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电涨价不能解决油荒电荒zt

以往周期性的油荒电荒似乎已经成了常态,起码周期是越来越短了。近期,各地能源短缺再次蔓延,拉闸限电、成品油停供现象普遍发生。能源消费大户广东、浙江、江苏等省有些地方,企业开三停一、开五停二甚至开四停三,企业已经难以正常生产。山东、贵州、江西、湖南、重庆、内蒙古等地的电荒迹象也非常明显,并且随着夏季用电高峰的到来会更趋紧张。一些省市的民营加油站,无法从两大石油巨头批发到成品油,排队加油时现各地,一些贸易商开始屯油。当此之时,政府、专家们(不必说那几个垄断巨头了,他们的态度早就明确,油电价格涨到天上才好呢)再次放出风来:要理顺能源价格!--潜台词就是油电要涨价、涨价、再涨价!

假如理顺能源价格只有涨价一途,我们似乎没有话说。假如电力供应不足、成品油批零倒挂果真“只”是油电价格低导致的,要涨价我们也没有话说。但事实真是那样的吗?

如果油电市场完全开放、充分竞争,价格随行就市,高了低了我们消费者可以承受也不好埋怨政府;如果油电市场“迫不得已”处于垄断状态,但政府和企业掌握并公布了足够详细而且准确的信息,确实让我们清楚了这些垄断企业的“合理”生产成本高于现行价格,要涨价我们消费者也可以理解—但似乎都没有。只说油电价低、批零倒挂,但焉知不是垄断企业病导致的成本虚高呢?高价茅台油不就是个典型例子么,否则中国消费者怎么会只能消受比美国还要高的油价?

电荒主要是供应的问题,并不是发电能力不足。但问题在于,有发电能力的电力企业愿意为了满足供应而多发电吗?电网企业愿意为了满足用户需要而购电送电吗?若是他们嫌价格低不愿发不愿供,那用电单位可以自己发电么?答案是:不行!他们是市场经营的主体,可他们同时又是这个市场的垄断者。他们说电价低,做多亏多,但众所周知电力部门(不想称他们企业了,实际比衙门还厉害)的工资待遇、福利水平都是中国最高的之一,只有同样垄断的金融、石油等行业才可以媲美,所以别人要自己做等于剥夺他们的利益,他们会联合政府部门千方百计阻止。他们的利益最大化,并不在于满足市场需求;相反,电力供应不足才是他们的更大利益所在!

表面看,目前的电力管理和运行体制有道理。理论上,有计划经济那一套支撑着;从国情看,似乎也有必要。我国的发电和用电不匹配,煤炭资源、水力资源丰富的地区,发电能力强,但经济不发达,电力消费少;经济发达地区,工业、生活电力消费多,但煤炭资源、水力资源少,发电能力不足,所以必须搞西电东输,因而要统一规划、统一布局。

但这里面,其实存在两个重要问题,一个是电网的垄断,一个是发电的垄断。表面看起来,电网的垄断是必须的,因为不可能建立两个电网,跨地区输送是这样,一个地区的电力配送也是这样。既然如此,电网的建设就应该公益化,而不应该纯市场化,让电网公司、电力局成为市场经营的实体。可实践中,我们恰恰放任了电力输送和配送这一块,让电网公司甚至连电力管理部门成了垄断经营而又无法监管不受约束的企业或部门,为了自身利益而有了制造电荒、推动涨价的内在冲动。

同时,发电本来应该更市场化些,但我们又因为种种借口,如更好地利用资源、保护环境等等,把发电也基本垄断或行政管制起来了。所以在实践中就出现了这样的怪现状:明明现行体制保证不了地方和企业的用电问题,但地方要自己上发电项目却难乎其难。最典型的例子是第一次大规模电荒之前,主管部门居然几年之内不许地方新上发电项目,理由是当时的发电能力足够满足后几年的需求(再次证明了自以为比市场聪明的计划者的愚蠢和自以为是),结果当沿海地区大面积电荒时,只有“擅自”上了几个大型发电项目的山东省没遭波及。但时至今日,有关部门仍然没有接受任何教训,继续以调控之名审批着各地的发电项目。

本来,有条件的地区和有条件的企业,自己发电也可以缓解电力供应问题,但却因为现行管理体制而难以做到。笔者在广东、内蒙古、甘肃、四川等地调研时都曾遇到这样的问题。如清远可以上小水电,但却不能直接供应本地使用,必须低价上统一电网,再由电网高价分配给本地用电单位,导致上网一游的电价甚至比珠三角地区还高,本地也没有了发电积极性。有的地方煤炭资源丰富,但企业不能自己建坑口电厂,必须从统一电网购电,而电网供电价格高且不能保证供应。由于电力生产、供应国家统一调配,还出现了发电地区用电难、电价高等极为反常的荒唐现象。所以,在由政府严格掌控的中国电力市场中,很多企业不得不自备柴油发电机!从企业生产成本角度看,无疑是极不划算的,有的企业甚至因此蚀掉了利润陷入亏损,但总比开四停三强吧?!

而当全垄断遭遇半垄断时,也有怪现状出现:说的是竞价上网,但因为输电能力是有限的,或者用电淡季电力需求减少,电网公司就先上自己发的电,满足了自己的发电能力之后再购别家电力公司的电。就是这样畸形的电力体制设计,把发电环节那点可怜的市场竞争也扼杀了。电不荒、价不高,才怪!

我一直搞不明白的是:难道要保护资源、保护环境就必须政府严控发电项目吗?放开发电市场,效率、成本由市场调节,企业/用电单位自主决定发电或购电,政府只负责控制污染排放和环境保护(制定标准并监督实施即可),以及适当的价格监控(毕竟这个市场有先天缺陷不可能实现完全竞争,但只有尽可能开放政府才知道合理的市场价格在什么基准上,从而确立监控依据),不可以吗?退一步说,目前这种严审批的管理体制和垄断性的经营体制,也没有解决资源有效利用和环境保护问题(那些屡遭诟病的破坏环境的大型水电项目也是政府审批、垄断国企实施的),为什么不能换个思路、换种体制?一条道走到黑了还走?撞了南墙了还不回头?不是因为傻,是因为太聪明了吧!

油荒就更没道理了。中国确实是个缺油的国家,如今超过50%的油要靠进口。但这绝不是油荒的理由,毕竟国际市场并不是石油短缺,只是价格高低的差别而已。

日本比我们更加依赖国际市场吧,大家听说过日本有油荒吗?除了大地震那样的特殊时期的个别地方。但怎么到了我们地大物博的中国反而就荒了呢?

说炼油亏损、批零倒挂也很可疑:国内的原油开采被三大油企控制起来了,原油进口也基本被他们垄断了,他们在原油环节获取了巨额垄断利润,却说自己的炼油环节亏损?垄断油企不怕这个环节亏损,甚至这个环节亏损对他们更有好处,一是喊亏索取国家补贴,他们也确实做到了,这些年他们得到了国家数以百亿计的亏损补贴;二是打击非他们自己的炼油企业,他们自己的炼油企业不怕亏损,内部就调整消化了,下游损失上游补,每年不还是有数千亿元的利润么,但那些地方的或者民营的炼油企业就完了,亏损不起,只能停产、破产,最终让几大油企一统江湖。

在福建调研时跟一个民营油企老板谈,他就诧异中国这样一个生产和贸易大国为什么在国际石油市场不但没有话语权,反而屡被耍弄多年高买低卖造成国家重大损失。他说若放开搞个跨境油品交易市场就会比现在垄断着做好得多。在广东调研时曾遇到石油石化两大巨头疯狂抢购加油站,完全不计成本,意图控制终端零售市场。后来又看资料,说黑龙江的民营油企、加油站基本被挤垮了。而如今,两大巨头以油荒和批零倒挂为由停止向民营加油站供油,我们终究会看到,垄断油企一统中国油品市场的日子马上就要到来了!

2001年我国加入WTO时承诺对外资逐步放开油品批发零售市场,2005年以来国务院多次出台文件要求打破包括油品市场在内的行业垄断,而就在这个时期,我国的油品经营市场垄断居然日趋加强!完全反市场、反改革甚至是反中央政策而行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两大油企完全垄断了中国的石油开采、炼油、油品进口、出口、批发、零售,是不是中国就从此逃离油荒了呢?我敢肯定:不会!那时两大油企还可以说,批零倒挂啊、炼油亏损啊,政府你要为我做主,还要给我涨价啊!不涨价就要给我补贴啊!--那时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控制、约束这样的垄断怪兽,政府被挟持,市场制约力量早已被彻底消灭,消费者只有任凭宰割的份儿!

如此一来,国际市场油价超过200美元/桶对于这些垄断油企将是重大利好,到那时,油企巨头们的员工工资水平将超过金融业高居各行业第一;福利住房将会是每人一套别墅;百万元吊灯的办公楼将推倒重建,装修标准超过迪拜、盘古的七星而达到全球最强的八星;高管们不屑再喝21999元一瓶的茅台而改喝145.6万元一瓶的茅台,洋酒则喝16万美元一瓶的1787年拉斐……

你们信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