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八十七章

hebinjjwy 收藏 1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对突厥的战争准备,这两年一直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打仗靠什么?

勇士?武器?

对于游牧为生的突厥而言,男子几乎个个都是战士,劫掠便是天性,只要有人,几乎谈不上什么战争成本。

人家习惯了做没本钱买卖。

可是对以农耕为主的中原而言,打仗却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中原王朝打仗,第一重要的,是钱。

所以,这几年里,钱粮的准备是最最要紧的。

然而又不能大肆搜刮,我当然不会忘记《资治通鉴》上记录的隋是如何亡国,也记得明朝覆亡的教训。

好在这几年,除了北边,天下倒算太平。

像榆林马邑这样的地方,从来就不是什么富庶之地,减免几年赋税,并不影响朝廷大局---只要不再大把大把地往里面丢钱就好。朝廷倒是也在那里赈灾,不过我借鉴后世常用的办法,搞“以工代赈”,正好修固雁门、榆林、云中、定襄等一些重要的城寨.女子、五十以上的老人和十五岁以下的孩子、残疾,可以领取足够填肚子的口粮,而青壮年男子则需要“工作”换取,但是他们所得比不需劳作者高出四成之多。老百姓有了吃的,又有了事情做,自然不会闹事。当然,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官员清廉,不能克扣贪污。再者,也不能让官员过于追求“政绩”,劳民过甚。所以,我一面派御史台明察,一面着千牛右卫暗访,从东都到地方个个环节,严加防范,并且规定,允许百姓上告,一经查实,严处犯事官吏,连上级也要牵连问责。

而大业十年以来,黄淮安定,长江沿岸也得到了很好的开发,这几年朝廷虽然并未加征,不过因为户口增加,征收的钱粮赋税都有了一定增长。南宁的屯垦勉可自足,但岭南、安南和辽河却是成了帝国新的粮仓---那些地方本就是或气候适宜,或土地肥沃的地方,在古代之所以“落后”,是因为开发不够。而我既然是来自千余年之后,自然知道这些地方的重要。所以,这几年,往南宁移民不过五万,可是岭南、安南则移民十余万,辽河流域移民也有十万之众。

与邻国的商业贸易已经成为帝国新的财源。丝绸、瓷器和茶叶是最大宗的出口物资,为了保持帝国在商业贸易中的强势地位,我非常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不许丝绸、瓷器的制作技术和桑苗、茶种“出(玉门)关下海”。随着帝国在南方的扩张,骠国、文单、赤土等国或成藩属,或遣贡使,除了西域,南洋也成为新的贸易方向。即使是对处在敌对状态的东突厥、高句丽、百济、宝髻,贸易也并未中止---只是有许多限制,战争物资是受到严格禁运的。对外贸易为帝国的国库带来的丰盈的收入。当然,对外贸易也并非一帆风顺,比如帝国最重要的西域贸易,西突厥的射匮可汗和他的部属常会做些“抽成”的买卖,虽然名义上他们还是大隋的藩属,但本性总是难移的,只要不太过分,我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毕竟,货物要从人家的地盘上过,而我现在主要的敌人是东突厥的阿史那咄吉。

帝国的工商业这两年也得到很大发展,这也是常情,天下太平了,工商业自然活跃,何况我来自遥远的未来,自然是深知“无工不富,无商不活”的道理,虽然不会提前一千多年搞“市场经济”,但对工业(当时主要是手工业)和商业基本上还是采取了鼓励态度。工商业的发展也给朝廷带来巨大财富。赌坊、馆阁(高级妓院)等“娱乐业”会被课以比较重的税,酿酒、贩酒和金银器等奢侈品的制售次之,其他的税赋都比较低。不过对于矿业,我并未大加鼓励,原因以后会讲。

朝廷而今已经度过了库存紧张的日子,有了钱有了粮,才可以准备打仗。

不过,我还在等待时机。


十月初一,漠北草原,始毕可汗阿史那咄吉的牙帐(今蒙古国后杭爱省境内)。

阿史那咄吉非常地生气。

“南朝小儿,竟然敢入我大突厥境内,实在可恨!更挑唆铁勒诸部叛乱,使我突厥连年内乱,本指望刘武周之辈疲敝南朝,不想却今日竟成丧家之犬,逃来我处。这口恶气不出,难平本汗心中愤恨!”

“大汗,”突厥重臣史蜀胡悉说,“听说南朝如今正整军经武,其志必在我大突厥,大汗应当先下手为强,趁隋朝尚未做好准备,蹂躏河东、关中,西取长安,东取太原。”

“不然,”一个叫阿史那塔奇格的特勒反对道,“隋朝而今在边境防范甚严,起榆林云内等十余座兵镇,更有精锐十余万驻扎关内、河东两道。前番我五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而援助刘武周的数万人马,也几乎匹马未还,此时若贸然攻隋,未必有取胜的把握!”

“那么,就任由南朝轻视我大突厥?”

“大汗,臣以为,还有比南朝更可恨的!”

“谁?”

“您的弟弟,阿史那叱吉。”

听到阿史那叱吉的名字,阿史那咄吉果然勃然变色:“这个叛徒!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屡屡与南朝勾结,确实可恶。”

“大汗,除了阿史那叱吉,还有契丹这些叛徒,他们原本是归顺我们大突厥的,可是现在也帮着隋朝人,处处与我们作对。”

“不错,这些家伙,的确比南朝人更加可恶!”阿史那咄吉点头说道。

“大汗,臣以为,我们最大的敌人,还是隋朝!此时应当集中全力,打击隋朝,不可旁生枝节!”史蜀胡悉说道。

“史蜀胡悉大人,什么是旁生枝节?阿史那叱吉和契丹这些叛逆不除,我大突厥威严何在?我大可汗威严何在?再说,我若起兵攻隋,阿史那叱吉等辈必与南朝勾结,为我祸患。”阿史那塔奇格说道。

“契丹、奚等不足虑,阿史那叱吉终归也是我突厥人,晓以大义,可汗不妨对其多加安抚,难道我们不可以联合阿史那叱吉攻打隋朝吗?”史蜀胡悉说道。

阿史那塔奇格冷笑一声:“史蜀胡悉大人,你该不是受了阿史那叱吉什么好处,竟然为他做说客?”

史蜀胡悉大怒:“你说什么?”

阿史那塔奇格仍是冷笑:“我说什么,大汗自然清楚。”

史蜀胡悉面向阿史那咄吉:“大汗……”

阿史那咄吉脸上很不高兴:“本汗当然相信你的忠心,但是阿史那叱吉这个小丑,妄称大汗,与本汗分庭抗礼,本汗自当讨灭之,我意已决!”

“大汗英明!”阿史那塔奇说道,“进攻阿史那叱吉和契丹、奚等部,然后可攻打辽西、北京,臣闻北京繁华,不亚于太原!隋在东北,只禁军一卫,加上安东都护所部及各地守军,不足十万,尚需防范高句丽。到时,我取河北、辽河之地,易如反掌,更可收服靺鞨诸部,再交结高句丽、百济,何忧南方小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