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镇的罗四少 第一卷 芙蓉镇 第六节 爹您真是我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2.html



虾子面、小茶糕、再加一笼鱼皮蟹黄饺,罗四少的早餐吃的那个舒服啊!

看着坐在另一桌的那几个人想吃又不敢吃,频频的向着老王这里张望的样子,罗四少的心里那个爽啊!从老王那里找不回来我还不能拿你们几个小虾米撒气吗?

嘴里叼着一根雪茄刚抽上一口罗四少的眉毛就皱了起来,虽然有些不对味可是他瘾头上来到了也就只能将就了,磕打了一下手里的雪茄罗四少就又开始摆谱了。

“罗寇下回不要给我拿金丝雀,虽然都是美利坚通用雪茄公司的,但金丝雀的味道少爷我抽不惯,下回再将麦克纽杜和金丝雀搞混的话我就扣你一月的薪水。金丝雀是糊弄史密斯那帮子洋鬼子的,麦克纽杜才是少爷我的最爱,记住了!”

罗霸道的话让站在他身后的罗寇直撇嘴,眼见少爷摆谱他怎么的也得配合一下。

“少爷,金丝雀和麦克纽杜不都是七八十大洋的东西吗?味儿都差不多哪个不是抽啊?”

罗霸道竖起手里的雪茄晃了晃。

“错!对于你们来说味道差不多,可是到少爷我的嘴里味道差的就大了。记住了少爷不单单是抽雪茄,这也是对高尚生活品质的追求。等你什么时候能品出这其中细微的差别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什么是高品质生活的。”

这回不单单是老王手下的那几名没经过大风浪的同志看罗霸道不顺眼了,就连老王也有些看不惯罗四少的这幅嘴脸。单单一根烟就要好几十大洋,这得够根据地多少百姓日常的花销啊?

看着一脸不渝的老王,罗霸道报复似地趴在桌子上与老王拉近了距离,盯着他的眼睛问他:“你说,万一以后你们掌权了。在没有外部压力的情况下,你们的后代会不会也变成我这个样子?”

老王被罗霸道问的一愣,还没有等他想出答案来呢!罗四少就起身“哈哈”大笑的率先向楼下走去。看着罗霸道的背影听着他有些嚣张笑声,老王皱了一下眉毛,他能从罗霸道的笑声中听出那么一丝的悲哀。在这一刻他禁不住的也要问自己,自己的后人会变成眼前这个人的摸样吗?

罗霸道要去的不是自家的院子,他还没有傻到挨着一个弹药库睡觉的地步。溜达在这千年古镇的石板路上,嘴里叼着雪茄看着不断的躲闪着自己的老百姓,不时的有一两个吓懵了的百姓慌不择路乱跑,被自己身边的保镖给扒拉到街边,这让罗四少那颗虚荣的心极度的膨胀。

不过万事都不会是绝对的,前面的几个身影就让罗霸道感叹:还是有不怕死的人啊!

扭头看了一下跟在身后的那两伙人,罗四少就决定要给他们看出好戏。小心的对罗平耳语了几句后,罗四少迈着八字步就晃荡了过去。

“这位少爷,前方的将士们正在英勇的抗击着日本侵略者,您在后方能不能为他们出一份力啊?”

盯着拦在自己面前穿着一身青布短袄百褶学生裙的妹子,罗霸道眼睛里闪烁着银荡的目光,直到自己面前的妹子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罗霸道才满脸银笑着对她说:“小妹子,少爷我不是没有钱,但是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要我捐钱也不是不可以的,不过我能得到什么回报呢?”

说完罗霸道还调戏似地将一口烟,喷到了对面的小妹子脸上。

这一出恶霸调戏进步女青年的戏码可是彻底的激怒了老王身后的几个人,强按住几名同志掏枪的冲动后,老王皱着眉头的走到了罗霸道的身边。

“罗四少别玩了,不要因为这些事情耽误了咱们的买卖,大家的时间都挺宝贵的。”

“只,只要你能为国君捐一架战斗机,我,我就当你的女人。”

听了面前妹子的话,罗霸道一边用雪茄点着妹子,一边对着老王“哈哈”大笑。那种任谁都能看出幸灾乐祸的样子,着实的让老王这个经验丰富的革命者也恼火。

捏了两下妹子有些羞红的脸蛋后,罗霸道刚要答应妹子的要求,这时一个不合适宜的声音响起。

“晚秋,你要干什么?”

突然有人差一杠子这让快要得逞的罗四少很是不爽,看着从不远处跑来的一个身着学生装的高个子青年,罗四少轻蔑的打了一声响指。

还没有等青年靠上跟前罗振就迎了上去一个窝心脚将青年踹倒,随后一顿拳打脚踢的就往躺在地上的青年身上招呼。直到躺在地上的家伙哀号声四起,那几个站在不远处的学生装才有了反应,向着罗霸道的这个方向冲了过来。

显然罗四少的这些手下不是第一回干这种事情了,除了罗寇坚定的守着他的四少爷外,其他的保镖第一时间的就迎上了这帮学生装。当热血青年有时候是好事有时候就太悲哀,明显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两伙人撞到了一块结果很显然易见的。只是两个回合看着倒了一地的学生装,罗四少饶有兴趣的走到了那个还被罗振狠踹的青年旁边。伸脚就踩在了那名青年的手上,不住的用脚上的皮鞋碾压着。

这时老王也顾不上被吓傻了的妹子了,有些实在是看不下去的他决定要制止罗霸道野蛮的行为。不过他身后的同志们就没有他的待遇了,看着那几个蠢蠢欲动的革命者,罗寇一把将身后的喷子扯了出来,瞪着牛眼就警告他们不要多管闲事。

“四少有些过了吧?”

听见赶过来的老王说的话罗四少显然没有当回事,狠狠的碾了两下后他才示意罗振,将软在那里的青年揪着领子提了起来。盯着青年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后,罗四少转了半个身子打算跟老王说些什么。可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罗霸道在微微的转过身体后又猛然的转了回来,抡起巴掌就是两个大嘴巴。

随后猛然的就是一句“八嘎”从罗四少的嘴里冒了出来,这句话说的非常的突然,不但老王一时间愣住了,就连那个青年也没有反应过来。

应激似地软在罗振手里的青年就回了罗四少一句“哈伊”,然后挣扎着要站直了。

直到这时老王才反应过来,看着罗振手里的学生装他满脸铁青的。

“轰”的一声,顾不上那个嘴里冒着日语的家伙了,大家的目光第一时间的向枪声响起的地方集中。看到像巨灵神一样挺立在街上的罗寇和他手里还冒着硝烟的喷子,大家的目光又转向了那个躺在石板路上的妹子。

罗四少这时用手拍拍那个满眼悔恨的青年的脸,随后戏谑的说:“可惜了一个美人,少爷我少了一个玩物了。”

而后罗四少走到了还站在那里的罗寇身边,一个暴栗砸下去后就叹息着摇摇脑袋。

“罗寇你怎么就不知道怜香惜玉呢?就是少爷我不要了也可以打断胳膊腿后给你们玩啊!白瞎了人家那么远的赶到这里送上门的软妹子了!”

惺惺作态的罗霸道也不顾那几个作势要扑向他的同志了,三步两步的走到了妹子的身边,蹲下身体看着不断的从口鼻处向外喷着血沫子的妹子,他有些怜悯的摇摇头:“你怎么想不开呢!在少爷我的地盘上玩这些有意思吗?”

说完罗四少顺着妹子的胳膊向她的手摸去,在不断的抽搐的小手上拿起了那把“花口撸子”,左右反复的看看手里拿把做工精良的小枪。罗四少嘴里念叨着:“让我送你一程吧!”,手上的小枪顶在人家妹子不断起伏的胸口上。

“啪啪”

两枚澄黄色的弹壳划着弧线撞击在平滑的石板路上,发出了“叮当当”清脆的撞击声。感觉到枪口下那搏动的心脏停止了跳动,罗霸道看着自己枪口下失去了生命的娇艳花朵,心底有一丝的怅然。亲手结束了身旁的美丽生命,这让罗四少的心情差了不少。

白了一眼那一个两个好像要用眼神杀死自己一百遍的同志,现在作为有身份的人罗霸道压根就没有在搭理他们。起身后把玩着手里的“花口撸子”他就向着此行的目的地走去,全然不顾身后发生的事情了。

而空中飘荡着罗四少那有些银荡的话语“手脚筋挑断一个两个的都看好了,回头给程县长送去少不了国民政府的赏金,到时候少爷我领着你们逛窑子。”

看着保镖们干净利索的将地上的几个人按在那里挥刀干活,老王的脸上这时候有些火辣辣的。这笔罗四少挥手打自己的脸还难堪啊!

而这时他的队员们也跑了过来,一个个脸色难看的盯了一眼跟在罗霸道身后的那个雄壮的身影,有人小声的问老王:“队长不能忍了?国民党反动派和他们的走狗太可恶了,像这种草菅人命的恶霸就应该坚决的铲除。”

打脸,这是红果果的打脸啊!

看着自己身旁满脸不忿的同志们,老王恶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

“你们知道个屁啊?”

随后老王就转身向罗霸道的方向追去。

这时同志们都愣住了,看着几个人围在那里错愕是神情。张智勇在不远处摇摇头,随后领着大虎子也追了上去。

一共二十多辆马车一溜的停在芙蓉镇西边的一处榨油厂围墙外的土路上,二十多精壮的汉子或是三五成群的闲扯或是安抚着拉扯的畜生,当他们看到罗四少晃着小步走来时,都齐刷刷的站好后高声的说了句:“四少爷!”

罗霸道点点头对着向他跑来的罗定说:“开箱验货。”

在罗定的指挥下每辆大车都有人上去,将一个个壮着武器弹药的箱子打开。当老王和张智勇赶到时,他们看到的箱子里码放的整齐的步枪。用近乎是贪婪的眼神看着箱子里的枪支,老王麻利的从里面拿出一支步枪,熟练的拉动了两下枪栓感受着手里传来的那种流畅,随后看了一眼罗霸道后将枪抛给了一名刚刚凑上来的同志。

“哗啦哗啦”摆弄了两下后那名队员点点头

“好枪”

罗四少笑了,有些炫耀的领着老王和张智勇向其它的大车走去,罗霸道挨个的向他们介绍大车上装载的武器。

“这个美利坚的Mark II手雷,现在美利坚国陆军及海军陆战队标准的制式武器。它使用铸铁外壳,因为外部铸有预制破片,所以利于在爆炸后产生更多的弹片。它内部用的是TNT 填充物爆炸威力惊人,Mark II的杀伤半径虽然才不到十米,但弹片飞至45米仍然有一定的杀伤力。不过这种手雷对于投手有一定的要求,要是力量小的人投掷的话,一定要在投掷后立刻卧倒隐蔽,不然很容易误伤了自己。”

随后罗霸道也不管老王和张智勇看没看明白,就领着他们向另一辆大车走去。一溜大车讲完之后罗霸道得意的看着老王,心里嘀咕着不会是都有些红眼了想干没本的买卖吧?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时候老王还真有那么一点冲动,想劫了这批军火运回根据地。不过这种想法也只是一闪而逝,现在两边的武力值明显天差地别的,他还没有丧失理智到那种程度。

而这时远处响起的马蹄声将大家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看着远处向这个方向跑来的马匹大家都有些好奇。而罗霸道心里琢磨开了:按理说保安团来押运的不应该就这么几个人啊?现在就这么几只小鸟过来,明显的县城出了什么变化。

这让还没有收到货款的罗霸道的脸色不太好看,直到来人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下马,颠颠儿的跑了过来。站在罗霸道身边的罗平对他说:“少爷,来的是三少爷手下的一营一个连长。这个人我认识姓李,以前三少爷曾经带着他到过宅子。”

罗霸道点点头看着有些气喘吁吁的来人,温和的问他:“怎么就来这么几个人呢?”

李连长先是立正向罗霸道敬了一个军礼,然后才说:“四少爷,我们团长说计划有变。国军没能按计划顶住鬼子,现在鬼子已经距离县城不到四十里了。在三尖山构筑工事的团长说,让您直接将弹药都送到那里,回头到县城的时候你直接去县府的税政所拿钱就行。”

听了来人的话后罗霸道心里的火气就往上窜,这明摆着给自己下套啊!

刚要破口大骂的他这时听到身后有人喊道:“老爷好!”

他赶紧转过了身看到自己的老爹这时候不知道怎么领着管家来了,低着头罗四少老实的给老爹问了声安。随后就对罗世清说:“爸现在这个时候您怎么还来啊?”

“小四啊!你三哥在县城跟着程县长准备打鬼子,而你又要亲自上去给他送弹药。我这个做父亲的怎么能不亲自来啊?”

这话听到罗霸道的耳朵里怎么着都不对味,我好想压根就没有打算亲自上去啊!老爹是怎么想的呢?

这个时候罗霸道也顾不上还有外人在了,他迎着罗世清的目光就说:“爸啊!你说我三哥不是扯淡吗?就保安团那几个人平时收收税还可以,遇到土匪半斤八两的打一下不知道谁胜呢!这跟鬼子精锐的师团在城外打野战,这不明摆着送菜吗?要我说赶紧派人让我三哥回来,与他那豆大点的官比起来,还是保命要紧啊!”

“放屁!保安团、保安团,保安团那就是保境安民的。现在外敌当前你让你三哥回来,不是陷我们老罗家于不义吗?”

“看我不打死你个孽子的。”说着罗世清抬手就要用拐杖砸罗霸道。亏得这时守在罗世清身边的管家连忙的将他老爷拉住,安抚着说:“老爷,老爷您消消气。四少爷这是一时的糊涂。”

随后他又对罗霸道说:“四少爷,老爷这也是为了咱们这一地的百姓啊!要是真像那些逃荒的人说的那样,等鬼子来了咱们这的老百姓不就遭殃了吗?”

见到有人打圆场罗霸道赶紧对激动的老爹说:“爹您别激动,我这就派人将弹药送到三哥那里,保准不会耽误他们打鬼子。”

说完罗霸道就嗷唠一嗓子:“都他妈看戏呢?赶紧整车出发,晚到地方耽误了我三哥抗日大计,看我不扒了你们的皮!”

见到跳着脚的催促着车把式们上路的罗霸道,这时罗世清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知道二十几辆大车都上路了,罗世清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对他说:“别人跟着我不放心,你跟着他们去一趟吧!”

听到自己的老爹嘴里说出这话来,罗霸道的脸立马就挎了下来。

“爹啊!不用我亲自去了吧?前面要打起来多危险啊!再说了,罗平他们办事您还不放心吗?我保证这些军火弹药第一时间送到三哥手里还不行吗?”

看着在自己面前耍赖皮的小儿子,罗世清板着脸说:“要不你跑一趟,要不我亲自去将这批弹药送到你三哥手里,你自己选吧?”

见到老爹这么说罗霸道现在连哭的心情都有了,做了一下最后的挣扎他有些弱弱的问老爹:“爸,我这是不放心您啊!您想想前面枪炮无眼的,您四个儿子死一个都不知道得伤心到什么样了,万一要是四个儿子一下子少了一半,我这不是怕您挺不住吗?”

罗世清听了这话被他的小儿子给气乐了,有些无奈的看着小儿子,他伸出手抚着罗霸道的脸说:“你们要是都不在了,爹给你们披麻戴孝。”

彻底无奈的罗霸道先是郁闷的对罗世清点点头,随后就跳起了脚冲着罗世清恨恨喊道:“您是我爹,您可真是我的亲爹啊!”

转身罗霸道就迈开步子向榨油厂的门口走去,边走还边喊:“你们都是死人啊!少爷我要去送死了,还不赶紧乖乖的给我陪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