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工作和国际关系学常识

wgzz 收藏 2 215
导读:从哪里说起呢?   从潜规则说起吧。说说情报界的“冷战规则”。一般人说起情报工作,总会想到飞檐走壁,刀光剑影,007等……谍战剧也因此类卖点而好看叫座。早期情报界却是存在着严重的相互杀害对方情报人员的问题。比如红队,全称就是“红色恐怖队”,搞恐怖主义的专门组织。成天就是杀这个杀那个,杀叛徒,杀对方的情报人员。很负面。之后周恩来反思一系列红色恐怖事件的副作用,制定了“不搞政治暗杀”的原则。一说到情报工作,就想起暗杀,显然是对我党情报工作太不了解了。   冷战初期,美苏两国情报斗争,也有过火行为。过

从哪里说起呢?


从潜规则说起吧。说说情报界的“冷战规则”。一般人说起情报工作,总会想到飞檐走壁,刀光剑影,007等……谍战剧也因此类卖点而好看叫座。早期情报界却是存在着严重的相互杀害对方情报人员的问题。比如红队,全称就是“红色恐怖队”,搞恐怖主义的专门组织。成天就是杀这个杀那个,杀叛徒,杀对方的情报人员。很负面。之后周恩来反思一系列红色恐怖事件的副作用,制定了“不搞政治暗杀”的原则。一说到情报工作,就想起暗杀,显然是对我党情报工作太不了解了。


冷战初期,美苏两国情报斗争,也有过火行为。过火行为的结果就是大家彼此都没有好果子吃,最后双方高层通过中间人斡旋,选择了“要文斗,不武斗”,即不恶意袭击对方情报人员,不暗杀对方情报人员,对于被俘的情报人员给予适当的人道主义待遇。


美国和苏联是当时国际关系界的流氓头子,大流氓制定的潜规则,后来为很多国家所仿效。随着和平日久,情报斗争甚至出现了一些外行人看起来很有趣的潜规则:比如适当休息,尊重公共休息日和公共休息时间等。这怎么说呢?比如你被跟踪了,那么就要设法摆脱跟踪。这个过程有时候很长,中途有午饭时间,那么你应该去餐馆就餐,而跟踪者也应该就餐。就餐时间嘛,大家彼此都放松一下,吃饱饭,喝杯茶,然后下午接着玩跟踪和反跟踪的游戏。


听起来很有趣么?你可能未曾实践过,普京实践过。当年普京在西德活动,被跟踪,为了摆脱跟踪而放弃就餐,结果轮胎被扎。对方很明白警告他:“不至于吧?都是工作,你要吃饭,我也要吃饭!”


……


大国之间的情报斗争,已经文明化了。那么有人说在西部抓到私自测绘的日本间谍,就地掩埋!这么说肯定是破坏潜规则。你把人家就地掩埋,你的人被抓到怎么办?也被就地掩埋?


情报斗争的文明化,有时候达到一个很有趣的境界。


大陆早期驻台记者,到位以后,就能看到很有趣的景象:到宾馆入住以后,看到对面阳台上有人拿着望远镜往这边看呢!记者不能总窝在宾馆吧?出门采访是记者的天然义务。那么出门应该怎么出门呢?有师兄临行前交代:房间不要上锁,留在房间内的电脑包不要上锁,主机不要加密码。


为啥呢?


因为知道你出门,有人会来检查你的房间,你的电脑,那么你最好不要上锁,避免因为对方手生心急,一不小心把锁撬坏了,彼此尴尬。当然出门以后,记者也不能走得太急,碰到上下公车(公交车)、地铁,你要记得等等后面跟随的人。人家也是工作,你走得太快太急,他跟丢了,很不好啊。


那么为啥要让他跟得上呢?一是要让对方知道记者是公开活动的,一切都在他们掌握之中;二是有人跟踪是好事。记者初到台湾岛,人生地疏,万一遇到一个劫道的,人财两失,岂不可怕?有人跟踪也是一种保护。


跟着跟着,也会发生很有趣的小插曲。比如记者到乡下采访,台湾这天气我们闽南人都知道:雨多。突然天下雨了,记者到采访对象家里喝茶了,跟随保护的安全人员很尴尬的在外面淋雨。于是记者邀请安全人员进来一起喝茶避雨。等雨停了,采访结束了,出去,一前一后,继续走呀。


上面说有趣的,也有没趣的……


有心想加入情报系统的同志,我得说……其实情报工作很无趣,非常无趣。


情报工作很多时候是广种薄收的买卖。一个情报工作人员有时候穷极一生,也没有抓到对方一名间谍。有的外派,一年半载也没有一笔有效业务,甚至多年没有业务的也有。你如果想去当007,那几乎就是投错胎了。电影电视那是艺术,没有点剧情冲突,没有点噱头,谁看哪?我在《潜伏》剧评里面说了,《潜伏》剧本里面有很多历史上真实发生的故事作为原型,但是《潜伏》是很多精彩故事的汇编。真的要是回头看历史,有时候是相当沉闷的……沉闷到编剧采访当事人,都灰溜溜回去的。


历史上有一个“传奇”情报员,她开机要会议时候做会议纪要,送蒋介石,会后再做一份纪要,送毛泽D。这样以来,毛泽D仿佛长期旁听了蒋介石的会议。这个人叫沈安娜。她长相很普通,一点都不甜美。她的经历……很枯燥。她后来对所有来要打听传奇故事的编剧反复讲:我的故事不惊险,我的故事很枯燥……沈老太太吓跑了好几个编剧呢。


我说几十年前,中国大陆有一个热血青年,怀着青春冲动去某部门的某嫡系的燕京国际关系学院,他有心想当中国007,创造一番如诸多英雄前辈之类的业绩。上学以后,发现自己投错胎啦。这和平时期,真的少刀光剑影,某系统的生活,很可能非常枯燥的,自己可能十多年也抓不到一个间谍。怎么办?改行啦。改行到兄弟单位去。这个青年很奋斗,秣马砺枪,枕戈待旦,多年以后,他也成为一位经验丰富的中年特警大叔。带队成功救出一个萝莉控。时间是2004年2月3日深夜,这个萝莉控叫做吴若甫。这位特警也出名了。


所以想要出名的,还是换系统吧。


说到出名,情报系统也不是都不能出名。比如美苏两国在冷战以后形成默契:相互通报驻对方境内的情报主管。比如美国向苏联通报说,我新派一名莫斯科站长过去啦,不日将要拜访你们,到时候你们要招待茶水啦。苏联也向美国通报:我驻华盛顿站长张也出发啦,你们不要忘记请客吃饭啦。这样双方站长都出名,在对方的名单上出名了。


本来情报站长这类人物是不容易瞒住对方的,那么干脆相互通报,过去之后先混个脸熟,嗯,有事烧纸,不,有事找我啦。


真有事会找他的。美苏对抗多年,也存在相互情报交流和协商,避免因为误判、挑拨。被俘的人员也会相互交换。所以抓到对方间谍,也别殴打,你今天殴打我的人,我明天也打你的人!冷战规则不能破坏。抓到外国间谍,绝大多数情况下还得按照纪律来审讯,还得通知对方家长:嗯,你家孩子调皮,在我这里呢,没事,好吃好喝在我这里。你放心,饭菜三顿不少,饭菜管够呢!

无他,也是为了让对方能够好生对待自己的孩子。


2001年4月1日,一架美国间谍飞机撞上我驱逐的J8-2,受伤,未经许可降落我机场,24名美国侦察人员被扣。结果管饭。

回去以后,记者问:管饭不?答:管。

记者又问:饭菜管够?答:够。

记者还问:你有什么不满?答:中国菜太油……


别看到侦察机就喊着要打下来,小白兔也有飞机、船只去别人家门口开展科学测量呢。


美苏两国建设驻外使领馆时都用自己的工人,自己的材料,工地的警戒工作都是自己负责。即便如此,事后检查,总是在犄角旮旯挖出大量Q听器。驻外使领馆被Q听,是外交人员习以为常的事。我记得苏联克格勃有一个高级官员主动上门找到了法国大使馆,在大使馆内的安全室内也闭口不说话,用笔谈,明确告诉法国人:安全室内也不安全。


原来驻伊拉克大使孙必干在回忆当年驻伊拉克经历时,也说了当时大使馆的电话全部被监听,如果中国外交人员用家乡话同家人交谈,电话放下以后,就会有一个电话打进来,很粗暴地说:“你刚才讲什么?用普通话再说一遍!”本来嘛,Q听的规矩就是不打扰对方。听到方言听不懂,要认命。伊拉克情报机关是一个流氓组织,不遵守游戏纪律。孙必干大使要开会,干脆带着与会人员去野餐,在空旷的野外边吃边说。


中苏关系蜜月时期,有一个中国驻非洲某国大使馆收到一份苏联礼物,很高兴接受了。等中苏关系恶化,突然想起来应该进行保密检查,结果真的发现了Q听器。美国大使馆也收过苏联的礼物:一个制作精良的美国国徽。安全官员检查后认为里面没有Q听器,这是一个“真诚的善意的礼物”。大使就把它挂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多年以后,剖开国徽才发现这里面还真有Q听器!美国大使给苏联人做好几年播音员呢!


那么你要是带着家属驻外,晚上要过夫妻生活,怎么办呢?


不要紧,轻轻在墙壁上敲击两次,大声说:以下是个人生活时间,晚安!


有人喜欢打叛徒,看到惩治叛徒的网络传言,喜不自禁,到处转帖。有些人动辄呼唤要求搞政治暗杀,屡屡发帖。那么我讲一个重大的悲剧故事,这个故事涵盖了“打叛徒、政治暗杀”内容。故事分为非会员版和会员版。


非会员版:《一起暗杀引发的政治大事件》


1984年,中国某情报机关发现自己在A国的一个情报员刘先生叛变了!经过上级多次确认,刘先生投靠了敌对势力,多次提供了假情报,且帮助监视、秘拍前来接头的联络员。更糟糕的是,这个刘先生还非常八卦,把领导人J先生的隐私往事曝光给大众。J先生当年有过一个地下情人,并产下两个私生子,为了政治前途,J先生抛妻弃子,做了灭绝人性的勾当。这一隐私,是J先生见不得人的罪恶。如今被曝光于天下,只要花几元钱就能买一本书,就可以对J先生品头论足,这让J先生的“二太子”非常生气。“二太子”召集了手下汪局长商议对策。汪局长说:“老规矩,制裁!”


刘先生在海外,为了安全起见,汪局长找来一个社会混混“礼哥”。汪局长说:“你知道为啥找你干?”礼哥说:“明白,我是临时工!谁也不会知道是我,要是出事,我就是个人承担!”汪局长很满意,把礼哥介绍给“二太子”。“二太子”勉励一番,让礼哥飞海外干活去了。


8月,礼哥带领阿敦和阿森两名手下,到A国去找刘先生。10月10日,找到这个刘先生。15日早上九点,刘先生吃饱早餐要出门,在车库遭到杀手暗杀,头、胸、腹部中枪。


刘先生死后,A国情报机关非常震惊和恐慌。原来刘先生不单单是A国国籍,还是A国某情报机关的特情人员。A国情报机关一贯非常注意保护自己的情报人员安全,这次手下居然让人在家门口给杀了,情报首长怎么不大怒?刘先生还是著名的政治作家,有较大的社会影响,A国社会马上把暗杀事件定性为政治问题,社会舆论哗然,纷纷要求缉捕凶手。


杀人以后,礼哥要求汪局长接应逃走,汪局长想:“你不是临时工吗?”过河拆桥。礼哥和阿敦心中不满,眼看在A国呆不下去,逃回原籍;阿森逃亡巴西。不料,原籍地11月12日开始“扫黑”。礼哥被治安机关抓啦。礼哥一进去,那头A国情报机关就来要人:“我们通过多种高技术手段,已经查出礼哥就是我们要抓的凶手!”礼哥被引渡,忙说:“我是汪局长的人,我有特别豁免权的!”结果更坏,这个治安机关一听说“汪局长”,气不打一处来!汪局长的系统曾经长期清洗和压迫该治安机关,两个系统是世代血仇呢!那么就加大审讯力度吧!


于是礼哥招供。汪局长等人咬死不认账。


礼哥在美国的狐朋狗友还把原来会见“二太子”时的私下录音材料叫出来。原来礼哥早防着“出事时临时工没有保障”,留着一手呢!


眼看事态闹成国际笑话,J先生恼羞成怒,1月10日把汪局长、胡副局长、陈副处长3个倒霉经办人抓起来。直接经办人礼哥、阿敦、汪局长判无期徒刑(六年多以后假释),胡副局长和陈副处长判刑两年半。


这事还没有完。


该情报机关于第二年7月1日遭到改组和整顿,J先生从此规定该系统内出身的情报人员不得升任局长。“二太子”放逐海外,至J先生死也未能回去。本来“二太子”已经是“国家安全会议”执行秘书,掌握情报系统大权,准备接J先生的权力,结果到J先生死,也没有把权力移交给“二太子”。“二太子”因此郁郁而死,终年才46岁。


为了制裁一个“叛徒”,一个情报机关被整顿,一个局长被判无期徒刑,副局长和副处长被抓,“二太子”气死,合算不?



会员版:《一起暗杀引发的政治大事件》


1984年,中国台湾国防部情报局发现自己在美国的一个情报员刘宜良叛变了!经过上级多次分析,认为刘宜良投奔了大陆,多次提供了假情报,且帮助监视、秘拍前来接头的联络员。更糟糕的是,这个刘宜良还非常八卦,把领导人蒋经国的隐私往事曝光给大众。蒋经国当年在桂林有过一个地下情人章亚若,并产下两个私生子“章孝严”、“章孝慈”,当时蒋经国已经有正房蒋方良。为了政治前途,蒋经国抛妾弃子,做了灭绝人性的勾当。这一隐私,是蒋经国见不得人的罪恶。如今被曝光于天下,只要花几元钱就能买一本书,就可以对蒋经国品头论足,这让蒋经国的“二太子”蒋孝武非常生气。“二太子”召集了手下汪希苓局长商议对策。汪希苓说:“按照军统老规矩,制裁!”


刘宜良在美国旧金山,美国情报系统发达,为了安全起见,汪希苓找来一个社会混混“礼哥”:竹联帮头子陈启礼。汪希苓说:“你知道为啥找你干?”陈启礼说:“明白,我是临时工!谁也不会知道是我,要是出事,我就是个人承担!”陈启礼很满意,把礼哥介绍给“二太子”蒋孝武。“二太子”蒋孝武勉励一番,让陈启礼飞海外干活去了。


8月,陈启礼带领吴敦和董桂森两名杀手,到美国去找刘宜良,准备暗杀计划。10月10日,在旧金山找到刘宜良。15日早上九点,刘宜良吃饱早餐要出门,在车库遭到杀手暗杀,头、胸、腹部中枪。


刘宜良死后,美国情报机关非常震惊和恐慌。原来刘先生不单单是美国国籍,还是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特情耳目!美国情报机关一贯非常注意保护自己的情报人员安全,这次手下特情居然让人在家门口给杀了,联邦调查局怎么不大怒?刘宜良还是著名的政治作家,有较大的社会影响,美国社会马上把暗杀事件定性为政治问题,社会舆论哗然,大报小报纷纷要求缉捕凶手。


杀人以后,陈启礼要求汪希苓局长接应逃走,汪希苓想:“你不是临时工吗?”过河拆桥。陈启礼和吴敦心中不满,眼看在美国呆不下去,逃回台湾;董桂森逃亡巴西。不料,台湾11月12日开始“扫黑”。礼哥被内政部抓啦。陈启礼一进去,那头美国联邦调查局就来要人:“我们通过电话通讯记录、指纹等多种高技术手段,已经查出陈启礼、吴敦就是我们要抓的凶手!”陈启礼怕被引渡,忙说:“我是汪希苓局长的人,我有特别豁免权的!”结果更坏,这个内政部的警政署和内政部调查局一听说“国防部情报局”,气不打一处来!“国防部情报局”前身就是“军统”曾经长期清洗和压迫内政部的警务署和调查局。调查局就是中统改组而来的机关,曾经被军统出身“沈之岳”整死整残很多人。两个系统是三代血海深仇呢!那么就加大审讯力度吧!


于是陈启礼招供。汪希苓局长等人咬死不认账。内政部猛烈追打。


在关键的时候,陈启礼在美国的狐朋狗友还把原来会见“二太子”时的私下录音材料叫出来。原来陈启礼早防着“出事时临时工没有保障”,留着一手呢!


眼看事态闹成国际笑话、国际丑闻,蒋经国恼羞成怒,于1985年1月10日把军事情报局长汪希苓、副局长胡仪敏、第三处副处长陈虎门3个倒霉经办人抓起来。直接经办人陈启礼、吴敦、汪局长判无期徒刑(六年多以后假释),副局长胡仪敏、副处长陈虎门判刑两年半。


这事还没有完。


台湾“国防部情报局”于第二年7月1日遭到改组和整顿,将该局业务与参谋本部特种军情室合并,另组“军事情报局”,由参谋总长负责指挥(实际上让特种军情室整顿和接管情报局)。局长由原八军团司令卢光义担任。蒋经国从此规定军情局系统内出身的情报人员不得升任局长。“二太子”蒋孝武放逐新加坡,当了一个无权的副代表,至蒋经国死也未能回权力中心。本来“二太子”已经是“国家安全会议”执行秘书,掌握情报系统大权,准备接蒋经国的权力,结果到蒋经国死,也没有把权力移交给“二太子”。“二太子”因此郁郁而死,终年才46岁。


为了制裁一个“叛徒”,一个情报机关被整顿,一个局长被判无期徒刑,副局长和副处长被抓,“二太子”气死,合算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