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真爱我离婚了 曾经浪漫的他像变个人

世界王牌 收藏 1 363
导读:沉闷的生活,我无法忍受 去年3月之前,我和素严(化名)还是很恩爱的一对夫妻,素严的爸妈把我当作他们的亲生女儿一样地细心照顾。就在那年3月,素严被公司派往外地学习,一去就是好几个月,留下我一个人在家打理,日子也过得寡淡无味起来。 素严并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男人,有时我们通电话,都是我在电话这头唧唧喳喳,他总是扮演那个沉默的角色。姐妹们见我一个人闷得慌,隔三差五地便拉我出去散心。 时间一晃而过到了7月。一天,我和姐妹又拉了一帮子朋友在酒吧喝酒,这时,我命里注定的那个男人,荣强(化名)出现了。荣

沉闷的生活,我无法忍受


去年3月之前,我和素严(化名)还是很恩爱的一对夫妻,素严的爸妈把我当作他们的亲生女儿一样地细心照顾。就在那年3月,素严被公司派往外地学习,一去就是好几个月,留下我一个人在家打理,日子也过得寡淡无味起来。


素严并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男人,有时我们通电话,都是我在电话这头唧唧喳喳,他总是扮演那个沉默的角色。姐妹们见我一个人闷得慌,隔三差五地便拉我出去散心。


时间一晃而过到了7月。一天,我和姐妹又拉了一帮子朋友在酒吧喝酒,这时,我命里注定的那个男人,荣强(化名)出现了。荣强是一个朋友介绍来的,他离婚有一年多了,很讨女孩子欢心。他的出现使得大家兴致高涨,酒吧里的温度也似乎高了好几度。那晚,大家都玩得很尽兴,一个个喝得烂醉,荣强忽然靠近我,问我要电话号码,借着酒力,我二话没说就给了他,荣强很开心地对我笑,说:“好,我交定了你这个朋友。”


没过几天,荣强主动跟我发短信。我有点讶异,又有点戒备。我开始试探性地跟他聊天,荣强一直都是一副老老实实的口吻,我放下心来。荣强跟我聊他失败的婚姻,我也聊我的家庭和孩子。7月正是生意的淡季,和荣强聊天成了我打发闲暇时间的方式,他每天给我打几个小时的电话,一聊就到深夜。


也许我以前的生活总是太单调,几乎没有任何改变,也麻木地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方式。素严太沉闷,我们只习惯在电话里彼此问候,仅此而已,再也找不出别的话题。荣强与素严却完全不同,他的幽默风趣与素严的不解风情形成强烈的反差,我的心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慢慢向荣强靠近。


情人的浪漫,是火红玫瑰


8月16日是我的生日,15日下午荣强打来电话,问我是不是我的生日要到了,还说他现在在深圳,没法回来请我吃饭,我淡淡地说不要紧,心里却一阵莫名的失落。


就在16日的晚上,我突然接到荣强的电话,他在那边很大声地说:“玫云啊,我现在在深圳机场,你等我,我马上赶回武汉。”说完,他挂掉了电话。我又是感动又是悲哀,感动的是,荣强还惦记着我的生日,坐飞机回来只是为了陪我吃一顿饭。悲哀的是,素严身为我丈夫却连我生日是几月几日都记不住,甚至连电话都没有打来。


我犹豫了片刻,还是冲出家门,打了辆的士赶去了机场,等候从深圳过来的航班。在出站的人群中,我一眼望见了荣强。天哪,他居然拎了蛋糕,还捧着一大束鲜艳的玫瑰,在人群里是那么的显眼。荣强笑吟吟地望着我,捧着鲜花向我走来,我看着那簇火红鲜艳的玫瑰,陶醉在深深的幸福中。


玫云叹了口气,说:“当时也不知为什么,整个人都忘乎所以了,什么家庭啊孩子啊都不记得了,现在想想那会真是太冲动了。”也许李敖有一句话说对了,他说鲜花对女人是随时都有效的。鲜花,是征服女人最好的糖衣炮弹。


12月份,素严结束学习回了家。荣强知道后,三番四次催促我离婚,可我毕竟跟素严同床共枕过几年,我也舍不得孩子。荣强劝我,你们与其现在这样,倒不如离了,即使勉强过下去也不会开心。我终于下定决心向素严摊牌了。


素严表现得很冷静,他很恳切地说:“玫云,我能够原谅你,以前的事情我也有责任。现在请你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留下来。”公公婆婆也在一旁求我留下来。我难过得眼泪差点要掉下来,可耳边又响起了荣强的那席话,我狠狠心,还是硬起心肠走了。


就这样,今年1月我离了婚,和荣强住到了一起。直到住到一起,我才真正了解到荣强是怎么样一个可怕的人。他给你的浪漫是真的,可他给你的残暴也是真的。


浪漫的男人,变成了恶魔


我一直都知道,荣强身边有很多女人,然而我相信他,和我在一起后,不再和她们来往。


一天,我无意中翻看荣强的手机,看到了他的前女友跟他发的信息,是这样写的,“你认为我们还可以重新来过吗?”我立即火冒三丈,跟荣强吵了起来,他顺手就狠狠扇了我一巴掌。这一巴掌把我给打蒙了,素严对我从来都很疼爱,根本就不会那么粗暴地对我。我哭着大声质问他,他吼道,这不叫打,这是给你的教训,你以后少管我的事!这个男人是我自己选的,我也只能忍气吞声。


有一天,我心情很差,跟姐妹出去喝酒,玩到深夜才回去。一回去,我就看到荣强一个人低着头坐在门口,地上摆了一大堆空酒瓶,显然是喝了不少酒。见到我他就破口大骂:“你玩到现在,还知道回家啊!”他疯了似的把我打得鼻青脸肿。那一次我几乎想到了死,荣强酒醒后又百般地哄我,求我原谅他。我说,分手吧。他拉下脸来威胁我:你要跟我分手,我就对付你的孩子。


这样在打打骂骂中过了一个月,我的心也灰了。我偷偷跟婆婆发短信,婆婆说孩子想妈妈了,劝我回去。这条短信不幸被荣强看到了,他什么都没说,拉我跟他一大帮朋友吃饭,吃饭时他故意不停地敬我酒。我没喝,他猛的把酒泼到我脸上,恶声恶气地低声说:“你玩我,我会把你玩废。”


我真的是万念俱灰了,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了。我想到了用结束生命来结束这一切。我哭着打车回到家,拧开了煤气,跟素严发了最后一条短信,我说:“你要把孩子带好,如果有来生,我仍愿意和你做夫妻。”我又跟荣强发了短信,“我恨你,我要让你这一辈子都不得安宁,我要让你一辈子都亏欠我。”后来我就迷迷糊糊了,醒过来才知道是荣强把我送到了医院。


出院之后,荣强扔下一句话,“你要分手,除非你家破人亡。”我哭着说,“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我觉得跟你在一起,就像行尸走肉一样,没有爱,也没有恨了。”我这样求他,可荣强仍是不依不饶,他又动手打我,扬言就要这么跟我耗下去,还说他是不会放过我的那个家和我的孩子的。这个当初送我99朵玫瑰的男人,现在已经变成了恶魔。



这些天,我终于从荣强那儿搬了出来,住在我同学家中。我也换了手机号,不想再跟荣强有任何的瓜葛。从婆婆那里,我得知素严已经把孩子带到了外地,我很想回头,可是我又害怕,这样匆忙回去后果会不堪设想,也不知道素严到底会怎样对我,我愿意为素严重新再来。可是,素严能接纳现在的我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