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二次修改稿 第二十三章 续29

中悦 收藏 9 4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第二十三章 续29



刘朋奉命率2个合成步兵连增援曾集团的东京防御圈。

还在运输机上的时候,刘朋调出东京湾战役态势资料抓紧阅读,很快,眉头皱成了疙瘩。

距离我驻日军首批部队第12集团军登陆长崎还有三十几个小时,这段时间内,必须确保东京湾防御圈不被打碎。政治上,日本临时政府所据皇宫阵地必须确保,否则,日临时政府一旦覆亡,日本叛军就位中枢后,第一件事就是取消对中国驻日军的邀请。我们当然可以不理睬他继续执行管制日本的计划,但是那样一来,在当前国际政治环境下会平添被动。在军事方面,台湾号战列舰修复前无法撤出东京湾,曾集团5千人被二十余万日军南、西、北三面围攻,全靠台湾号残存的2管主炮支撑。为了保住仅存的主炮能力,在防护钢珠炮能力不足的情形下,必须把日军挡在地面炮火射程之外。部队基本摆在30千米防御圈上,预备队很小,里面是空心,像个鸡蛋壳。鸡蛋壳容易碎,日本叛军突破一点的可能性很大,但是突进来的兵力将遭受我203口径舰炮的集中轰击,突进来一股轰掉一股,小规模突破没有用。

刘朋努力尝试读懂东京湾战场的作战态势。叛军的突破规模大到多少才有效呢?要大于炮击能力。炮击能力取决于中飞轮充电能力,舰上抢修队伍一直在全力以赴突击抢修,柴油发电机组不断修复,又不断被冲破钢珠炮拦截的零星炮弹打坏一些,这几个小时维持着一个不减不增的动态平衡,大概是每分钟积攒6-8发的能量。

如果发电恢复快于破坏,多出的电力可以支持钢珠炮打出更好的拦截效果,漏网炮弹更少,破坏能力进一步下降,充电-防御能力进一步上升,这就进入良性循环了,台湾号能力将越来越快地恢复起来,东京湾战事主动在我,将立于不败之地。如果破坏能力大于恢复能力,钢珠炮拦截效果将萎缩,造成漏弹进一步增加,这就进入恶性循环,台湾号残存的主炮能力可能突然消失,东京防御圈立即瓦解。

如果恢复和破坏维持目前的动态平衡。台湾号剩余的2管主炮已经不敢连续射击,最近几个小时的打法是大约1个多钟头集中射击一次,五六百发炮弹一次干掉突进来的鬼子2个大队到一个联队。刘朋试图站在日本叛军指挥官的角度思考,发现鬼子只要在突破口一次集结3个联队以上的兵力,先让一个联队突破当炮灰,耗掉台湾号的炮击能力,再让2个联队从突破口一拥而入,鸡蛋壳空心之内中方没有足够的防御纵深兵力也没有足够的预备队反击,日本叛军将直抵东京湾畔,迫击炮都能够上台湾号,战列舰现行的钢珠炮能力对这等密集的步兵炮射击是无法拦截的。

刘朋在中岳集团锻炼多年,又经历了第二次对越自卫反击战,早已习惯从更高级指挥员的角度、从战役全局思考问题。手里的兵力有限,只有2个连,必须用在刀刃上。——鬼子的突破口可能选在哪里呢?

东京湾东北端的汐野-千叶-木耕筋沿海一线,只有我方不到一个连的兵力,分散成数十个数字化小组散布于沿东京湾三十余公里长的海岸线上,掌控无人机-悬浮单元地网系统,隐蔽监视日本叛军炮兵部队的调动集结,发现几门炮就指引台湾号舰炮打掉几门炮,这个方向的鬼子炮兵能力经我多次打击已基本消耗殆尽,但其步兵发起的清除行动已发现并打掉我半数数字化小组,其间鬼子步兵也遭到我舰炮的沉重打击,目前已无力发起新的攻击,日本叛军若要从东京湾东北方向隔海轰击台湾号,必须把新的炮兵部队调入东京湾东部千叶-木耕筋一线的房怂半岛,其北部方面队2次试图这样做,都被我卡在房怂半岛入口处成田镇的成田分队发现并指引台湾号轰击消灭,成田分队只有不到一个连的兵力,像钉子一样卡在房怂半岛入口咽喉,鬼子几次攻击未能拿下,只做到切断成田分队与陶支队主力的联系,包围了成田分队。鬼子的突破口会选在这里吗?

大致心算一下,刘朋摇了摇头。就算叛军达成战术目的,把上百门大炮架在东京湾东岸隔海轰击我台湾号,炮弹飞越20多公里要半分多钟的时间,足够战列舰左船体上修复的155副炮以热发射做出首次有效拦截,漏网炮弹会被已调整好炮口的钢珠炮以相对精确的射击截住。精确射击钢珠有效而节约能量,鬼子的炮击很难突防,反过来,他们如果从西岸以步兵突破抵近台湾号以迫击炮等轻型火炮射击,台湾号的钢珠炮必然要做无差别弥漫射击才能拦截,极耗能量无法持久,鬼子从东京市方向突破将事半功倍。而且,东岸炮击的话,一门大炮开一炮就暴露位置,随即被我摧毁,一百多门大炮不过打出一二百发炮弹就完蛋了,台湾号扛得住,鬼子却拿不出几个炮营了。

这样算来,房怂半岛我方防御虽然薄弱,但鬼子的突破口却不大可能选在这里。成田分队的形势险而不危。

成田以西,从汐野到镰谷一线是我陶支队主力在防守,向西直到银坐-墨田-川口一线,都是陶支队的防区,二十多公里宽的正面,只有陶支队不足800人的兵力防守。鬼子从这里突破的可能性相当大。

陶支队以西至立川以北三十余公里长的弧形地带是横田基地美军在防守,本州开打前,美军来得及把附近兵力集中到横田,构成了“横田防御带”,有对外对内两个正面,对外正面面对北面下来的日本叛军第6师团和东北方面队、大凑地方队约16个联队,叛军以6个联队攻击横田美军,以10个联队攻击陶支队,已被陶支队以“诱入-炮击消灭-反击”战术重复使用2次消灭了一半,攻击横田美军的6个联队一开始认真攻击了两次,把美军阵地压缩掉一块,此后攻击渐缓,到现在已基本停止了,对内正面是日第一军残部隔在横田美军与日本政府军之间狭长的一条,不到一万人,美军和日本政府军曾有默契两面夹攻打开一条通道把天皇等人送进横田美军基地,双方兵锋最接近的时候只有两三千米,结果竟然就差这一点打不过去了。

日本政府军的万余人防守以皇宫为核心的一块椭圆型阵地,长约8千米,宽3千多米,东部接陶支队阵地,西南方向接罗向明旅长的嗣谷指挥部,西-北方向面对的只是第一军残部,政府军压力不大,战斗力也不强,里面的精锐部队只有皇宫卫队一千余人,但日本叛军对这个方向一直没有发动像样的进攻。

横田美军防御带南端接沈湘的阵地。向南到立川汇交,经八王子向东转折到日野、稻城,二十多公里长的弧形地带都是沈湘部的防区。沈湘部的兵力标记上只有东京旅一个机步营加格子两个排,面对鬼子第10师团和东部地方队一部的攻击,阵地已不完整,鬼子从这里突破的可能性极大。

沈湘部以东的防御相对比较轻松。富士山火山地壳被“樱花”空天飞机投掷的动能铁棍击穿,引起富士山火山喷发,滚滚熔岩阻塞了从日野直到横滨沿海的大片地段,使我川横集群得以集中兵力在横滨-川崎沿海公路设防,节节抵抗,防御纵深足够。日本南部叛军本来是叛军中兵力最雄厚的一支,但在攻击甲府-松山一役中严重受创,损失了三分之一兵力,又被我“杨谭小组”引导沿濑户内海北上的华山号巡洋舰炮击,伤亡逾半,虽然集中剩余兵力到东岸沿海公路猛攻横滨,恐怕已难有作为——有杨谭小组在它屁股后面,它兵力越集中,被华山号轰得越惨。

我川横集群背后是中国使馆“安全岛”,这个东京地区最大的红十字安全区内麋集着的东京平民已达上百万人。在八王子-日野以东、富士山熔岩地带以北、我川横集群西北、安全岛西南一块狭长的三角形地带内,有日军2个联队被圈在里面了,战情视屏上标记,其中2个155自行炮营和一个步兵联队已经反正投靠政府军,剩下2个步兵大队既不投靠过来也不发动攻击,就僵在那里。

掂量一圈,刘朋轻轻呼出一口气,日叛军选择的突破口最有可能的是陶支队和沈湘部两处。有可能两处同时发起攻击。如果集中突破一点,两处比较起来,沈湘部更为薄弱。

部队到东京湾在羽田机场下机后,将从嗣谷前指受领任务。看看表还有40分钟,刘朋以建议的口吻主动发电给嗣谷前指:我部任务是否为增援立川汇交沈湘部?

嗣谷前指立即给出肯定的回复,通报了最新战情,还给出一个指导性方案。

最新战情是沈湘部已收缩兵力,放弃了八王子和立川汇交东侧阵地,稻城、日野地带交给川横集群伸出的2个排。日本叛军正向横田美军基地南部集结兵力。沈湘部防御重心向东北移动,向嗣谷指挥所靠拢。

仔细研读情报,刘朋看出了名堂。稻城-日野地带不必重兵防守。这里南侧是熔岩,兵力运动上来不容易,即便打穿了,继续向台湾号的东北方向攻击就要通过安全区,安全区内百万当地百姓扶老携幼,反正的一个联队就是因为士兵来自东京都地区,安全区内都是他们的亲人,朝那个方向枪扫炮轰地攻击,是下不去手的。同样,中部方面队和东部地方队的士兵也基本是从东京都入的伍。只有第10师团的兵不是来自本地,可是,第10师团的攻击这大半天是越打越不卖力,情报页显示第10师团的标记是一个橙色点和一个黄色点,这也颇不寻常,既是叛军又是政府军?说明该部在摇摆,有一个简短的情报分析,说石原莞将军如能顺利回到第10师团,则该部将转入政府军方面。

急忙打开石原莞的页面,略去资历背景资料不看,只看最新动态栏,研读了皇宫谈判的过程提要,刘朋慢慢呼出一口气。再迅速打开横田美军页面,反复对照各方页面的时间,发现日军向横田南部集结的过程中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变化,第10师团原本有2个联队向横田南部集结,在石垣将军受我小分队护送返回后,这2个联队即停止运动,直至石原莞失去联系,第10师团的这一部分兵力一直在途中原地待命,其他各部的攻击也大为放缓。中途停止的2个联队距台湾号战列舰31千米,在我炮火打击范围之内,日军已多次吃了成建制部队被我炮击歼灭的亏,这2个联队敢以相对密集的队形在我炮击圈停止待命,可能是得到了某种保障承诺,石原莞在失去联系前很有可能通知他们“中国人暂不会炮击”“一切等我回去”“暂缓攻击”,但是石原随即失去联系,连第10 师团也找不到他,这两个联队就停在原地不进不退不知道干什么了。

这和日军向横田南部集结有什么关连呢?石原莞的页面里没有他向我透露日军穿过美军阵地向我攻击的情报。这个情报是日本临时政府一个低层外交官用他的手机报告给罗旅长的,石原将军只是在离去前告诉我们“要当心嗣谷指挥所”。

嗣谷指挥所按说并不危险,位置在我军阵地内侧,只在西面与日第1军残部接触,东、南都是我军阵地,北面是政府军皇宫卫队,西侧的日第1军残部已被反复削弱,且抽调兵力支援“皇宫通道阻止作战”,现有兵力不足千人,其西侧后背是横田美军,又得不到增援补给。即便嗣谷指挥所抽调兵力后只有三百余人,按我各部面对的敌我兵力对比来看还是相对安全的。嗣谷指挥所要有危险,的确只能来自日叛军穿过横田基地的攻击。

这就对上了。所以,嗣谷前指命令沈湘部相机向东北方向收缩,靠拢嗣谷,接合部只有一条宽数百米的通道,这条通道是高速路与绿化带构成的,相对平坦开阔,废墟较少,鬼子要从这里突破,台湾号战列舰正好以主炮集中轰击。 所以,前指还命令位于安全区南缘刚反正不久的日政府军2个自行炮营轰击横田南部叛军集结部队,除了第10师团的两个联队没打,第11师团的3个联队、东部地方队3个联队和中部方面队2个联队都遭到炮击。所以,前指电告横田美军注意叛军在其南部正面集结并已“非常逼近你们的阵地”,提醒之外,要求美军标示叛军与美军之间的分隔带,以免我方的支援炮击造成误伤。所以,前指命令我部以主力加强沈湘阵地,以1个排加强嗣谷阵地。

弄清楚了战况就读懂了命令,刘朋及时向各连、排长讲明态势和任务,机群已降落羽田机场,部队刚下飞机,西北方向隆隆的炮声一波波传来,嗣谷前指电告:叛军8个联队已打通横田美军阵地,从我嗣谷指挥所和沈湘集群间之接合部突入,前锋已进抵国会公园地域,与台湾号战列舰距离不过3千余米!你部立即向国会公园地区发起攻击,将叛军前锋反击出迫击炮射程之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