比较具有军事优势的,日本帝国的吉野号旗舰非常小,而威远镇远的吨位又特别大,两者的火力也无法比较,吉野号顶多算是进岸巡逻艇,而威远镇远却是洲际巡洋舰,两者差距已经根本无法进行比较与战斗的。但是当时的中国人不注重教育,连高级指挥官都不懂得三角涵数与如何计算弹道,而且两艘军舰居然其炮塔都无法进行所谓的定弦射击(这是当时所有海军的标准配备,可以依海像进行自动修正炮塔的位置的装置) ,同时船员的训练也是无法比较的,清朝军人类似以文盲船员来驾驶当时最先进的战舰,而该战舰居然所有正常的功能都无法使用,而指挥官只受过木船的登船战斗训练,对于火炮与航海完全是外行的人,而唯一有经验的同文馆出身留洋的海军管带又被调到陆地上指挥作战?!然后全舰队以纵列队迎向小船只所组成的炮海战术里,同时所有的火炮都有极其严重的质量问题,无法爆炸只能算是保龄球投石器,最后文盲舰队被受到良好教育又体积狭小的快速速射定弦炮船队所击败,这就是不办教育的下场!(不懂数学当什么炮兵?炮塔无法固定描准敌船你打什么仗?只受过陆战没有航海战斗经验的指挥官,加上全体文盲的素质,导致当时的高科技战舰成为一堆废铁了。)最后以自杀攻击企图同归于烬,遭受到严重的毁灭性还击,于是当时中国清朝的军舰就全部报销了,剩下的不敢战居然自沉?!(他们不是海军,都是临时训练的人员,根本无法出港战斗!)陆战也完了,整个甲午战争的过程还不如台湾人自己的七百多营民团与一万多北斗七星黑旗军在甲午战争后的乙未战争来的惨烈,乙未战争足足打了九个多月!!这就是教育体系的差距,台湾民团由武秀才所带领,透过官府指挥,在抗法以后就积极备战了(当时法军以数千人攻击海门天险全部阵亡留下一千五百多具尸体,于是才改打内地马尾造船厂的的。)而台湾人募款巨资购买了新式火炮由黑旗军与民团共用,齐力合心自今天的台北县开始战斗直到全员阵亡为止!参战民团武秀才领袖全部阵亡壮烈牺牲,黑旗军伤亡过半,其中新竹苗栗台中彰化嘉义台南屏东所有义军领袖全体阵亡,有林昆岗简精英烈士者全家壮丁为掩护黑旗军自彰化八卦山撤退全体壮烈牺牲!!并且创下日本帝国明治维新以来最惨重的伤亡记录,自最高指挥官以下阵亡过半,震撼了整个日本帝国(能久亲王日本帝国正史记载为染病,台湾多本书与籍野史记载为阵亡!被使用巨大长勾或是镰刀具的武器攻击而伤重不治,为此爆发桃园新竹苗栗云林台南萧垄大屠杀。)可参考连横的台湾通史与诸多书籍了解乙未战争的经过。

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11/5/21 16:48:10 被风风巽编辑

这个问题其实也不是如此的,但是台湾一般人的确与日本国朋友的关系是相当的友善的,在所有的外国人当中仅次于美国人对于台湾人的影响,早年在商业界则其影响力更高于美国人。

然而应该澄清的事情还是必须澄清的。首先,台湾的现代化建设是在清末的自强运动之中奠下基础的,包括八田与一先生的人工灌溉工程的前身就是清代的灌溉系统,后来加大与扩建其部份地区的灌溉体系,但是还是要休耕的;一直到孙运璇先生的水利体系完工以后没有休耕的事了。今天的休耕是因为成本考量以及进口农产品的影响。除此之外还有留公圳,北圳,...与南部平原的其他的水利措施;全岛唯一缺水械斗的地方是北部发展比较慢的三重与芦洲板桥一带,与今天认知相反南部才是当时的开发中心,所以一府二鹿三艋舺(台南府城,鹿港,台北)才是当时的政经中心。当时清朝自强运动的现代化内容包括:开采煤矿石油,淡水造船厂,南北电力设备,南北铁路与电报线(台北淡水到旗山),嘉南平原的开发水利设备,全省山区道路的兴建(玉山南北路茶路渔路...等等),樟脑(雾峰林家专卖)茶叶(当时茶叶已经卖到美国欧洲与俄罗斯国了,板桥林家),甘蔗稻米已经大量的输出到内地与东南亚其他地方了。至于学风更是惊人,进士秀才多到不胜枚举,武科出身的就有七百多营民团正规军数万人的规模,炮台等多处,还自制军舰与轮船往来台湾与内地,全省都有学校与各种进步的现代化措施。因为当时主办现代化事务的南北两大臣北有北洋大臣李鸿章,南有洋大臣沈葆祯,而内地建设许多保守派非常反对,于是建议台湾建省(抗法侵略战争与日帝军入侵的牡丹社事件影响)的同时,就把所有内地的资源运到台湾进行建设了,所以台湾有同文馆(北京大学广州中山大学与商务书局的前身,主要工作就是翻译与引进国外先进的知识与科技书籍等,包括留学生的训练与语文教学,如詹天佑胡适都出自同文馆)。台湾到处有书局,学校,电力,基本的设备...以及铁路电报局医院农田水利港口设施等...。据史料记载丁日昌沈葆祯刘铭传等以及其他官员透过各种关系除把小岛建设成为当时全中国最进步的省份,同时更是南洋舰队的基地之一。是当时最先进的海外港阜与民生必须品奢侈品的主要生产基地。也因为这样在朝鲜半岛的冲突与琉球群岛(中山南山北山王朝)牡丹社事件之后,日本帝国就积极的对于台湾有了侵略的野心了。

待续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