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126名老人自组核电抢修敢死队

这张由日本东京电力公司提供的照片显示,东电工作人员5月18日在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核反应堆建筑内进行调查。 东京电力公司18日宣布,当天首次派遣4名工作人员进入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建筑进行调查。这是3月15日2号机组安全壳附近的压力控制池传出爆炸声以来,工作人员首次进入2号机组建筑。据透露,此次调查主要是为了掌握建筑内部的放射线量和尘埃中的放射性物质量,确认设备是否出现破损。工作人员从9时24分开始,在2号机组建筑内调查了约15分钟,4人受到的辐射量在3.33至4.27毫希沃特之间。 新华社发


18日,东电员工进入2号机组反应堆机房,但因辐射高、雾气重不得不撤出。


东京电力公司19日宣布,他们已经派人进入福岛第一核电站3号机组反应堆建筑内


日本老人自组核电抢修敢死队


东电员工进入反应堆机房检修;126名老人都60岁以上,包括教授、技师等,愿进高辐射区抢修


18日,东电员工进入2号机组反应堆机房,但因辐射高、雾气重不得不撤出。


东京电力公司19日宣布,他们已经派人进入福岛第一核电站3号机组反应堆建筑内调查情况,这是日本大地震以来工作人员首次进入该机房。与此同时,百余名60岁以上的技术人员已经自愿组成敢死队,准备赴核电站参加抢修。


2号机房雾气重难检测


为防止3号机组发生氢气爆炸,东京电力公司准备向3号机组内部灌注氮气。18日16时30分左右,两名东电工作人员进入3号机组反应堆机房,测量放射剂量。


但18日上午,4名东电员工进入2号反应堆机房,试图检查设备损坏状况。但由于乏燃料池处于沸腾状态,机房内雾气重,无法展开检测,14分钟后不得不撤离。


老人称不取分文


两个多月来,工作人员一直在抢修福岛第一核电站4个受损的核反应堆。但是,由于反应堆的辐射量依然很高,很难完全把握反应堆内的详细情况。工作人员只能在危险不明的情况下开展工作。据日本媒体19日报道,日本一些退休的技术人员日前自发组成了一个“核电站敢死队”,准备随时进入高辐射区替换年轻人。


据悉,这支敢死队目前已有126人参加,他们均为60岁以上的退休者,包括大学教授、技师等。敢死队的发起人,72岁的山田恭晖说,要阻止核辐射,必须给反应堆安装冷却装备,而这一工作不能靠机器,“这不得不在核辐射下作业,那就让退休的人来干吧。”据悉,如果东电同意他们参与,这些老人将分文不取。


政府拟给公务员减薪


另据报道,为了节省政府开支,支援灾区重建,菅直人政府准备全面削减公务员工资,上至首相、下至普通国家公务员,最高减薪额度达到10%。除了公务员,减薪对象还包括法官、检察官、乃至自卫队员。据悉,目前这一减薪方案已经由日本政府提交给公务员工会,但预计会遭到后者的强烈抵制。文字来源:新京报


日本126名老人自组核电抢修敢死队

这张由日本东京电力公司提供的照片显示,东电工作人员5月18日在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核反应堆建筑内进行调查。 东京电力公司18日宣布,当天首次派遣4名工作人员进入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建筑进行调查。这是3月15日2号机组安全壳附近的压力控制池传出爆炸声以来,工作人员首次进入2号机组建筑。据透露,此次调查主要是为了掌握建筑内部的放射线量和尘埃中的放射性物质量,确认设备是否出现破损。工作人员从9时24分开始,在2号机组建筑内调查了约15分钟,4人受到的辐射量在3.33至4.27毫希沃特之间。 新华社发


■ 相关新闻


男子向东电索精神损失费


5月19日,一起索赔案在东京简易法庭进行了第一次口头辨论。一名男子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泄漏事故后提起诉讼,要求东京电力公司赔偿他精神损失费。


3月28日,一名家住东京的46岁男子向东京简易法院提起诉讼,以福岛第一核电站“放射性物质扩散但正确信息未及时公布、导致自己处于高度恐惧和不安之中,精神上承受痛苦”为由,要求东电向其索赔1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0.79万元)的精神损失费。


东电提交答辩书进行了反驳称,“事故原因是发生了远远超出想象的、破坏力惊人的地震及海啸。我们没有义务对异常且巨大的天灾采取对策”。此外,东电认为东京的辐射量并没有达到损害人体健康的程度,原告的主张不属于法律应保护的权益。(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