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企没钱发电欲涨电价缓解压力 地方政府不答应

中国人中华魂 收藏 0 134
导读:电荒来袭,发电集团、煤企、发改委、电监会、国家电网甚至国资委无不例外地被揪出来痛批一顿,纷乱的舆论中,突然提前并且快速扩张的电荒到底该让我们反思什么反而显得模糊不清。 “在电荒最为严重的湖南省,很多发电厂因为亏损或者缺煤不得不停止发电,同样的原因令整个华中地区越来越多的发电企业陆续停工。”5月19日,发电集团一负责人告诉记者,电力企业现在处境太难了,价格双轨制导致的电力亏损和粗放型高耗能经济导致的能源消耗增长过快集中作用,令全国电力短缺矛盾凸显,而目前看来,电力行业的问题无人能力挽狂澜,顶多是头痛医头

电荒来袭,发电集团、煤企、发改委、电监会、国家电网甚至国资委无不例外地被揪出来痛批一顿,纷乱的舆论中,突然提前并且快速扩张的电荒到底该让我们反思什么反而显得模糊不清。


“在电荒最为严重的湖南省,很多发电厂因为亏损或者缺煤不得不停止发电,同样的原因令整个华中地区越来越多的发电企业陆续停工。”5月19日,发电集团一负责人告诉记者,电力企业现在处境太难了,价格双轨制导致的电力亏损和粗放型高耗能经济导致的能源消耗增长过快集中作用,令全国电力短缺矛盾凸显,而目前看来,电力行业的问题无人能力挽狂澜,顶多是头痛医头,而呼吁多年的电力改革更毫无进展迹象。


电企大面积停机


电荒正在以最快的速度由局部蔓延至全国,更糟的是,面对电荒,发电企业不是在加大马力发电,反而是因为发电亏损和缺煤而出现大面积停机。


4月份以来,我国南方湖南、湖北、江西及重庆等地由于水电发电不足,火电压力增大,电煤供应不足,造成用电形势的反季节紧张,电荒随后一直在快速蔓延。


据中电联介绍,缺电省份已发展至中部、西部和东部地区,而且多为硬缺电,即缺少装机和煤、电输送不畅。而据记者统计,目前全国遭遇电荒的省份已涵盖湖南、湖北、江西、浙江、江苏、安徽、山西、陕西、河南、广东、四川等十几个地区。


湖南地区因为一直没有进行电价调整,成为电荒最为严重的省份,电力缺口将近1/3。发电集团一负责人告诉记者,湖南缺电最为严重,也闹得最凶,因为上网电价一直未调整导致火电厂亏损压力很大,加上缺煤,大量火电机组不得不停机。


而目前,整个华中地区面临着与湖南省同样的问题。覆盖湖北、湖南、河南、江西、四川和重庆六省市的华中电网公司认为,“当前全网电力供需开始出现明显拐点,正由季节性、局部性电力短缺转变为全年、全区域性电力短缺。今年迎峰度夏期间,全网最大用电负荷12883万千瓦,同比增长15.9%,最大电力缺口822万千瓦。”


在经济发展增速较快的华东和华南地区,浙江、江苏、广东甚至安徽均因为电力需求增速过快带来的发电不足而遭遇着电荒。目前,遭遇7年来最大电荒的浙江,电力缺口200万千瓦,原因主要是电力需求增速过快,凸显了发电不足。


同时,据记者了解到,处于产煤大省的山西、陕西和河南也同样出现了电荒和电厂大面积停机。“这主要因为这几个省份电价太低,电厂无力承担当前的高煤价,煤企也不愿供煤给当地电厂,导致这几个煤炭大省也出现了缺煤停机。”


地方政府和央企利益冲突


在发电企业看来,解决当前的电荒,最直接的办法莫过于上调上网电价,缓解电厂发电亏损压力,从而鼓励电厂开机发电以及新增发电机组。


“但目前看来,每次上调电价都是困难重重,为什么油价一涨再涨而电价上调屡次难产,这背后的因素除了民众反对和通胀风险令发改委不敢作为,还有许多地方政府反对的声音,电价调整的背后也隐藏着地方政府和央企的利益冲突。”一发电集团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因为发电企业多数隶属于五大发电集团,属于央企机制,亏损对地方政府影响不大,但是上调电价却会严重影响地方经济,尤其是工业经济的发展。


“中国GDP的发展仍然是粗放型的,各地区经济发展主要依赖于高耗能产业,而只有相对低廉的能源价格才能支撑这些行业的发展,才能支撑GDP的高速增长,而低廉的工业用电正是支撑许多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元素,所以多数地方政府宁愿任由发电企业亏损也不赞同上调电价,这是各地区电价调整方案屡次难产的一个重要原因。”上述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而据记者调查各缺电地区的实际情况发现,多数地区遭遇电荒除了因为缺煤停机,还伴随着电力需求的超速增长,而其中的主要增长部分为企业用电,中国经济发展对低电价以及高耗能的依赖可见一斑。


“建议政府尽快转变粗放型的经济增长方式,实施区别对待的电价,改变各地方好大喜功以牺牲能源换取GDP的发展模式,从根源上解决产生电荒的一个主要因素。”发电集团一资深电力专家认为。


发改委难作为 电监会没权力


在这场正在损伤中国经济发展的能源危机面前,中央政府似乎也显得“束手无策”。


国家发改委首先是限制了重点电煤价格,并多次调研煤电企业运营情况,甚至还约谈了主要煤企,试图通过稳住电煤价格来缓解市场煤价上涨对电企的冲击。“但政府很难控制住缺煤问题,煤企可以不涨电煤价格,但也可以无煤可供给电企。”发电集团的人士认为。


对于缺煤问题,电监会特别授命缺电最严重的华中电监局选了湖北和江西的几家发电企业进行调研,发现煤价上涨和电煤紧缺已经严重损伤了电企的利润空间,并导致发电厂因为亏损和缺煤而停机的现象越来越普遍。



“电监会可以调研证实问题并形成建议,但却没有权力去改变些什么。”发电企业人士认为。


而在电价调整方面,电监会同样没有实权,国家发改委则因迫于舆论压力和担心通胀风险不敢有所作为。发电集团人士认为,中电联和各电力企业多次呼吁加快电价改革步伐。


“目前政府的解决方案还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对于导致电荒的价格机制不合理问题和粗放型经济问题,目前仍看不到改革迹象,希望政府尽快下定决心,推进电价改革,尽快完善一次能源价格、上网电价、销售电价之间的联动机制,同时尽快改变目前的粗放型经济发展模式,引导电力资源的合理配置和高效利用。”发电集团一资深电力专家认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