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高门大阀下的伟人——杨广

武警狂风 收藏 4 1220
导读:前段时间四处闲逛的时候,有人论及史上最伟大的皇帝究竟谁属,有人说秦始皇,有人说李世民,有人说武则天……这些都在正常人的理解范围内。 然而令人震惊的居然有成吉思汗这样的屠夫,忽必烈这样的种族灭绝者,更离谱的居然还有康熙乾隆之类的野猪皮,尤其令人愕然的,还有慈禧这样一个毒妇……网络信息的混乱与泛滥实在令人措手不及。 我一度将其视为反讽,然而其人言之凿凿作45°仰视状,让我实在无法自欺欺人安慰自己了。你们,究竟要被那只专权谋的政客蒙蔽到什么时候?一个读书不好对中华文化了解泛泛、对经济民生完全外行却被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前段时间四处闲逛的时候,有人论及史上最伟大的皇帝究竟谁属,有人说秦始皇,有人说李世民,有人说武则天……这些都在正常人的理解范围内。


然而令人震惊的居然有成吉思汗这样的屠夫,忽必烈这样的种族灭绝者,更离谱的居然还有康熙乾隆之类的野猪皮,尤其令人愕然的,还有慈禧这样一个毒妇……网络信息的混乱与泛滥实在令人措手不及。


我一度将其视为反讽,然而其人言之凿凿作45°仰视状,让我实在无法自欺欺人安慰自己了。你们,究竟要被那只专权谋的政客蒙蔽到什么时候?一个读书不好对中华文化了解泛泛、对经济民生完全外行却被奉为救世主的呓语就远比事实来得更有说服力?一个自己书史的王朝统治者的无耻自吹自擂就比民族的苦难来得更真实?


事实上,令人深感悲戚的陆续有来。讨论中,隋炀帝杨广这样一个伟人却少有人提及。在他们心中,连康熙都不如:少数人只知道他仅仅是隋朝的最后一个皇帝,或者说,很多人不知道历史上还有这么一个人。


这真不愧一个成王败寇的肤浅社会,真不愧一个不懂得尊重烈士的民族。我觉得自己有必要为这样开创平民时代的人说上两句公道话,让良知未泯者知道,平民时代,就是由他开启的!


本人对隋炀帝的初印象来自于童年时代的一套连环画,貌似叫《说唐全传》。年代久远许多记忆已经模糊,残留下来片段只有伍建章哭丧棒打杨广与罗成之死,貌似当年自己还看得很悲戚,至于为什么当然也忘记了。后来历史书上面只言片语的介绍勾起了我的童年回忆,以至于我跑书店去啃史书。可恨还在读初中的自己古文水平实在太次,当然只能看懂一点,更多的了解是来自之后别人旁征博引只言片语的零碎典籍。直到读大学闲暇时看李世民,然后蔓延到魏征,之后顺着魏征看到他著的《隋书》,这才对杨广有了比较深刻的了解。


当权者的书史不可尽信,这是我的一向观点。虽说自己看得史书不算多,但有一个规律我是总结出来了:后朝对前朝的最后一位皇帝的记载,肯定是没有好话的。所以清朝的史书是自己写的,它也只敢自己写,也是我所知道中国史上,唯一一个自己书史的王朝!看看纣王殷帝辛,看看胡亥,看看刘协,看看朱由检,呵呵,从史书上的记载看,这哪里还是个智商正常的人啊,简直就是个魔鬼。唯一好一点的只有宋朝的末代皇帝赵昺,那是因为人家忽必烈对这个不讲究,人家心中只有永远的实力。而且这可怜的娃,登基时间太短了,要编点什么事情也无法符合逻辑地往他身上套。就算这样,赵昺还逃不过一个“平时活泼可爱、活蹦乱跳的宋端宗从小在皇宫娇惯坏了,这样艰苦的日子哪能耐的住?”的评价。天可见怜,一个十多岁的小孩,除了斯巴达,有哪个不是娇生惯养的?何况这还是深宫中的皇子,平时习习武已经不得了了。

由此可知,魏征当然对杨广没什么好话。然而,污水可以泼上去,功劳也可以淡化,却惟独不能抹杀。想必李世民、魏征与一众文臣费了不少脑汁,最后没办法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记下了他“修通运河”、“西巡张掖”、“开创科举”、“开发西域”、“东征高丽”,然后说他迁都用了劳工几百万,运河用了几百万……其中有“四年春正月乙巳,诏发河北诸郡男女百余万开永济渠,引沁水,南达于河,北通涿郡。”


好吧,这里不得不暂停一下。引用的原文真是耸人听闻,隋朝最盛时全国人口不过八百多万户,不超5000万人,哪怕“河北诸郡”是中原地带,人口繁密,也不至于能随便征发出百余万吧?更别提之后陆续有来的其他几千万人口的统计数字,我们也无法考证这个数据是怎么统计出来的。既然说到史书的统计数字,这里不得不说,精确数字在中国很难站得住脚,要不然当年袁崇焕早把满清灭了好几遍了,也不至于出来个自吹自擂恶心人的“千古一帝”康熙了。


不多谈及史料的精准。哪怕李世民魏征一众为了掩盖终其一代,人口经济始终无法与隋朝相提并论,而把人口剧减的屎盆子扣杨广头上,我也认了,权当如此。然而,以这样一个武功赫赫的帝王,命丧屁丄民们的锄头粪叉下,实在太考验人的智商与想象力了吧?看看中国历史,那个朝代的农民起义最终取得了胜利?

关键人物要出场了,那就是宇文化及。


说到宇文化及这个人,玩过《轩辕剑叁外传—天之痕》的人一定印象深刻,里面有个Boss就叫宇文化及。当然历史上的宇文化及,不会是游戏中能呼风唤雨的什么宇文太师,他是当期典型的门阀士人。作为叛军的代表人物,他有着这些军阀们一致的特性:出身士族,家族人财兴旺,手握兵权。杨广劳民伤财压根与这些人毫无关系,受害者都是贫民大众。可惜杨广自视太高了,他不该认为自己手握重兵就可以向门阀开刀:完善科举!


这简直就是要了高门大阀命。从封建制度建立以来,上层的话语权什么时候不是把握在门阀的手中?没了这个话语权,他们凭什么维护自己门阀的利益?科举制度的完善,正式打开了寒门士子上升的渠道,从此门阀的利益就被引入分食者,他们的衰落就从此开始了。


这时,杨广的败亡也已经注定了:因他的政策而受益的寒门还来不及形成气候,手中的力量无法与利益受损心怀不满、手握重兵财赋的高门大阀抗衡;杨广以前的支持者因为他的这一举动,却不断地站到他的对立面。杨玄感兵叛洛阳就是杨广败亡的先兆,然而杨广却不自觉。经书说得不错,当一个人的劫数到来时,其灵智通常都是被蒙蔽住了。于是杨广继续着他的自我感觉良好,大兴土木,征战天下……已经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他往自己命运的终点狂奔而去了,哪怕是穿越者大能。当屁丄民们的不满爆发,门阀的机会也就到来了。他们无耻其打着为民请命的幌子,不断对周边势力进行蚕食吞并,制造着更多的流民与更大规模的兵灾;于是有了隋末的军阀混战,有了更多的农民揭竿而起,有了杨广的心灰意冷醉生梦死,有了宇文化及弑主为王统领群雄……


这毫无疑问就是一场社会的灾难。当地痞流氓登上高位,对社会生产来说,远比一百场战争来得更有破坏力。刘邦也是流氓,不过幸而他不敌门阀,幸而有容人之量,幸而有张良与萧何为辅;宇文化及这痞子流氓身边,却哪来的社会精英辅导?有也被他杀了。于是乱世还是降临了,终于降临了。


真是讽刺啊,农民们以为推翻了暴君,却没想到引来了痞子;历史的这一幕是多么惊人的相似:清末以来何尝不是如此?


已经无需多引用史籍,一部《隋书》就可看清隋朝灭亡的脉络。隋炀帝杨广与其说是败亡于劳民太重残暴无良,不如说是因为其完善科举制度而直接与高门大阀反目成仇!

然而也正是杨广的这一举措,拉开了平民时代的帷幕。从此寒门士子才终于有机会冲破门阀大族的封锁走进上层政治平台,从此中华的文明才得以如此的璀璨夺目。从他的文治武功看来,有哪一点比李世民逊色?不幸于他超出了时代一大步,门阀势力未被削弱而自负地在政治舞台引入平民;社会保障制度未健全而大兴基础建设……这些都完全超出了时代的承受能力。于是杨广有了隋炀帝这样一个称号,成了暴君的代名词……随便考察一下宇文化及是什么样的人,就知道隋炀帝的对立面是谁。读读史书关于宇文化及的记载与评价,谁敢站出来说这样一个地痞流氓加无良恶棍加奸佞小人的集合体,可以代表了广大劳动人民??更何况,如果屁丄民的力量如此强大,今天已经是另外一个朗朗乾坤了。没有枭雄与野心家,屁丄民再愤怒,还是屁丄民。


杨广倒下了,倒在了他不自量力逆历史主流而动,倒在了他开启的平民时代的黎明。从此历史翻开了一个新的纪元,而英雄的血色却在历史中慢慢陈旧,变成了大家都厌恶的污垢……


纵观中国史,就是一部既得利益者与分食者的斗争史,就是一部门阀与皇权的斗争史,就是一部农民的血泪史。无数个改朝换代,最终胜利的,都是门阀;被利用被牺牲的,都是农民。唯一一场农民起义得到最终胜利,还是在苏联别具用心的帮助下取得的。而当农民们胜利后,那些有远见的统治者在利用完他们将最后的门阀打碎、扫清后,再一次用土地将他们紧紧束缚起来,然后通过剪刀差继续压榨着,洗脑教育继续愚弄着……他们就这样牲口般的繁衍生息着,沉默地等待他们的后代努力逃出这沉重的枷锁。


行文至此,我已经无法落笔了。我们的历史是如此的沉重,以至于一部《隋书》没看完,我已经被压得支离破碎。难怪“史学家”们的结论经常引人发笑,原来他们也无法看完全书,只好凭空臆测编些故事安慰自己,娱乐他人。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