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爱国者 正文 第七章 关口 3

君好去 收藏 2 9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8.html[/size][/URL] “丁局,你派秘书去巴基斯坦,目的何在?难道美国报纸所言为真,你还派出个神秘特工去解救人质?”国家安全局副局长孙宝善问。国家安全局主要负责国内的反间谍行动,还有海外行动处,平时与国际战略研究发展局有些工作关系,但孙宝善和丁一凡关系微妙,因为年龄相仿,据说同在被考虑提拔的名单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8.html

“丁局,你派秘书去巴基斯坦,目的何在?难道美国报纸所言为真,你还派出个神秘特工去解救人质?”国家安全局副局长孙宝善问。国家安全局主要负责国内的反间谍行动,还有海外行动处,平时与国际战略研究发展局有些工作关系,但孙宝善和丁一凡关系微妙,因为年龄相仿,据说同在被考虑提拔的名单上,好像有些瑜亮情结。

“美国报纸捕风捉影,一会儿说我们支持美国政府,一会儿说我们背后拆台,怎么能信他们的话?周飞泉是个好苗子,我派他去巴基斯坦实地考察,锻炼锻炼。如果各位有兴趣,可以读读他的报告,了解我们官方报道忽略的巴基斯坦实际局势。”丁一凡说。

赵老闻言,首次抬头,视线滑过丁一凡,丁一凡自然地点点头。

“回来两个中国人质可是承认,有人暗中从塔利班的营地里把他们救出来,那人中文流利,身手敏捷,出入塔利班的狼窝虎穴如走平地,又熟悉巴基斯坦,指点他们去找中国大使馆,还给美国大使馆打电话提供塔利班关押美国人质的据点。智勇双全,简直是中国的0007。丁局,什么时候能我们介绍一下这位孤胆英雄?”孙宝善说。

“如果有这样的英雄,不要说你们,我自己也翘首以待。”丁一凡对着孙宝善微笑说,“国家安全局什么时候开始留心被塔利班绑架的人质?我也听说,这两人被绑架了大半年,媒体没有报道,家人不知情,没人出面谈判,他们差点被塔利班砍了脑袋,中国公民如此遭遇很难解释,莫非国家安全局在调查其中内幕?”

“国家安全局手脚没那么长,我只是看了对两个人质的新闻采访。我不清楚他们的具体遭遇,但可以想象他们作为外国公司雇员,在雇佣期间被绑架,他们公司有救援的义务和责任,他们公司为什么没采取行动就不是我能猜测的。”

“那家外国公司老板是英国籍的华人,他拿下阿富汗一项工程,两个人质为他工作,他有救援的义务。他在国内也有不少项目,北京市郊就有他一个房地产的项目,非常优惠价格拿到的地皮,也许安全局应该请他喝茶。”

“丁局,这么说你没有派出特工去巴基斯坦活动?”王明山插话说。

“王司长,不知道你是否清楚这个会议的规矩?我们不讨论具体行动细节。”

“我没有问你的行动细节,我仅仅验证美国人说的神秘特工和你丁局有关!”

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丁一凡脸上,想不到这么快就短兵相接,看来外交部高层很是恼火,要他公开做出解释。

“巴基斯坦是中国的重要盟国,阿富汗是美国的主要战场,各国势力都在暗中角力,我们局始终关注那一地区的局势,派驻特工是情理之中,不派特工才是失职。至于美国人说些什么,我不太关心,美国人的公关战、心理战对我没什么效果。”

“这么说是你派出的特工解救了中国人质?”王明山外交官出身,外交辞令炉火纯青,不接受丁一凡的笼统说法。

“王司长,让我再说一遍,我不会承认或者否认我们特工具体的行动细节,那将会威胁他们的人身安全。不过,既然大家对这件事都如此感兴趣,让我也问几个问题。第一,谁做出决定,在两个人质没有安全回国前就透露他们获救的消息?第二,谁透露给媒体他们被营救的细节?大使馆匆匆召开记者招待会,外交部谁授权他们这样做?第三,谁批准中国媒体在情报机构之前采访两个人质?第四,周飞泉巴基斯坦五天时间,与大使馆仅仅通过一次电话,就被美国人获悉,大使馆可曾找出泄密者?第五,美国人暗中采取绑架周飞泉的行动,不仅没私下做出解释,还反咬一口,公然破坏情报行动的游戏规则,外交部可曾警告过美国人这一行动的后果?先别急着否认,我知道外交部有私下沟通渠道,这件事不是我们理亏,不说别的,按照美国人的说法,我们的特工提供关键情报,救了他们的人质,他们应该正式表示谢意。据我所知,法国人已经私下表示过谢意,虽然公开场合他们保持沉默。”丁一凡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水,“我得到一个消息,两名人质被绑架期间,大使馆曾经接到过巴基斯坦当地人送的消息,但使馆工作人员擅自认定为圈套,没有理会。这种草菅人命的行为必须受到严惩,外交部可曾做过内部调查?”

“丁局,我们是情报例会,不是外交部的内部工作会议,相信你愿意的话,到时王司长会请你列席。”孙宝善冲着王明山笑笑,视线转向丁一凡,“我想问的是,如果当时美国人抓到你的秘书周飞泉,你将如何防止情报的泄漏?我们都知道美国人在刑讯方面的种种手段,药物加上心理战,很少有人能扛下来。你如此轻率地派出自己的秘书,让我们的情报系统承担不必要的风险,做法是否妥当?”

“我同意,我们部门有规定,涉外行动人员接触的情报受到限制,防止他们的泄密。丁局派出自己的秘书涉足险境,差点被美国人抓住,很冒险!”很少发言的外事局副局长刘鹏开口表态。外事局主要通过各种外贸公司、境外企业派驻人员来活动,因为没有外交官身份的保护,行动素来低调。

屋内又有几人出声附和,连态度最友好的刘光启少将也皱了一下眉,显然同样不赞同丁一凡的做法。

“荒唐!”丁一凡愤怒地一拍桌子,力道很大,茶杯水壶叮当磕碰,几个人被吓了一跳。

“各位,请想一想你们在说什么?!周飞泉是我丁一凡的秘书不假,可他更是中国公民。他拿着中国政府颁发的有效护照,没有从事任何违反犯罪活动,不在世界刑警追缉的名单上,更不是海牙国际法庭通缉的犯人,在中国的邻国旅游,却险些被美国政府秘密绑架。他做错了什么?美国人有什么理由在别人的国家绑架一个中国公民?这是对中国政府权威的挑战,也是侮辱我们民族的行为。假如我们的人民连基本的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国家的强大有什么意义?那还要我们这些政府官员做什么?今天美国人敢于在巴基斯坦绑架周飞去,明天就敢来中国绑架我丁一凡。我不知道你们如何接受,但我可以保证一点,美国人必须要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丁一凡的愤怒显而易见,他额头发红,眼睛里像有团火焰在燃烧。屋内多数人首次见到他失态,不禁面面相觑。会议室突然静下来,只有墙角的空调机发出微弱的嗡嗡声。

赵先生与穆铁生交换眼神,穆铁生紧锁眉头,像是在想什么为难事情,赵先生依然轻松自如,借机观察着其他人的反应。

“丁局,请你不要鲁莽行事!”王明山视线扫过几张熟悉的面孔,“小布什政府专注这场反恐战争,他们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投入巨大,这个时候直接挑战美国未必明智。我们中国的核心利益是台湾、朝鲜半岛、海上运输线的安全和经济增长,倘若因小失大,引发中美的直接对抗,不仅你丁局担不起责任,我们今天与会者也要问心有愧。”

“好一个问心有愧!”丁一凡忍不住大笑,“谁说中国核心利益就局限与那几个问题?我个人坚决不同意,中国的核心利益必须要中国人自己来划定,而不是美国人或者其他人来告诉我们应该是什么!”

“巴基斯坦到底有什么事情让你丁局如此看重?你在没有通报我们大家的情况下,派自己的秘书冒险去那里会见什么神秘特工,又准备挑起中美事端,我不得不问,有什么事情丁局知道而我们蒙在鼓里?”孙宝善说。

长桌后有几个人赞同孙宝善的观点,低声表示支持,多数人望着丁一凡,等待他的回答。

“大家让我说几句,总参曾经讨论过丁局上次拿出的南亚形势报告,我们认为丁局提出很有力的观点,南亚应该属于中国的核心利益范围。不提印度崛起的压力,在中亚国家里,巴基斯坦影响着新疆的安稳,新疆是中国最大的能源基地,一旦海上能源运输被掐断,新疆将决定我们能否赢得下一场战争。巴基斯坦的局势很不乐观,丁局说的对,美国人不仅在当地进行反恐战争,还进行长远的布局,我们不该坐视美国人的行动。国际战略研究发展局在南亚的行动,如有需要,我们总参情报部会全力支持。”刘光启冲着丁一凡说。

屋内人注意到刘光启的用词,他不是在阐述个人的态度,而是说总参情报部,难道意味着总参旗帜鲜明地支持丁一凡?通常军方避免公开表态,尤其在牵扯到各方势力的问题上,莫非丁一凡在巴基斯坦的行动是在配合军方?几个人迅速交换眼色。

“谢谢刘少将的援手,有需要我一定通知你们。”丁一凡脸上毫无喜悦之情,相反表情更加沉重,仿佛刘光启的支持让事态变坏。众人注意到这点,好奇地望着他。

“刚才孙局长提的问题很好,正好是我这段时间一直在考虑的东西。我很看重巴基斯坦,还有南亚、中亚国家的局势,例会上我不止一次提过我们需要改变情报重心,不要把全部资源放在欧美和日本。但今天我要谈不是这个,而是。。。”丁一凡停住,视线落在墙壁上,好像在寻找合适的词语,过了几秒钟,他看着孙宝善说,“周飞泉回来后告诉我一个细节,他在巴基斯坦的街上看到一个母亲带着孩子在散步,他问孩子的名字,母亲说是奥萨马,因为她崇拜本拉登,希望孩子长大做个类似的男人。他问,美国人会杀了你的孩子,你不担心?母亲摇头说,她很高兴自己的孩子为穆斯林事业献身。”

“这不新鲜,我们都了解穆斯林国家民众有强烈的反美情绪,奥萨马是最流行的男孩名字。丁局到底想说什么?”孙宝善说。

“我想说什么?基地组织会赢,美国人会输掉反恐战争!”丁一凡视而不见众人的惊愕,“当一方是职业军人,为了金钱而战,另一方为了信念而战,输赢可不是简单的军事实力。也许我们太过于注重技术细节,忘记了信念的力量。美国独立、印度独立、越南战争,甚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都是因为某种信念。”

“即便美国人输了,撤出伊拉克和阿富汗,美国依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有着最强大的军队、最大的市场、最有活力的经济和最有创造力的高等教育。基地组织无法解决困扰阿拉伯世界的人口爆炸、经济危机和文明的困惑。中国的发展依然离不开美国。”王明山望着丁一凡,突然诡异地微笑,“这些话我很赞同,但不是我说的,而是引自丁局去年的报告。”

“谢谢王司长,你是外交部第一个认真看我报告的人。”丁一凡微笑颔首,“我的报告和我要说的并不矛盾,我一直承认美国的优势地位,但站在大历史的角度看,同样不可否认的是西方的衰落,美国的强大很大程度上依赖中国的合作,我们不买美国的债券,不提供沃尔玛的廉价产品,美国会没钱去养庞大的军队和世界各地的基地,没钱维持政府的巨大赤字。穆斯林世界可能还找不到文明复兴的道路,但他们将不会再容忍西方的摆布,美国人将不再能操纵阿拉伯国家政府,压制阿拉伯民意。亚洲同样会摆脱美国,日本尝试过而没成功的事情,将会由中国、印度来完成。十年、二十年后世界的格局将会大大不同于今天。”

“我们是在开情报例会,还是谈大历史?也许我们应该多花点时间来请丁局补补历史课。”孙宝善说,不掩饰语气中的嘲讽,浑没注意到身边几人的皱眉。

丁一凡笑笑,好像什么都没注意到,自顾自地说,“二战刚刚结束,美国驻苏联大使就提出了‘铁幕’的说法,帮助美国制定了持续40年的抑制围堵计划,最终赢得冷战,这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情报工作。我们这些人,了解中国的现实,清楚想做点事情多么难,改变什么更是难于上青天,但我们的位置,要求我们必须多承担些责任。我相信世界将出现重大的转变,可我没有能力独自做出判断,不要说提出正确的应对措施,要做到这一点,我需要诸位的合作。我们必须动员所有的资源,调集最优秀的人才,以新的眼光来看世界,质疑所有的惯例和假设,做出最大胆的想法,我们才有可能提前为变局做出某种准备!”

多数人默默地思考丁一凡的话,少数几人不以为然,王明山想说什么,张开嘴又明智地选择不出声。

“丁局的话很有意义,让我也敞开些思路。有机会我们进一步讨论。”穆铁生询问地望望赵先生,见后者没没表示,继续说,“今天我们要讨论的一个内容和欧洲有关,总理下个月将去欧洲访问,我们要准备些基本情报,对欧洲人关键问题立场的判断。赵老来,熟悉欧洲,他也会提供他的专家意见。”

“大家都清楚这几年欧洲各国政坛的变化,法国人、德国人在一系列问题上的立场有别于美国人和英国人,我们的智囊机构提供了几份分析,我希望在座各位能坦率地发表意见。欧洲将是我国今年对外关系的重头戏,不仅总理下月访问,主席还要参加七月份在俄国圣彼得堡召开的八国峰会,这些重大会议将决定未来几年中国的战略局势。”赵先生说。

“我认为,现在中国正面临一个历史性的机遇。美国的反恐战争让美国和欧洲,尤其是老欧洲-法国和英国,关系紧张。欧洲人不喜欢美国人的独断专行,他们想借助外力来平衡美国,中国是他们的最好选择。我已经听说,法国人和德国人准备接触欧洲对中国的武器禁运,这次总理去会有丰厚的外交成果。”中央智库所长阎沙洲说。

阎沙洲向来鼓吹接近欧洲的政策,他认为中国能在欧洲和美国紧张关系中得益。桌子旁的多数人望着丁一凡,他曾经公开批评过阎沙洲闭门造车,拿着中国的三国演义解读欧洲历史。阎沙洲本人也严阵以待,期待着丁一凡的发言。谁想他仅仅高深莫测地笑笑,始终保持沉默,直到会议结束,他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没有丁一凡的参与,众人表现出谦谦君子风度,你谦我让,会议不温不火,速度明显加快,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穆铁生看了眼时钟,宣布散会。

王明山第一个走出房间,看他匆匆步伐,有人很关心这次会议结果。孙宝善逗留一会儿,与很多人打招呼,包括丁一凡在内。刘光启等几人拉着丁一凡,想听他详细解释对未来时局变化的预测。

穆铁生与赵先生谈了几分钟欧盟问题,因为要参加另外的会议,也很快离开。他没有和丁一凡打招呼,他对丁一凡态度复杂,欣赏他的才干和锐气,不喜欢他带来的冲击波,打乱现有局面,所以尽量避开丁一凡。

丁一凡回到自己汽车内,赵先生已经在等候,他让自己的司机先行离开。

丁一凡道歉一声,叫兼职司机的周飞泉开车送赵先生回去。

“你的小伙子不错,思路清晰,视角独特,我们刚才聊了会儿,他的巴基斯坦报告写完给我一份。”赵先生示意周飞泉。

“谢谢赵老的夸奖!他运气不错,不过表现比当年的鲁笑还差点。”丁一凡按动汽车前后隔壁层的玻璃,前排的司机不再能听到后面的谈话。“我可以给你非正式的报告,正式报告暂时没法上交,外交部已经来势汹汹,我应付不过来。”

“你对外交部不太满意?田部长可是深受中央信任。”赵先生问。

“***堡的大使馆肯定有问题,周飞泉身份的泄密和他们有关,曝光鲁笑解救人质的细节更是混帐。王明山居然跑来质问我,简直颠倒黑白!”丁一凡忍不住发火。

“少安毋躁。”赵先生伸手拍了拍丁一凡的膝盖。

“我确实没心思和他们扯皮,周飞泉的事情我可以忍下,但他们必须要有内部的调查,每个环节上查证美国人的渗透。”

“嗯,我相信他们会做的。”

“好,这些事我不会再提。”丁一凡听懂了赵先生的承诺,赵先生将私下与田部长沟通,弄不好田部长已经请过赵先生来说和。

“总参对你很友好,我看有人有些着急呢。”

“赵老,你可真会开玩笑。总参那些人猴精猴精的,他们早就不满情报系统的死气沉沉的局面,巴不得我来做坏人呢。”丁一凡笑着说。

“你知道就好。”赵先生望向窗外,“有鲁笑的消息吗?”

“没有,一点消息也没有,逃出酒店,他就彻底失踪了。”

“美国人抓住他?”

“不像。”

“塔利班或者基地组织抓住他?”

汽车突然一个急刹车,周飞泉愤怒地按喇叭。

“这小子,这么楞!”丁一凡坐稳说,“不太可能。我想,他是在躲着我们。”

“为什么?”

“周飞泉怀疑,他找到些当年新疆爆炸案的线索。”丁一凡摇摇头,“他们见面时间短,美国人很快就盯上。鲁笑说基地组织在秘密购买高性能武器和炸药,目的地是阿富汗。他没法绑架塔利班高层,他自己还有事情要处理,让我们别操心。”他说最后一句话嘴角带着嘲讽的微笑。

“和田玉有消息?”

丁一凡摇头,“美国人现在盯的紧,我们在当地的活动很受限制。”

“你准备向美国人讨个说法?”

“当然。”

“王明山说的是实话,高层很重视中美关系,不喜欢节外生枝。”

“美国人尊重实力和意愿。”丁一凡望着赵先生,“我自有分寸。”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