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5日21时左右,当在小六王村一农家采访的“新华视点”记者,发现多名“不明身份”的人和四五台陌生车辆堵在村子东西两头,“出不了村子了”时,于21时35分拨打当地110寻求帮助。没想到110并没有询问记者遇到什么危险,反而问记者为什么晚上要去村里采访,并告知记者,在这里采访是要通过有关部门批准的。当记者再次请求他们保护安全,并表示等候他们消息时,对方表示要请示领导。23时20分了……没想到以保护人民群众生命安全为己任的110再也没有消息。(新华网综合)


记者受困,“110”为啥不救援?显然是为了记者要揭开香山的盖子,维护农民的利益。河北省廊坊市香河县从2008年以来,打着城乡统筹、建设新农村的旗号,通过“以租代征”等方式,大规模“圈占”耕地。据农民反映,政府违规圈地高达万亩以上。记者向香河县政府求证时,香河县常务副县长凌少奎承认违规、违法占用土地4000多亩。群众反映和记者调查发现,香河大量耕地“低价”租用后,经政府层层“包装”,改变土地用途,以高价“倒卖”给开发商用于开发。


记者受困,“110”为啥不救援?显然是根据他们判断,那些“不明身份”的人和四五台陌生车辆,是当地官府派去的,他们小小民警怎敢惹?不是嘛!自15日下午,“新华视点”记者抵达香河始,就进入了天罗地网般监视中,一批批明的、暗的,步行的、坐车的,被村民证实是钱旺乡政府工作人员的,也有几个自称是宣传部门的,无不在盘问记者来历。在记者随后的采访中,他们始终紧跟记者,或玩“躲猫猫”,若隐若现;或围追堵截,阴魂不散。当记者明确告诉他们:“我们正在了解情况,希望你们不要跟踪,等需要找你们时自然会联系你们”时,对方只说:如果不跟,不好与“上级领导”交差。


记者受困,“110”为啥不救援?显然是因为他们对当时形势做出了错误判断。只知道惹不起当地官员,怕被端了饭碗,却忘了记者也能……只是抱着侥幸心理,“不去救援,掌握了真凭实据的记者就不能脱身,当地的黑暗就不能昭白于天下”,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们忽略了被压抑太深的农民力量的奋起,也没有逃脱最终成为“替罪羊”的下场(最新消息:当值警察被停职)。


当记者受困,“110”最终还是不去救援时,“不要怕!有我们在,你们一定能安全出去!”一位村民拍着胸脯站起来。顿时,几十号人站了出来。“我们送你们出去!”不到20分钟时间,40多位村民聚集了十来辆机动车,自发护送记者出发。此时虽已近午夜,但在小六王村村西到村东几百米长的过道上,站满了闻讯赶来的村民,一些老年人拉着记者的手失声痛哭,更多的人则是饱含期盼的眼神。笔者眼前顿时出现了战争时期共产党人和人民群众鱼水情的镜头……


记者受困,“110”不去救援事件再次证明:在对待舆论监督上,“捂盖子”似乎成了一些地方官员的条件反射。但把记者放到对立面,阻挠、甚至威胁记者采访,往往是“不打自招”欠理智的表现,乌云最终是遮不住太阳的。


不是嘛!记者的虚惊很快就有了回报。5月18日,新华社报道了河北香河长期大规模非法圈地的问题后,国家土地督察北京局迅速部署,派督察组进驻现场,对存在问题扭住不放、延伸调查、一查到底(不知他们早干什么去了?)。已经在廊坊的国家土地督察北京局局长李永杰在电话中告诉记者,5月19日,中共河北省委常委、纪检委书记臧胜业,河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张杰辉业已批示,要求省国土资源厅牵头、省农业厅和省委农工部有关同志组成调查组,对廊坊香河存在问题进行彻查。公安部和河北省公安厅组成工作组,已经开始对“香河采访遭围堵 拨110警方拒绝帮助”事件进行调查。但愿,这次不再是摆摆样子糊弄人了!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