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六年 我的六年 041 重装上阵(之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7.html


041 重装上阵(之三)


公主的砍价策略取得成功的原因之一,也是因为她长得太不像外国人了。每次进店,店家都会用普通话甚至是南宁白话来跟她打招呼,完全当她是南宁妹。而每次出现这种情况,公主虽然完全听不懂却一点都不慌,面对店家的介绍,只是不置可否的点头微笑不吭声。然后偷偷走到我身边悄悄的问:“她们刚才说什么?”


我必须拼命忍住笑,然后低声跟公主说:“客人进到店里,店家通常都说一样的话,例如,‘欢迎观临,请随意看一下’或是把新上架的货指你看。”公主会意,便开始挑选她喜欢的衣服。


当然,我俩即使是轻声交流,有时店家也会听见。然后就会用充满好奇的眼光盯着我俩上下打量,那意思好像在问:“怎么两个南宁人居然用英语交流呢?”这还得是听得出我们说的是英语的,更有甚者,耐不住好奇的店家直接过来问我们:“你们说的是什么话啊?”


类似这样的笑话我和公主在南宁时几乎每天都会遇到。不过也有让我们大吃一惊的时候,有些店家,尤其是80后的销售员非常强悍,听到我跟公主说英语,就直接用英文给我们做介绍,甚至有些连我都解释不太清楚的细节,他们都能跟公主一一讲解且对答如流。


我不得不由衷敬佩中国的教育水平。从那以后谁再跟我说中国的教育,尤其是英语课是应试教育我就跟谁急!或者谁再说中国学校里教的是哑巴英语,我也会翻脸!


每天晚上我和公主回家给父亲做晚饭,饭桌上父亲想和公主交流却苦于不知道怎么开口,于是总是跟我说:“你要教公主说中文啊。”我苦笑一下,跟父亲解释:“你说普通话,说慢一点,她能听懂的。”这时公主就在饭桌下踢我一脚,跟着就是不怀好意的瞪我一眼。


没错,在公主面前说中文,只要说慢一点,地方口音别太重,她基本上都能听得懂八九成。其实公主也能说中文,只不过跟很多中国人讲英语的心态一样,害怕一开口就被人笑话,所以干脆闭嘴不说。嘿嘿,但是你们说的她都听的懂,鬼的很!


公主虽然长得像南宁妹,可是她祖上跟中国人一丁点的血缘关系都没有。听公主说,她爷爷的父亲是西班牙人,年轻时就移民菲律宾,白人,虔诚的天主教徒,在菲律宾定居后再也没回西班牙,而是找了当地人结婚生子、开枝散叶,可是到了她老爸(也就是我岳父)那一辈基本从外表上就已经看不出多少白人的样子了。这使得很多人(也包括我)最初对“公主是菲律宾华侨”的猜测都落了空。


公主家里非但不是华侨,相反的,他们对中国人和旅居菲律宾的华人都有一定的抵触情绪,公主的母亲(也就是我岳母)就跟我讲过她小时候被菲律宾华人欺负的故事。在她们认知里,菲律宾华人有钱,但很势利,看不起相对比较穷的菲律宾原住民,在菲律宾人眼里的华人欺贫爱富,品德低下。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印象,所以公主的父母一开始并不赞同公主和我谈恋爱,不过这不是现在要说的重点。


在我们如火如荼的开展采购行动的同时,影楼来电话,说我们的照片已经修调完毕,可以去看样选片了。说真的那套片子拍得真的很好,我和公主在选片时每一张都想放进相册里,奈何相册篇幅有限,我们只能舍弃一部分照片忍痛割爱。好在我们当场就拿到了存有全部数码底片的光盘。


不过放大的相框和相册制作要两三个星期的时间,我和公主没法等了,只能让火鱼两口子帮忙代领然后送回家里去。我和公主拿着光盘去永恒的冲印店,洗了一套6吋的照片拿回家给父亲看。老爸在高兴之余仍旧对母亲来不及看到我俩结婚难以释怀。


转眼到了启程回南非的日子。


因为带的东西多,我们光是打包行李就花了两天时间,期间还特地去买了新的行李箱。我一直担心行李会超重,在机场托运行李时因为超重而被罚是很要命的,这让我想起了1999年飞去丹麦留学之前在首都机场的惨痛经历。


以防万一,我和公主把要托运的行李箱在出发前拖到柠檬宿楼下的药房,借用药房里的体重计磅行李。药房里的过道不算宽,所以我叫公主在门口看着另一个行李箱,我则把最重的那件拖进去过磅。我走到药房里面的体重计前,就听到身后有人说话,原来是站在门口的导购美眉在用中文问公主:“你们从哪里来呀?……”后面就听不真切了,我的注意力集中在行李和体重计上,公主和药房导购美眉的谈话我也就没放在心上。


还好,体重计上显示行李箱没有超过30公斤。我松了口气,把行李箱从体重计上搬下来,拖着往药房门口走,快到门口时,只见刚刚还在跟导购美眉聊得欢的公主发现我向她们走近,就马上噤声不再说话。于是我好奇的问公主:“你们刚才在聊什么?”公主狡猾的岔开话题,不答反问道:“行李超重了吗?”……直到那时我才知道,公主的中文水平已经到了可以和药房里的导购美眉聊天对答的地步,只不过从来不在我面前说中文而已,这机灵的小妞真是深藏不露啊。


火鱼开车过来送我俩去机场,标志着我们在南宁的假期终于结束了。送走了母亲,我和公主登记结婚,拍了婚纱照,我们这次回国的任务算是圆满完成。公主依依不舍的上了飞机,结束了她的第一次中国之行。


临走时我答应父亲,两年,我和公主在南非再拼两年就回来。毕竟非洲对于中国人而言是一片陌生的热土,充满了机会与挑战。我要是不拼尽全力搏一次,那就太对不起在南非等着我们的无限商机了。


于是,再一次,我从南宁机场出发,重装上阵。公元2010年6月6日,我带着心爱的妻子,杀回南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