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车、北车合并再一次提上了日程。

《华夏时报》记者独家获悉,国资委领导日前视察了中国南车,并透露出以南车为主体整合中国北车的意图。5月17日,一位接近国资委的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国资委已经将南车、北车合并列为央企重组的一项重要课题。

据本报记者了解,南北车的合并计划目前已经获得了铁道部和国资委的认可。两部委均认为,目前南车和北车的业务重合度太高,而合并后的公司能够更有效地在国际竞标中展开竞争,也不必担心国内对手的低价竞争。

批评北车恶意竞争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日前国资委一位副主任在视察北车时严厉批评了北车的恶性压价行为。而此前有消息称,铁道部也曾痛批过北车在海外高铁市场的恶意竞争。

据了解,由于南车、北车业务几乎一致,在国内和国外两个市场上,双方都存在明显的竞争关系,甚至存在恶性竞争。

在海外市场扩张方面,双方势均力敌。“南车和北车的竞争在海外业务方面尤为明显。”国资委研究中心的一位专家对本报记者说,“原本俄罗斯的市场归北车去投标,中东归南车,北车打乱了规矩,成了搅局者。”

南车集团的一位管理人士坦言:双方的竞争“让人非常难受”。上述知情人士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北车的恶性压价,把该项目的投标环境都搞坏了,也把中国人的信誉搞没了,这是很危险的事情。”

在国内市场上,北车也展开了咄咄逼人的攻势。据了解,2010年,中国北车率先打破了当初行政规划的“南北分治”格局,先后进入上海、福建、昆明等地区,而这些都是南车的传统地盘。上述南车高层对本报记者表示,随着各地轻轨项目实行招标制,南车和北车几乎不可避免地正面交锋。

此外,在融资方面,南车和北车一直在暗自较劲。去年,北车方面在募资公告中表示,此次募投项目投产将推动公司分享铁路运输设备业快速增长,未来3年年均增速30%,2011年收入翻番;而南车董事长赵小刚在公开场合表示,预计中国南车未来几年业绩增长速度不会低于过去的年增长20%,并争取能够快于首发已过会的竞争对手中国北车进行再融资。

“南车和北车的业务相同,因此,在融资计划和海外扩张上存在着竞争,两者合并有利于节约资源,避免恶性竞争。”一位券商分析师说。

力促南北车合并

痛批北车恶性压价行为的部委,也是力推南车、北车合并的部委。本报记者获悉,南北车的合并已得到铁道部和国资委的支持,两部委于去年便提出了将南车与北车合并的建议。

而事实上,国家也是一直在力促南车和北车合并重组。早在2003年李荣融担任国资委主任时,就提出将122家央企合并重组成100家大集团。然而,北车2008年7月成立了北车股份,并在2009年底在A股成功上市;南车则在2008年8月实现“A+H”模式的整体上市,南北车合并计划就此搁浅。

而该计划再次浮出水面,是去年8月王勇接任国资委主任的时候。本报从国资委了解到,“十二五”期间,国资委除了继续推动将122家央企缩减至100家以内的任务,还要在此基础上打造30到50家“精品”央企。而南车集团被国资委列为打造“精品”央企的目标范围。

今年1月份,坊间传闻,将南车、北车合并已经成为央企重组的新课题。上述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最近国资委领导亲自赴南车调研,并表露出以南车为主整合北车的意图。

据该人士透露,国资委方面认为,合并后的公司能够更有效地在国际竞标中展开竞争,而不必担心国内对手的低价竞争。

业内人士表示,如果南北车合并重组,将控制中国国内铁路设备市场逾90%的份额,而新集团收入将超过庞巴迪、阿尔斯通和西门子等公司,成为全球最大的铁路设备公司。

不过,南车、北车迟迟不能推进合并计划也有难处。

“按照国资委整合央企的目标和思路来看,这两家企业还是很有可能合并的。”一位接近国资委的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但是涉及的问题也不少,比如说垄断问题、资本市场层面运作等。”

在合并问题上,国家发改委站在了国资委和铁道部的对面。他们认为,北车、南车一旦合并,势必会遭到下游客户的反对。而更令反垄断部门担心的是,南北车合并后,将在全球轨道交通装备制造业形成新的垄断。

“特别是在各个城市的轻轨地铁,以前南车、北车各3家公司投标,合并后,一家集团要协调6家子公司,由一个领导人做主,就形成了新的垄断。”南车内部一人士称。

据本报记者了解,南车内部对合并持支持态度,因为两家公司合并后,必定形成轨道交通装备制造业的全球老大,可以减少很多资源浪费。

“在南车、北车‘双寡头’的局势下,用何种模式将二者合并,在央企重组史上,还没有先例,这也是国资委正在研究的重组课题。”一位国资专家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