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生存在南海海风的腥与苦的味道里-------南海北部湾涠洲岛一日

网上竹子 收藏 1 229
导读:[B]生存在南海海风的腥与苦的味道里-------南海北部湾涠洲岛一日[/B][center][/center] 5月1日,是全国的休息日。搭乘飞达号快艇自广西北海去南海北部湾涠洲岛。 票是28日预定的(28日去的时候,几乎定不到票:全被北海各个旅游公司定完了。可能是售票员看到我这个手里拎着帽盔的家伙,一看就不是旅游中介倒票的贩子。终于发了善心,换了个军人优待窗口,才定到了2张来回票。去的时候是快船,返回时候是慢船)。 在北海南部,每天都闻到随海风来的海腥苦涩味道,小时候看过俄罗

生存在南海海风的腥与苦的味道里-------南海北部湾涠洲岛一日

5月1日,是全国的休息日。搭乘飞达号快艇自广西北海去南海北部湾涠洲岛。

票是28日预定的(28日去的时候,几乎定不到票:全被北海各个旅游公司定完了。可能是售票员看到我这个手里拎着帽盔的家伙,一看就不是旅游中介倒票的贩子。终于发了善心,换了个军人优待窗口,才定到了2张来回票。去的时候是快船,返回时候是慢船)。

在北海南部,每天都闻到随海风来的海腥苦涩味道,小时候看过俄罗斯诗人写到,闻到大海又过了很久才看到大海。当时,很不理解:大海怎么是“闻”而不是“听”或“看”?一度认为是翻译错了。现在,生活在海边上了,这个“闻”就是那么真切的认识到了。

“飞达号”是一只快船,自北海出发,至涠洲岛,大约1个小时。涠洲岛北是广西北海、南是海南岛、东是广东湛江、西是越南,属于南海北部湾,但行政归属地是广西北海银海区。快船全封闭(速度快,据说是防止旅客上甲板看海被风浪卷了去),只能从窗口看看大海的模样。

这里的大海,既不是山东青岛海湾那样的蔚蓝色,也不是上海周围海面有污染而呈现的泥沙色,也不是山东滨州黄河入海口那样的混沌黄,而是一种浓浓的颜色,也许称为浅墨绿色。渔船很多,一、二个人就开着船出海了(现在的渔船基本上都是柴油发动机的)。海面上绝大多数时间里,除了飞达号尾部的白沫浪花外,看不到其他物体,只有与天连成一片的海,看不清楚海与天的分界线,只能感觉。

船客都是去岛上旅游的,广西、广东客居多。许多人都是带着孩子全家一起的。

前几年,总是在网上与其他人谈论南海,现在才第一次看到南海。看着海上渔民悠然的出海,心里飘起一个想法:以前所谓的“蓝色文明将战胜黄色文明”,现在来看,根本是个谬误:海上的生活除了与风浪搏斗那样的勇气外,实在没有大陆上的人类争斗的那种残酷,而没有经历过大陆上那样残酷的清洗和淘汰的“蓝色文明”,是不可能战胜“黄色文明”的。这点从大海和大陆上的人群特点也可以显著看出:依大海而生存,单体或小的群体(如部落性质的小国家)即可;而依大陆而生存,则必需建立强大的群体(如中央集权国家)方能生存。


4月30日17:23分,飞达号进涠洲岛港。

下甲板,步行上岛约2-3分钟即到出口。出口处有许多人拿着游览票在揽客。接过来一位脸色红中带黑,一看就是岛上渔民的妇女手中的票(友人介绍,岛上的居民人品好,完全值得信赖),就算双方达成默挈了:这一日海岛行就请她安排了。

帮我们联系上的是农家住宿(岛上有宾馆、农家、渔家三种住宿方式)。农家居住条件也商业化了,三层阳台(我们的住房)正对着海湾,站在阳台上面,看着海湾中海水波浪一波一波地拍上沙滩,薄薄海雾中的夕阳,夕阳下停泊在海湾里渔船的起伏流荡的影子,很是喜欢。海湾远处有一个孤立在海中的小山,据房东介绍,是“猪首山”,在98年大海灾的时候,猪鼻子被海水拍了去,所以现在不太象猪首了。

夜色下来后,夜色里看海,直至半夜。似乎想找点文学巨匠描述的那种海的感觉,又似乎什么都不想,无边遨游,没有感觉,又非常地有感觉的那种文字描述不出来的感觉。

岛上没有蚊子,可是苍蝇很多,看来苍蝇的生存适应能力要高于蚊子。岛上有宽带上网、无线上网,还有网吧、酒吧。灯火阑珊中,看着岛上渔民家的狗三、五成群沿着海滩散步,小狗追着浪头,大狗悠闲地小步碎跑。

白天的游览,如同各地景点一样,人工化的痕迹太重,没有多看,仅仅随车象征性地“此地一游”罢了。只是到妈祖庙(岛上渔民称:三娘庙)去求福。据本地朋友言,涠洲岛上的妈祖庙很灵验的。不过,求福流程太过于商业化,也就没有什么感觉了,比起苏州灵岩寺那种随心,相差就太远。

涠洲岛据称是中国最年轻的火山岛(大约三万年),火山形成了一个如同两臂半环绕伸出的海湾,造就了一个天然的避风湾,渔船大都停泊在湾中。

岛上有海军建设的灯塔,据说,海军官兵比本地居民人数还要多些,不过,整整一天,一个军人(或者说象军人模样的人)也没有看见。不过我是相信的,正是因为有看不见的海军官兵的默默守卫,才有南海海岛上的幸福安康。


5月1日16:30,搭乘“北部湾号”人、车混装船离岛返回北海。

船很古老,油漆很新,三层,底层装车,二、三层运人。从船上各种用具的细致保养上,以及各种零件上的防锈黄油的均匀涂抹上,可以看出船员的敬业。


18:20,逆向于纷纷出海夜渔的大群渔船,“北部湾号”开进了北海港口,满眼满港,密密匝匝,全是各种船,渔船是它们中最多的种类。它们载着祖辈与南海相依的人们,起伏在港湾海浪的静与动的画面中,生存在南海海风的腥与苦的味道里。



本文内容于 2011/5/21 0:24:43 被网上竹子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