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世界中美关系表面上是中国和美国谁为世界第一和第二之争,实质上是市场逻辑与国家逻辑之间的博弈和对抗,正是市场逻辑与国家逻辑之间的博弈导致了冷战后全球经济与政治结构的变化,以及美国的衰退和中国的崛起,以及由此产生的中美世纪之争。


-

市场逻辑以利润为导向,而利润是一种信号,它告诉我们,为了满足那些我们不认识的人的需求,我们必须干什么,我们正是通过追求利润而从利己主义者成为利他主义者。同时利润也是一种信号,它告诉我们,我们应该在哪里研发,哪里生产,哪里销售,从而使收益大于成本,我们正是通过追求利润使资源得到最有效的配置和利用,使人类达到充分繁荣和富裕。无疑,市场规则这一看不见的手正在依照自己的逻辑塑造着我们的世界,并成为指导和约束各国特别是跨国公司行为的准则。冷战后,美国和西方国家主导的政治全球化打开了经济全球化这个潘多拉盒子,饥渴的资本纷纷从美国和西方涌向地球的另一半,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因为那里有巨大的市场和充足的廉价劳动力,与此相比,美国和西方因为发展,趋于饱和,投资回报空间越来越稀薄。在全球一体化时代,资本超越国界,把全球作为一体,对资源加以整合配置以求资源的最有效利用和利润的最大化,从而改变了以往以国家为主体的全球产业分工和贸易模型和全球经济结构,以及全球经济运行机制和全球财富的分布。


首先,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欧美国家的跨国公司和全球公司是主要推动者,也是最大的得益者,它们找到了廉价生产基地,降低了运营成本,中国成为它们在全球最廉价的生产和加工基地,同时也是最大的潜在市场,成为它们全球利润的主要来源,它们不仅避免了规模缩小或破产的厄运,而且得以扩大和发展。其二,中国作为目前全球规模最大的生产和加工基地,为美国和西方国家提供了大量的廉价商品,事实上是中国人在为美国和西方国家打工,以换取低廉的工资。其三,欧美国家通过跨国公司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从而可以更加专注于高端产品的研发和制造。


经济全球化是美国和西方国家设计和倡导的,其目的是寻找廉价生产基地和商品市场,但同时在这一过程中,美国和西方资本和技术推动了中国的发展和崛起,美国和西方资本和技术的输入成为中国崛起的第一推动力,离开经济全球化和全球经济结构变化,我们将无法理解中国的崛起。1978年以来中国获得了5000亿美元的外来投资,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世界投资中心,美国500强企业前10名都有在中国投资,并且它们在中国的生意份额越来越大,超过其本土成为盈利的主要来源。由于大量外资的涌入使中国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平均增长率达到9.5%以上,是美国经济增长率的3倍,由此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和制造业大国,有望超过美国,结束美国在制造业110年雄踞全球首位的历史。制造业的迅速发展,中国随即又成为全球最大的出口国和全球最大的外汇储备国,外汇储备已达到2.8万亿美元。目前,中国已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并且根据预测中国GDP总额将于2019年超越美国。


那么是否因为中美关系是基于市场逻辑的互利双赢和正和博弈关系,中国由此而崛起不构成对美国和西方的威胁呢?是否因为中国的崛起是遵循了与美国和西方相同的市场规则,所以中国的崛起能得以和平进行呢?回答不是,因为国家依旧是当今国际社会的主体,国家之间的关系根深蒂固是建立在国家逻辑基础上的,国家逻辑是以国家利益为导向,追求国家的竞争力和财富最大化,控制经济发展和资本流向,以增加国家自身的权利和经济福利。国家逻辑与市场逻辑的关系是国家逻辑主导市场逻辑,市场基础上的各国完全竞争是例外,国家逻辑基础上的不完全竞争是常态,尽管这样成本和代价会很高,甚至损人不利己,所以只要国家存在,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永远是国家主要关心的问题。其次,国家政策特别是大国政策决定市场和经济力量在其中运作的政治关系框架。最后,经济问题最终将会升级为政治问题和军事问题。美国国际关系研究学者罗伯特·吉尔平曾写到,衰退中的大国有三种战略可选择,一最激烈的做法是利用自己的军事力量,排除新兴国家的经济挑战和军事威胁;二是后退到贸易保护中去,或者削弱新兴国家的经济;三是采取使本国日趋衰退的经济振兴起来的政策措施。通常受到挑战的国家是把各种战略结合起来贯彻。目前作为受到挑战的国家美国和西方国家,基本上遵循了这一原则。正因为如此,中美关系一方面已是建立在市场逻辑基础上的互利双赢关系,但在另一方面依旧处于国家逻辑基础上,表现为对抗冲突和零和博弈关系。美国作为目前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其全球战略目标是维护其全球第一的地位和利益,所以中国的崛起,不管是何种原因,是美国不能容忍的,为此美国在战略上正在转向和锁定亚洲和中国,目的就是为了遏制中国。对于中国来讲,美国的冷战思维和现实主义进攻战略也成为其和平崛起的主要外部威胁。


无疑,进入21世纪,国家逻辑与市场逻辑的矛盾已成为国际社会的主要矛盾,经济效益和国家雄心已是全球经济和政治变化的推动力,并决定国家之间的关系。一方面国家逻辑依然是决定国家行为的首要准则,另一方面市场逻辑使世界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扁平,世界正在经历从以国家为主导向以市场为主导的深刻变化,人类正在走向一个没有政治边境的世界。国际社会是否将继续沿着市场逻辑趋于一体化,扁平化和民主化,还是将回归国家逻辑,趋于保护主义和闭关锁国政策?中美双方力量对比的变化特别是21世纪头十年,主要是市场逻辑与国家逻辑博弈的结果,它使建立在国家逻辑和市场逻辑双重基础上的中美关系表现为两面性,一面是建立在市场逻辑基础上的表现为互利双赢和正和博弈的关系,另一面是建立在国家逻辑基础上的对抗冲突和零和博弈的关系,这种两面性导致了中美关系的不稳定性和与传统大国关系的不同性。中美关系的变化以及已经拉开帷幕的中美世纪大战不仅将是中美之间的竞争,同时也将是市场逻辑与国家逻辑博弈的继续,它不仅将决定中美之间的关系变化,也将决定国际社会发展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