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风云录 正文 第六章 强者的江湖

隐世绝刀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size][/URL] 张云龙出了城后沿着官道直奔西北方向的洛阳城而去,脚踩追风步一口气赶了七十多里,速度快的惊人,此时天已放亮,在官道上已经稀稀拉拉的能遇到一些来往客商。 张云龙也放慢脚步,以免太过引人注目。 因为张云龙的江湖经验太少,所以也一直没有注意后面,在他身后两三里的位置自从他出城不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


张云龙出了城后沿着官道直奔西北方向的洛阳城而去,脚踩追风步一口气赶了七十多里,速度快的惊人,此时天已放亮,在官道上已经稀稀拉拉的能遇到一些来往客商。

张云龙也放慢脚步,以免太过引人注目。

因为张云龙的江湖经验太少,所以也一直没有注意后面,在他身后两三里的位置自从他出城不久,就一直有一个娇小的身影在鬼鬼祟祟的跟着他,他快那人也快,现在他慢那人也跟着慢了下来,始终保持两三里的距离。

大约走了两个多时辰,张云龙看见前面有一个茶摊,张云龙走到茶摊前,喊道:“小二,给我来两个馒头,一壶茶水。”

“马上来,客官请稍等!”一个伙计应声道

不一会,小伙计端着一壶茶和两个馒头过来,放下一只碗和馒头,并给张云龙倒满,道:“客官请慢用。”

张云龙大口大口的吃起来,由于昨晚上那一通折腾,肚子还真的有些饿了。

就在这时,从前方迎面而来一队人马,大概有十一二人,各个手拿兵器,并且人人脸上写着愤怒,好像别人欠他们几百万似的。

为首的是两个人,其中一个来到张云龙面前,用他那双放着寒光的小眼睛瞄了瞄张云龙,冷声问道:“小娃娃,你可是从河南府方向过来。”

张云龙抬头看了看两人,只见说话这人长的虎背熊腰,一双狭长的眼睛放出骇人的寒光,上身穿着虎皮坎肩,露着半个膀子,上面有一个三寸长的刀疤,手中还有一对黑金大锤,怎么看怎么不是什么善类。而他身旁的那位却截然相反,是一个书生打扮,面白如玉,身上没有任何兵器,体质柔弱的一股风都能吹倒似的。

张云龙本着不惹麻烦为原则,很礼貌的应声答道:“是的。”

那人说道:“那就没错了,老子找的就是你!”

张云龙一听却愣住了,忙问道:“请问这位前辈,你是不是找错人了,我与你恕不相识,你找我何干?”

那人怒骂道:“他爷爷的,你是不认识我,但是你应该认识四象吧。”张云龙一听到对方说四象,暗道:“坏了,人家找帮手来报仇了,可是这未免也太快了吧。”

那人见张云龙未应声,以为是默认了,接口道:“小娃娃,你好狠毒的手段啊。”

“此话怎讲?”张云龙一脸疑惑的问道

那人继续道:“我派四象兄妹与你有何冤仇,你却将他们其中三人杀害。”

张云龙一听这话迷糊了,忙道:“这话从何说起?我和他们有动过手不假,可我并没有伤过他们任何人,勉强可以说青龙的四弟之死与我有关,可那也不是死于我手啊!杀他的另有其人。”

那人听后怒冲冲的说道:“要不是出门时掌门吩咐过要问清缘由,调查清楚,老子才懒得和你一个小娃娃废话,早就一锤子将你脑袋震碎了事。可你倒好,倒是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什么只死一人,四象现在唯一活着的就只剩朱雀一人,我们今天就是来向你讨回公道的。”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你们找错人了,杀四象的是本小姐,与那个呆子无关。”

大家都向来人方向望去,只见一个红衣女子从远处走来,张云龙心中叫苦:“怎么又是这个魔女,真是阴魂不散!”为首之人问道:“你是何人?刚才说的话可是真话?”

红衣女子笑道:“你听说过捡便宜的,难道你还听说过捡杀人罪名的,你说我说的是不是真话。”原来,昨天夜里青龙三人在和张云龙打斗的时候已经惊动了红衣女子,只是红衣女子一直隐藏在暗处,当青龙三人发现胜不过张云龙退走后,却被红衣女子追上,将三人拦住。并一语不合动起手来,结果青龙和白虎当场被红衣女子刺死,朱雀在青龙和白虎的掩护下逃走。

朱雀逃走后,却在半路遇见张云龙向洛阳方向走去,于是她立即给洛阳龙门山的门派驻地飞鸽传书,通报了青龙等人被杀害的消息,并将张云龙和红衣女子的基本情况描述了一下,请求掌门派人来给三人报仇。

当掌门接到消息后,立刻派一堂主和二堂主带兄弟前来,并吩咐二人一定要调查清楚,不要单单听信朱雀的一面之词而结下更大的冤仇。

所以才会有刚才那些对话,而和张云龙对话的就是二堂堂主斐霸,那个病书生就是一堂堂主韩程远。斐霸听到红衣女子带着讽刺的回答后,气的头发丝都快起来,抡起大锤就要动手。

却被他身边的韩程远伸手阻止了,斐霸侧头看了一眼,停下脚步。

只听韩程远那沙哑的声音道:“请问姑娘隶属哪门哪派,他们与你有和冤仇,至于痛下杀手。”

红衣女子答道:“本小姐哪门哪派你不需要知道,至于他们与我有何冤仇,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看他们偷偷摸摸的不顺眼,所以就教训教训他们。”韩程远听后,大怒道:“你说什么?看他们不顺眼?教训教训!那这教训的未免也太重了点。”

红衣女子不可一世的道:“可是本小姐只会这么教训人,难道你也想被我教训教训?”

就算再好的脾气,听到红衣女子的话也得炸锅,何况这些武林中人。

韩程远冷哼一声,道:“姑娘好大的口气!不知道本事又是如何。”说罢向斐霸递了一个眼神。

斐霸心领神会,提着两柄大锤晃晃悠悠的来到红衣女子对面一丈左右的位置,说道:“小娃娃,让你婓爷爷称称你有多少斤两,出手吧。”

“竟敢对本小姐出言不逊,我让你好看!”红衣女子边说边抽出宝剑,暗运全身功力到剑身,只见宝剑晶莹剔透,寒气逼人,周围的空气也随之寒冷起来。

韩程远看见红衣女子抽出的宝剑,先是微微一愣,眉毛紧锁,忙道:“斐兄,你要小心,她是毒龙教的人,这把剑是神兵寒霜剑。”

斐霸听后不以为然,大笑道:“我管它寒霜热霜的,老子的铁锤也不是吃素的,我今天就要让这小娃娃知道一下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红衣女子冷笑道:“大言不惭!”毫无征兆,挺剑变刺。

斐霸忙抡锤与之战在一处,别看斐霸长的五大三粗,可武功路数却非常细腻,一对大锤上下翻飞,将身上各处照门防的是密不透风,红衣女子只能仗着灵巧的身法和宝剑本身的威力与之游斗。

二人斗得是难解难分,短时间之内无法分出胜负。

可是渐渐的斐霸的速度开始变慢,那对重达二百多斤的大锤威力虽然不可小视,可是同样对他的消耗也是巨大的,再强大的体魄也有耗尽的一刻。

韩程远开始在旁边为斐霸捏了一把汗,心中暗道:“这个小姑娘小小年纪,武学上竟然有如此造诣,毒龙教真是人才辈出。看来今天必须要将之除去,不然千叶派和毒龙教将来恐怕就要有一场恶战了。”

韩程远想到此处,暗将体内真气运转起来,将手心向后翻转,从袖口中露出三枚绣花针大小的暗器,准备随时出手。

场中二人已经渐渐分出高下,只见斐霸是满头大汗,虽然还能坚持,但是已经是强弩之末,而红衣女子看上去好像和刚开始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就在斐霸真力不济的时候,红衣女子突然娇喝一声,手中寒霜剑射出道道寒芒,周围的空气都开始凝结,只见红衣女子一招蛟龙出海,剑尖由下至上快速的向斐霸挑去。斐霸想要用铁锤去将兵器震开,却已力不从心。

可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红衣女子突然感受到有三股气流急速向她身上三处死穴射来,她急忙一个燕子翻身,向右方躲去,但是还是慢了一步,让其中一枚钢针刺中了左肩。

红衣女子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握剑的右手捂着左肩,用可以杀死人的眼睛看着韩程远,冷冷的道:“堂堂的一个大门派的堂主,竟然会用暗器伤一个江湖晚辈,你好卑鄙!”

韩程远不紧不慢的说道:“对付一个魔女,用什么样的手段好像都不过份,对不对?我的焦大小姐!”

红衣女子脸上闪过一丝惊讶,随即说道:“你既然知道我是谁,还敢对我下此毒手,难道你就不怕我爷爷知道会向你们千叶派报复吗?”

韩程远哈哈大笑道:“可惜今天的事,他永远不会知道,因为今天在场的人除了千叶派的弟子以外的人都得死。”

听了韩程远的话,躲在茶摊后面的老板和伙计早就吓的晕死过去。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张云龙听到韩程远的话后,露出了一脸的疑问和愤怒,转身问道:“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和这位姑娘的恩怨为什么要牵扯到我们?”

韩程远一脸无奈的说道:“因为我只相信死人不会透漏秘密,所以你们也就只好认命了。”

张云龙怒道:“这是什么道理,你们这不是强盗行为吗!比起你们,这位姑娘反倒成为一个大善人,至少她还没有对手无寸铁的百姓下手。”

在旁边暗自运功的红衣女子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看张云龙,并未说话。

韩程远很不屑的说道:“小兄弟,你是不是刚刚踏进江湖!怎么说出这么稚嫩的话来。江湖本就是强者的天地,谁的拳头硬谁就有活下来的权力。”

张云龙眼中透着愤怒的火焰,点点头,道:“好!很好!好的很!那我们今天就看看到底谁的拳头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