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前妻住到我们家

中国人中华魂 收藏 0 414



为什么上天对我这么不公平?我常常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写日记,不停地咀嚼着这样一个毫无意义的疑问。我感觉自己太压抑了。就在那个夏天,我只身来了这个城市,成了酒吧里的卖酒小姐。我告诫自己,只有两个月的时间,赚到了学费就辞职。


我每天按时上班,却是最晚下班的一个。因为我的英语口语不错,在酒吧我可以很顺利地将酒推销给老外。两个月下来,我的业绩是全部门最好的。仔细算了自己的收入,基本够当年的学费了。所以,面对老板娘的挽留,我拒绝了。


进入大学后,我的心情格外舒展。可是,为了维持自己的学业,很多时候我还是只能悄悄地去校外打工。就在当年的国庆前夕,我第一次工作的酒吧老板娘给我打电话,她说这段日子太忙,希望我能帮忙救急。 只要工作十天,但是可以给我付一个月的底薪。我想,刚好这段日子有空,赚点零花钱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只是没想到这次选择改变了我整个人生。


那天晚上,当我用流利的英语向一名瑞士客人推销酒的时候,我看到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我。这个人就是黄伟。黄伟是一家外企的部门经理,他说他已经注意我很久了,我总是做外国人的生意。他的直接和大胆让我厌烦,但是我依然心平气和地告诉他:“作为一名中国人,我只是不想让外国客人受到冷落!”


凌晨,我拖着疲惫的身躯步行回校。突然,一辆车停在我旁边,原来是黄伟。他问要不要搭便车。当时,我脑子里没什么多余的想法,就跟着他上了车。眼前的黄伟,似乎并没那么讨厌,出了酒吧,他也没有了嚣张气焰,变得温文尔雅了。我对他说:“你酒后驾车,如果被抓住千万别说认识我啊。”这句玩笑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就在那个晚上,我们相识了,尔后的相恋似乎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从来没有想到自己19岁就会坠入爱河,而且对方还是一名外企的经理。幸福突然降临让我措手不及,突然间我好想有个家。


就在我大学毕业前,黄伟也升级为公司的营销总监。从大学毕业那天起,我搬进了黄伟的公寓,我们同居了。


黄伟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出差,刚开始我对此也能理解,毕竟他是做营销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觉得很奇怪,哪有每周五准时出差的。这时我才记起来和黄伟相爱这么长时间,的确是几乎每到周末他就会出门。我想打电话给他们公司,可是突然间又找不到电话号码。我好糊涂,这么多年了,他的公司具体叫什么名字,我居然一无所知。


那个周末我是在惶惶不安中度过的。周日晚上,黄伟没有回家,我打电话,他的手机一直关机。到了凌晨两点多,电话响了,我迫不及待地接起来,对方的电话断了。然后我又根据来电显示拨过去,居然一直没有人接。过了20分钟,我再次拨过去,那边的电话接起来就挂断。我越来越疑惑。


一个多小时后,黄伟回来了,他说车子在路上出了问题,耽误了好几个小时,手机又没电了。我没有告诉他刚才有个蹊跷的电话,给他放了洗澡水后就回卧室休息。


深夜,当我确定黄伟熟睡后,打开他正在充电的手机,按照那个可疑的号码拨了过去,很快有人接了电话:“黄伟,我找了你整个晚上,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果然对方从来电显示上看到黄伟的手机号码接起了电话。这分明是一个女人焦急的声音,我挂断电话,泪水止不住地流,面对这样一个条件优越的男人,为什么没想到他是不会属于我一个人的呢?


面前的黄伟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良久,才跟我说起他的过去。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当初,前妻就是因为无法忍受黄伟夜以继日拼命工作、对家中不闻不问的态度,在怀了女儿没多久就提出离婚了。现在独自一人带着女儿在上海开了一家画廊。那时,黄伟还不知道妻子有了身孕。一直以来,黄伟都觉得很内疚,每周都会抽空去上海看望她们……


想到自己也是在单亲家庭长大,我知道未婚妈妈有多么艰难,所以,当我知道所有的真相后,我并没有太多的怨言,相反,我对黄伟的前妻和女儿更加同情。何况黄伟一再跟我发誓说,他仅仅是出于一种责任才跟前妻保持联系,但绝对没有任何的事的行为。


当年年底,我和黄伟领了结婚证,黄伟说他已经亏欠了自己的前妻,不想再对不起我。


自从我们三人的关系挑明后,黄伟和他前妻的行为似乎更加名正言顺。前妻隔三差五就打电话过来问候一番,刚开始我还礼貌问候、有说有笑,后来我便开始厌烦。她总是在凌晨打来电话,无论是遇到挫折还是分享快乐她都找黄伟,有时候一说就是半个小时。我委婉地劝黄伟不要太照顾她的感受,毕竟我们不能帮她一辈子。黄伟总是点头答应,但每次面对他的前妻,依然是百依百顺。


只是自从我提醒他以后,黄伟去上海的次数少了,改成他前妻来南京探亲。每逢周末,她带着女儿,大包小包落户到我们家,很自觉地在客厅把沙发铺成床,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开始收拾房间,如同到了自己家。


黄伟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享受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待遇,闲暇之余和女儿亲昵一番。表面看来,他们更像三口之家,我却成了局外人。


2008年7月,正值幼儿园放假之际,黄伟的前妻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来了我们家。她的理由是女儿太想爸爸了,想趁这段日子让他们父女在一起。让我感到苦恼的是,黄伟对此没有任何异议,我却感到事情越来越严重。每次我不高兴的时候,黄伟总是劝我不要胡思乱想,对于前妻,他早已没有感情,只是对女儿放心不下。


终于有一天,我忍无可忍了。


那天,黄伟的前妻在我们的衣橱里为黄伟整理衣物,突然间,我有一种不被尊重的感觉。我毫不客气地对她说:“你有本事在上海开画廊,就说明你有自力更生的能力,为什么总是依赖黄伟!”当时,她哭了。


晚上,黄伟和我大吵一番,说我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这时,我才意识到这个家已经不是我和黄伟两个人的小窝了,他的前妻,分明就是一颗随时都会引爆的定时炸弹,而我又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提防这颗炸弹。


面对我和黄伟的争吵,他的前妻一直都不闻不问。我每天心烦意乱,上班萎靡不振,我劝自己再忍耐一下,这个假期过后她们就回上海了,我会和黄伟继续以前的生活。 但是每天晚上,我几乎都会在半夜醒来,然后密切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谁上厕所了,谁翻身的声音,我都要一再自己辨别……


有时候,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心理阴暗。但这样的局面又不得不让我提防,很快,我就发现自己瘦了一大圈。因为失眠,我的脸色显得相当难看。


这样的偷听一方面让我紧张兴奋,一方面也让我疲惫不堪。有时候想起自己的行为,不免觉得悲哀,我这哪里是在偷听别人的行为,分明是在偷听自己的婚姻。


然而尽管我如此警戒,我日夜担心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那天公司里搞拓展训练,忙了一整天的我回家倒头便睡。晚上,我睡到半夜,突然被手机没电的报警信号吵醒,我的身体不由得向黄伟靠了靠。谁知,我一摸旁边居然是空的。我当即清醒过来,预感到有什么事情发生。我悄悄地走出卧室,客厅里只有小孩一个人,隐隐约约我听到一些声响从卫生间传来。卫生间的门是锁着的,没有开灯,但是我却清楚地听到了喘息声……


突然间,我的心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我仿佛完全丧失了理智般打开了家里所有的灯,然后把孩子从床上拖起来,我让孩子去找她妈妈,我把她拉到卫生间门口让她喊妈妈。里面的两个人被外面的动静惊呆了。当他们衣冠不整地站在我们面前时,我和孩子都哭了。


黄伟把我拉进卧室,低声下气地说有什么事我们自己解决,不要影响了孩子。我毫不客气地回敬了他:“孩子的父母就是禽兽,她能好到哪里去?”当黄伟的一个巴掌重重地落在我脸上的时候,我想,无论如何,我再也不会和这么一个男人生活一辈子。


第二天,黄伟的前妻带着女儿离开了,这一次,黄伟没有去送。我也收拾好行李搬出了公寓,黄伟说大家先冷静一段日子,等心平气和了再解决问题。我想已经没有什么好商量的,破镜无法重圆,即便修理得再完好,它也是有了裂痕的。


租居在城市的郊外,我一直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但长期的半夜偷听习惯打乱了我的生物钟,我几乎每天都会在深夜醒来。这日子让我无比痛苦,黑夜时刻提醒我回忆那样一个混乱的局面,提醒我咀嚼那些涩涩的酸楚……



我知道我们不可能再回到过去那种幸福的日子了,我也知道,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谁也无法轻松,谁也无法逃避痛苦。



本文内容于 2011/5/21 12:14:00 被小编a1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