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药家鑫的死不认错和不上诉的高晓松

hlcw 收藏 30 94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连日来,中国最出名的俩司机莫过于长得十分丑的音乐人高晓松与外貌堪称英俊的音乐学院学子药家鑫。这二位爷一个撞人后使出了江湖绝学——激情八刀,而后替自己百般开脱“激情”上诉;一个酒后驾车被捉了现形痛心疾首狂喊对不起宣称不再上诉。一个老男人,一个小男生,在错误面前的表现截然不同…… 著名作家柏杨先生曾经猛烈抨击过中国人“死不认错”的性格。的确,从药家鑫小朋友的表现上,我们再次深刻体会了什么叫“勇于犯错,死不认错”。可能有人说了,药家鑫也道歉了啊!拜托,《地雷战》里鬼子头头还给中国老百姓“道过歉”呢!但你觉得那有诚意吗?这厮的道歉甚至都不如吾友李刚大人在某TV里的痛哭流涕显得“真诚”,你接受吗?反正受害人家属和以我老人家为代表的不少网民是不接受的!

自打犯了事儿,除去几句轻描淡写的所谓“道歉”,我们看到药本人和其家人、支持者以及律师更多表现出的是为自己罪行的开解,甚至是对受害人一方带有些须不屑的冷淡与漠视。请问,什么叫担心农村人“难缠”?什么叫自己一贯表现良好?什么叫“激情杀人”?什么叫“习惯性动作”?这一系列冠冕堂皇的词汇中,哪条体现了一个男人犯错后起码的担当?

再看高晓松,无论其本人还是助理抑或律师,未见半点替自己分辨的言辞。本来就是嘛!七尺高的男儿,做错了事连点承认的勇气都没有还出来混个什么劲?且不论此前他的言行如何饱受争议,起码这一次,他做得相当爷们儿!不论是真心还是假意,不论是发自肺腑,还是危机公关,这么做都值得我们夸赞一声“漂亮”。再联想到高晓松对药家鑫的评价——“生命都漠视的人会爱音乐吗?”我们不妨套用一下,“自己错误都漠视的人会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吗?”

也许支持药家鑫的人还会说,两个案子轻重程度不一样,一个是要人命的!好吧!轮到自己您知道珍惜生命了,车轮轧过他人,钢刀刺入身体的时候,您怎么不珍惜生命呢?小日本都知道做了错事搞个剖腹自杀来个杀身成仁,药爷你边个小鬼子都不如啊!

世人大多曰药可杀,其实想杀的并不是已经药家鑫那具已经丧失了灵魂的躯壳,而是社会上泛滥着的“漠视他人生命”的可怕态度,以及“勇于犯错、死不认错”的无耻行径。

时至今日,药家鑫死或生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我们更关心的是,把别人生命当儿戏的事儿会不会随着药家鑫的审判一起“死去”;而“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的古训会不会随着高晓松的服刑重新归来……


3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时至今日,药家鑫死或生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我们更关心的是,把别人生命当儿戏的事儿会不会随着药家鑫的审判一起“死去”;而“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的古训会不会随着高晓松的服刑重新归来……


如果药八刀能敢于担当,就不会说出农村人难缠的话,后面被审判时说出的一直表现良好,奖状一大堆,初犯,激情杀人,这些动作和当时捅八刀的那一刻心理一脉相承,阶层的分裂导致心理的优势膨胀,后面的痛苦道歉,无非都是想逃避责任加保命的伎俩。

我相信类药八刀的人还有很多,此人不杀,祸害无穷……

张 显:剥去伪人性的外衣

药家鑫犯罪行为有:交通肇事、逃逸、杀人灭口;再交通肇事(驾车连撞两人)、逃逸、经群众围堵,群众报警终被110警察抓获在案。


药家鑫犯罪事实已经昭然于天下。其犯罪凶残程度大大超乎人们的想象、随身携带33厘米尖刀其主观恶性很大。药家鑫的犯罪手段残忍、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社会影响极坏、民愤极大、为国人蒙羞。民众普遍认为:药家鑫实乃罪该万死。


现在,除了有目共睹的庭上插曲外,接着庭外就出现了不少闹剧及个别媒体和专家的奇谈怪论。迷雾很多的刑侦调查、公诉方的自首认定等、所谓的激情杀人、以及职业影响的“钢琴式”杀人,这些都经不起推敲,纷纷被普通老百姓识破其用意。眼看法庭合议收官在即、快到宣判之时,竟有一家纸媒企图打着人性与人道主义的旗号,喊出废除死刑的咆哮,被原告代理人披露其用意后,只好止言羞说。昨天,看了一篇陆天明先生博文“凤凰台拉偏架,意欲何为?”,令我感到不安、气愤和不解的是凤凰卫视怎么也参与此事中来了。4月14日,陆先生应凤凰台《一虎一夕谈》栏目组之邀,到他们在北京的一个演播厅参与了一档《药家鑫该不该杀?》的讨论。方知该媒体也欲为药家鑫生死做最后一搏。这家电视台也太缺失人性了,张妙还没有下葬,就在为药家鑫的生和死举行辩论,竟然还邀请张妙的父亲参与,你们还有良知吗?怎么这样欺负玩闹我们农村人,不得不让人鄙视你们的这种行为。你们尚若认识到你们还有点良知,建议你们不要播这期节目了,因为它伤的不仅仅是我们家属的心,而且还会伤许多有良知中国人的心。因为,让一些参加庭审的双双律师参加药家鑫生死及死刑存废的辩论,使人不难感到有公然干扰司法的之嫌。药家鑫该不该死,是法官们根据相关法律决定的事,用得着你们组织争论吗?用意何在?


让我们不难想到:正在法庭合议阶段,量刑也处在关键的时刻,药家开始着急了。开始动用一些人不断向受害者进行人性及人道说教等方面的工作。对不起,我们受害人丈夫王辉听不懂那些所谓的人性和死刑存废的理论。他仅仅知道犯罪分子杀他的妻子是丧尽天良的,没有人性的,是一个残忍的杀人犯。国家现在有死刑,药家鑫就应该接受极刑,而且他还要看着他被处死的,这就是他发至内心的愤怒和需要的公道。


药家鑫犯案到现在已经快半年了,药家鑫的犯罪行为对被害人造成了难以估量的精神损失和难以挽回的物质损失,药家鑫的父母没有表示出任何对被害方诚意的道歉。现在到了定性量罪的关键时刻,有人企图利用所谓的人性达到拯救药家鑫目的;用所谓的民事赔偿来减轻药家鑫的罪行;想促使两家亲属见面和解,这种事情是没有可协调的,刚性的法律是没有协调的余地,我们也不愿意在放药家鑫一命上有任何争论的必要。我们不愿见、怕见、也不想见药家鑫的父母!因为人家是贵人,眼睛是向上的,我们是乡下人,路上有土,会给他们的鞋上带泥的。现在,药家鑫父母想见遇害人亲属的目的不可能是诚恳的道歉,就是为了救他们的儿子。这个关于情和法律的问题,我们仅仅相信法律,这种事我们是不愿意为他们解脱的,不然我们对不起死去的妙妙和她不懂事的孩子。我们也不敢见药家鑫的父母,那一幕是可想而知。所以,我们承受不了看到哭哭凄凄的两位老人,那对我们来说犹如噩梦一般。对于那些借着此案而来炒作以此打着人性的口号,及提出取缔死刑而从此案开始的媒体,让我们感到你们并不高尚和拥有人性,因为你们没有考虑我们受害者家属的感受。奢望我们放弃对药家鑫死刑的诉求,那是办不到的,我们受害人家属不愿意被高尚与被愚闹。实际上有些人打着美丽的幌子,唱着追求高尚情怀的调子,但你们并不是结合中国的具体实际和我们国家独特的法制环境的来对待案子的。整天高谈西方这好和那也好,那样做究竟对我们国家又有什么好处呢?能解决实际问题吗?


一个国家的死刑的存在和执行方式,多数是与该国家的传统、文化、社会状况及宗教信仰等有关,就是在美国不同的州也有着不同的法律。


药家鑫的罪行已无法掩盖,企图用所谓的人性来拯救药家鑫的小命。个别专家和媒体妄想借此案,嚷着取缔死刑的问题,这样做当然对我们是不公的。同时,对昔日的马某某和往日的杨某也有点不公。因为他们二位家境不算好,当时也没有看出那个专家和媒体提出死刑存废的法学问题,也没有那家媒体注意到他们的眼泪。难道死刑的执行还要参考他们家的资本状况吗?若是那样的话,我们更应该维护死刑的存在。因为死刑太残酷了,所以那些有背景、有资本的人也应该与我们穷人一样,当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时也应该享受该酷刑的滋味。不然有资本的人犯罪通过所谓的赔偿来获得减刑,得到了逃生。那死刑果真就成为穷人的专利了,所谓的富人就可以不尊重别人的生命了,就可以嚣张、狂妄和混蛋起来了,那我们老百姓安全感就无从谈起了。


难道中国罪犯的生、死话语权就是为个别利益集团服务的吗?我们不信这个。杨某和马某某也是因为犯了天罪而被判死的,只是案子速战速决,当庭宣判。可是药家鑫案时间托的有点长,庭审结束后尚有合议过程,还有“邪说“理论。这点就太不公平了,太令人费解了。打着人性旗号的人,你们现在站出来大喊:利用人性和人道的工具要求取缔死刑,我看有点为某些集团利益阶层服务之嫌。


我们懂得的人性是:生命是平等的,无贵贱之分。农民张妙的命与药家鑫的命是同样珍贵的。既然杨某和马某某都被判死刑了,药家鑫的命也和他们是一样的。因为对待犯罪极大的杀人犯就应结合国家的法律,给予严惩,方能显示法律的威严与效力。


1764年贝卡利亚在《论犯罪与刑法》中提出了废除死刑的主张,但直到今天死刑的存废问题一直还是理论研究中争论的焦点。一些学者仅仅从人道主义及与国际接轨方面主张废除死刑,但在中国这个政治、经济、文化和传统都有别于其它国家,死刑的立即取缔毕竟导致整个刑罚体系的震动,同时也会给司法实践带来一系列问题。普通民众也不会接受的。


北京大学苏力教授曾说过:对于人们的要求那怕是一些不甚合理的要求,只要其是现实存在的,有群众基础的,我们都必须加以重视,给予适当的满足,否则人们会在法律制度之外寻找解决的方法,那样,会导致更大的不幸。因此,在中国保留死刑是有民众基础的。


人道与人性是具体的,不是抽象的。对一些杀人犯不处死刑,就是对野蛮、残忍的放纵,而对受害人及社会成员残忍的表现。所以,死刑是人性和人道的必然要求。我国之所以仍然保留着死刑制度,是因为他符合我国现阶段的社会价值观念,能够为广大人民群众所支持和接受,具有满足社会大众心理需要的作用。


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我们知道我国现在有许多关于死刑的法律的。我们也知道有一些比药家鑫的杀人手段轻的人都被执行了死刑,因此,多数民众和我们一样相信国家应该判药家鑫死刑。



中国的刑法制度,起步较晚(1979年),当然需要改革与发展。现有的每一项法律都是通过全国人大及相关部门经过研究及司法实践确定的,也是根据中国的具体国情而制定的。


所谓取缔死刑,也必须考虑我们国家的治安环境。不能因某个人而制定死刑,也不可能因他而废除死刑。我国有着较为完善的司法体系。法律工作者应按法律的程序完成执法的职责,而不能将法律作为舞棒闹权的工具。那样打击受伤的只能是百姓。百姓虽然不懂法律的具体条文,但也不允许某些专家及媒体将法律条文从其口中喷出些奇思妙想,或发出些奇谈怪论,说出些令人费解、有悖常理的话语。因为信口开活不但祸国殃民,而且可能贻笑大方。


提出废除死刑的人,实际上是在挑战百姓心理的承受能力,也是对法律的公然挑衅。



有人鼓吹取缔死刑,唱扬人性,借着人性的幌子,否定国家的法律。由于我国是发展中国家,物质生活水平并不高,由于经济不发达,人们把生命与财产看的同样重要,因此,保留死刑符合我国生产力发展的要求。另外,许多人生命意识模糊,法律意识不强,取缔死刑,给国家带来的只能是灾难和人祸。单方面讲些人性和人权,只能是不切实际的美好设想,犹如空中楼阁和镜中花月,在司法实践中不会被人民大众所接受的。而且,我国的每一项法律都是在充分征求意见,经过人民代表大会审议通过的,在实践中逐步完善的。企图借药家鑫案而谈取缔死刑之事,让人感到带有别有用心和不顾中国实际来标榜西方个别国家价值取向之嫌,也远远超出了受害人家属和广大民众心里的承受能力。现阶段若取缔死刑,势必造成社会治安恶化,百姓将无安全感可言。



本文内容于 2011/5/24 10:42:50 被小编a1编辑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