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八十四章

hebinjjwy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杨暕目注赵才大军东去,不由长出一口气,才感觉到自己背后出的冷汗。 “火速召集亲信之人,我们这就去潼关。” “殿下,大军不是已经走了吗?” “右武侯卫走了,左武侯卫和右御卫只怕就会来,到时未必能够再遮掩得过。就算一时遮掩过了,云定兴一败,我等也必将败露!” “小人这就回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杨暕目注赵才大军东去,不由长出一口气,才感觉到自己背后出的冷汗。

“火速召集亲信之人,我们这就去潼关。”

“殿下,大军不是已经走了吗?”

“右武侯卫走了,左武侯卫和右御卫只怕就会来,到时未必能够再遮掩得过。就算一时遮掩过了,云定兴一败,我等也必将败露!”

“小人这就回王府安排。”

“不必了,立刻就走。”

“可是殿下,王妃还在府里……”

“顾不上许多了,立刻就走。”


赵才的右武侯卫到时,云定兴的日子已经不好过了。

驻守汜水、虎牢的右骁卫已经第一个赶到了嵩高山下,因为他们得到的消息最早,路也比较近。第二个到的是右御卫,他们驻扎东都以南,而嵩高山正在东都的东南方向,而且右御卫也没有在东都城下耽搁。

云定兴在洛阳招募的那些乌合之众早已经扔下武器投降,而左屯卫的将士大多是被蒙蔽,现在看到自己成了“叛军”,正在不安,我趁机发动“政治攻势”,下诏“胁从者不问”,于是也很快放弃了抵抗。

因为路远,左武侯卫是最后赶来的,嵩高山下早已经恢复了平静,不过左武侯卫功劳却是最大,他们抓住了逃跑的云定兴。

平叛的第二天,御驾返回东都,放出了被关押的于仲文和魏征。

而杨暕,自然成了朝廷通缉的“钦犯”。

此刻的杨暕,只带了三百来个亲信,向西逃亡。

不过他的逃亡之路并不漫长。

仅仅四天之后,他就被“护送”回了东都。“护送”他的,正是他寄予厚望的潼关副将,右骁骑卫中郎将余钦。

余钦之所以是“亲信”,那是因为当时的杨暕是齐王,可是今天的杨暕,不过一条丧家之犬而已。

很快,对这场叛乱的处分就颁布天下:

齐王杨暕,废为庶人,囚禁于宫中,除了皇后,他人无旨不得探望。我是看在萧皇后的面子,从轻发落,当日皇后曾经求我废齐王以保全杨暕的生命,我不想让她太过伤心。

齐王妃本来也是要受到株连的,却查出怀了身孕,不管怎么说,总是皇后未来的孙儿,皇家血脉,况且我也觉得她可怜,杨暕谋反,她并不知情,及至事败,杨暕逃跑之时又弃之不顾,所以在宫中择居安养,所供从优。

云定兴,腰斩于市,一同被腰斩的还有他的亲信,斩杀刘将军和御林左卫大将军的虎贲郎将。

齐王亲信五百余人,云定兴亲信百余人,流放安南、安东、南宁都护大将军府和鄯善、且末等郡,家属数千流放建安(今福建)。


此时已经到了八月,算算日子,按照历史记载,现在应该已经是李渊父子晋阳起兵的时候了,当然我并没有象书上写的那样游幸江都,一去不回,李家父子自然没有机会。

不过我却决定去唐国公府一趟。

此时是沈光,已经奉旨调回,再加上宇文成都、裴元庆和许安,一行不过二十余人,就到了李渊府上。

李渊从太原被调回东都,我就赐了个大宅子给他。今日我的突然到访,李家人自然是要摆出一个“受宠若惊”的样子。李渊亲自领了一大家子人在门口“恭迎”。

到了大厅,我自然是上座,和李渊寒暄几句,自然提到了李世民。

“李将军在河东屡立战功,唐国公有此嘉儿,实在可贺。”

“圣上谬赞,犬子如何当得起。”

我却看到陪坐的两位,年纪大的那位倒还没有什么,年纪较轻的那位却面露不忿之色。我看他十五六岁的年纪,想来该是李渊的三子李元吉了,长的倒不似我过去以为的那种上不得台面,也算得上翩翩佳公子一个。看来,李世民、李元吉兄弟早有不和。

“不知唐国公有几个儿女?”

“回皇上,此是臣长子李建成,现在太学,做个博士。”他指了年纪稍长的那个年青人,李建成连忙施礼,倒是中规中矩,李渊又指向另外一个年青人,“此是臣的三子元吉,正在太学。四子玄霸,却是早夭。长女婚配河东柴绍,次女嫁与御林右卫左亲卫(中级指挥官,从六品虎贲郎将)段纶,皆在夫家,尚有数儿女,年纪幼小,不通礼仪,臣不敢惊了圣驾。”

“段纶?可是故兵部尚书,北平侯段文振的公子。”

“回皇上,正是。”

我点点头:“甚好。”心中却想:“这些世族大家,倒是盘根错节的关系网。”

我心中暗自思量,那李渊我如今已经架空,留在东都,等于是拔去爪牙的老虎,但他老奸巨猾,仍然不可不防,更重要的还是身在太原的李世民,我是用着担心,不用却又可惜。李建成倒也算个人物,最重要的,是李家兄弟不和,我倒是可以寻机利用。

回去以后不久,我就下旨,授柴绍、段纶从五品朝请大夫,看起来是升了官,其实都是无权的散职,特别是段纶,调离了领兵的重要岗位,更要紧的是全部调来东都,便于掌握。而李建成,却在户部给了个正六品实职。

我要让李建成在李家有抗衡李世民的实力,但是对李建成,却也不可以掉以轻心,毕竟,现在还不是他们兄弟“太子之争”的时候,未必不会哪怕只是暂时的“兄弟齐心”。


八月,程知节报来大捷。

原来宝髻和附国四王子之间,渐渐有了许多不和。四王子是希望借宝髻之力争夺附国王位,而宝髻却是要夺取吞并附国的土地和人口。

借着冬末和初春,隋军作战不便,宝髻取得了相当的优势,南北两个附国王丧失了近半的土地。

可是,随着胜利,宝髻和四王子的矛盾却是越来越明显,更重要的,是宝髻在附国的将领显得**跋扈,处处以“太上皇”自居,使得四王子和他的支持者心中忿恨,不时发生一些小冲突。

于是宝髻将军竟然起了诛杀四王子之心。可是那宝髻将军在附国新纳的一个宠妾,是四王子下属一个贵族首领的妹妹,将宝髻将军的图谋密告给了哥哥,那贵族又立刻报告了四王子,四王子大惊之下,先下手为强,杀死宝髻将军,攻击宝髻军,可是宝髻军到底强悍,在经过最初群龙无首的纷乱后,很快就扭转局面,杀的四王子节节败退。四王子眼见不敌,向隋军主将程知节求援,此时恰好侯君集的援军赶到,程知节立刻抓住时机,与四王子联军,两个月中,不仅将宝髻军全部逐出附国,还夺取宝髻东西百余里,南北两百里的土地,对于地广人稀的青藏高原,这点土地根本不算什么,但对于素来畏惧宝髻的附国、薄缘、嘉良等部,却是一个鼓舞。

消息报到东都,诏命程知节领八千军马驻扎定泸镇(今四川康定),其余诸军班师,有功者一律封赏。又封四王子附国西王,领附国西部的一小块土地和夺取的宝髻领土,地位次于南北二王。附国三王之间,依旧矛盾不少,我却希望他们“三足鼎立”,以维护隋朝在西南取得的优势。所以刻意使三部均与宝髻接壤,加上大隋居中调停,倒也使得三王大体相安无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