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

y2002n 收藏 0 507
导读:药家鑫案关注了很久,从开始到现在二审结束,不能不说现在的结果来看还是大快人心的。但是心里总是如鲠在喉,整个案件的审理过程,就像是在看一个闹剧,拜各位热心网友所赐,整个过程已经不用再重复叙述一次,但是从一开始,这个GUOJIA的媒体和相关的机构就一次次的挑战广大P民的极限。 刚开始一审的时候,网上就流传着也许不会判死刑,最多死缓,再转无期,有期,最后光荣复出。一审结束后,流传着二审改判,二审结束后,又有人开始担心能否核准死刑。网友的一次次担心,折射出中国司法机构的公信已经到了一个岌岌可危的时刻,人们不再相信

药家鑫案关注了很久,从开始到现在二审结束,不能不说现在的结果来看还是大快人心的。但是心里总是如鲠在喉,整个案件的审理过程,就像是在看一个闹剧,拜各位热心网友所赐,整个过程已经不用再重复叙述一次,但是从一开始,这个GUOJIA的媒体和相关的机构就一次次的挑战广大P民的极限。

刚开始一审的时候,网上就流传着也许不会判死刑,最多死缓,再转无期,有期,最后光荣复出。一审结束后,流传着二审改判,二审结束后,又有人开始担心能否核准死刑。网友的一次次担心,折射出中国司法机构的公信已经到了一个岌岌可危的时刻,人们不再相信法律会为自己撑腰,不再相信这是一个公平的社会。

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哀,是炎黄子孙的悲哀。一个据传有着5000年文明历史的国家,竟然在文明的标志之一,法律的问题上面如此不得人心。这到底是谁的责任?

记得以前看过一句话,内容记不得了,但是大意好像是一个砖家说,中国普遍有仇富的思想,然后怎么怎么的。其实这个不能完全责怪P民,发达国家也有很多富人,但是仇富至少很少听说,包括专门报道发达国家笑话的CCAV也很少提及,为什么。因为别人的富人没有为富不仁,那些富人没有歪曲作为人类的基本准则,别人还遵守着普遍的游戏规则。反观中国,大部分的“成功人士”只知道敛财,无论手段是否合法,是否会遭到唾弃,反正可以找媒体为自己辩护,反正可以找相关的权力为自己庇护,对人民来说,这一部分人已经是一类,非我族类,当然无论做什么、尤其是与大众对立面时,如何不能仇富。

药家鑫案也是这样,从人们的关注来看,也是带有仇富的心理,害怕这个可能是官二代,可能会因为某些人的活动践踏法 律,这已经成为了中国的平常现象,可以说,法 律已经成了公共汽车,只要有钱有权谁都可以上,人们关注这个案件,是关注与自己的生活,是担心自己会成为下一个张妙。

药家鑫案件还没有完,就算药家鑫被判死刑立即执行,我们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除非以后再出现这种案件时,人们已经无需这样关注,法 律也能给人们一个满意的答案为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