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进入自带干粮时代

我们的食品有毒的太多了,你就是小心谨慎,餐桌上还是会出现有毒的食品。你就是个十分有钱的人,也不可能自己种粮食们自己吃,自己采茶叶自己炮制自己享用,自己喂猪自己屠宰,自己用五谷酿制五粮液自己酿制茅台,自己生产可乐和矿泉水。你是一个社会人,你生活在社会中间,就是用80吨的卡车拉钱,也不可能买来完全放心的食品。

我们每一个人都面临着哈姆雷特式的发问:是毒死还是被饿死?当然宁愿被毒死,也不愿意被饿死。是生存还是死亡?当然是生存而不想死亡,那么我们就要笑哈哈的吃下各种有毒的食品,来锻炼我们的胃和肠子。我们就要参加各种宴会和聚餐,变成有毒食品的饕餮者。我们就要去吃小吃,去喝早茶,让各种有毒的东西填满自己的肚子。

假若你不想多吃有毒的食品,就要向我们的祖先一样,回归到自带干粮一族。出门的时候,背上一个巨大的袋子,里面装满自己烙的锅盔;背上一个巨大的酒壶,里面装满自己酿制的黄酒;背上一个很长的旱烟袋,烟包里装满自己种植的旱烟叶子。再背上一个水壶,从自己家的井里汲满井水。我们马上变成一个杜甫,风雨骑驴过剑门。那才是我们自带干粮时代蹦出的诗篇。

有毒的食品并不是一个人完成的,它包含了生产者经营者和科技工作者共同的结晶。喂奶牛的人,不会生产三聚氰胺;喂猪的人,不会生产瘦肉精;做火锅底料的人不会生产苏丹红。科技长入经济了,反而让我们的食品有毒了,你说奇怪不奇怪?一部分科技工作者让卫星和飞船进入太空,一部分科技工作者生产掺入食品的毒药,真的让我们啼笑皆非。进入自带干粮时代,不仅是我们的怀古的情愫,也是我们对农业文明的回想。假若你不习惯带干粮,就到餐馆里大快朵颐吧。总会有你不知道的毒素,顺着你的胃部,走进你的全身。然后你就是一个毒素人,屹立于世界的东方,屹立于未知的生物群里。

你上哪儿吃不来有毒素的食品呢?北方人想吃馒头,就有毒馒头;南方人想吃大米,就有毒大米。大江南北,只要你不自带干粮,有毒食品都会在道路两旁的餐馆里等你,就会在城市花红柳绿的酒店里等你。朋友来了有毒酒,假若是敌人来了,对付它的也是有毒的大米饭和有毒的馒头,何需猎枪的干活。

或许有一天,人们到办公室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带干粮了吗?南美洲那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恐怕也想不到如此黑色幽默的语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