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封电文说起

中央红军经湘江血战转进贵州。蒋介石谋以追剿红军解决西南问题,白崇禧洞若观火,讥曰:“一石二鸟,想入非非。”因而在湘江之战重创红军后,对过境桂北的中央红军不予正面阻击,只予侧击、尾击,挫败了蒋氏的图谋。

蒋介石大忿,电责白氏:“此次共匪西窜,势蹇力竭,行将就歼。贵部违令开放川黔通道,数年努力,功败垂成。设因此而死灰复燃,永为党国祸患,甚或遗毒子孙。千秋万世,公道谓之何?中正之外,其谁信兄等与匪无私交耶?”

白氏回电,反唇相讥:“职部仅兵力十五个团,而防线达千余里。即竭尽全力,亦不足以阻挡朱德、彭德怀狼奔豕突之势。反视钧座手握百万之众,集中兵力于新宁、东安,不趁其疲弊未及喘息之机,一举而聚歼于宁远、道县之间,反迟迟不进,得无以桂为壑耶?职诚惶惑,愿钧座有以教之!”

蒋氏无可奈何。然亦急令薛岳率中央军入黔,以防白氏觊觎贵州。

联想到中央红军长征前夜,先与陈济棠友好协商,获得通过粤北的便利;白崇禧闻知萧克、任弼时部先行入湘,为红军主力未能及时跟进而扼腕叹息,且暗中与刘湘联络,策划“红、川、桂”合力拒蒋。凡此种种,足证红军长征得以幸存,非徒自身英勇奋斗使然,亦与国民党内部同床异梦、各怀心事有莫大关系。

仅此一例,可见历史的演进错综复杂,对任何一方的片面之词都不可率尔轻信。这是了解现代史、国共斗争史和军史必须切记的基本原则,也是破除一切迷信和神话的基本方法。

倘若在历史的重要关头(如四平、淮海等),蒋系、桂系都能像“四一二”和“皖南事变”一样精诚团结、步调一致,国民党又何至于垮塌得不可收拾呢?


从两封电文说起

北伐时期的国民革命军代总参谋长、东路军前敌总指挥、淞沪卫戍司令。

从两封电文说起

以国防部长身份莅临北平监督受降仪式。

从两封电文说起

身着一级陆军上将制服的标准照。

从两封电文说起

桂系两巨头:李宗仁、白崇禧。谚曰:“是古人又是今人,是文人又是武人,是二人又是一人。”

从两封电文说起

出席首届国民大会时的“小诸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