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八十三章

hebinjjwy 收藏 1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于是第二日,点起山上兵马,御林卫在前,骁果卫护卫百官在中,千牛卫护卫后宫在后,起驾下山。

然而到了山下,情势却与昨日探子所见,又有不同,已经不只是千余设卡的官兵,山下驻扎的,足有不下五万之众,许多甚至并无官军服色。

领前的御林左卫大将军心中一凛:“难道东都已经为叛军所控,杀散山下官军?”仔细看时,却见大半是左屯卫的旗号。

御林左卫大将军策马上前:“来的何方人马?”

对方阵中策马出来一将,正是云定兴:“左屯卫大军在此。”

御林左卫大将军见是云定兴,倒是放下心来:“云将军何以到此?”

“魏征谋逆,已为我左屯卫剿平。”云定兴突然大声道,“山上百官中,有魏征同党,挟持圣驾,本将军奉齐王殿下之命,领兵靖乱。”

御林左卫大将军大惊:“云将军此言何意?”云定兴身侧,早已快马杀出一将,一刀便将毫无防备的御林左卫大将军斩落马下。

“这是叛逆,挟持圣驾,本将军奉密旨斩之。”云定兴大声道,“众军于我剿灭叛军,救出皇上,重重有赏。”于是山下众军一声呐喊,便冲了上来,云定兴自己,倒趁机躲到后面去了。

事情终于清楚了,云定兴在谋反,并且齐王杨暕很可能参与。

问题是,山下的五六万人,如今都是“叛军”,虽然其中许多人,也许真的是想要“救驾”。

我只好返回嵩阳宫,护驾的军士把守山道,叛军虽然人多,倒是难以冲上山来。

我提出,既然云定兴是打着我被劫持的借口,我不如直接到军前,戳破他的谎言。但是群臣大都反对。

苏威道:“云逆军中,必已安排亲信之徒,皇上若至军前,则必为奸徒所乘,龙体若有闪失,则大事去矣。”

嵩阳宫虽然暂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存粮只够一周之用---这还是因为我决定提前返回东都,存粮还有些结余,本来,是山下每过十日,送一批粮食上山,新鲜菜蔬肉食,则是每日供应。没有肉就没有肉吧,可这没粮就是大问题了。


“皇上,当务之急,是要调兵勤王。”张须陀说道,“臣观叛军之中,大半是左屯卫旗号,间杂少许乱民,可知其他诸卫,多半并未附逆,只是无调兵之符,加之事情不明,未敢轻动。”

韦云起也道:“朝廷之制,诸京留守,只得调一卫之权,且需兵部令箭。卫侍郎留守兵部,恐已不测,但必不肯附逆。调兵虎符,却在嵩阳宫圣驾之侧。”

“只是如今下山诸道,皆被叛军阻绝,如何调兵?”虞世基不无忧虑地说。

随驾在侧的千牛卫总兵将军宇文成都出列道:“皇上,叛军虽众,然嵩高山绵延百里,岂是数万人围得住?随驾的千牛卫、骁果卫中,不乏身怀绝技之人,其中有樵猎出身者,猿猴可行之处,彼便可行!皇上可从中挑选些人,持密旨和调兵虎符,勤王平叛。”

我闻言大喜:“宇文爱卿,此事朕便交予爱卿。”


杨暕和云定兴合谋,囚禁了魏征、于仲文等人,可是除了云定兴的左屯卫,其他诸军接到所谓“兵部行文”,却都以未见虎符的名义,不肯调动。而留守东都的御林卫诸军,他两位自然也不敢动用,杨暕、云定兴无奈之下,在洛阳竖起“招兵”大旗,市井无赖,泼皮流氓,统统招徕入军,就是许多良善百姓,也受到“救驾有功,重重有赏”的诱惑,加入了叛军,几日下来,倒也招到几万人,杨暕原来的千把人,自然成了大小头目。云定兴把其中两万来人编入到自己的左屯卫中,来攻嵩高山,杨暕则带着其他万余人,留守洛阳。


却说杨暕、云定兴合谋反叛,已经是第六日,云定兴去围嵩阳宫,也已经是三四天,却还不见消息,杨暕在东都,不啻于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

此次谋反,做之前杨暕也算的上“义无反顾”了,可是真的做下来,却有心生悔意。

毕竟,造反可不是什么过家家。

想起自己这些日子的提心吊胆,“殚精竭虑”,还真不如老老实实做一个太平王爷。

可是,事已至此,已经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杨暕正在兵部,却有手下来报,城北的右武侯卫已经来到东都城外,杨暕大惊,虽然前几天自己以兵部的名义让右武侯卫大将军赵才来东都,人家没有来,今天不请自来了,却又让杨暕心惊肉跳。

他慌忙下令,紧闭东都各门,自己带了百来个亲信,到北门查看。

这东都虽然是城池高大坚厚,可是杨暕也明白,就自己的乌合之众,要跟禁军干起来,多半是捞不了什么好,何况城南、城西还有禁军,城里的御林军,也不好对付。

杨暕战战兢兢伤了北门城楼,见城外数万大军,阵势威猛,不过并未摆出攻城的架势。

杨暕让手下人喊话:“齐王殿下在此,来者何人?”

一员大将骑着马过来,就在马上施了一礼:“臣右武侯卫大将军赵才,奉旨讨逆,恐东都有事,故而领兵前来,不知殿下在此,惊动王驾。只是军情紧急,臣今日不能向殿下赔罪,待到平定叛军,再来登门拜见齐王殿下。”

杨暕心中一惊,“奉旨讨逆”,难道是自己谋反的事情已经发了?可是看赵才的样子,好像并不是来和自己为难。

他仍然缩在后面,只让手下人接着喊话:“赵大将军既说是奉旨,可有凭证?”

“皇上被围嵩高山,遣千牛卫持虎符调动兵马。齐王殿下既然在此,可否请出相见。”

杨暕只好硬着头皮趴在了城墙垛上:“赵大将军,本王在此,东都反叛,已为本王平定。”

赵才见着杨暕,慌忙又是在马上施了个礼:“殿下,恕赵才甲胄在身。前日殿下报东都魏征反,调本部平叛,臣因无旨意,不敢轻动,幸得殿下护得东都安全,臣惶恐惭愧,望殿下恕罪。只是千牛卫来报,左屯卫围攻嵩阳宫,反意毕露,想是魏征乃是云定兴的内应,云定兴见夺取东都不能得逞,故而提兵欲劫持圣驾。”我尚无杨暕参与叛乱的确凿证据,所以只说的云定兴谋反,是以赵才对杨暕毫不起疑。

“赵大将军所言正是,只是本王兵微将寡,只能勉强保的东都周全,不能前往嵩高山平叛,幸得大将军到此,父皇在嵩阳宫,必是盼将军如盼甘霖,救兵如救火,大将军当及早领兵去救驾,就不要在东都耽搁了。”杨暕心中一喜,不过还是巴不得赵才早点离开。

赵才又是一施礼:“殿下所言甚是,臣这就领兵前往嵩高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