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九十章 战争准备

hebinjjwy 收藏 1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阿史那咄吉吃了不小的亏,损失十余万人马,还有五万部众被阿史那咄苾打着“救援”旗号吞并。 阿史那叱吉也吃亏不小,因为仗主要是在他的地盘上打的,虽然收复失地,人口、牲畜却丧失不少,最后倒是也掳回近万俘虏,却远远弥补不了损失。 契丹、奚、霫等部也损失了一些人口和牲畜,不过战后朝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阿史那咄吉吃了不小的亏,损失十余万人马,还有五万部众被阿史那咄苾打着“救援”旗号吞并。

阿史那叱吉也吃亏不小,因为仗主要是在他的地盘上打的,虽然收复失地,人口、牲畜却丧失不少,最后倒是也掳回近万俘虏,却远远弥补不了损失。

契丹、奚、霫等部也损失了一些人口和牲畜,不过战后朝廷拨银二十万两,粮食十万石,布帛两万匹赏赐参战诸军(算是雇佣费,因为他们是不拿军饷的),赏赐各都督黄金百两,也算弥补一些。

阿史那咄苾算是大赢家,一仗没打,一个人没伤,却添了五万精锐,声势更张,也就更敢对阿史那咄吉阳奉阴违了。

铁勒人抄了阿史那咄吉的老窝,虏获许多财物、牲畜和女子,也就愈加和阿史那咄吉水火不容。

靺鞨也得了不少好处,不谈从高句丽那里得的,仅就朝廷承诺的“斩敌一人,赏银十两”,就得了十几二十万两银子,朝廷又赏赐各位都督黄金各百两,布帛千匹,参战诸军银十万两,粮食五万石,布帛五千匹。

而隋军不算靺鞨、契丹、南突厥的“仆从”军队,也动用大军近三十万,损失了四万多人马,不过掳回人口三万,马十万余匹(这些马非常有用)和许多牛羊。这些突厥人,大半被安置到陇右道与西突厥相近的地方。

东突厥人西置,西突厥人东置(高句丽人也西置),这是裴矩的主意。

隋军虽然也蒙受了很大损失,但是却取得了对阿史那咄吉的战略优势。

在打击阿史那咄吉之前,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首先,参战将士的赏赐,死伤者的抚恤工作,是一定要做好的。

三月,西突厥使者觐见,称西突厥射匮可汗去年秋亡故,各部已经拥立新可汗继位,称统叶护可汗。西突厥当时名义上还是隋朝藩属,不过内政完全独立,虽然如此,从礼仪上讲,册立新汗,还是应当报请朝廷完成一个形式上的手续。而西突厥过了差不多半年,一切已成既定事实,才向朝廷请求册封,于礼不合,加上此前屡劫西域贸易商队,不臣之心已经初显。不过我此时主要的对手还是阿史那咄吉,不想在西北另立强敌,还是予以追认,并且优加赏赐。

四月,安东都护大将军李子雄奉旨调任“检校兵部右侍郎,兼领征北行军大总管”,领泸河镇官军、契丹、奚、霫和靺鞨等部联军,共六万兵马,号称二十万,讨伐此前帮助过阿史那咄吉的室韦各部。安东都护大将军一职,由李密接任,调驻怀远镇,不再领辽东本兼各职。

同时,在伊吾郡(今新疆哈密)设置陇右护卫中郎将府,领哈密镇和阳关校尉府、玉门校尉府(都在敦煌郡),驻军七千。鄯善郡(今新疆若羌)设石城镇,且末郡设播仙镇,各驻军四千。乙支先的三千高句丽人中的大半,和一些东突厥降众,就分置哈密、石城、播仙三镇。还有一些高句丽人,随乙支先定居金城郡。其他突厥俘虏,两千经过甄选比较可靠的补充史大奈所部,一万交给阙达可汗(西突厥小可汗)阿史那达度统领,其余分散安置在陇右的西海、河源(都在今青海)两郡,还有数千被认为不可靠的,更是远迁川蜀之地。被俘的史蜀胡悉,给从五品朝请大夫,领漠北宣抚司“参政大夫”(顾问),不过史蜀胡悉倒是个汉子,并未屈服,所以实际上被软禁于东都,做了高级战俘。

来护儿、周法尚领左翊卫班师,升新城寨为“宁远镇”,黄海郡城置“镇远镇”,三镇皆归黄海郡太守节制。至于左翊卫众将士,少不得也要各加奖励。黄海郡有镇兵一万五千,郡兵两千,还有堡寨屯垦的屯军和民兵,以及归顺了的当地武装,而百济新败,又失了高句丽的奥援,也不敢再主动出击了。

也在三月,废齐王杨暕妃产下一子,我给他起名“杨正道”,希望他将来不要像他的父亲,继承齐王(已经降为郡王)爵位。

刚到五月,沈莺就又给我生下了一个女儿,算来已经是我的第四个女儿了(高妃之女早夭,实际还有三个),我给孩子起名杨巧儿---老实说,我不是很擅长给孩子起名,依着和沈莺的约定,没有封什么公主。因为沈莺一再请求,我在沈光府邸旁置了个小院,沈莺领着杏儿为首的几个贴身宫女,带了巧儿出宫居住,她早已经厌了宫中的是非。正好我也很快准备去嵩高山避暑,而她也不便随行。

彩云却由沈莺和我做主,嫁给了了千牛左卫副统领,总兵将军宇文成都。当日隔离“海棠别院”,宇文成都是护卫首领,沈莺是皇妃身份,自然不便直接和他直接接触,彩云在宫女中资历最深,自然承担起联络职责,彩云在宫女中,颇是大方得体,出落得也算标致,宇文成都少年英雄,也是一表人才,几个月下来,两人竟暗生情愫。

宇文成都的新府第,也在沈光府旁,和沈莺的小院相邻,彩云时时可以和沈莺做伴。有沈光和宇文成都的宅子在旁,沈莺和巧儿的安全倒也无虞。

我在东都的日子,过个三五日便会去看看沈莺和巧儿。

去嵩阳宫之前,却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情。

起因,是新任南京留守王世充进京觐见。

五月初七,我在御书房接见了王世充,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王世充本人。

王世充的长相,应该说还是比较凶的。说起来,王世充并不是汉人,他本姓支,是西域胡人,亲爹死后,他娘拖着他这个“油瓶”嫁到了王家,他便姓了王。

不过此时的王世充,满脸都是笑容,很好地遮盖了他的凶相。

而和王世充谈话,应该说还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首先,不得不承认,王世充说话很有见地,讲起来头头是道。

其次,他很会在适当的时候拍马屁,不露痕迹,又实实在在,老实说,世界上有几个人不喜欢别人拍自己马屁呢?

第三,王世充的话,让人听着有道理又不难听。朝中不少大臣,虽然很有才干,可是讲的话,有时的确刺耳,都说“忠言逆耳”,我是因为知道他们是大大的忠臣,才刻意隐忍。而王世充的话,听着句句忠言,却又毫不逆耳。

“臣听说莺妃娘娘是余杭人氏,此次臣进京,特地从余杭备了些特产,进献莺妃娘娘。”

“爱卿不可扰民啊。”

“皇上,这些都是臣自坊间购得,绝无扰民。”

“如此,倒是使爱卿破费了。”

“皇上仁德,海内皆知,识拔臣于青萍之末,臣肝脑涂地,不能报万一。且所购不过余杭民间土产,龙井、笋干之类,并非贵重之物,只为为娘娘聊解思乡之情。”

“爱卿有心,朕便替莺妃谢过爱卿了。”

“臣自淮扬、建康尚备了些许礼物,本欲进献皇上,又恐江淮俗物,不能入皇上法眼,故而今日未敢遽献,暂措馆驿之中。”

我倒起了几分好奇之心:“既是爱卿有心,明日便带来御书房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