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呼吁国企应相应退出营利性垄断行业 (转)

2010年,全国国有企业实现利润1.9870万亿元,只有5%用来上缴红利。日前,国家财政部公布的这组数据再次将国有企业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昨天,由全国政协委员、经济学家茅于轼领衔的天则经济研究所发布《国有企业的性质、表现与改革报告》,直指国企利用其垄断地位与民争利,并指出国企必须从营利性领域退出。天则研究生所选择在全国两会开幕前一天发布这一报告,耐人寻味。


国企私企薪酬相差过大


报告指出,国有企业人员薪酬比其他单位高13.3%,比社会平均水平高12%。从这一数据看,似乎差异并不明显。但国企之间不同行业也存在巨大差异:比如航天通讯职工平均年薪达到110万,而ST黄海职工年薪仅为2万多元。


部分国企除享受固定的退休养老统筹之外,还参加补充养老保险计划。作为养老保险的一种补充,2008年所覆盖职工仅占参加全国基本养老保险人数的6%左右,大多集中在电力、铁路、金融、保险、通信、煤炭、石油等高收入行业或垄断行业。


如果算上房补、公积金等因素,其差距更令人咋舌。报告指出,按现行公积金制度,职工和单位公积金缴存比例均不利低于职工上年度月平均工资的5%,原则上不高于12%。不少垄断行业将这一比例提高到20%。国有企业还利用国家无偿划拨的用地进行单位集资建房。


今年2月22日,针对国企高管的薪酬管理问题,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邵宁称,现在对于中央企业的高管薪酬管理采用的是半市场化的办法,明显比社会上同类岗位要低,而且低得比较多。


对这一观点,天则所的报告显然并不认同。报告显示:高管收入分析,2009年上市央企高管团队平均年薪31.3万,比民营企业高管高61%,较地方国企高管高出37.3%。


著名法学家江平教授认为:“不能因为行业‘肥’,高管就因此而‘肥’。人为造成行业之间的巨大差异,不符合分配原则。”江平教授昨天表示,国企高管高薪问题完全可以由国家相关政府部门出台政策,给予限制。


国企享受了哪些“照顾”


国有企业到底享受了哪些“照顾”?报告一一列出:


首先是财政对国有企业的亏损补贴。从1994年至2004年,国家财政用于国企亏损的补贴达3000多亿元。目前,国有企业获得的经营补贴主要包括政策性亏损补贴和国家注资。


巨额财政补贴主要流向了中石油和中石化。在2009年国内油价明显高于世界原油价格水平时,中国石油仍然获得了10.97亿的补贴和22.12亿的税费返还。补贴的理由是“中国政府为保障原油、成品油市场供应而给予本集团的财政扶持补贴。”与之相对照,10多年来民营地方炼油厂没有享受炼油补贴,也没有配套的下游销售体系。


对于享受了政府巨额财政补贴一事,中石油新闻办公室工作人员昨天受访时表示,还没有看到天则经济研究所的报告不方便予以评论,“将向有关部门核实后再进行回复”。


此外,国有企业在融资成本、土地租金、资源租金等方面都与民企处于完全不对等的位置。


国企上缴红利不给力


财政部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国企去年实现利润近两万亿元,但上缴红利只有440亿元。


天则所的报告也显示:2001-2008年,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累计获得利润总额为4.91748万亿,2008年帐面利润总额比2001年增长了2.79倍。帐面利润增长速度非常快。央企实现的净利润中,中石油、中移动等十家企业占到了央企实现利润的70%以上,其中中石油、中移动这两家获得利润超过全部央企利润三分之一。


帐面利润增长惊人,但上缴利润就显得不那么给力了。2009年上缴比例仅为6%,其余利润全在企业内部进行分配。上市公司的分红,国企控股的是5-15%,平均比例是40%左右,显然低于一般上市公司,也低于海外上市的国有控股公司。从支出构成来讲,收缴红利主要是体系内部转移,尚未形成惠及民众的意义。


对于公众对国有上缴红利过低的质疑,国资委副主任邵宁日前回应称,2007年重启国企上缴国有资本的经营收益之时,考虑到国企的包袱很重,当时定下的征收比例比较低,分为5%和10%两档。今年,根据财政部最新规定,国企上缴红利上调至10%和15%两档。


邵宁表示,随着以后国有企业经营状况进一步改善以后,国有企业上缴红利比例将进一步提升,“上缴比例提升到国内上市公司分红的平均水平是一个比较合理的状态。”


报告指出,国企终极改革目标有两个:一、将国企转变为非营利性公法企业;二建立国有资产的宪政治理架构。而为实现这一目标,国企必须从营利性领域(而非单从竞争性领域)逐步退出。


观点


加强对职务消费的监管


据新华社电 “一些情况显示出当前我国国民收入分配格局不合理的现实。”全国政协委员、商务部原部长助理黄海认为,一些企业凭借垄断地位取得了大量利润,这些利润应该最大限度让人民去共享。


此前国资委副主任邵宁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国有企业的资产是属于国家、属于人民的一笔储蓄,一旦以后国家需要钱,完全可以动用。


“如果没有好的监督制度,谁保证这些企业‘只储不动’?”黄海建议,要对国企中的垄断企业财务进一步加强预算管理,对工资以外的职务消费、福利等要严加监管。



本文内容于 2011/5/21 13:58:56 被小编a1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