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八十章 重击刘武周

hebinjjwy 收藏 1 16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双方从上午杀到了下午,太原城外的这片平原上,黄土早已经染成了鲜艳的红色。据说第二年,此地粮食的收成,比其他地方高出四五成之多。

到底是刘武周的人要多些,半日的鏖战之后,官军的阵脚,已经开始动摇,杨义臣已经不得不在做尽可能多地将人马撤回太原城中的打算。

就在这时,战场的北方,出现了一股生力军。

来的,不仅仅是贾务本的四千雁门守军,还有从定襄赶来的三千史大奈的铁骑。

几乎是与此同时,西面也杀出一支队伍---为了救援太原,离石和娄烦出动了全部的三千骑兵。

胜利的天平,顷刻间发生了倾斜。

刘武周的部下首先撑不住了,纷纷抛掉武器,坐在地上等待接受投降---因为李世民派出数十名骑兵,来回驰骋,口中不停喊着:“缴械者免死。”

刘武周在数百亲信的簇拥下,仓皇离开战场,向北逃窜。尉迟恭领着一百多名骑兵,在后面紧追不舍。

眼看追兵将近,刘武周的亲信中,分出百余骑,反向追兵迎来,领头的正是宋金刚。

“宋将军,我只为刘武周而来,不想与将军为难!”

“废话少说!”宋金刚大喝一声,挺枪就刺。尉迟恭俯身避开:“将军对敬德有再生之功,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宋金刚也不答话,举枪再刺,尉迟恭又是躲开,如是者三,宋金刚再刺第四枪,尉迟恭挥槊一挡,接着将槊一摆,击在宋金刚马上,那马嘶叫一声,将宋金刚摔落在地。

此时百余刘武周的骑兵,半数不是被杀,就是打落下马,剩下的已经四散逃开,尉迟恭再看刘武周,已经逃的只剩一个黑点,眼见是追不上了。

宋金刚的马前腿已被打折,瘫在地上,而宋金刚坐在地上,双眼紧闭,似是等死。

尉迟恭叹了口气,吩咐手下:“给宋将军一匹新马。”又对其他人道:“把他们也放了吧。”他对宋金刚一抱拳:“将军保重。”领着一干部下扬鞭而去,只留下宋金刚和他的十来个属下。

太原之战,刘武周几乎全军覆没,只带千余人逃入突厥。两万余突厥骑兵,生还者不过五千,其中四千多还做了俘虏,达里尔将军也身首异处,不过官军也损失近两万,杨义臣和屈突通通过收编刘武周的降众,倒是弥补了其中大半。

此后不过十日,刘武周留在各地的一万人马,也纷纷向官军投诚,所失郡县,全部收复。而刘武周逃得仓促,家眷全部抛弃,也被押送东都。


六月中,消息传到嵩阳宫中,我大喜之下,宣布普天同庆,又下旨酌情免了关内道榆林等七郡和河东道雁门等七郡一到三年的钱粮,对遭灾严重的地方,还加以赈济。本来,这些地方多是边关贫瘠之地,减免钱粮,对朝廷并无大碍,关键是不要“闹兵灾”。

张伦等六名罪行重大的“逆臣”,腰斩于洛阳东市(凌迟是封建社会最重的刑罚,不过《隋律》并无此酷刑,而是起于三百多年后的五代十国)。郭子和等“匪首”十人,斩首。刘武周、郭子和、张伦等人家眷及次等“匪首”共七百余人,流放安东、南宁等地。至于胁从,比照前例,并未追究,其中一部分还被改编为官军。刘迦论倒是该好好谢谢郭子和,因为自己被郭子和杀死,他的家属倒没有被列为“匪属”而在流放之例。还有河东、关内两道查出的一批贪官污吏,也有数十人,其中多数曾经投靠刘武周、郭子和,一律斩首,家人流放,还有小半未曾“附逆”,从轻判处流放,家产查没,家人倒是免了流放之苦。

山西北部雁门等郡的稽胡部落,也有不少人参与了刘武周的叛乱。我比照关内道例,也选河东稽胡青壮三千,为“稽胡左营”(刘鹞子的河西稽胡称“稽胡右营”),也设一名郎将统带。而河东雁门、马邑、定襄、离石、娄烦五郡稽胡,分散到太原、西河、上党、龙泉等五郡和原来的五郡,与汉族杂居。不过,因为在关内道迁徙时有过一些阻力,朝廷采取了一些改进,稽胡人大杂居,小聚居,数百至千余稽胡人自成村落,由稽胡首领担任保长里正。

尉迟恭正式就任马邑镇总兵,杜伏威调任雁门镇总兵。李世民功劳最大,由从六品虎贲郎将直升三级,任正五品车骑将军,河东道副镇守使。杨义臣升任光禄大夫,至于屈突通、贾务本、鱼具罗等其他有功将士,自然也各有封赏。在河东的驻军经过整顿,不算各镇,仍有约五万众(补充了不少变民军),我命他们暂驻太原、雁门一带,先不班师。

因为我准备好好教训一下阿史那咄吉。为此,我又向关内道调派了一支主力---大将军薛世雄统帅的左御卫大军,并命云内(大同)、马邑、雁门、娄烦、定襄、榆林、夏州(朔方)、银川(灵武)、云中(五原)九镇五万余镇兵配合行动。

七月初一,大军分两路出击:东路,杨义臣为总管,屈突通为副总管,以左骁骑卫等河东道驻军并云内、马邑、雁门、娄烦、定襄五镇和稽胡左营,出定襄。西路,以鱼具罗为总管,薛世雄为副总管,以左御卫、李圆通的关内道驻军五千和榆林、夏州、银川、云中四镇并稽胡右营出榆林。两路大军,共计十四万之众。

不过,我并不是要和阿史那咄吉决战,而是打算---抢劫!

不光如此,我还请南突厥的阿史那叱吉和契丹等部和我一起抢劫。

七月,正是草原上草丰马肥的季节。

大军在二十天内,“深入”突厥三百里---根据我的指示,不可深入犯险,一则怕中伏吃败仗,岂不是得不偿失?二来也是考虑到后勤保障,扫荡东西八百里,歼灭小股突厥骑兵数千人,掠获人口四千余,马两万余匹,牛羊数十万头,还擒获了三个突厥的“特勒”。至于阿史那叱吉和契丹的收获,还不在此数。


不过,就在隋军“横扫”突厥的时候,东都洛阳却出了大乱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