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扎菲儿孙下场和独裁者的囚徒困境

lixiaolan 收藏 2 617
导读:卡扎菲的一个儿子和三个孙子炸死了,有人欢呼,有人谴责。但无论怎样,非洲雄狮的儿孙还是死了。 夺命刀当然是北约的炸弹,但亲手把儿孙送上黄泉路的却是卡扎菲本人。卡扎菲今天所走的路正是无数独裁“先烈”们趟出来的那条路,没有偏离一步。我们看看所有的大小独裁者,除了换个名字换个国家之外,他们所走的路几乎没有任何区别:继承或造反——如卡扎菲之流的独裁者当然叫“革命”——获得权力,然后慢慢的清除异己,逐渐权力扩大化,最终权力无限化,这时统治者已经半人半神化,甚至全神化,最终在神的顶点轰然倒地。 何以如此? 独裁者一

卡扎菲的一个儿子和三个孙子炸死了,有人欢呼,有人谴责。但无论怎样,非洲雄狮的儿孙还是死了。

夺命刀当然是北约的炸弹,但亲手把儿孙送上黄泉路的却是卡扎菲本人。卡扎菲今天所走的路正是无数独裁“先烈”们趟出来的那条路,没有偏离一步。我们看看所有的大小独裁者,除了换个名字换个国家之外,他们所走的路几乎没有任何区别:继承或造反——如卡扎菲之流的独裁者当然叫“革命”——获得权力,然后慢慢的清除异己,逐渐权力扩大化,最终权力无限化,这时统治者已经半人半神化,甚至全神化,最终在神的顶点轰然倒地。

何以如此?

独裁者一旦获取权力,并且发现权力无限化之后,无一例外的不滥用权力,在这过程中,不可避免的欠下血债。从他凭借权力杀第一个人开始,他已经走上一条不归路。因为独裁者知道血债血偿的道理,所以,为了巩固自身的安全必须加强统治和权力。越是加强统治就会置更多的人民于对立面,必然引起更大的反抗。所以梁启超说满清朝廷才是革命党最大的制造工厂。

而对独裁者而言,杀一个人与杀一千个人没有本质区别。一旦杀戒开启,独裁者自知罪孽深重,几乎不可能得到所有仇视者的宽恕。为了自身安全和权力,他认为他必须清除更多的敌对分子,殊不知,很多的敌对分子都是在他加强统治的过程中制造出来的。这样的结局,只能是越是要加强独裁,越要伤害更多的人,而为了对付自己制造出来的更多的敌人,统治者越要加强独裁。无论宣传的怎样伟大光明正确,独裁者其实只是躲在用黄金和刺刀铸成的笼子里的囚徒,外面是人民仇视的目光。他们失去并且不再有正常的心态去面对人民和世界。

希望所有被伤害者的家人后人原谅独裁者的罪孽吗?第一,就算被伤害着肯原谅,独裁者未必领情,也许还认为人民软弱可欺,从而更加暴虐。第二,被伤害者为什么没有报复的权利?

1935年11月13日,下野多年已潜心修佛的北洋五省联军司令孙传芳迎来了三声枪响,随即孙“联帅”倒在自己的佛堂。刺客名叫施剑翘,女。十年前,施剑翘的父亲山东军务帮办兼奉系第二军军长施从滨被孙传芳的部将上官云相击败,随即被俘。孙传芳春风得意之际,悍然违反当年不杀俘虏的惯例,将已是七十高龄的施从滨枪毙。十年后,施剑翘击杀孙传芳,当时人们都以为情有可原,关押不到一年随即释放。施剑翘虽是女儿之身,施从滨真是有后。

今日卡扎菲的儿子孙子被杀,其实是早在卡扎菲杀害别人的儿子孙子,杀害别人的父亲祖父的时候已经注定的。尽管没有被仇人的儿孙的子弹射杀,尽管未成年的孙子之死属于无辜,但对于卡扎菲本人来说,外人的炸弹同样昭告:天道好还。

在卡扎菲之前,另一头雄狮萨达姆被一根绳子送命,他的两个儿子乌代和库赛皆遭横死,再往前一点米洛舍维奇死于狱中,再往前往东波尔布特死的也很难看,往西,齐奥赛斯库被打成筛子…有些人生前作孽但死后依然被供奉和膜拜着,我承认这是上帝的疏漏和不公,但正义可以迟到却不应该缺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