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 外传 前传第六节

海飞龙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URL] 六 陈威到了阵地的边缘,有几个日军士兵发现了他,朝他射击,刚才和日军交了手的他知道日军士兵的枪法很是了得,他轻易不敢冒头,心里急的要死,自己没办法和自己手下的兵汇合。 重炮阵地那边一连和浅谷小队相持不下,要是常规打法,宋军本不会那么费劲,但是因为处于自己的炮群当中,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陈威到了阵地的边缘,有几个日军士兵发现了他,朝他射击,刚才和日军交了手的他知道日军士兵的枪法很是了得,他轻易不敢冒头,心里急的要死,自己没办法和自己手下的兵汇合。

重炮阵地那边一连和浅谷小队相持不下,要是常规打法,宋军本不会那么费劲,但是因为处于自己的炮群当中,宋军士兵有些投鼠忌器,不敢使用手雷和迫击炮,怕炸到自己的大炮,只好用手中的步枪机枪进行射击。这样的话就正中日军下怀,日军也知道宋军的心理,纷纷依托炮架进行还击。日军士兵枪法很好,一连很快就有了不小的伤亡,但是因为宋军火力比较猛,却也打死了不少日军,只是无法彻底的消灭他们。

陈威觉得后面有发动机的轰鸣声,回头一看,大喜,原来是机步团过来增援的几辆装甲车,于是他跟着装甲车的后面慢慢的靠近阵地。

装甲车上的机枪喷出火舌,把离他们最近的十来名日军士兵打成了筛子,而日军手枪根本就没办法打穿装甲车的钢板。

长谷川愤怒了,一下扔出了两枚香瓜手雷,一下把一辆装甲车的轮胎炸破了两个,他带上两个士兵不顾一切的冲过去砸装甲车的车窗,浅谷见这家伙本末倒置本想呵斥但是实在顾不上了,在冲过去的路上,其他装甲车的机枪将他身边的两名士兵击毙。

长谷川准备将手雷塞进装甲车车窗的时候,肩膀一疼,低头一看,见是自己中弹了,再一抬头,陈威架着枪对着他,他大骂掏出匕首冲了过去,陈威本想一枪打死他,可是恰好步枪没子弹了,再一看,长谷川的匕首已经刺了过来,连忙一片身,躲开这致命一击。长谷川接着把刀锋向上一掠,划破了陈威的袖子,而陈威也趁势扔掉步枪紧紧捏住了长谷川的手腕,两个人四目相对。

陈威想起沈瑜说的遭遇,看着凶神恶煞的长谷川不禁恶向胆边生,猛然一脚,狠狠的提在了长谷川的裆下,日军士兵突刺技术很好,与之对应的上盘护的也不错,通病是下盘是个弱点,陈威可谓误打误撞,长谷川捂着裤裆跪在了地上,陈威捡起步枪,用枪托狠狠的砸碎了长谷川的脑壳,长谷川顿时倒地,血水和脑浆流了一地。

陈威对着装甲车里喊:“给我几盒步枪子弹!”里面的战友会意,扔了两夹子弹出来,陈威刚想捡起弹夹,却发现几名日军士兵向他射击,他连忙躲到了装甲车后面,然后接着装甲车的火力掩护捡起来弹夹,不时的朝日军所在方位射击。

浅谷见手下的人已经不多了,就十来号人了,于是大喊:“为天皇效忠的时刻到了!大家把手雷全部拉响放在宋军的重炮下面,然后冲锋!”日军士兵果然凶悍,随着3声爆炸声,3门130mm重炮被毁,随着爆炸声出来的还有冲锋的日军士兵的怪叫声,其中大部分被宋军的枪弹打死,有一个人冲过去和一个宋兵肉搏,宋军格斗技能不强,幸好有其他战友帮忙才没造成伤亡。浅谷却趁乱偷偷的往相反的方向摸去,陈威靠在装甲车后面上子弹,看到了浅谷的背影,连忙追了过去。

沈瑜刚给小李做完简单处理,就发现长谷川过来了,连忙拿起小李的手枪朝他射击,没想到连续开了3枪都没打中,浅谷举枪还击,一枪稍微偏了一点,正好打中沈瑜的肩骨,沈瑜哎呀一声,迎面倒地。

后面的陈威看到了,急的不行,抬手连开两枪,但是由于一时激动,都没有命中。浅谷见有追兵,连忙冲过去,把沈瑜拉起来挡在自己身前,拿枪对着她,陈威赶过去,端枪死死的瞄着他。

浅谷说:“放我走,我就放了她。”陈威说:“你当是抢匪劫持人质,我是警察吗?这里是战场!我们是军人,你不要那么卑鄙好不好,拿女人当挡箭牌!”浅谷说:“少废话,反正你不放下钱,我就打死她!”

沈瑜又疼又怕,但是想到惨死的魏玮和其他战友,喊:“开枪!打死这个混蛋!”这一喊倒把陈威喊纠结了,他有些犹豫了。

浅谷正得意呢,忽然觉得小腿一阵巨疼,一下松开了沈瑜,回头一看是受伤的小李用匕首刺进了他的小腿,他回头一枪打中了小李的头,刚转过头来,陈威的步枪却也准准的命中的了他的眉心,浅谷的表情凝固了,慢慢的倒了下去。

陈威过去看小李,痛心不已,回头却发现沈瑜拿起匕首狠狠的刺,砍浅谷的尸体,一下一下,表情也挺怪异,陈威知道她情绪波动太大了,过去拉她,说:“沈姐姐,他已经死了!”沈瑜不听,依旧刺着,陈威没办法,把刀夺了,一把把她扛在肩膀上带回了营地。

此战,宋军损失重炮3门,弹药若干,人员伤亡数字为:死32人,伤65人(其中炮兵死18人,伤30人,一连死11人,伤34人,医疗部队死3人,伤1人),全歼浅谷小队66人,全部击毙,没抓俘虏。

这仗打的憋屈,师长发了火,狠狠的批评了前沿阵地的防御部队,只顾阵线,也不管外围,让别人那么从容的迂回,从那天开始,宋军加强了阵地的巡逻,师长还请求空军每天不定时的进行空中侦察看看有没有日军的渗透部队。

陈威来到野战医院看沈瑜,沈瑜情绪好多了,只是肩膀打着石膏鼓着好大一块,陈威想逗她高兴,说:“哈哈,沈姐姐,你长了俩脑袋了。”沈瑜用另外一只手打了他一下,说:“我都这德行了,你还拿我开心啊?”陈威嘿嘿一笑,说:“这不是想让沈姐你开心嘛。”沈瑜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没事的。对了,我看你作战有勇有谋,上级给你什么奖励没有?”陈威说:“有啊,武穆银质勋章。”沈瑜说:“不错不错,好厉害哦。”陈威说:“姐姐混到什么了?”沈瑜说:“勇敢勋章,这玩意,只要打仗受伤就能得,说句不好听的,在前线感冒了都混的到,哎哟。”

陈威和沈瑜谈了一会天,准备回去了,沈瑜说:“哎,忘记谢谢你了,那天要不是你,我早死好几次了。”陈威一笑,说:“姐姐是命不该绝啊,关键时刻要去方便,不然。”沈瑜脸一红,说:“你还不如说我应该感谢中午多喝了那杯水吧。”陈威一笑,上了吉普车准备走,沈瑜走到车前,塞给他一个东西,小声说:“你回去再看。”陈威点点头上车走了,沈瑜一直目送陈威直到完全看不见为止。

陈威回到营地,到了自己的宿舍里,打开沈瑜送给他的小包,发现是一块护身符,护身符还可以打开,里面有一个小纸条,上面写着:愿我的傻弟弟平安。陈威不禁兴奋起来,其实他也早就倾慕沈瑜了,只是觉得她高高在上,自己一直不好意思说,但是这个信号在他看来就是沈瑜对他有意思,他可以大胆的向沈瑜袒露心迹了,想到这里,他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跑到连部往野战医院挂电话找沈瑜,得到的答复却是沈瑜随同一些重伤员回首都接受治疗去了,陈威好不沮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