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有捍卫国家主权的权利

289617505 收藏 1 75
导读:温家宝总理2011年4月14日国务院座谈会上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总要有一批心忧天下、勇于承担的人,总要有一批从容淡定、冷静思考的人,总要有一批刚直不阿、敢于直言的人。”正因为如此,我们把反对卖国,扞卫国家主权做为我们必须承担的重大责任。我们在撰写文章过程中,一直坚持如下几个原则:   一、扞卫立国思想,扞卫党章宪法以及党和国家的性质,凡是违背立国思想,党和国家性质的言论,不论其身份地位如何,我们都痛加批判,绝不留情。   二、 思索中国如何走好未来之路。在思索过程中,我们禀承“逻辑论理、唯

温家宝总理2011年4月14日国务院座谈会上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总要有一批心忧天下、勇于承担的人,总要有一批从容淡定、冷静思考的人,总要有一批刚直不阿、敢于直言的人。”正因为如此,我们把反对卖国,扞卫国家主权做为我们必须承担的重大责任。我们在撰写文章过程中,一直坚持如下几个原则:


一、扞卫立国思想,扞卫党章宪法以及党和国家的性质,凡是违背立国思想,党和国家性质的言论,不论其身份地位如何,我们都痛加批判,绝不留情。


二、 思索中国如何走好未来之路。在思索过程中,我们禀承“逻辑论理、唯道是从,不畏权贵、不为利谋”的原则,淡定从容,站在全球视野的高度,静观历史与未来。


三、以扞卫全国人民共同权利、共同利益,扞卫国家利益和国际主义原则为天职,即反对右,也反对左,因为,执中乃治国万世不二之法门。


-

四、拿什么标准判断中和左右呢?坚持思想文化的继续革命,也即,即革自己自私自利思想的命,也革他人自私自利思想的命,这是一。其二,扞卫科学社会主义,直面客观现实,用马克思主义原理观察问题、分析问题、思考问题。其三,分清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左、中、右的界限,以毛主义的革命路线为中。换言之,坚持走科学社会主义的为左,坚持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为右。


五、由此可知,执中不是中庸,而是执扞卫全国人民共同权利、共同利益,扞卫国家利益之中,也即科学社会主义的客观规律之中。同时,也由此可知,凡是颠覆科学社会主义价值标准、价值目标,也即毛主席晚年的战略哲学、战略思想、战略管理的,从本质上说,就是颠覆国家罪。


我们本着以上五大原则,观察、思考、分析问题,并拿出我们认为可以操作、易于操作的方案,其目的只有一个:扞卫国家主权和全国人民共同权利、共同利益。但是,在温家保一再强调“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总要有一批心忧天下、勇于承担的人,总要有一批从容淡定、冷静思考的人,总要有一批刚直不阿、敢于直言的人”的时候,在可以包容异质思维的今天,我们的思维却不能包容了。如果从党章宪法,党和国家性质的角度说,我们的思想观点是同质思维,但从对我们的围追堵截的事实上看,我们的思想观点即不是现在的同质思维,也不是现在的异质思维,这一现象说明了什么问题呢?


读到杨斌先生“剖析美国的隐蔽经济战暗器”一文后,特别是读到“令人遗憾的是,某些中国着名经济学家和官员不久前仍然固执认为,“华盛顿共识”政策“是为了帮助解决世界各国的问题的”,是“全面、系统的规范改革方案”,是中国推进“改革开放和国际接轨的长期目标”。近年来在中国引起颇多争议的一系列改革措施,包括管理层收购(MBO)、国有股减持、廉价出售国有企业和国有资产、国有企业和国有银行改革引进境外战略投资者、金融改革领域推行金融自由化政策、在美国施压下推进汇率市场化改革、引进高风险的金融衍生产品等等,同众多发展中国家以及经济转轨国家爆发金融危机之前,推行的一系列经济政策存在着惊人相似,都来源于“华盛顿共识”的一揽子所谓规范改革方案”这段话后,我们突然明白了,我们的观点,影响了某些人以“华盛顿共识”为唯一标准的改革共识。


杨先生在文章中的陈述,证明我们在“中东战火会不会烧到中国”一文分析的正确:


“要求中国改革-----提出改革内空和改革方案-----主精英创新理论------中国制订改革方案-----改革后民怨沸腾-----美国谴责中国严重干涉人权-----“三炮部队”或者说自由主义学者揭露、批判政府----美国官员或军方谴责中国。”


如果我们再回顾一下奥巴马在就职演说中说过的话:“回顾过去,几代人在战胜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时依靠的不仅仅是导弹和坦克,更是牢固的联盟和不渝的信念。”再结合希拉里放出的狠话:“眼下的中东北非就是中国的写照,中国想用拖一天算一天的办法混过去,将完全是徒劳的”和一则以“美国国会拟表决授予总统发动战争特别权力历史快速向第三次世界大战及全球新秩序迈进”为题的报道内容,我们不得不说,新的战争,或许也是人类历史上“最文明”也最残酷的战争,就在人们沉迷于安全的狂欢中突然发生。


如果说战争并不可怕的话(该来的毕竟要来,不该来的要来也不来),可怕的是对反卖国言论的删除,而卖国言论、卖国理论,却在网上肆虐。这一现象说明,美国为把中东战火引到中国,在中国已经打造好网络通道。但是,中国人民有扞卫国家主权的权利,而且,这是与生俱来的权利,如果一个人剥夺民众反卖国的权利,就说明这个人只允许自己拥有卖国的权利,不允许人民大众有反对卖国的权利。如果这种现象成为潜机,国家必危。


当然,有人说,为政者谁都不想卖国,都想搞好自己的国家,只是到了没办法的时候,出让国家利益或者割块土地给人家,换来和平发展,也不是卖国,是为人民谋幸福。由此可知,汪精卫的卖国逻辑有人已运用得心应手、非常纯熟。这一现象说明,颠覆国家价值标准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但是,颠覆社会主义价值标准、价值目标的真凶并非是美国,而是那位为了取悦美国,争取和平发展,以“华盛顿共识”为唯一改革标准的设计师。全党和全国人民明白了源头,才能正确选择反颠覆的战略,如果以颠覆国家的理论指导中国反颠覆,无疑是越反颠覆卖国主义越肆虐,颠覆与反颠覆(本质上是颠覆)合力,只会加快亡党亡国的速度。对这个问题,中国该有个清醒的认识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