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群 卷贰 斯威士兰 091 南非(伍拾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1.html


理查湾港的码头工人花了三天,才把十多个装满各种物资的集装箱搬进“克里斯托号”的船舱。但订购的军火还存放在仓库里面,准备留到出航前一天才会装船。

在运送过程中,最麻烦的是两架米-17直升机。要把这两架“河马”运到港口,着实费了一番功夫。基思先是联络了飞行员,让他们把直升机转场到理查湾机场,然后拖进机库拆下旋翼。杜普里则联络了一家专门负责大件货物运送的运输公司,租来两辆六十英尺长的平板车。

弄到装运的车辆后,在制定到路线时又遇到了麻烦。米-17的机身高度超过十五英尺,高出天桥和隧道的通行高度一大截,只能从郊区慢慢绕道前往码头,而且还要向交通局提出申请,请他们派人封路和维持秩序。因此光是把两架直升机从机场运到码头,又花了一整天时间。

就在两架直升机被装上船那天,实战课程也进入尾声。刚好也是这一天,训练营的“Killing House”终于落成了。

关于“Killing House”的历史和起源已经无从考证,但自从多年前被英国SAS和美国“三角洲”发扬光大后,这种设施已经被推广至全世界的军队和执法部门,成为室内近战训练中必不可少的构成部分。

出于时间和经费方面的考量,训练营的“Killing House”采用了“轮胎屋”的形式。它的材料主要来自博茨瓦纳、南非和纳米比亚的废车厂和垃圾场,光为了收集这批废旧车胎就花了三个星期。

“轮胎屋”的修建方法一点不复杂,但很费工夫。工人们先把旧轮胎平放在地上一个叠一个垒起来,然后在中间插入一根长长的木樁,再把里面填满沙土,压紧后就成了个十英尺高的“轮胎串”,把它们在地上相互交错地排成两行就是防弹墙。

这座“Killing House”的面积不大,占地只有不到六百平方英尺。但却用了三千个废旧轮胎,由几十个从附近小镇雇来的临时工花半个星期才建成,这还是哈里斯花费巨资加班费要求他们日夜赶工的结果。

在轮胎墙内,被分隔成一条三十英尺长的走廊,以及一大一小两个方形空间。在入口装上木门,然后在里面放几件旧家具,再摆几个人形靶,就成了客厅和卧室。为了让教练人员可以近距离观察学员的表现,轮胎墙顶端用木板铺了条细长的板桥,并且在房间四角的墙顶上装了摄像头。

那些黑人士兵从没见过这种新奇的训练设施,受到好奇心和新鲜感的影响,他们早在竣工前就表现得跃跃欲试,希望尽快到里面一展身手。但塞姆勒似乎是存心吊瘾,叫他们到附近的空地上练习——让一群人分成若干个四人小组,端着卸掉弹匣的步枪在布条围成的“走廊”和“房间”内练习配合和走位。

但这个星期的实战技巧课程只是速成班,而且剩下的训练时间已经不多。因此在“Killing House”落成当天,就迎来了第一批用户。

上百名黑人士兵聚集在“Killing House”前,地上放了张用夹板钉成的粗陋长桌,桌上并排摆放着四台笔记本电脑,分别连接到装在屋内的闭路电视摄像头,让其他人可以观摩受训者的表现。

为了做任务简报,塞姆勒把会议室的白板搬到空地上,白板上用黑色笔画着“Killing House”的平面图,在旁边排放了十多个红色和黄色的磁钉,正对面则站着八名全副武装的黑人士兵。

德国佬把两种颜色的磁钉各拿了四个,在平面图的大门前一字排开,接着转身指了指不远处的“Killing House”,说:“根据情报显示,屋里面有六名敌人,但具体位置不明。你们的任务是冲进去,把他们全部消灭掉。”

“就像这几天你们练习过的,你们分为‘红队’和‘黄队’。”他分别指了指两种颜色的磁钉,然后把两颗红色移进走廊。“红队进去后先清理走廊,当确定走廊安全后,黄队马上跟进。”他把所有磁钉移进屋,放在两个房间门口。

“清理房间的方法我已经教过你们了。”他边说边把两个黄色磁钉移进客厅,放在靠近门口的两个墙角,说:“进去后第一时间占据两边墙角,其他人跟进。”他又把另外两个黄色磁钉送进去,接着指了指贴在角落的磁钉,然后把手指伸到斜对面的墙角,补充道:“进去后,沿着房间的斜对角开始索敌,把所有敌人消灭掉。”

用白板演示完后,他转身问:“听清楚没有?”

“清楚了!”八个人齐声回答。

塞姆勒点了点头,然后走到放着笔记本电脑的长桌前。

红队在“Killing House”两边站好,其中一个队员摸出个浅蓝色的M69训练手榴弹,他拉开保险销,另一个人向长桌方向做了个手势。

塞姆勒拿起秒表,接着举起左手一挥,那个士兵马上把训练手榴弹丢进屋内。

“嘭——”爆炸声响起,站在大门两侧的两个士兵马上向屋内侧身,然后端起枪瞄准屋内。

“突突突——”一连串射击声响起,一个放在走廊尽头的胸靶马上被打成筛子,那两人随即带头冲了进去。

先是红队,接下来是黄队,两个四人小队很快攻进屋内。每个小队都有一个队员在腰带插了把长柄大铁锤,他们冲进“Killing House”后就拔出大锤,接着冲到自己负责的房间门前,抡起向门锁砸下去。

“砰嘭——”薄薄的木门根本挡不住沉重的大铁锤,负责破门的人丢下铁锤,一脚踹开房门,接着闪到门边,后面的人把一个训练手榴弹丢了进去。

又是两声爆炸声响起,两个小队鱼贯地冲进房间,一连串密集的射击声随即在轮胎屋内响起。

枪声来得快,去得也快,密集的射击只持续了几秒钟就停下来,接着听到有人大声喊:“Clear——”

所有代表敌人的靶子都被打成马蜂窝,整个行动从开始到结束只用了不到二十秒,算得上干净利落。虽然这些人只上过几天速成班,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值得骄傲,但一直盯着屏幕的塞姆勒却直摇头。

“关保险,清空枪膛。”

那八个黑人马上执行了命令,并且走到“Killing House”前面站成一排。

“先生们。”塞姆勒阴着脸走到他们跟前。

原本昂首挺胸地站得笔直的几个人面面相窥。

德国佬招了招手,领着他们走进“Killing House”。他在客厅中央站定,问:“你们相信上帝吗?”

这番话换来八个茫然的表情。

“感谢他吧,如果这是次真实行动,你们大部分已经挂了。”

他说着走到客厅的角落,那里趴着一个用粗布扎成,身上套着浅灰色T恤衫和藏青长裤的假人。他弯腰把假人翻了身,只见在它的胸口用胶布贴着一支勃朗宁自动手枪。

“看到了吧,这位先生藏了把枪。”

他说完走到另一边的墙边,在把手伸进沙发和轮胎墙的空隙,从里面拉出另一个被卷起来塞进去的假人。

把假人展开扔到他们面前,塞姆勒指着一个用胶布捆在它“手”上的训练手榴弹,说:“再来看这家伙,他藏了个手榴弹。”接着顿了顿,道:“当你们像个白痴一样大叫‘Clear’的时候,他有足够时间去找安拉要那七十七个处女。”

“但情报说,屋里只有六个敌人……”其中一个黑人不甘地申辩。

“你以为在真实的行动中,情报说只有六个敌人,里面就只有六个敌人吗?”塞姆勒打断了他的话,厉声道:“在战场上,有三样东西最不能相信——情报、手榴弹、和地上的尸体。”

“现在回答我,你们的任务是什么?”

“消灭敌人。”

“错,是消灭所有敌人。”塞姆勒纠正他们:“你们的任务是攻占这座建筑物,清除所有敌对分子和潜在危险。记住,别迷信手榴弹的杀伤力,只要不是自己人,不管站着还是躺着都先补几枪,把潜在危险变成尸体再干别的事。明白没有?”

那几个黑人懊恼地抵着头,没有答话。

“你们听明白没有?”他又问了一次,声音提高了几分。

“知……道了……”他们小声回答。

“下次麻烦你们带上脑子。感谢上帝,这只是次该死的演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