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一项全新议程,备受关注的中美首次战略安全对话5月10日在华盛顿举行,两国同意启动亚太事务磋商。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志军透露,双方将分别由中国外交部和美国国务院的相关官员来牵头。至于磋商的频率等细节问题还需要到首轮磋商开始以后来决定,预计首轮磋商很快就将举行。


中美亚太事务磋商机制设立,可以从不同角度解读。可以是积极地看,也可以消极地看;可以看作中国实力上升的体现,也可以看作中国和美国尚有差距的明证;可以看作中国已然成为具有影响力的大国的标志,也可以看作是中国依旧是地区大国、而非世界大国的标志;可以看作是中美深入合作的机制,也可以看作美国依旧包围并遏制中国。


积极地看,中美磋商亚太事务说明美国意识到亚太事务,尤其是安全事务,没有中国的合作与配合无法顺利推行。从历史角度看,这毫无疑问是中国地位的上升。1949年前的事暂且不提,单是1949年以后,朝鲜战争时起,美国开始对中国的围堵,此后中美建交,中国只不过是美国抗衡苏联大战略的一枚棋子,而20世纪90年代末的台海危机、“银河”号事件和轰炸中国驻南联盟使馆等事,说明中国实力与美国差距大,美国并未把中国放在眼里。而今,中美就亚太事务进行磋商,不能不说是中国地位提升的表现。


然而,中国切不可就此沾沾自喜,亚太事务磋商,肯定离不开朝鲜问题、台海问题、中日钓鱼岛问题、南海问题等中国周边有可能引发战争的话题,这些都说明美国还处于攻势,中国处于守势,美国可以轻松地给中国制造麻烦,而中国只是为了维护基本的利益而据理力争。尽管表面看来是平等协商,但实际上双方是不平衡的磋商。


从战略与经济对话、战略安全对话、亚太事务磋商以及美国人提出的G2这些情形看,中国是大国,也被美国当作大国对待。不过,亚太事务磋商机制所折射出的最重要一点是,中国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地区大国,而不是世界大国,和美国的世界大国地位差距很大,尤其是在安全领域。即便是地区大国的地位,也面临着美国和中国周边国家盟友的压力。试想,如果中国真的是和美国力量差不多的世界大国,在中美启动亚太事务磋商的同时,也一定会同时启动中美北美事务磋商。


从战略经济对话到战略安全对话,无疑是中美合作机制的进展,对中美在亚太地区互相合作、减少误判会起到重要作用。中国外交部张志军副部长说:“中美如果不能在亚太地区进行合作,就谈不上在全球层面合作,相信该机制的建立有助于推动双方在亚太地区形成良性互动格局,以便更好地为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和发展做出积极努力。”


然而,看一眼中美磋商的话题,就会发现,从陆地到海洋,从中亚各国到日本、韩国,美国的军事存在实际上悄然完成了对中国的包围,中国的战略地位甚至不比上个世纪好。5月6日,美国赫德森研究所访问学者约翰·李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撰文称,中国仍然是亚洲的一个战略上的孤独者,只有缅甸和朝鲜是它真正的朋友。中国现在很清楚自己的弱点。美国不要哀叹好日子已无可挽回地逝去,而应学会更好地利用自己的强项。也就是说,亚太事务磋商美国携军事威慑力和盟友的配合,占据优势地位。


总而言之,中美亚太事务磋商机制的确立,不是值得欣喜之事,但也不是坏事。哲人说,为什么要登山,因为山在那里;套用此语,可以说,为什么要磋商,因为问题就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