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战:关东军暴乱分子命丧黄泉 第一部分 第一章 3

晓明0 收藏 6 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23.html[/size][/URL] 穿过了河岸边高大茂密的树林,祖孙二人拨开杂草和灌木来到了河汊的一个拐弯处。突然,前面不远的地方响起一声清脆的枪声,枪声在河面上回荡着。 刘升拨开灌木丛的枝叶,他们看见河岸的浅滩上有一群挽起裤腿和白衬衣袖子的日本士兵,他们正在洗刷着几匹膘肥体壮皮毛光滑的军马。 一个手拿刷子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23.html


穿过了河岸边高大茂密的树林,祖孙二人拨开杂草和灌木来到了河汊的一个拐弯处。突然,前面不远的地方响起一声清脆的枪声,枪声在河面上回荡着。

刘升拨开灌木丛的枝叶,他们看见河岸的浅滩上有一群挽起裤腿和白衬衣袖子的日本士兵,他们正在洗刷着几匹膘肥体壮皮毛光滑的军马。

一个手拿刷子给军马洗澡的日本士兵泪流满面地哭泣着,最后,他痛苦地哽咽着搂住了一匹军马的头,低声唱起了一支《军马歌》:


明天的市场,别了,不要哭泣,成了军马的日子。



祖孙俩看见那个日本士兵的一只手举起一支手枪对准了军马的头部,一声枪响后,那匹马四蹄扑腾着翻倒在了河水中。鲜红的血染红了清澈的河水,顺着流动的河水看下去,祖孙俩看见已经有许多马匹的尸体排成了队载浮载沉地飘向了水天一色的远方。

此情此景令刘升老人心中顿生恐惧,他拉住孙子的手蹑手蹑脚地掉头往回走,没跑多远,他们就被两把横在脸前的刺刀拦住了。

在他们面前站着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两个穿着带帽兜军大衣的日本士兵,他们沉默不语目露凶光,手中步枪上闪亮的刺刀渐渐地逼近了惊慌的祖孙二人胸膛。就在这时,旁边出现了一个年轻的日本军官,他伸出手把刺刀压了下来,然后面无表情地用下巴朝祖孙俩的来路指了指。


祖孙二人向日本军官和士兵深深地鞠躬后转身跑进了树林。狙击步枪瞄准镜的十字架盯着两个人在树丛中时隐时现的身影,刚开始还能看见枝叶晃动,后来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山中又响起了各种鸟儿的鸣叫声。



一个火车头在粗重地喘着气前进着,车轮转动,铁路两旁的山林景色一掠而过。在火车上的什么地方放了一架留声机,传来了苏联歌曲《喀秋莎》欢快的歌声。

这个火车头后面的煤水车上,一支有着散热孔的苏制冲锋枪的枪管指向后面十几节平板车,持枪坐在车顶上的是一名神情严肃满脸胡须的苏联红军士兵。

火车后面的车厢顶部架着挺圆盘轻机枪,两名红军士兵有说有笑地聊着天。煤水车顶上还有一挺指向前方的重机枪,旁边有两名红军士兵正你一口我一口的喝着一瓶烈性白酒。

火车拉着的平板车上坐满了挨挤着的几百名日军俘虏,他们个个衣衫褴褛、憔悴疲惫。他们有的人背靠着背拥挤在一起昏睡,有的在闭目打坐。有一个人仰头从军用水壶中喝上一小口水,然后晃了晃水壶,听听还有多少水剩下来,还有几个从随身的小麻布口袋中数出几粒生玉米粒放进嘴里,像牲口一样费劲地咀嚼着。这些俘虏把所有能够御寒的东西都裹在头上和身上,那些军毯、被单和他们身穿的单衣在凛冽的秋风中抖动。

忽然间,差不多所有的人都抬起头来,他们都在寻找那凌空而至的熟悉的日本飞机发动机的轰鸣。这毫无疑问是日本飞机的声音,仿佛是在梦境中,难道有什么奇迹发生了?

真的有一架飞机从阳光耀眼的方向突然现身了。

看见了机身和机翼上醒目的红色太阳徽记,颓丧的日军俘虏们立刻激动地站立起来,他们向着从头顶上飞过的飞机整齐地挥动双臂欢呼,很多人泪流满面,有的甚至号啕大哭,有几个竟晕厥了过去。



守车的红军士兵们举起冲锋枪和轻机枪一起对空射击,直至那架飞机的身影远去消失在蓝色的天际间。

火车仍在隆隆地前进,重又坐下的日军俘虏们在兴奋地窃窃私语,红军士兵们则持枪保持警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