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南宁5月20日电(记者 何程)5月20日,广西警方在贺州市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已侦破5月2日贺州市八步区地税局贺街分局局长周子雄一家四口被害案,包括周子雄妻子的胞妹凌小娟在内的3名犯罪嫌疑人被抓捕归案。


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副厅长梁宏伟介绍,5月18日,广西公安机关分别在贺州市和广东省东莞市将凌小娟、刘胜明、苏可章等3名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


公安机关查明,犯罪嫌疑人凌小娟系被害人凌小云胞妹,苏可章系凌小娟外甥,刘胜明系凌小娟外甥女苏某的男朋友。灭门案系犯罪嫌疑人凌小娟组织策划,并伙同苏可章、刘胜明共同实施,是一起因家庭经济矛盾引发的故意杀人案。犯罪嫌疑人凌小娟从今年年初开始预谋策划,5月2日凌晨,犯罪嫌疑人凌小娟、苏可章、刘胜明趁周家四人熟睡之机进入周家将周子雄一家四口杀害。


目前,凌小娟、刘胜明、苏可章等3名犯罪嫌疑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此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5月2日,贺州市八步区地方税务局贺街分局局长周子雄在家遇害,与周子雄同时遇害的还有他47岁的妻子凌小云、16岁的女儿周雪和15岁的儿子周重林。


广西贺州地税局长一家四口灭门案遇害之谜调查


5月2日下午1时左右,对于周子雄的母亲彭仕珍来说,不啻于噩梦。她打开儿子位于八步区爱民路的家门后发现,儿子周子雄、儿媳妇凌小云、孙女周雪、孙子周重林都倒在了血泊中。


警方事后的调查结果称,“死者周子雄,44岁,遇害前系八步区地税局贺街分局局长(副科级)。妻子凌小云,47岁,遇害前系个体经营户。女儿周雪,16岁,遇害前系贺州市某高中高一学生。儿子周重林,15岁,遇害前系贺州市某初中初三学生。”


离奇命案:


房门完好一家四口殒命


周子雄的邻居陈女士告诉记者,彭仕珍原本与周子雄住在一起。因为5月2日那天是周子雄的侄女大婚之日,所以5月1日,彭仕珍就前去大儿子家帮衬喜事,当晚就留宿在大儿子家中。


5月2日中午,正值孙女的婚宴,彭仕珍多次打电话给周子雄,催促他们一家来喝喜酒,但电话却始终没有接通,觉得不对劲的彭仕珍回到了家中,见到了那恐怖的一幕,她立刻报了案。彭仕珍承受不了打击,当天就住进了医院。一位知情人向记者表示,5月3日,贺州市地税局领导曾前去医院探望彭仕珍,老人家当时还在吸氧,情绪极不稳定,对任何问题都闭口不答。11日下午,记者前往人民医院。外科病房的护士长称,住院病人名单中并没有彭仕珍,她可能已经出院。


随着彭仕珍的报案,案件的侦查工作也紧锣密鼓地展开。贺州市委宣传部称,案发当天晚上10时,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即派出专家组连夜赶到现场指导破案。5月3日,警方出动250多名民警走访案发地和被害人工作地附近的群众,收集线索。5月5日贺州市警方发布悬赏通报,宣布悬赏5万元人民币征集“地税分局长被灭门案”破案线索,5月8日,悬赏额提高到20万元。


案发已过10天,但周子雄的家如今仍被警方重重看护。11日下午5时许,记者在案发的八步城区爱民路91-92号楼旁边看到,楼边的过道上依旧停着五六辆警车,三名警察坐在楼对面的台阶上,警觉地查看着周边的一举一动。楼下仍被警戒线阻拦,警戒线内,周氏夫妻的两辆轿车仍停靠在一侧。


一位知情人士说,当值警察曾透露,这起案件应该发生在5月1日深夜,屋子的大门并没有撬动的痕迹,凶手应该有二到三人,从窗户爬入死者位于4楼的家中,用锐器割断死者的喉咙,将他们杀害。死者住的屋子包括三个房间,周子雄、凌小云夫妻俩住一间,儿子周重林、女儿周雪分别住在另外两间屋内,屋子里的物品并没有翻动。“很可能是仇杀,买凶杀人,凶手对他们家情况也非常了解。”


另一位接近警方的知情人士则称,4名死者均是被人用钝器砸死。有媒体报道称,周家一位做医生的亲属曾被叫到公安局问话,说起案发现场,警察的话让他吃了一惊:“即便你做过医生,也肯定受不了那个场面。”


与此同时,当地警方在通告中对于这起命案的细节却依旧讳莫如深。贺州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黄家强说,目前警方正在进行现场勘查,以确定被害人死亡时间和尽可能提取到作案人员的遗留物和遗留痕迹。为了尽可能获取破案线索,警方已派出大量警力摸排被害人的社会关系和背景情况,以便分析案件的性质,尽快锁定犯罪嫌疑人。


12日上午,记者前往贺州市殡仪馆,见几辆警车呼啸而过。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4具死者的尸体仍停放在殡仪馆内,尚未火化。在现场,记者并未见到死者的家属前来拜祭。


邻居眼中的周局长:


直到出事才知他是官


究竟是怎样的仇恨,使得这位副科级地税分局局长遭此大难?贺州当地已传得沸沸扬扬。网上有传言称,周子雄夫妇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作为公务员违规生育两个子女;周子雄拥有房产40余套,家财千万计,其妻子凌小云也在贺州钟山县承包房地产项目,有钱有势,夫妻在当地骄横跋扈。

记者在走访到案发地点附近,几位死者身前的邻居向记者描述了他们眼中的周子雄局长。“尸体是5月3日上午10时30分拉走的”,两位在小区深处店铺门口附近聊天的阿姨告诉记者,当时只看见警方从楼上搬下4个装尸袋,之后将尸体运往了殡仪馆。


在周子雄楼下开杂货店的陈女士告诉记者,她与周子雄一家同住在4楼,两家只有一墙之隔。但因为平时上楼走不同的楼梯,她与周见面的机会并不多。“虽然跟他们做邻居快5年了,但一直很陌生。”陈女士表示,周子雄所住的这幢房屋是5年前建好的,地原来是畜牧局的,周子雄一家之后一直住在这里。


谈起周子雄,陈女士说:“他长得很高很帅,但话很少,平时这一家子几乎从来不到我们的小卖部买东西,就连买包盐也不来买。他老婆说话比较随和,偶尔还会来买点东西。以前只知道这户人家挺有钱的,夫妻两个人各有一辆车,家里在贺州有好几处房产,但直到出了事情,我才知道这男的是当官的。”


周子雄一家遇害时,正值“五一”假期。陈女士说,5月1日深夜,隔壁并没有什么响动,最后一次见到周子雄及其家人,是4月29日那晚,也未见异常。


对于案发地附近的治安环境,陈女士心有余悸。“这里经常有抢劫的,晚上抢,白天也


抢,抢女的,连男的也抢。” 而据贺州公安局一份公开材料显示,2009年全市共立刑事案件8351起,破获现行案件2485起,比上年提高了47.92%。


另外一位李姓男子开的一家机动车配件店与案发楼房仅有一路之隔。“警戒线里那辆长城哈佛的新车刚买来不到一个月,还没来得及挂牌,主人就没了”,李老板一边摇头一边道声“可惜呀”。因为从事车辆配件组装这一行,他对“不怎么说话,也不爱搭理人”的周子雄的印象,更多停留在他的“座驾”上,“他过去是开一辆白色的奇瑞旗云,一个多月前刚换的这辆新车,她老婆的车是帕萨特。”


这两辆汽车虽然够不上豪车,但无论在人口数量还是经济水平,都是广西14个地市中排名倒数第一的贺州,也足可见主人身份的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