罂粟妖姬

慕容府侠 收藏 6 671
导读:引子   “贺妈妈,这个丫头可是我费了就牛二虎之力找到的,你看看她的样貌,将来绝对会是你们花宣楼的震楼花魁。”      “滚你的,才一个6岁的丫头,现在长的貌若天仙有什么用,谁知道过个七、八年的会长成什么样子,还震楼,我要你找个现成的花魁雏,你倒好,给我找了个彻底的雏,还得花费我好几年的粮食。出去晃一个月了,就给我这个结果,我不打死你,已经是客气了,你给我滚,继续去找,10日内,我不管你用偷得抢得还是骗的,反正你不给我找个像样点的回来,我杀了你!”      “哎,那,这个丫头”

引子



“贺妈妈,这个丫头可是我费了就牛二虎之力找到的,你看看她的样貌,将来绝对会是你们花宣楼的震楼花魁。”


“滚你的,才一个6岁的丫头,现在长的貌若天仙有什么用,谁知道过个七、八年的会长成什么样子,还震楼,我要你找个现成的花魁雏,你倒好,给我找了个彻底的雏,还得花费我好几年的粮食。出去晃一个月了,就给我这个结果,我不打死你,已经是客气了,你给我滚,继续去找,10日内,我不管你用偷得抢得还是骗的,反正你不给我找个像样点的回来,我杀了你!”


“哎,那,这个丫头”


“留下吧,不过,钱你就甭想要了,一个月的口粮换这个小丫鬟,算便宜你了,滚!快滚!”


被这个叫做‘贺妈妈’的人牵住了小手,小女孩很是疑惑的望着她,很奇怪,为什么这个好心为她找亲人的人会把自己带到这里,他一定是搞错了,可她也不知道怎么办,只是眨着清亮纯净的大眼安静地望着‘贺妈妈’。


再次注视回这个女娃娃,贺妈妈不得不承认小安子找雏的眼光真是够毒,这个娃娃这般的白皙肌肤,大眼俏鼻,还有那樱桃般艳红玲珑的嘴,特别是这双已经初显纤细的手,长大后绝对不会是一般的货色。贺妈妈忍不住还是有些得意,这样的丫头好好调教了,说不定后半辈子就靠她养活自己了。


于是,没有让丫头去和其他买回来的雏儿一样先做丫鬟的活计,而是把她带回了自己的房间,替她好好想了个艺名----络艳,就开始为她找起师傅开始调教琴棋书画的本领。


这不教也罢了,这师傅们逐一登门后,立刻又让贺妈妈半夜梦里都乐醒,这丫头敢情是有点来历,才六岁的娃就已经熟背诗经、论语,还会写大字,甚至琴艺也都已经入门,更别说那身子柔软的让教舞技的花魁都有点瞠目结舌。


于是,络艳就变成了楼里的宠儿,所有的人都知道她会是妈妈今后的摇钱树,没有人嫉妒她,因为所有的姑娘都在可怜这个原本该是大府千金的女孩以后会面临的无奈命运,也鄙视着贺妈妈得寸进尺的管教进度。


那些和络艳差不多大的雏儿们更是不懂得妒忌,只知道不要做错事让贺妈妈打就是万幸,也羡慕着络艳‘与生俱来’的聪颖和那逐日长成的秀丽美貌。


络艳一直很少说话,只是乖巧的在每日白日里努力学着贺妈妈要求她学习的一切,争取着贺妈妈经常给予的奖励,得到那些好吃的糕点和糖果蜜饯。然后就在华灯初上的时候躲在她专属的房间,自己享用着这些奖励。麻木地听着楼下那些嘈杂的嬉闹调笑甚至打骂吵架,直到累了就自己睡下。她虽然也会奇怪为什么这里和自己的记忆里的生活是那么不一样,但只是个孩子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成长的是一个什么环境,会有一个怎样的未来。


这一天,在后院里学完舞艺,已经会跳整只舞的络艳被师傅又好好夸了一番,开心的得到了贺妈妈给的一包用绢布包着的水晶糕,她最喜欢的糕饼,喜滋滋的拿着想回房间去藏好,却听见了一阵哀怨的叹息声,甚至有些抽泣,她好奇的循着声响寻了过去,看见了一个姐姐正在树荫下的石凳上默默的留着眼泪。


络艳愣住了,因为她的眼泪,也因为看见了这个姐姐手臂上和脸上的那些红红的印痕,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个姐姐。转头看见了络艳,姑娘一惊立刻收起了眼泪,换成了一抹勉强的微笑望着络艳:


“艳儿,学好跳舞了?看你一身汗,过来,姐姐帮你擦掉,别着凉了。”


走到姐姐的身边,听任着她用着紧裹花粉水的锦帕为自己擦去了臭臭的汗水,然后怜爱的抚摸着络艳的头,自言自语的说道:


“但愿你遇见个奇迹,脱了身才好,哎,可怜的艳儿。”


听不懂姐姐在说什么,只是络艳感觉到了那份关心,忍不住也想还出什么,于是咬了咬牙,伸起手将原本紧紧抱着的小布包裹递给了姑娘,露出了最最纯真甜美的微笑。


看着络艳单纯善良的笑脸,看着她手里弥散着芳香的糕点,这个姑娘眼中忍不住又泛起了泪花,轻摇头拒绝了络艳的馈赠,牵起了络艳的小手领着她回到了房间,就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继续嗟叹去了。


晚上,当络艳在房里窗口望着星星发呆时,贺妈妈领着她下楼去给串门子的别家青楼老鸨显摆她的宝,络艳就穿过了打扮得都花枝招展的姑娘们和来寻花问柳的嫖客。一眼就看见了白日里那个姐姐,她正笑得灿烂着坐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她的手上的伤和脸上的伤虽然都用了厚厚的脂粉遮盖着,却还是透着深深浅浅的红痕,和嫖客嬉闹的时候当这些伤口被握到碰到的时候,络艳看见了姐姐眼中忍不住闪过的痛楚,可只是瞬间却不再存在,依旧是魅惑的笑意,笑得灿烂-----------------------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当所有的一切都结束,当瑞王的身体彻底离开了自己,络艳才清晰的知道,一切痛苦的经历都过去了,自己已经完成自己的使命,却要正式开始青楼的生涯。


立刻让自己起身,她做着一个青楼女子该做的一切,光着脚下了床,想去拿净身的绢布帮助瑞王净身,却被瑞王一把拉住,大力拉回了自己的怀中,络艳想要离开,他本能的想要阻止。


“你要去哪里?”


“去拿绢布帮你擦拭身子啊。”


“这不用你做,自有侍婢和太监会做。”


“可,络艳本就是---侍婢呀,就是被你要了身子,络艳还是络艳。”


“难道你想继续做你的侍婢,还是你想回到你的主子身边去,回到那个让你不惜破身也要你来诱惑本王的公主主子身边?”


“络艳有自己的命,和自己的去处,既然大王不需要络艳服侍,还请大王快让侍婢来伺候你更衣,然后还是快回到你的洞房去吧,别为了络艳冷落了她。”


“今晚,你一再推开本王赶本王去洞房,怎么,你的任务不是魅惑本王吗?我相信赫澜若给你的交代一定是尽力彻夜缠住本王,让本王去不了洞房吧,否则,你也不会出现在本王走去椒房的路上了。”


轻叹了一口气,络艳不得不佩服瑞王的睿智,只是他怎么看不破自己一直就真的在放弃,真的不想去破坏那个女子的洞房。


“大王,洞房花烛夜是一个女子全部的幸福吧,所以,你快走吧,络艳绝非对大王欲擒故纵,早先不是,现在更不是,如果大王还不走,那么,换络艳离开吧,既然大王已经要到了络艳,也改满足了,还请大王派人送络艳离开吧,络艳该回到公主身边去了。”


“你这是善良还是你对本王的嫌恶?如果今晚本王就是不想离开你呢?”


“大王你不会,大王绝不会因为一个青楼女子而冷落了你的皇后,要了络艳只是因为络艳的诱惑,大王是男子,正常的男子,所以,现在你已经要到络艳,你会走的。”


“你果然来自青楼,所以,你的魅惑本领都是在青楼学的?”


“是,络艳本就是青楼的风尘女子,只是被澜若公主翻了初夜的牌子,而大王,你就是络艳的第一个恩客,不错,公主的要求是让络艳缠住大王,让大王今夜都离不开络艳,但是络艳事先并不知恩客会是大王,会是今日大婚的大王,所以,络艳最终决定了放弃,不想大王因为一个青楼女子而冷落了你的新娘,可惜,络艳还是惹到了大王。”


“该死!”


络艳误会了瑞王咒骂背后的真实心情,只道是世间男人的通病,去青楼买了欢愉后却又不耻会被人知道在欢场的一切,他们只是喜欢那一刻的神魂颠倒,喜欢新鲜的刺激,所有的嬉笑怒骂、花言巧语都会在弄干净身子后化为乌有,这些络艳早看多了,也觉得很自然。甚至喜欢这样干净的交易,钱‘货’两清后的清爽干脆,因为她也看多了姐妹在床上对恩客动真情后的悲惨结局,忍不住眼底又有些轻蔑浮现:


“大王不用生气,既然知道络艳是青楼女子,那么就该相信络艳不会纠缠于你,是否处子破身,对青楼女子来说只是妈妈手中银票的数字不同,既然一切都过去,我们今后也就不会再又瓜葛,络艳自会回到青楼,去等候下一个恩客上门,至于络艳和大王之间的一切都过去了,络艳都不记得了。”


“回到青楼?你以为,你沾染了本王的气息,还能离得开本王的身边吗?你是青楼女子也好,你是侍婢抑或是公主也好,都不可能再有男人可以对你染指,就算你死了,你也会被我化为灰烬,绝不会有任何人再触碰的到你!”


络艳沉默了,她很不理解瑞王眼中的怒火,也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不许离开?他难道想为自己赎身?让自己从良?


“听着,你乖乖在这里睡下,明早我自会带着你去见澜若,我只当你是她的侍婢,所以,我会亲口告诉她我已经要了你,而且,你会是我的姬妾,而且会是本王的宠姬,会是以后和她共事一夫的姐妹,哼,这个丫头太过过份,竟敢算计本王,我一定要让她自食其果。来人,伺候本王更衣。”


不再理会络艳的惊讶,瑞王在侍婢太监的服侍下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大步跨出了寝宫,走向了椒房。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