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土局盗卖农地赚暴利 官员要农民给面子别闹

吾爱党 收藏 3 458
导读: [img]http://img6.itiexue.net/1302/13028142.jpg[/img] 土地通过桂林市国土局招拍挂卖出,农民的征地补偿已过五年仍未到位;未完成征地手续的土地被国土局“盗卖”;国土局玩“准净地”游戏,多家开发商拍得土地,交了土地拍卖款却无法开工。村民对开发商说:村里组织1000人去市政府,开发商负责买快餐。面对村民群体阻挠施工,区公安局官员说:是政府没履行协议,给我个面子,我们到后就不要再砸了。拍得土地而无法开工的开发商,也许只有被迫遵循当地官员暗示的“强行进场,制造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国土局盗卖农地赚暴利 官员要农民给面子别闹

土地通过桂林市国土局招拍挂卖出,农民的征地补偿已过五年仍未到位;未完成征地手续的土地被国土局“盗卖”;国土局玩“准净地”游戏,多家开发商拍得土地,交了土地拍卖款却无法开工。村民对开发商说:村里组织1000人去市政府,开发商负责买快餐。面对村民群体阻挠施工,区公安局官员说:是政府没履行协议,给我个面子,我们到后就不要再砸了。拍得土地而无法开工的开发商,也许只有被迫遵循当地官员暗示的“强行进场,制造氛围,引起各级政府重视”的桂林土地市场潜规则。图为被闲置的国家基本农田

国土局盗卖农地赚暴利 官员要农民给面子别闹

“几年时间,我们的地被征完了,政府赚了17倍的暴利,这哪是在征地,完全是抢劫,政府赚了这么多,该给的钱却不给我们,一点信用都不讲。”这是桂林市七星区彭家岭村一位村民的怨气。五年了,地征了,也卖了,征地补偿却一直没到位。彭家岭村地处桂林市七星区,属于上一级的屏风村村委会管辖。彭家岭村有8个生产小组,村民约2000人。从2006年12月到2007年7月间,桂林市国土局一共从彭家岭村和邻近的黄莺村征地946亩,征地理由是城市发展需要。图为彭家岭村被征用农民土地用于商业开发

国土局盗卖农地赚暴利 官员要农民给面子别闹

对于当年征地的情景,一位生产小组长对本报记者表示,七星区和桂林市国土局采取的方式是,一个组一个组谈,组长和村民代表被关到一个房间,签字时先给每人支付5000元奖金。至于土地的价格,“政府出公告了,15.2万元一亩,就这个价,没得谈”。签字后,第七组的组长被村民打了,村民觉得地不该卖,他们被骗了。2008年7月11日,村民上访的次日,七星区政府工作人员带领防暴警、派出所民警,城管等大批人员不顾群众的上诉在被征地内强行动工。区政府不顾村民的阻挠,双方推让中发生了流血冲突事件,致数名群众受伤。

国土局盗卖农地赚暴利 官员要农民给面子别闹

就这样,村里的土地以每亩15.2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国土局的土地储备交易管理中心。不过,这些2007年以每亩15.2万元征得的土地并没有很快推向市场,而是被土地储备中心囤积了起来。直到2010年9月,这946亩中的396亩才被切割成三宗土地出让(三宗土地中包括50.6亩没有完成任何征地手续的农地),总计拍得10.51亿元,每亩约264万元,较当年征收时地价涨了17倍。本报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2010年桂林市共拍卖了14宗地,收入21亿多元,上述三宗地块总价10.51亿,占比接近50%。图为该村被填埋的鱼塘地。

国土局盗卖农地赚暴利 官员要农民给面子别闹

村民反映,当年征地时,有一半以上村民都不同意15.2万元一亩的价格。因此,桂林市七星区政府除了诱使村小组长和村民代表签字,在征地过程中,还采取了另外一些手段。一是巨款诱惑。2006年12月,七星区政府和彭家岭村签订补充协议书,协议双方约定,七星区政府在一年内将彭家岭村的自来水、排污网管、道路及路灯工程建设好,费用由七星区负责,这项市政工程被称为七星区政府为村里做“好人好事”项目,总预算是1400万。同时,协议还约定,为村民未来生计着想,七星区政府将为彭家岭村办理约72亩发展预留用地,并约定在一年内为村民解决。征地后无生计的村民在政府征而未用的土地上种菜以维持生活。

国土局盗卖农地赚暴利 官员要农民给面子别闹

二是给村集体征地工作经费,以期加速办理。按照当年桂林市、区、乡召开的征地动员会精神,承诺给征地单位每亩5000元的工作经费,用于征地单位召开村民洽谈征地事宜,如购买烟酒、餐费、误工费、加班费等开支。在七星区承诺1400万的经费后,彭家岭村当即大刀阔斧地开始了对村里的改造工作,但村民很快发现被忽悠了。图为七星区穿山乡和平榛头村被征地4年至今一直被撂荒的土地

国土局盗卖农地赚暴利 官员要农民给面子别闹

一位村民说:“在国土局把地征走后,区里拨付了106万元后即停止了拨付,导致村里改造工程的资金链断裂。”资金链断裂的后果是村里的改造停工,道路破坏无法复原,自来水、污水等管网不能开通。村里的面貌不仅没有改变,反而大幅倒退。村民自己的房子,2007年前一个单间能租250-300元/月,现在只能租150-180元/月。图为图为七星区穿山乡和平榛头村干部在被征地内搭建的建筑物

国土局盗卖农地赚暴利 官员要农民给面子别闹

政府承诺给彭家岭村的72亩预留发展用地一直没落实,给村集体的征地工作经费也被挪用。彭家岭村和黄莺村提交给桂林市政府的申诉书称,按照征地动员会精神,应拨付给村委485万,目前仅拨付123万,还差362万。一位村民小组长告诉记者:“从2008年开始,信访局的大门快被我们踏平了,协调会也开了好几次,但都没结果。”征地补偿,政府多项承诺不到位,村民又发现农地被“盗卖”。图为七星区朝阳乡暴力执法,数名群众受伤

国土局盗卖农地赚暴利 官员要农民给面子别闹

被忽悠的不仅是村民,还有开发商。去年9月拍卖的三宗地,按照程序到了去年11月8日,桂林市国土局勘测站出具了用地红线图,但这个红线图却让村民和开发商都大吃一惊。在这三宗拍卖的土地中,竟然有50.6亩是没有完成任何征地手续的农地,占整个拍卖面积的八分之一。当地一家开发商告诉记者,政府拍卖文件第十八条第二款曾模糊地指出:本次出让范围内有部分土地未完成补偿。“但是在拍卖前储备中心组织的现场探勘答疑中,也只是提到有未征地,说是梅花状地分布在整个片区,没有具体的图纸,我们当时就觉得蹊跷。”图为七星区朝阳乡暴力执法,数名群众受伤

国土局盗卖农地赚暴利 官员要农民给面子别闹

五年前,被卖土地的承诺尚未兑现,五年后,土地再次被国土局盗卖,这直接点燃了村民的怒火。2011年1月,村里先是发动1000多名村民推倒一宗土地上已经砌起的围墙,又拿走了另一宗土地上的施工设备。村民说“是政府违约在先,我们并不瞎闹”。而且,饱受波折后,村民们学会了冷处理,因为村里与征地方七星区政府订有补充协议规定,如果七星区不履行义务条款,各组村民有权拒绝交地。征地补偿不到位,再加上还有地被“盗卖”,村民全体不同意交地,村民认为,“地卖给了开发商,开发商进场后问题就会暴露,到时候联合开发商找政府”。图为非法采沙者把被征地的上层荒草铲掉以便采沙

国土局盗卖农地赚暴利 官员要农民给面子别闹

彭家岭村村民告诉记者,这样的事件早已不是第一次发生。最近的一次是在2010年国庆之后,当时,桂林市修市政路补偿不到位,侵占了村里的土地,导致修路指挥部被200多名村民砸毁。一位村民对记者表示,当时七星区公安分局一位官员在现场看了村民递交的材料后表示,这是政府没有履行协议,你给我点面子,我们到场后你们就别再砸了,到场前怎么样我们也不追究。事实上,2004年以来,由强征、盗征土地引发的群体性事件不止一次在桂林、在这个村上演。当地村民告诉记者,2004年,彭家岭村4个小组100余亩土地,作为交通管理指挥中心的办公大楼用地被征用,但到会的村民90%以上都不同意。图为立在该村被征地内的无名牌

国土局盗卖农地赚暴利 官员要农民给面子别闹

从记者目前掌握的材料来看,桂林市国土局无法交地的根本原因在于未能兑现对村民的承诺,土地出让金七星区政府分文未得,因而未能完成土地的补偿和拆迁工作。在五年前的旧账还未了结时,桂林市国土局土地交易管理中心将产权没有清理干净的“准净地”,甚至没有办理征地手续的土地进行招拍挂,这是违法违规操作,也是对村民利益的直接践踏。开发商也获得了村民少有的同情,“开发商和我们一样也是受害者,我也同情他们,他们在政府面前也是忍气吞声。”一位参与过协调会的村民说,“国土局也承认违约了,但就是不解决问题。”开发商没有一家愿意“民告官”。图为美丽漓江风景边上的风景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