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 亮吉上疏

p_listen 收藏 1 336
导读:位卑忧国,亮吉上疏 洪 亮吉生于乾隆十一年(1746),是江苏常州人。小的时候家里穷,爸爸死得也早,他刻苦攻读,但是,在科举的路途上就是不顺利,屡试不中。谁也没想到,这 个科举场上的“常败将军”在乾隆五十五年不仅考上了进士,而且,殿试的名次居然是“榜眼” 全国第二,差一点儿就点了状元。 洪 亮吉从此进入仕途,从翰林院编修做起,干过一段儿贵州学政,学政是主管一省教育的官员,级别不低。嘉庆元年调回北京,做了京官以后,洪亮吉的仕途就不顺利 了,调到上书房任职,担任皇家的家庭教师,负责皇曾孙的教育。这里说的皇曾

位卑忧国,亮吉上疏

洪 亮吉生于乾隆十一年(1746),是江苏常州人。小的时候家里穷,爸爸死得也早,他刻苦攻读,但是,在科举的路途上就是不顺利,屡试不中。谁也没想到,这 个科举场上的“常败将军”在乾隆五十五年不仅考上了进士,而且,殿试的名次居然是“榜眼” 全国第二,差一点儿就点了状元。

洪 亮吉从此进入仕途,从翰林院编修做起,干过一段儿贵州学政,学政是主管一省教育的官员,级别不低。嘉庆元年调回北京,做了京官以后,洪亮吉的仕途就不顺利 了,调到上书房任职,担任皇家的家庭教师,负责皇曾孙的教育。这里说的皇曾孙是从乾隆太上皇开始论的,如果从嘉庆帝论,应该是孙子辈。当然,此时嘉庆帝的 儿子还没结婚,所以,不是嘉庆帝的亲孙子,未必有很好的政治前途。可见,洪亮吉在上书房的地位并不高。

其实,乾隆太上皇选洪亮吉入上书房任职,还是看中了他的学问。洪亮吉官当得一般,学问却很出色,他精通经学、音韵学、历史地理学,诗作得也好。

洪 亮吉是个学者,当然有学者的脾气,加上天性耿直,说话不大注意,不会阿谀逢迎那一套,喝起酒来更是不管什么长官上司,想评论谁就评论谁,而且一般不说好 话。《清史稿·洪亮吉传》中有一句较为形象的描述:说他“长身火色,性豪迈,喜论当世事。”“长身火色”说洪亮吉是个红脸大汉,人长得高大而且性格急躁, 喜欢议论敏感问题,这样的人在官场中是不可能一帆风顺的。

早在嘉庆三年,朝廷就以考试 的形式出了道题,让中下级京官答卷,为镇压白莲教征集对策。洪亮吉写了几千字指陈时弊,把大清朝说得一团黑。据说嘉庆皇帝很不高兴,但那时嘉庆帝手里没 权,处罚官员的权力掌握在太上皇手中,他又不愿意让父皇烦心,结果便宜了洪亮吉。但洪亮吉不但不感到庆幸,反而愤愤不平,为什么?他感觉自己的意见没被重 视,正巧他弟弟死了,他以此为借口辞官回乡呆了一段儿时间。

不久,太上皇驾崩,嘉庆帝 清算了和珅,这让洪亮吉十分兴奋,感觉国家又有了希望,就回到了北京。洪亮吉早年做过朱珪的哥哥 朱筠的幕僚,所以,经过朱珪引荐,嘉庆帝同意洪亮吉参加编纂《清高宗实录》,就是乾隆实录。但洪亮吉兴奋了一段以后,他感觉朝政没有太大改观,好像跟原来 也差不多,再加上最近嘉庆帝对洪亮吉的编纂工作不满意,否定了他的阶段性成果。这本来十分正常,人家嘉庆是皇帝,当然有权批评他,但洪亮吉牛脾气又上来 了,不干了,回家!这回连朱珪都不劝他了。原来,前些日子,朱珪公开表扬了洪亮吉,这本来让洪亮吉很高兴,但紧接着,朱珪又表扬了其他部门的一些官员,洪 亮吉立即就火了,说你表扬我我没有意见,但你把我跟那些鼠辈相提并论,这不是贬低我吗!总之,洪亮吉认为朱珪对他不尊重,当场顶撞起来,并把打圆场的其他 官员骂了个遍,连并不在场的王杰、刘墉都给骂了。这下子真得走了,北京没法呆了。

洪亮吉不甘心就这么灰溜溜地走,更何况他还有不少话要说。

嘉庆帝亲政之初,下诏求言,号召各级官员给朝廷建言献策。从乾隆晚年以来,已经见不到这样的气象了,大家

都很受鼓舞,所以不少官员上疏皇上,提出了有价值的意见,为此受到夸赞和奖 赏。洪亮吉也动心了,他倒不是为了受赏,而是不说憋着难受,总之,不说白不说,白说也得说。于是,临行前写下了一份长达数千字的奏折,抄了三份,分别投呈 军机大臣、成亲王永瑆和吏部尚书朱珪、吏部右侍郎刘权之,请他们转奏皇帝。洪亮吉官小,只是一个实录馆的编修,无权上奏折,所以,要请大臣代递。为什么抄 了三份呢?我感觉洪亮吉是豁出去了,无论如何要把这份奏折送到皇帝的桌子上,抄三份是为了保险,他估计这三人中至少有一人能给他递上去。

朱珪和刘权之收到洪亮吉的奏折,先看了一遍,因为代递者也负连带责任,所以,要先看一看,看适不适合代递。这一看非同小可,大惊失色,这个奏折递上去必然就是一场波澜,怎么办?递还是不递?朱珪和刘权之还没拿定主意,不知深浅的永瑆已经把奏折递给皇上了。

洪亮吉的奏折递的不是时候。此时嘉庆帝已经亲政半年了,一方面整天忙得焦头烂额,手忙脚乱;另一方面他感觉臣子们似乎背地里笑话他,轻视他,有点儿不把他当回事儿。这使他很郁闷,也很生气,正要抓个典型开刀,就在这个当口,洪亮吉的奏折摆上了嘉庆帝的案头。

洪 亮吉把矛头直接指向了皇帝,他说:“今天子求治之心急矣,天下望治之心孔迫矣,而机局未转者,推原其故,盖有数端。亮吉以为励精图治,当一法祖宗初政之 勤,而尚未尽法也;用人行政,当一改权臣当国之时,而尚未尽改也;风俗则日趋卑下,赏罚则仍不严明,言路则似通而未通,吏治则欲肃而未肃。”

我 把洪亮吉的话翻译成现代汉语,您听听:他说现在天子想治理好国家的愿望是有的,而且很急迫;普天下老百姓想过太平盛世生活的愿望更是迫切。但是,皇帝忙活 了几个月,至今还没看到什么好转的趋势,为什么呢?我认为有这么几个原因:第一,你应该更切实地效法你爸爸乾隆、你爷爷雍正的勤奋,但是,你还没有完全效 法;第二,用人行政,应该完全改变和珅掌权时候的作风,但是,你还没有完全改变。现在,社会风气、官场风气用一个词来概括,那就是“下流”。你赏罚也不严 明,言路似开未开,想肃清吏治实际上并未肃清。

看到这里,嘉庆帝的心拔凉拔凉的,寒心啊,你看,洪亮吉把当前一片大好的形势说得漆黑一团,而且,这漆黑一团的原因全怪自己。

硬 着头皮往下看去,洪亮吉说:“何以言励精图治尚未尽法也?自三四月以来,视朝稍晏,窃恐退朝之后,俳优近习之人,荧惑圣听者不少。”这句话是说:在励精图 治方面,你比你爸你爷差远了,最近这三四个月以来,你上朝比较晚,我还担心你退朝之后,跟那些“文艺工作者”混在一块儿,受他们的蛊惑。

看 到这里,嘉庆帝有点儿压抑不住满腔的怒火了,这完全是诽谤吗,我什么时候上朝晚了?我一天到晚疲于奔命,哪有时间接近“文艺工作者”?不过更气人的话还在 后面,洪亮吉用几千字把大清朝不遗余力地做了抹黑之后,以这样一句话做结尾。根据《清史稿》记载,他说:“亮吉以为今日皇上当法宪皇帝之严明,使吏治肃而 民乐生;然后,法仁皇帝之宽仁。”[赵尔巽等撰:《清史稿》卷356,列传第143。]这句话是说你先学学你爷爷雍正帝的严厉,然后再学你太爷爷康熙帝的 仁慈。这句话把皇帝气坏了,我不如我爸爸,我不如我爷爷,我不如我太爷爷,不错,但这话只能我自己说,你们做臣子的不能说;我说那是对祖宗的崇敬,是谦 虚,你们说就是对我不敬,就是没把我这个皇帝放在眼里。嘉庆帝一下子想到了亲政这半年来受的窝囊气,皇后出宫,奴才不给让道儿;皇帝的命令,奴才阳奉阴 违,现在这个洪亮吉居然指着鼻子教训自己,拿那些捕风捉影的猜测之辞质问自己,自己在天下人眼里哪里还是个皇帝!俗话说“拿豆包不当干粮”,可自己不是 “豆包”,是

一言九鼎的皇帝啊。小样!我收拾不了你?嘉庆帝拍案而起:来人!把这个洪亮吉给我拿下!

龙颜大怒,命悬一线

拿 洪亮吉容易得很,当时,他正在西华门外的都虞司,跟朋友聊天。一群如狼似虎的禁卫军官兵一拥而上,把洪亮吉按倒在地,拷上手铐,然后押往刑部大牢。当时正 在中午,交接不顺利,所以,洪亮吉戴着刑具,坐在刑部门前的草垫子上,等着被收监。各衙门的下级官员纷纷来看热闹,指指点点,都说这个洪亮吉非死不可。洪 亮吉的好朋友赵怀玉大哭,连连向洪亮吉磕头,意思是朋友,永别了!洪亮吉还劝赵怀玉,“何悲也”,就是说哭什么哭,又吟诗“丈夫自信头颅好,须为朝廷吃一 刀”[《清史编年》第七卷,第175~176页。]。吟诗完毕,哈哈大笑,笑声很凄厉。大家都说这个洪亮吉真是个春秋战国时代的人,不可理解。

其 实,此时此刻真正骑虎难下的是嘉庆帝。不抓洪亮吉,心中这口恶气难消;而且,嘉庆帝这时又弄明白了洪亮吉的奏折一式三份,除了自己手中这份,朱珪、刘权之 手里还各有一份,心里这个气呀,你给我上奏折一份就得了,你为什么广为散发,想把我搞臭?不能不惩办。但抓起了洪亮吉,怎么处理?洪亮吉上疏毕竟有个大背 景 号召各级官员为朝廷建言献策,一旦严办洪亮吉,舆论肯定对自己不利,今后满朝官员不明真相,言路可能就堵塞了。所以,尽管嘉庆帝心里一肚子气,还得设法挽 回。确实,这个皇帝真不是个人干的活,里外不是人。

这个时候,军机处、刑部、吏部官员 正准备开审洪亮吉,阴森森的大堂上官员们表情肃穆,衙役目露凶光,各种刑具摆满一地,洪亮吉像个小鸡似的被提了上来,扔在官员的脚下。这时,一个太监大摇 大摆地走上公堂,扯着公鸭嗓高喊:“皇上有旨”!所有官员立即起立,面向北方,做出虔诚的表情。只听太监不紧不慢地说:“皇上说了,洪亮吉读书人,体弱, 毋许用刑!”声音刚落,洪亮吉趴在地上痛哭失声[《清史编年》第七卷,第176页。]。于是,刑部尚书赶紧命令将刑具全部搬走,现场的气氛稍有缓和。

洪亮吉一案奉旨严审,不过这个案子线索清楚,情节简单,没什么好审的。问他上疏皇帝的动机,洪亮吉说:“庶人传语,况翰林乎?”[蔡冠洛:《清代七百名人传》,第1726页。]就是说老百姓也可以向政府反映情况,何况我是个翰林?

问他奏折里说的皇帝上朝晚,退朝后接近“文艺工作者”的事儿根据是什么?

洪亮吉回答得更是干脆:“一时糊涂,信笔混写,自请治罪。”

问他你说咱们大清朝的官贪污腐败,到底是谁贪污腐败?你给说出姓名。这个问题问得很刁钻,但又不能说他问的不对,确实,在法庭上要靠证据说话吗。

洪亮吉说谁贪污受贿谁知道,反正我指不出具体谁贪污受贿[《清史编年》第七卷,第176页。]。

主 审官一拍惊堂木,说:大胆!你不知道,你敢胡说?分明是在诽谤!然后又语气和缓地问:各位还有什么要问的。大家说没了。主审官说:退堂 也就是休庭,一个时辰后宣判。一个时辰后,宣布判决结果:大不敬罪、诽谤罪罪名成立,数罪并罚,判处斩立决。然后,将判决结果上报皇帝[《清史编年》第七 卷,第176页。]。

嘉庆四年八月二十七日,公历是1799年的9月26日,根据《清仁宗实录》记载,嘉庆帝发布上谕,这道上谕有三层意思:

第一,亲政以来,广开言路,上疏者不少,但“从未有匡及朕躬者”。也就是说,你们批评谁,也不能批评我,专制皇帝是不受批评的,他充其量只能做自我批评。洪亮吉是第一个站出来批评皇帝的人,必须严惩,否则,还有没有王法!

第二,洪亮吉也不是什么善意的批评,他“语涉不经,全无伦次”,“肆意妄言,有心诽谤”。

第三,考虑到洪亮吉毕竟是上疏言事,为了不堵塞言路,所以,将洪亮吉的死刑改判为流刑,发往伊犁

[《清仁宗实录》卷50,嘉庆四年八月癸丑。]。

中 国古代伟大的史学家司马光先生写了一部伟大的通史 《资治通鉴》,里面有一个著名的观点,他说:臣子要“善谏”,君主要“纳谏”。所谓“善谏”,是说臣子要善于提意见,在给君主提意见的时候,要注意方式方 法,要注意场合时机,否则,搞得君主下不来台,建言者就要遭殃倒霉,还不如不提;当然,对君主的要求就是无论多么难听的话,只要是有价值的意见,你就得接 受,这叫“纳谏”。

在这个洪亮吉事件上,嘉庆帝和洪亮吉都有责任,也就是说,洪亮吉没 有做到“善谏”,嘉庆帝没有做到“纳谏”。但要是按照儒家传统“责备贤者的话”,嘉庆帝的责任更大些。就算洪亮吉说得难听,说得没有根据,但毕竟是你先号 召官员给你提意见,人家响应号召,你把人家发配伊犁,那么,你当初的号召不成了陷害人的圈套了吗?今后,谁还敢相信你的话?谁还敢给你提意见?

更 何况洪亮吉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如果你让洪亮吉为他说的每一句话负责,他可能拿不出根据,但要说他是瞎说,也不客观。洪亮吉对当时官场黑暗的揭露确实深 刻。比如,洪亮吉说:咱们大清朝的官分两类:一类是不知廉耻的官,比如,有的官员明明比长官年纪大差不多一倍,但是,向长官拜门生,甚至跟宰相的轿夫、门 卫称兄道弟,与这些下贱的人平起平坐[原文为:“有大学士、七卿之长,且年长以倍,而求拜门生,求为私人者矣;有交宰相之僮隶,并乐与抗礼者矣”(《清史 稿》卷356,列传143)。]。官员为了得到一个效益好的职位,不惜昏夜乞怜,人前长跪。官员们不顾廉耻,百姓怎能遵守纲常,天下不大乱才怪呢?第二类 官,是没有责任感的官,这类官不怎么贪污,但整天谈谈佛法,讲究素食。信佛吗,当然要吃素。对工作一点儿也不上心。

洪亮吉接着说,咱们大清国的官虽然分为两类,但共同特点是“以模棱为晓事,以软弱为良图,以钻营为取进之阶,以苟且为服官之计”。这句话说得太好了,我给归纳一下,按洪亮吉的意思,大清官场作风就四句话,十六个字:模棱两可、软弱退让、钻营投机、苟且偷安。

洪 亮吉接着说,我们大清朝的官欺压百姓,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千千万万人中不甘心蒙受冤屈,敢到北京上访的能有几人?朝廷遇到上访,处理办法不过两种:一是 发交所在省的总督或巡抚审理,二是由朝廷派钦差前往处理。前一个办法,一千件重新审理的案子能平反个一两件?后一个办法,能不能平反冤假错案先不说,钦差 大臣弄了个满载而归,地方政府知道中央的伎俩不过如此,一点顾忌也没有,老百姓苦不堪言,所以,现在老百姓遇到冤屈已经不上访了,他们直接起义造反[原文 为:“千万人中,或有不甘冤抑,赴京控告者,不过发督抚审究而已,派钦差就讯而已。试思百姓告官之案,千百中有一二得直者乎?即钦差上司稍有良心者,不过 设为调停之法,使两无所大损而已。若钦差一出,则又必派及通省,派及百姓,必使之满载而归而心始安,而可以无后患。是以州县亦熟知百姓之技俩不过如此,百 姓亦习知上控必不能自直,是以往往至于激变。湖北之当阳,四川之达州,其明效大验也”(《清史稿》卷356,列传143)。]。

洪亮吉说了很多石破天惊的大实话。

嘉 庆帝不是昏君,洪亮吉说得真大胆,真露骨,但冷静想一想,难道不是这样吗?洪亮吉虽然举不出贪污受贿者的姓名,但你能说他是在说假话?所以,自打洪亮吉被 发往新疆,嘉庆帝就开始有些后悔了。洪亮吉启程的时候,正巧赶上伊犁将军入京觐见,顺便提起洪亮吉一事,这位伊犁将军是个“马屁精”,他估计嘉庆帝是怕背 黑锅,不敢杀洪亮吉,他跟皇上说,他要见义勇为,替皇上出气,杀洪亮吉。据这位伊犁将军说,这事儿非常简单,谁都不用背黑锅,比如制造场交通事故、医疗事 故,这事

儿就办完了。最后,伊犁将军一再强调,虽说非常简单,但我从没干过,虽然没干过,但估计不难办[《清史编年》第七卷,第176页。]。

嘉 庆帝一瞪眼,说了句:大胆!糊涂!又狠狠训了这位将军一顿,最后,把教训伊犁将军的这些话写成上谕,让军机处发往全国。读者朋友,您知道嘉庆帝这样做的用 意吗?我想,可能有这样两个用意:其一,为赦免洪亮吉做铺垫;其二,保护洪亮吉。伊犁将军暗自叫苦,心里说这不是马屁拍在了马蹄子上,这回可好,等洪亮吉 到了伊犁,还得给他配上两个保镖,两个保健医生,万一洪亮吉在伊犁期间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就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