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家鑫事件》这是一篇倾向性十分鲜明的新闻报道。本题目机体探讨的矛头不指向何人,而是探视律师业的职业道德和行业形象。律师在办案过程中的个人问题转变成为整个中国律师业反抗媒体和公共舆论的一次“群体性事件”;刑事法律所调整的则是更为尖锐的“敌我矛盾”——犯了罪的刑事被告人就是阶级敌人,应当受到法律、道德和社会舆论的全方位谴责。


法庭上为“坏人”or”好人“说话并不可怕。在本质上,辩护权和控诉权都具有“建议”。

药家鑫事件的辩护律师精彩辩论中前后也看到在网络最受追捧的前五条留言,有三条直接指向律师,随之附送的都是“讼棍”、“没人性”、“禽兽不如”等字眼。在控辩审三角结构中,控辩双方本应“平等武装”才能维系司法天平的均衡,但律师天生弱势,其民间身份在我们这个“官本位”的社会中备受冷落,传统的耻讼观念强化了律师在诉讼中的边缘地位。一碰上律师为“坏人”张目,自然骂声四起。网友之所以又激愤又焦虑是辩护律师建议法庭对药家鑫从宽处理,其理由主要有三:一是药家鑫属激情杀人;二是药家鑫是在校大学生,过往无污点;三是药家鑫有自首情节。将药家鑫描绘成“品行兼优”最终目的就是为自己的雇主出力也不难理解。是情有可原?!


案例二:

从2009年6月“打黑除恶”运动开始,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十几个重大黑社会性质组织团伙被控制,上千名犯罪嫌疑人被拘留,此后,龚刚模的亲友开始为他寻找辩护律师,最终联系到了以重大刑事案件辩护而闻名全国的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康达所则将这一案件交给了所内的合伙人律师李庄。由李庄在重庆所做的各项工作, 李庄指使吴家友贿买警察,为龚刚模被公安机关刑讯逼供作伪证,“贿买警察”,,,,原定于12月7日开庭的龚刚模案延期开庭。然而,三天后风云突变,12月10日清晨,龚刚模突然向重庆警方检举自己的辩护律师李庄,称李庄教唆他一定要推翻此前所有供述,并在法庭上大声宣称自己遭到了刑讯逼供;12月12日,李庄因涉嫌辩护人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触犯《刑法》第306条,被重庆市公安局江北区分局刑事拘留,次日,经重庆江北区人民检察院批准,被依法执行逮捕。


种种现象看出朝野一片哗然。这种对律师的褒与贬;贬损当然不是我们所要追求的法治生态。西方有法谚将法庭比作情场,在法庭上所有的手段都被视为公平的。作为被告人的代理律师,自然要处处维护委托人的利益,即便是为无恶不作的杀人犯辩护,也是司法必需,是公正的基石。如果我们认同杀人犯也需要审判,也理应进一步认同杀人犯也需要律师。


,,,或许网民激怒并不在药家鑫案本身,而是“职业化”律师造成政府和民众之间的潜在冲突,是司法实践中的一个要害问题。


职业化”价值观是一种在过去三十年法制建设过程中形成的、大体上舶来于西方的法律价值观,注重法律的形式理性,强调正当程序和法律职业的自主性,特别是司法机关和律师业相对于政治权力的独立性。“大众化”价值观则是一种源自社会主义传统、在我国司法实践中根深蒂固的法律价值观,注重法律的工具性,强调实体正义和司法的政治正确性,尤其是公检法司等政法机关要服从党的领导、重视人民群众的感觉。


对于一个未决案,我们无需过分担忧律师的辩护意见会否成为最终的裁判结果,相信法官会基于事实和法律,慎重考虑辩护意见的可采性。也唯有通过实现个案的公正,才能逐渐校正这种令人忧虑的社会情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5/28 2:10:35 被一言狼君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