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战:关东军暴乱分子命丧黄泉 第一部分 第一章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23.html


我生于吉林省集安市(原辑安县),集安是我的家乡,集安是县级市,行政上隶属于地级市通化,因此,通化市也是我的家乡。我的爷爷刘升十五岁从山东蓬莱老家闯关东落户在吉林省集安市。

我三叔刘甄淼自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日本占领我国东三省以后,不愿做亡国奴,离家出走,寻找抗日救国的道路。几经辗转到达延安,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刘甄淼是家乡最早参加革命的共产党人之一,对家乡的解放和建设

做出过重大的贡献,是有功的!也是我和我们刘家两代人参加革命的领

路人!

《最后一战》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军民对日本关东军的最后一战,也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争取解放的最后一战。这次战斗是关系到中国共产党建立东北根据地生死存亡的斗争,反映出共产党人的核心作用和英勇表现。

我的外甥陈学军(晓明)在澳大利亚根据史实写了一部很好的作品,我和我的家人读后感到非常兴奋,我认为他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透过带十字坐标的狙击步枪瞄准具镜头——一个身披伪装网的日本

士兵的眼睛看见的是秋叶的鲜红色在微微晃动,他正在缓缓地把镜头向

前移动并往上方抬起,光线变得越发的明亮了,眼前有几片秋叶的黄色

与棕色掺杂着闪过。

一只有着蓬松尾巴的松鼠正在布满鱼鳞状树皮的松树上灵活地攀爬

着,突然,它在一枝细长的树枝上停下来。只见它用两只后腿站起身,

那两只圆鼓鼓黑亮的眼睛东瞧瞧西看看,接着,它机警地耸起那对长着

尖毛的耳朵,聆听到了什么声音。

它的耳朵听得见近处各种虫儿鸟儿的鸣叫声,但远处隐约传来的是

一种它不熟悉的声音,这其实是一架飞机引擎的轰鸣声。

声音越来越近,已经可以分辨出飞机在朝这个方向飞来了。

那支日本一九三二年制的九九式狙击步枪的枪管终于伸出了阴暗茂

密的树丛。刹那间,镜头里一片白晃晃的,天空中耀眼的阳光直刺入眼。

持枪的日本士兵把瞄准具的角度略微放低了些,他眼前呈现出的是一片

开阔的山谷。山谷两边的山坡上是披着层层绚丽秋叶的树林,在山坡地

阴面和低处的枝叶上已经覆盖上了初冬落下的第一层白雪,一座座山峦

起伏好似一幅泼墨中国画似的向远方淡淡地逶迤而去。

伴随着传来的隆隆马达声,一架涂有显眼的橘黄色的日本九九式双

座高级教练机沿着山谷飞来。飞机由远及近,漆在机身上的日本红色太

阳徽记已经清晰可见——但是,当瞄准镜再仔细观察时,却发现一个用

黑色油漆写成的顶天立地的中国的中字正好竖立在红色的太阳徽记的

中央。

坐在那架九九式教练机前面学员舱里的是一个年轻的中国学员。今

天是他跟随教官第一次坐在飞机上在天空中翱翔。此刻的他睁大两眼,

眼望着天地间的壮丽景色扑面而来,他的脸上洋溢出了又紧张又兴奋的

神情。

这架日本空军的飞机现在属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民主自卫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