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抗日:飞虎战龙 第一卷 初犯清远 第58节 劈酒结盟约2

flxlrh303 收藏 3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4.html[/size][/URL] (“劈酒”为广东方言,就是“拼酒”的意思) 赵月娥的致辞就简洁而直接,她振臂高呼:“打倒日本侵略者,为兄弟们报仇。” 北江中队的战士们跟着整齐划一地振臂高呼,高呼,飞虎队员情不自禁地跟着怒吼,村民也齐声呐喊。 呐喊声响遏行云,声震天庭。 能得到外人的理解、支持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4.html


(“劈酒”为广东方言,就是“拼酒”的意思)

赵月娥的致辞就简洁而直接,她振臂高呼:“打倒日本侵略者,为兄弟们报仇。”

北江中队的战士们跟着整齐划一地振臂高呼,高呼,飞虎队员情不自禁地跟着怒吼,村民也齐声呐喊。

呐喊声响遏行云,声震天庭。

能得到外人的理解、支持和颂扬,飞虎队员顿时热血沸腾,饱满热泪的眼中迸射出坚定的光芒。此时此刻,如果有鬼子入侵,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投身战场,即使战死沙场,也在所不惜。

梁飞虎心里慨叹:“黄指导员这个文人就是不一样,文绉绉的。赵月娥队长更厉害,两句话就能把飞虎队低落的士气激发起来,北江中队果然是卧虎藏龙。”

拜祭完毕,大家就坐,大快朵颐。梁飞虎、岳豹、邓晓龙与赵月娥、黄指导员、梁村长同坐一桌。梁飞虎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而邓晓龙则不喝酒,只喝白开水。

梁村长捋了捋美髯,笑着对梁飞虎说:“小兄弟,我们为同姓宗亲,我就对你说说香炉坑村梁氏家族的来历。”

说起梁姓的历史,村长滔滔不绝。

“我们的始祖伯成因避战乱,从韶关南雄珠玑巷迁居四会。二世祖积深公于明朝初年移居清远县香炉坑村。后来,开枝散叶,升平地区的从塘村、黄洞的仙人石村、湖洞鬼屈村等都是二世祖的后人,香炉坑村的太公山被称为通天梁。小兄弟,你的辈分是什么?”

梁飞虎尴尬地搔搔后脑勺,期期艾艾地说:“老伯,这个……我可不清楚。”

梁村长说:“我们的辈分是这样排列的:福兴家泰世正纲常,光达荣华信兆昌。我是‘兴’字辈,所以名字中有个‘兴’字,杀狗的那个大个子是‘家’字辈,他的名字中有个‘家’字。小兄弟,你回洲心之后,找族中老人,看我们是不是同一祖宗的分支。”

梁飞虎诚恳地说:“无论洲心的梁氏家族是不是二世祖积深公的后人,明年清明时节,我都一定率洲心的兄弟前来香炉坑村拜祭通天梁。”

果然,自此之后,洲心的梁氏人在清明时节都前去香炉坑村拜祭通天梁,成为了习俗。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梁村长与梁飞虎有同姓的关系,越谈越投机。在黄酒的作用下,在赵月娥与黄指导员的大力掺和下,这一老一少大有相逢恨晚之感,梁飞虎干脆称梁村长为太公。

原来这是赵月娥的妙计,为了尽快消除梁飞虎与北江中队之间的隔阂,赵月娥暗中通过梁村长利用同姓宗亲的关系,来做梁飞虎的思想工作,果然一矢中的。这条计策,屡试不爽。

梁村长见时机成熟,话锋一转,说:“赵月娥是我的契孙女(干孙女儿),你是我的同姓孙辈,那么你们就是兄妹俩了。一根筷子可以轻易地拗断,而一捆筷子就难以拗断,这就是团结就是力量的道理。你们都是打鬼子的,两支队伍不如合二为一,共同配合国军把鬼子赶出我们清远,赶出我们的国门。”

经琶江口一役,梁飞虎看出自己的不足,也看到北江中队的强大,他也有心向北江中队靠拢,但他强烈的自尊心让他不能轻易答应梁村长的提议,因为如果两队合二为一,以赵月娥的实力,赵月娥必定担任大队长职务,他可不愿意在女人的鼻息下生存。

赵月娥满脸企盼地说,“梁队长,我的队伍叫北江中队,而你的队伍叫北江抗日飞虎队,我们很有缘。梁队长威名远播,让鬼子闻风丧胆,实乃人间少见的铁血奇男子。太公的提议很好,我们两队合为一队,梁队长任继续任大队长,我任副队长,共同联手抗日,为清远的抗战事业贡献出一分微薄的力量。”

梁飞虎心里的小九九被赵月娥看穿,老脸微红。为避免尴尬,他望望邓晓龙,又看看赵月娥,叉开话题,奇怪地问:“赵队长,听说你的丈夫等亲人都遭国民党杀害,很多战士也曾遭受过国民党的迫害,你们共产党人为什么还要帮国军打鬼子,而邓晓龙长官为什么要帮助共产党的游击队?”

“我们共产党的政策是让广大劳动人民有饭吃,有衣穿,有房子住。但日本鬼子偏偏要抢我们中国人的土地、钱财、女人,中国人不应该同仇敌忾、携手合作打鬼子吗?”

赵月娥的话很直白,很通俗,很符合没文化的广大劳动人民的的口味,而黄指导员的话有点文绉绉,政策性非常强。

黄指导员接口说:“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共产党与国民党之间的恩怨是由于政见不同产生的摩擦,我们和国民党之间的仇是家仇,而鬼子侵我中华是国恨。比喻说,国共两党是兄弟俩,兄弟间有摩擦是正常的,都是家里的事,而日本鬼子是外来的强盗,是土匪,手上沾满人民的鲜血,是人民的公敌。面对共同的敌人,国共两党已经抛开了成见,进行第二次国共合作。”

梁飞虎听了,老脸更加发红,因为他就是强盗悍匪。黄指导员左一句强盗,右一句土匪,正戳着他的痛处,让他无地自容。他现在才知强盗是那么令人讨厌,而打鬼子却多么受人尊敬。他立志不做强盗,要做一个打鬼子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