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八十一章

hebinjjwy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东都洛阳,一家不大起眼的酒肆,二楼雅间之中,一个年约五六十岁的男子坐在桌前。过了片刻,一个二十来岁,衣着华贵的青年,带着两名壮汉走上楼来,一个管家打扮的男子连忙迎上前去。 “你们两个在楼梯口守住,不要叫人上来。”华衣青年吩咐道,两名壮汉应诺一声,管家却道:“公子,我家老爷交代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东都洛阳,一家不大起眼的酒肆,二楼雅间之中,一个年约五六十岁的男子坐在桌前。过了片刻,一个二十来岁,衣着华贵的青年,带着两名壮汉走上楼来,一个管家打扮的男子连忙迎上前去。

“你们两个在楼梯口守住,不要叫人上来。”华衣青年吩咐道,两名壮汉应诺一声,管家却道:“公子,我家老爷交代,您的随从也请入隔壁雅间,不必守在外面,我家老爷自有安排。”

华衣公子略一迟疑,对两名随从道:“就听他的吧。”然后由管家领了,入了早到的男子所在的雅间。

管家将人领入,关上房门,男子才起身行礼,低声道:“齐王殿下。”华衣青年正是齐王杨暕。

杨暕四顾无人,低声答道:“此处可稳妥?”

“殿下只管放心,此处绝对安全。”

“还是小心得好,楼梯口原该让人守着。”

“殿下,这酒肆,是小臣的过去的一个部下所开,店中的人,都会替我们把风,且这二楼所有雅间,也都被我的亲信包下,在楼梯口安排人,反倒可能惹人起疑。”

杨暕这才松了口气坐下:“云大将军果然是运筹帷幄之才。”那男子,却是检校左屯卫大将军云定兴。

云定兴赧然一笑:“殿下取笑,小臣现而今已经不是大将军了,暂代而已。”

“那是父皇办事不明,若是大事得成,莫说左屯卫大将军,就是兵部尚书,也是非君莫属。”

云定兴起身施礼:“小臣愿为殿下赴汤蹈火,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云大将军不必拘礼,大事还需与将军慢慢商议。父皇而今正在嵩阳宫,但东都却由魏征留守。”

“魏征小儿,不过因皇上宠幸,数年间竟从小小白丁直升三品大员,朝野却无甚根基,御史台又是极得罪人的差事,殿下倒不必挂怀。”

“本王本以为那张须陀既上嵩高山,东都留守,该是本王代理,却不想父皇竟然给了魏征小儿。欲调动兵马图谋大事,却有几分困难。就是本王王府卫队,也全不可信,只有数十个齐王府多年的亲信可用,否则,也不必和将军在此密议。”

“小臣以为,在此密议,却是不易为千牛卫侦知。殿下联络旧日部属之事,不知进展如何?”

杨暕叹了口气:“本王的旧部,多遭贬斥,本王暗中遣人联络,他们大多倒是愿意与本王同心,只是洛阳城中,可用者不过千人。此时动手,只怕……”

“殿下,皇上及一干心腹,此时正在嵩高山中,最亲信的秦琼、罗士信两卫,调驻河东郡,以备突厥,其他如来护儿薛世雄屈突通,或在百济,或在突厥,倒是我的左屯卫,就在巩县、洛口一带。倘使迁延日久,恐事机败露。”

“只是左屯卫,将军未必能够调得动,调兵须持虎符。”

“左屯卫中,臣已经安置了一批亲信,到时,殿下可突然发动洛阳城中之人,突入留守府,拘押魏征。臣只说魏征谋逆,调左屯卫入东都。”

“若是父皇在嵩高山得知,却该如何?须知左右御林卫都是父皇亲信,洛阳左近,另有禁军三卫,随驾的骁果卫、千牛卫,也不可小视。”

“依殿下之意,却该如何?”

“我等何不去西都?大兴有许多贵胄,对父皇近年冷落世族,颇有微词。”

“西都有卫文升在,不可轻视。”

“既可诬魏征反,何不可诬卫文升反?到时,我等只需据守函谷关,再北连突厥,不难割据关中。”

“有把握?”

“潼关副将余钦,原是齐王府中一名亲卫,本王已经暗中联络,到时余钦可以斩将夺关。”

“殿下,臣还是以为,西都不如东都。三卫不足惧,其无虎符,不能调动,齐王殿下可在夺取洛阳后,设法图之,臣派亲信,封锁东都到嵩高山的道路,等时机成熟,杀上嵩高山,逼皇上退位,则天下可定,何必割据关中。况关中有禁军三卫,若不可收服,反为所害。唯掌控皇上,方可成大事。”

“劫持父皇,只怕……”

“殿下,欲成大事,必冒大险。”


七月初七。

一帮人吵吵闹闹,推搡着,簇拥着来到御史台---现在暂时充作魏征的留守府衙门(御史台这一类的中央官署原本应该在皇城之内,不过我以为不利于民间上告,故而设在了皇城以外)。

守卫出来制止:“什么人在此喧哗?”

“我等要见魏大人评理。”

“有官司当到河南尹衙门。”

“河南尹衙门管不了,我们要告官,这厮是个官儿,却光天化日,调戏民女。别的衙门我等信不过,有道是官官相卫,听说右都御史魏大人为官刚正,我等就要找魏大人为民做主。”一个领头者嚷道。

守卫细看,果见被人揪着的,却是穿着件正八品的官服,官帽已经不知去向,衣服也被拉扯破了几处。

此时人群中已经有人喧哗。

“我们要见魏大人。”

“魏大人要为民做主。”

“这魏征该不也是浪得虚名吧。”

……

而周围又围上许多看热闹的百姓,也有人跟着鼓噪,守卫道:“你等先等着,我去禀报大人。”

过了一会,守卫出来道:“大人有令,着相关人等入内,无干者在外等候。”

十几个汉字就拽着那官儿往里走,却有人起哄:“不行,我们也要看看,魏大人断案到底公是不公!”就有人也往里拥,守卫待要阻拦,却被一柄短刀顶在胸前。冲进御史台的数百人,都从怀中抽出暗藏的短刀。

与此同时,齐王杨暕领着一帮人突然进了兵部。

因为是齐王到了,卫士不敢阻挡,于仲文也慌忙出迎。

杨暕劈头盖脸说道:“魏征谋反,于侍郎可知?”

于仲文大吃一惊:“魏大人谋反?这……这怎么可能?”

“御史台上,而今已经竖起了‘魏’字大旗。”

“殿下,这绝无可能。魏大人得皇上信任,留守东都……”

“本王亲见,难道是假?兵部当立即调动禁军,剿平叛匪。”

“洛阳有御林卫驻防,皇城又有骁果卫,必无大虞,何须另调禁军?”(御林卫左右卫四万,右卫由一将军领一万军驻守西都,三万在洛阳,其中三千多随驾去了嵩阳宫,骁果卫三千,两千去了嵩阳宫,一千驻守皇城,千牛卫五百,随驾嵩阳宫。)

“御林卫有暗通魏征者,本王奉旨,令兵部调左屯卫平叛。”

于仲文又是一惊:“殿下何出此言?御林卫乃皇上亲卫,且圣驾何以遽知洛阳之事?既有旨,何以兵部未闻?”

杨暕将脸一拉:“于侍郎推三推四,难道与魏逆同谋?”却有杨暕身边两名卫士,突然抽刀制住于仲文,事起仓促,兵部臣僚一时竟然无措,杨暕带来的人迅速控制了兵部。

杨暕搜出调兵令箭:“快,火速送交左屯卫云大将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