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支持列宁推翻临时政府 德国真的提供九吨黄金?

世界王牌 收藏 2 2349
导读:自苏联解体以来,不少秘密档案纷纷解密,一些过去伟大光荣正确的革命导师的本来面目也渐渐显示——比如列宁。资料显示,列宁不是一般而布尔什维克,而是德国间谍,他所领导的所谓“十月革命”并不是一次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社会革命,而不过是一个巨大的阴谋,是一次在西欧一小撮阴谋家和冒险家的情报机关帮助下,由德国代理人列宁和英美特务”洛茨基所密谋组织、挑唆完成的一次政变。在这次政变过程中,俄国人民只是作为历史的玩偶,成了受“革命极端主义者”任意摆布的存在。2004年1月25日,曾任苏共中央宣传部长的雅科夫列夫宣称:“从文件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自苏联解体以来,不少秘密档案纷纷解密,一些过去伟大光荣正确的革命导师的本来面目也渐渐显示——比如列宁。资料显示,列宁不是一般而布尔什维克,而是德国间谍,他所领导的所谓“十月革命”并不是一次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社会革命,而不过是一个巨大的阴谋,是一次在西欧一小撮阴谋家和冒险家的情报机关帮助下,由德国代理人列宁和英美特务”洛茨基所密谋组织、挑唆完成的一次政变。在这次政变过程中,俄国人民只是作为历史的玩偶,成了受“革命极端主义者”任意摆布的存在。2004年1月25日,曾任苏共中央宣传部长的雅科夫列夫宣称:“从文件中早已得知,这(场革命)是德国总参谋部的行动……此外我对列宁通过加涅茨基得到的资金格外感兴趣。帕尔武斯是策划者,这是历史学家和所有人都知道的。列宁在1915年3月得到了200万(约合今天的1000万)以进行破坏活动。这些都是有文件记录的历史事实。”这件事甚至拍成了电影《谁为列宁付钱——世纪秘密》。


事实上,有关布尔什维克被德国黄金收买的最重要论据是著名的“西逊文件”。1918年,美国外交人员艾德加·西逊在彼得格勒以2.5万美元得到这些文件,其中包含着有关德国总参谋部资助布尔什维克的情报以及德国方面对自己所谓的“代理人”布尔什维克下达的指示。


1918年10月美国政府公布的档案资料(史称“西逊文献”)和数年前由英国学者齐曼编纂的《俄国革命与德国:1915年至1918年的档案资料》一书,以及莫尔希编纂的《俄国革命》一书,为世人提供了最权威的第一手资料,人们可以从中了解到列宁鲜为人知的革命谋略。从这些文件中,我们可以看出:为了实现夺取政权的目的,列宁曾大量接受德国官方的津贴。从德皇政府的文件中,莫尔希找到了列宁单独会晤一个名叫基斯库拉的爱沙尼亚人之材料,此人在当时是一个半公开活动的德国高级间谍。莫尔希评注这份文件称:“这两人之间达致某种默契,因此在会晤后列宁立即获得一笔巨款。”莫尔希还说:“列宁一开始就知道基斯库拉的身份,因此把他当作自己与德方之间的媒人,从他手中获取经费。”


值得一提的是:布尔塞维克与德国的皇权政府之间的合作,绝非上述个别情况,而是全面性的。例如,瑞士社会民主党领袖格林就是一名德国间谍,而列宁流亡瑞士期间,一直受庇于格林。莫尔希提到列宁对谈判缔和的态度时说:“列宁已获得德国人的谅解;他们把他送回俄国,使他夺取政权及促成停战,他们资助他来达到这些目标。”果然,当克伦斯基临时政府坚决拒绝与德国单独签订和约后,德皇政府即派专车秘密地把列宁等人从瑞士接到德国,再把他们安置在密闭的火车车厢中,经瑞典和芬兰潜回俄国。列宁等人一回俄国即大搞无产阶级暴力革命,并于这一年11月间推翻克伦斯基临时政府建立了共产帝国。第二年3月,苏联政府即与德国政府签订了布里斯特-立托夫斯克条约,与德国单独媾和。


莫尔希在书中提到,在1904年日俄战争前夕及初期,日本曾津贴俄国的许多反对党派,列宁当时尚是无名小卒,但他也不肯放过机会去分得一杯羹。书中还提到,列宁在领导布尔塞维克的初期,以筹措党的经费为名,在国内指挥了几次银行劫案,但赃款中有很大一部份被他自己挥霍了。後来他又订立了几条“党员守则”,规定凡参加行劫者不得过问所得款项的数额及用途,因此他得以把“公款”顺溜地转入自己的腰包。书中还提到沙皇秘密警察头子奥克拉纳派遣线人渗入各革命组织;渗进布尔塞维克的沙皇特工人员是阿齐夫及马连诺斯基,他们是在直接贿赂列宁之后被接纳为革命“同志”的。


而据俄罗斯著名历史学家,现任俄罗斯东正教大学宗教研究室主任德烈·鲍里索维奇·祖波夫主编的《二十世纪俄国史(1894—2007)》一书介绍,则列宁从德国威廉皇帝那里得来的“革命经费”不是一笔小数目。该书作者引用一些学者据德国外交部公布的档案详细叙述德国威廉皇帝的计谋:设法从俄国内部寻找代理人,利用这只别动队,从俄国内部瓦解沙皇的力量。列宁从1915年开始得到德国当局资助在俄国进行革命活动,实际上充当了德国的秘密代理人。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就主张俄国失败,坚持要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的阶级斗争。二月革命后,1917年4月3日,列宁和一些政治流亡者,得由德国特种兵帮助顺利经德国回到彼得格勒。


早在回国前,列宁于1917年3月6日从苏黎世向彼得格勒发电报:“完全不得相信新政府,一丝一毫也不支持……不得谋求与其他政党的任何接近”。他提出:“通过武装起义推翻临时政府”,建立布尔什维克的“一党专政”同月,列宁在瑞士提出旨在进行社会主义政变的计划。这个计划得到德皇和德国总参谋部的“坚决支持”。3月22(公历4月4)日,德国驻伯尔尼公使向柏林发电称,社会民主党的书记,以俄国社会主义者及其领袖列宁和季诺维也夫的名义提出要求,请尽快允许他们从德国过境。此公使的电报最后说:“应予照准放行,使其尽快回到俄国……这符合我们的最高利益,盼急复”。威廉颁旨称,如果瑞士拒绝他们过境,就让这些俄国社会主义者穿过火线过境。


那么列宁这次回国革命,究竟从德国人那里要到多少黄金呢?书中介绍,德国拨出5000万金马克(约合9吨多黄金)资助俄国革命者。书中还详细描述这些钱如何分批交到俄国革命者手中。4月8日,德国总参谋部向威廉皇帝报告称:“列宁顺利回到俄国。他干的确如我们所愿”。1917年夏季就有英、法、俄反间谍机构探明这个情况,临时政府掌握了这个动态,但是没有能力立即予以处理。4月16日列宁一回到俄国便宣布了其著名的《四月提纲》,其中宣布俄国第一阶段的资产阶级革命已告结束,现在的任务是立即做好向革命的第二阶段——社会主义革命的过渡做好准备。


其实这些所谓革命导师们在国内的革命背后接受外国金钱的事,所在多有。就拿“中国民主革命先驱”孙中山来说,也不例外:孙中山曾经长期居住在日本,并且曾经领受过日本明治天皇睦仁政府给予的政治资金,历史上鲁迅的老师章太炎章炳麟,还曾经因为孙中山领受日本明治政府资金之后(日本政府赠款七千日元,股票商铃木久五郎赠款一万日元)被相当一部分中国同盟会员们认为孙是“据为己有,中饱私囊”,所以与孙中山关系破裂互相指责,章太炎当时等要求孙中山必须立即无条件辞去中国同盟会总理职务的事情也曾经发生过。殆至1911年中国同盟会(中国国民党的前身)等革命党在武昌成功的进行了武昌首义,在南京建立起了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并且选举出临时大总统以后,中国同盟会总裁、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孙中山(孙文,字逸仙),更是在给当时时任日本帝国首相的大隈重信的书信中屡言:“当此次举事(武昌起义)之初,余等即拟将满洲委之于日本,以此希求日本政府大力援助中国革命。”;“中国新政府(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可以将东北三省,也就是满洲地区的特殊权益全部让予日本”;“日本如果援助南方革命派的话,我们可以承认日本对‘满蒙’的领有。”


当年,为了反对拜金主义,列宁发表了一篇《论黄金在目前和在社会主义完全胜利后的作用》的文章,他是这样说的:“我们将来在世界范围内取得胜利以后,我想,我们会在世界几个最大城市的街道上用黄金修建一些公共厕所。这样使用黄金,对于当今几代人来说是最‘公正’而富有教益的……”的确,与其将那些黄金用来发动河决鱼烂贻害无穷的所谓“革命”,还不如用它来建造公共厕所——这样更“公正”,更“富有教益”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