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八十八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十月十八,高句丽首都平壤。

三个衣着打扮与汉人相仿,可是相貌却有些不一样的人引起了高句丽人的注意,很快,士兵就将他们围了起来。

然而三人面不改色,为首者甚至神色倨傲:“我是始毕可汗的使者,要见你们的国王陛下!”

很快,高元派出的官员就接见了突厥使者。

但是突厥使者对这样的安排显然不满意:“我们千辛万苦,经过隋朝人占领的地方,来见你们国王。要知道,我们是代表突厥大汗的使者。”

“尊使见谅,我王近来身体不适,故而不能亲自接见尊使,并非有意怠慢!”

“既是如此,不见也罢,但是我们大汗亲自交代,见不到贵国国王就算了,可是贵国的乙支文德大人,我们务必见到,我们大汗有信,一定要面交乙支文德大人。”

“乙支文德大人忙于国事,可否由下官转交?”

“不行,来时我们大汗亲自交代,一定要面见乙支文德大人!”

很快,官员将情况汇报给了高元,高元不禁心中起疑。

于是第二天,高句丽王世子高建武接见了突厥使者。

对高建武,突厥使者要客气许多,并且说明来意:十一月初一,突厥将起兵进攻阿史那叱吉和契丹、奚、霫等部,而后再袭取涿郡、辽西等地,希望高句丽配合。

“到时隋的辽东郡,自然是归贵国。”

“不知靺鞨诸部,大可汗是什么意思?”

“自然是我突厥取者归突厥,贵国取者归贵国。”

“靺鞨诸部,历来是我高句丽的属民。”

“世子殿下,恕我直言,靺鞨不过是有一小部分曾经归附贵国,并且如今都已经反叛了。”突厥使者冷笑道。

谈到那封信,突厥使者态度依然明确---只能交给乙支文德本人。

于是高建武回报高元,高元更加起疑。

“阿史那咄吉给乙支文德的信中,必有隐情!这封信一定要搞到手。可是又不能得罪突厥人!”高元很不为难。

还是高建武年青,脑子转得快:“父王,儿臣与突厥使者言谈中,感觉他们并不认识乙支文德,不妨命人装作乙支文德。”

高元大喜:“此计大妙!”

十月二十,“乙支文德”接见了突厥使者,并与突厥使者缔结盟约:只要突厥攻入隋朝本土,高句丽立刻出兵。然后突厥使者急急回去复命。

很快,阿史那咄吉的信就交到了高元手中,不过信却是用突厥文写的。这令高元由不得不费劲去找懂得突厥文的人。

信很长,分成三个部分。

第一个部分,主要是讲隋朝是突厥和高句丽共同的敌人,以及自己准备先灭阿史那叱吉,再灭隋朝的打算,与突厥使者所说,并无二致。

第二部分,阿史那咄吉表示对乙支文德“久仰大名”,夸奖乙支文德如何如何,特别提到了大业八年隋东征军三十余万近乎全军覆没,完全归功于乙支文德的聪明智慧,这自然令的高元心中颇有几分不爽。

第三部分,却让高元大惊,阿史那叱吉把高元贬的一无是处,完全没有做国君的德行。在信的最后,阿史那咄吉表示,突厥愿意帮助乙支文德当上高句丽的国王,条件是乙支文德同意由突厥全面统治靺鞨诸部。

高元除了一身冷汗,就要下令将乙支文德捉来处死,还是世子高建武拦住,表示只凭阿史那咄吉的信定乙支文德死罪,并不足以服人,因为信中并无乙支文德与突厥同谋的证据,不过是阿史那咄吉单方面的态度,况且乙支文德家族在高句丽很有势力,贸然行动,可能激起变故。

最后,高建武出了个主意:交给乙支文德五万人马---看起来不少,却是些战斗力低下的非主力部队,去“配合”突厥攻隋,如果胜了,对王室并无损失,以后还可以再找机会,如果败了,正好借着这个名义收拾乙支文德。


十一月初八,高句丽军攻击辽东郡。

高元盘算,突厥是十一月初一攻击,必然吸引隋军的注意力,自己稍晚一点出兵,正可避实击虚。而如果出兵晚了,让突厥控制了靺鞨等部,局面就对自己不利了。

然而,隋军却是严阵以待:怀远、泸河二镇的主力、辽东守军和屯垦兵力,以及靺鞨军不下八万。

这样的对比,不要说乙支文德手下只是些二流部队,就是高句丽主力,也绝对占不到什么便宜。

乙支文德到底还是老练,见势不妙,立刻撤走,不过损失了七八千人,隋军也不越境攻击,但是靺鞨人可就没有那么客气了,进入高句丽境内大肆抢劫,抢劫对于靺鞨人来说,正是最喜欢的事情,所以倒是十分卖力,直到高句丽派出主力,才带着劫获的财物、牲畜和人口退回自己的地盘。


原来,真正的突厥使者,早在过境时已经被隋军拿获---之所以能够顺利拿获,其中另有隐情,而到达平壤的“突厥使者”,却是从史大奈手下挑选的几个突厥人,为首的是个七品武官。至于那封阿史那咄吉写给乙支文德的信,其实是虞世基的手笔,再找人翻译成突厥文。而阿史那咄吉真正的出兵之期,却是十一月十五。高元提前出兵,自然吃了大亏。当然,隋军并未料到高元会派出些二流部队,一切准备都是为迎击敌军主力而做,倒是白费了些许力气。

乙支文德领兵刚过鸭绿江,高元就派人下旨,以败将之名,免了他本兼各职,“拿送有司”。


十一月十五,阿史那咄吉以康鞘利领军五万为先锋,自己亲领大军二十万,进攻阿史那叱吉。不过,阿史那咄吉还是留下十五万兵力,防备南线隋军,又征集十五万兵力,镇守牙帐,防备铁勒等部乘虚而入。

此时的阿史那叱吉,不过五六万兵力,慌忙向大隋求援。

而此时的隋军,早有准备:

燕郡的契丹奚霫都护中郎将府,集结所部并契丹、奚、霫各部夷汉军五万---汉军其实不过六千,西进援助阿史那叱吉,契丹等部知道阿史那咄吉收拾了阿史那叱吉,下一个就是自己,唇亡齿寒,倒起了同仇敌忾之心。

北京的右翊卫大军三万,并河北道镇守使集结河北道征集兵士三万,云内(今大同)、燕山(今张家口)、临榆(今山海关)三镇兵一万五千,北上驻守南突厥和大隋边境。

左武卫大将军罗士信,领兵进驻榆林、五原;右武卫大将军秦琼,领兵进驻定襄、马邑;薛世雄统帅的左御卫驻朔方、雕阴;屈突通领左骁骑卫驻太原、雁门。

右骁卫则已经于十月底,就已经在吏部尚书张须陀和大将军李景统领下,北上开赴北京。

大军云集,必须有主帅,关内道诸军由薛世雄统领,河东道诸军由屈突通统领,河北和燕郡诸军则由张须陀统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