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八十九章

hebinjjwy 收藏 1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再说高句丽国内,此时却陷入内斗。高元欲拘押乙支文德,引起了乙支文德统领的军队的不满。虽然只是二流部队,却有四万余众,乙支文德的侄子也是统兵将领之一,联络其他诸将,反将国王的特使扣押,拥戴乙支文德,起兵造反。

其实乙支文德自己倒并无造反之心,只是此时已经骑虎难下,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于是将部队驻扎在鸭绿江南岸,并不想真的与高元刀兵相见。

高元听说乙支文德“谋反”,竟然将乙支文德尚在平壤的家眷下狱,杀数十人,也有些乙支文德家族的人,还有他的一些老部下,逃出平壤,投到乙支文德军中。

而乙支家族的一些子弟,还有一些老朋友老部下,在高句丽各地做地方官,听说高元所为,难免愤愤不平,也担心自己的下场,于是纷纷起兵响应。

而乙支文德听说自己妻子子侄被杀,气的晕厥过去,醒来后决定杀奔平壤,讨伐“无道昏君”。

而高元此时,也派出高建武,领十万大军来攻乙支文德。

十二月初十,两军战于今朝鲜平安北道的宣川一带。

高建武虽然兵力比乙支文德多,所率又是精锐,却是初次领兵,不识兵法,将十万大军兵分五路。乙支文德却是老谋深算,任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击破高建武亲率的西路,杀的高建武领着五千残兵败将逃到附近的一座城池中,其他几路没了统帅,也只好各自撤军。

乙支文德又收降不少败兵 ,加上一些子弟故交来投,居然有了七八万兵马,十二月二十五,兵临平壤城下。高元只好紧闭城门,坚守不出。

可是就在这时,乙支文德犯了一个错误。

为了报仇,他将被俘的数名王室子弟,还有不肯归降的几个被俘军官,押到平壤城下斩首。他本想以此打击守军士气,不想守军反而更加同仇敌忾。而乙支文德麾下一些将领和军士,本是因为同情乙支文德的遭遇才与他起兵,却并不真心想推翻高氏(其实起兵之初,就是乙支文德自己也并不做此想),见到乙支文德如此作为,也不免离心离德。

乙支文德屡攻平壤不下。

而此时,高建武重新集结起自己的兵马,高句丽各地的“勤王”之师也陆续云集。

大业十四年(公元六一八年)正月初三,决战于平壤城下,乙支文德大败,所部多降,只有以乙支氏为骨干的万余兵马北逃,途中不断被截击。正月初十,逃至鸭绿江南岸被重兵围困,乙支文德眼见逃生无望,自刎于鸭绿江畔,其侄乙支先领残部不足三千,逃至边境,为李密收留。三月,诏封乙支先从五品武贲郎将,迁所部于陇右。

高元平定乙支文德后,本要将“附逆者”全部严惩,还是高建武以杀戮过重,不利于安定,加以谏阻,只惩办了“元凶首恶”, 乙支氏除了一些远支,成年男子几乎全部处斩,女子和孩子没入奴籍。乙支氏从此一蹶不振,而另外一个大姓泉盖氏则借机崛起。

高元经此变故,不久大病不起,以世子高建武监国,高建武的兄弟高建德、高建勇不服,欲行谋反,被高建武先行平定,高建武又借机削弱了另外几个弟弟的力量,大权独揽。三月,高元病故,追封婴阳王,在位二十九年,高建武继位。

当高句丽国内动乱,军队都集中在北方之时,南方的新罗趁机出兵,不仅全部收复前两年被高句丽夺去的土地,还占据了高句丽南部的几座城池。当时高句丽又要平乙支文德之变,又要防范靺鞨越界抢劫,根本无力顾及,直到二月底,才将兵马调回南方,遏制了新罗。


高句丽陷入内乱规模之大,倒是出乎了我们的预料之外,本来只是想离间高句丽君臣关系,能够除掉乙支文德自然更好,不想高元和乙支文德居然刀兵相见,而高元又病死。

敌人内乱,本该是趁机进兵的良机,可是我一来缺乏准备,二来也无暇顾及。

因为要集中精力对付阿史那咄吉。

阿史那咄吉攻入阿史那叱吉的地盘,阿史那叱吉哪里是对手,只能领着所部南退到离大隋和奚部不远的地方。而阿史那叱吉又命康鞘利,领八万骑攻霫部和契丹。

此时与高句丽的边界,基本是不会有什么风险了。十二月初,调靺鞨骑兵三万,以及安东都护大将军麾下泸河、怀远两镇一万精锐,援助契丹等部,对抗康鞘利,只留辽东郡兵马警戒,同时鼓励靺鞨人到高句丽境内“发财”,对于高丽参等东西“高价收购”,靺鞨人受到利益诱惑,“劫掠高句丽北边,数月不绝”。

而阿史那叱吉也得到张须陀统领的右骁卫、右翊卫两卫和云内等三镇支援,得以和阿史那咄吉在今天内蒙古的锡林浩特一带对峙。

阿史那叱吉和契丹等部都很卖力,因为阿史那咄吉攻的是他们的地盘。

隋军也很卖力,因为如果阿史那咄吉得手,接下来就会攻入大隋的本土。

靺鞨人本来不大卖力,不过朝廷出了赏格,斩首突厥兵一个,给十两银子,于是靺鞨人也变得卖力了。

正月里,突厥人策动室韦南侵契丹和靺鞨。安东都护大将军急调屯所之兵万余,靺鞨军两万,才算把室韦人打了回去。

二月初,早已经摩拳擦掌的关内、河东两道四卫、八镇、稽胡两营和两道镇守使所部,官军十七万(比突厥南线守军兵力稍多一点),号称三十万,攻入突厥南境。

突厥南线守军本来并不处于下风,可是十五万人马中,却有颉利可汗阿史那咄苾的六万人马。

隋军见到阿史那咄苾的旗号一概不打,而阿史那咄苾见到隋军旗号也是从不主动出击。

不仅如此,阿史那咄苾还以“救援”为名,吞并南线属于阿史那咄吉的三万部众。

如此一来,隋军自然占了上风。

三月,阿史那咄吉命再征军马二十万,并且只留五万人守牙帐,令史蜀胡悉领五万骑兵增援南线,阿史那塔奇格领五万骑兵增援东南方向的自己。

阿史那叱吉已经动员了突厥兵五十五万,再动员,就必须动员铁勒人了。

而铁勒人真的动起来了。

三月十九,铁勒二十余万攻破阿史那咄吉的牙帐,五万守军损失近半,守将好不容易保着阿史那叱吉的母亲、妻子和孩子们逃出,牙帐被洗劫一空。

三月二十三,隋军屈突通、秦琼、史大奈、尉迟恭、王威、李世民等部八万,围史蜀胡悉五万骑兵于今天中蒙边境蒙古国一侧,大概在今天蒙古国东戈壁省额尔德尼一带,激战两日,阿史那咄苾坐视不援,史蜀胡悉力战被俘,五万骑兵战死万余,被俘万余,剩下两万逃出隋军包围圈百里,遇到阿史那咄苾的“援军”,全被吞并。

三月二十五,阿史那咄吉主力回撤,隋军置之不理,只由阿史那叱吉慢慢跟着阿史那咄吉的退兵“收复失地”,集结夷汉骑兵十三万(其中靺鞨就有五万,契丹、奚、霫也有六万)攻击康鞘利所部,在今天内蒙古的阿尔山一带大败康鞘利,斩首两万,俘获数千。

到四月,东突厥撤回,阿史那叱吉等收复了失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