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铁军 卷一 无名小卒 第三章 兄弟 第二十一节[已改]

韭菜煎鸡蛋 收藏 0 7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


第二十一节

[抱歉抱歉,晚上回家才发现章节发错了,这个错误真的让人难以接受!早上接了一个紧急的电话,发的时候没有检查,退费的话比较麻烦,为了弥补各位书友的损失,连续免费三章赎罪,抱歉抱歉!!]


枪声一如先前他们在桥头时听到三营阵地交火时那样的幽远,稀稀落落的,听的也不是太真切,不过,这个声音传到众人的耳朵里面,却是着实让他们大惊。

“团座,是我们的阵地!”一营副惊骇的说着,这一刻心中乱成一团,桥头处,只有营长带着刚刚损失了一个排的一连镇守,再对比一下三营这里的惨重损失,他也是大骇,对于营长能坚持多久,根本没有任何的信心。

张灵甫显然也是听出了交火的位置,对于心中的担忧和一直以来的难安此刻终于成了现实,他反倒是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恐惧来源于对事物的未知,既然鬼子已经出招了,不管怎么样,那也是有着各种办法可以解决的,听到一营副哆嗦的话语,张灵甫皱眉斥道:“慌什么,卢营长沉稳干练,一连的弟兄视死如归,有这样的队伍守在桥头,就算鬼子去再多人,想要一口吃掉他们,也得考虑考虑是否会崩了牙,其他的事情不要管,先把面前的鬼子解决了,三营副,准备的事情怎么样了?”

三营副先前在听到团长的命令之后,便是去做准备了,如今听到喊话,又跟一个军官模样的人交谈了几句,这才快步的靠了过后,认真说道:“团座,人已经挑选好了,听说要去炸浮桥,弟兄们都争着去,但爆药包还得时间准备。”

张灵甫对于这样的效率还是挺满意的,点头说道:“量一定要配足,你这里不够,就向团部要,一定要保证能将浮桥给掀翻。”

三营副点头保证道:“团座放心,我亲自去办,最多再有一柱香的时间,保证可以全部完成。”

看着三营副干脆利落的转身去忙碌去了,二营长却是听着远处的枪声,担忧说道:“团座,我们这里的攻击还要拖延一段时间,卢营长固然忠勇,但鬼子的火力实在犀利,为了保险起见,是不是增派一些援兵过去,在没有将这里的鬼子吃掉之前,一营的阵地可是千万不能丢啊!”

张灵甫听着二营长急切的话,却是不同意说道:“现在的关键就是能不能吃掉面前的鬼子,一营的阵地就算是丢了,我们也能想办法夺回来,但堵不住这里的口子,就是一营守住了阵地也没有任何的意义,这就像是洪水冲堤坝,不需要将整条大坝冲垮,只要冲出一个口子,整条堤坝就都失去了意义。”

看着团长决绝的样子,完全就是摆出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架势,一旁的营长营副们也都知趣的闭上了嘴巴,在这种情况下,不管他们说什么也都是白搭了,跟面前的鬼子一战决胜负,就是他们惟一所要做的事情。

张灵甫说完之话之后,似乎也是想到了什么,迟疑了一下之后,便是径自走到三营的营部电话机处,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一把抓起话筒,直接摇通了团部,根本没有任何的拐弯抹角,张灵甫自报姓名之后,便是铿锵有力的说道:“告诉参谋长,团部能拿枪的人,立即去增援一营,在三营战场没有结束前,就是拿人命填,也要守住阵地。命令一营长卢醒,只要还有一兵一卒,绝不允许后退一步。”

“团座,全都准备好了!”就在张灵甫挂下电话之后,三营副带着一队悍卒沿着交通壕跑了过来,一个个神情肃穆的士兵,给人一种沉稳的感觉,在三营副的带领下,这七个士兵右手敬礼,左手则每人都抱着一个黑黑的包裹,不用说也知道,那就是仓促准备好的炸药包,能否一战克敌最为重要的东西。

回了一个礼,目光仔细的扫过这些普通的士兵,夜很黑,看不太真切,但在这一张张平静的脸庞上,张灵甫没有看到恐惧和不安,仅是那份从容和淡定,便足以让他满意,再看了看三营副手里也夹个一个包裹,张灵甫没有什么疑问,反倒是赞叹道:“好,有种!这仗打完,要是咱们都还有命活着,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

感慨完,张灵甫便是严肃说道:“二营长,调给我一个能打硬仗的连队打头阵!”

二营长听到命令,立即说道:“二营三连长是个狠角色,绝对不会让团座失望。”

“好,一会儿我要亲自见见这个狠角色!”说完,张灵甫转身对着三营副说道:“这里跟鬼子接上火,你们就立即发出,绕道去河边,一定要小心,绕的远一点没关系,但绝对不能让鬼子发现,记住,机会只有一次,要么我们将鬼子吃掉,要么防线被击溃,我们全部完蛋!现在还有一点时间,让弟兄好好的休息一下,此去,不成功,便成仁,全团千余弟兄的性命在此一举!”

三营副带着手抱炸药包的士兵端手敬礼,随即快速的朝交通壕的另一端冲去,在已经知道了接下来的行动之后,他们便是抓紧时间去做最后的准备了。

看着离去的三营众人,张灵甫对着二营长命令道:“等到鬼子的三道浮桥被炸掉,你立即指挥所有的弟兄发动冲锋,要不惜一切的代价,不惜一切的伤亡,全歼这里的日寇,这里的仗打完,主力回援一营阵地,给日寇最后一击。”

二营长不解的看着张灵甫,不知道团座为什么这样安排,自己来指挥这一仗吗?这么大的场面,团座为什么不自己上阵?一想到这一仗的影响和后果,二营长也是忍不住问道:“团座,您要回团部坐镇?”

张灵甫闻言,叹息道:“仗已经打到这个程度,哪还有什么团部不团部的,参谋长他们都被派上前线了,团部还能有什么人?这次,我要亲自带着你的三连打头阵,只有将鬼子打痛了,将他们打急了,三营副他们才有机会!”

张灵甫的话,顿时让几个军官激动了起来,只听他们几乎异口同声说道:“团座,还是我带人去吧,您是一团之首,全团之魂,这种先锋突阵的事怀应该是我们做的,这里更需要您来指挥。”

就连一直沉默不作声的石头,这个时候也是沉吟了一下说道:“团长,还是我带人去吧!”

张灵甫断然摇头说道:“都不要说了,全部服从命令,这仗的成败,关键就在于这次攻击能否吸引住敌人的全部注意力,既不能让弟兄们折扣太严重,又需要达到攻击效果,出一点差错,都将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听到团长这么一说,其他人自然是闭上了嘴巴,团长向来说一不二,一旦决定的事情,基本上就没有更改的余地,再说下去,也是徒劳浪费口舌而已。

“走吧,带我去看看那个狠角色三连长,这仗关系重大,希望他真能让我不失望。”张灵甫在说完接下来的行动步骤,众人也没有什么意见之后,便是果断的说着,显然,对于眼下的局面,他是不想浪费任何的时间了。此刻,一营的阵地上,密集的枪声越发的激烈了,间或着还能听到一声声沉闷的爆炸,可以想象出战况的激烈,对此,张灵甫也是十分的无奈,当他在一营阵地上,爆发惨烈战斗的是三营,如今三营这里的鬼子还没有解决掉,一营又遭重击,以他们这点人马还要应付两个战场,这可真叫捉襟见肘,无以为继了。

二营的队伍以及一营增援过来的部队,如今就在三营主阵地后方集结着,而那个在二营长嘴里是个狠角色的三连长,先前留在外围警戒,并没有加入战斗,当得到传令兵的命令,得知有人要见他时,他带着满脸的不解快速跑的过来,有人要见他?在这个时候,哪个家伙吃饱了撑的要见他?开什么玩笑,现在可是在打架,跟鬼子拼命啊。

三连长这个时候真想骂人,但传令兵是三营的人,并不熟悉,这个三连长虽然看起来脾气火爆,却也不是傻子,这样胡乱开口得罪人的事情,可是万万不能做的。

很快,在传令兵的带领下,他便穿梭着难行的交通壕到达了三营部,一眼看到营长和营副都在,他心中的怒火顿时降了大半,搞了半天是营长找他来的,这还能有什么意见?再一想,在这种情况下叫他一个小连长,这可就大有意思在里面了,会有什么任务?三连长顿时来了精神。

“熊有才,团座有任务给你。”二营长看到这个三连长来了之后,恭敬着敬着礼的模样,也是暗自满意的点了点头,军礼这个东西,看起来好像是表面活,但这种代表着军人礼节的东西,在细小之处,还是可以反应出一个人应有的涵养的,而这个三连长此刻的表现倒还不错。

张灵甫的目光顿时落到了这个号称是“狠角色”的三连长身上,远处火光依稀可以让张灵甫看清楚面前这人,这是一个三十五六岁的中年汉子,长相粗旷,膀大腰圆,身材壮硕异常,一看就是孔武有力之人,这副长相倒真是有点“狠角色”的意思。

“熊连长,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带着你的弟兄向前面的鬼子发动反攻,在鬼子的阵地上撕开一道口子。”张灵甫在看了这个连长一眼之后,便是问道。

这个熊连长当即毫不犹豫的答道:“团座只要指个方向,前面就是刀山火海,我们也敢去。”在得知要见他的人是团长之后,熊有才也是心中大为振奋,便豪气冲天般说道。而在看着面前的团长轻轻点头的时候,他又小声问道:“不过,我能不能知道鬼子的情况?”

张灵甫听的心中一乐,嗬,这家伙看起来五大三粗的,心眼倒是不少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