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抗战之一个特种兵的抗战历程 正文 第五十八章 铁甲杀神

王阁序 收藏 10 18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5.html[/size][/URL] “吴秋——”岳名威招呼工棚外面伺立的吴秋。 “到。”吴秋嗓门洪亮地答应一声,走进来。 “去把钱鹏叫来。” 过了一袋烟的功夫,钱鹏站在工棚外面,“警卫连连长钱鹏报道。” “进来吧。” 钱鹏走进工棚,岳名威指着跪在地上的皮大奎问钱鹏,“这个人你认得吗?” 钱鹏拎起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5.html


“吴秋——”岳名威招呼工棚外面伺立的吴秋。

“到。”吴秋嗓门洪亮地答应一声,走进来。

“去把钱鹏叫来。”

过了一袋烟的功夫,钱鹏站在工棚外面,“警卫连连长钱鹏报道。”


“进来吧。”

钱鹏走进工棚,岳名威指着跪在地上的皮大奎问钱鹏,“这个人你认得吗?”

钱鹏拎起皮大奎看一眼,向皮大奎脸上啐一口唾沫,骂道:“吃人饭不拉人屎的混账东西。”

“拉到外面,挖个坑埋了。”岳名威用冰冷的语气命令道。

“军爷饶命啊,小的再也不,不给鬼子做事了。”

皮大奎连声求饶,可是已经太迟了。钱鹏拖着吓得大小便失禁的皮大奎走出工棚,挖了个土坑,将他活埋了。在工地上吃过晚饭,岳名威骑了一辆摩托回到老林子营地。把陶小毛和赵尚志找来,三个人聚在地窖里,针对赵一曼提供的鬼子将很快对义勇军采取的大规模围剿行动,商讨应对之策。

岳名威说:“我们在伪满洲国的首都劫制关东军及伪满洲国的大员,又击毙了大队长山本,消灭了鬼子大半个大队的兵力。这对日本上层以及关东军震动很大。鬼子这次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进行报复。鬼子一个大队无法消灭我们,那么这次会派多少兵力呢?”

“我估计,最低得一个联队,加上带来的伪军和扶余境内的日伪军,总数应该不会少于一万人马。”陶小毛道。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麻烦了。我们只有四百人啊。”赵尚志心情沉重地道。

“老赵,你不是在前郭修建铁路的劳工里面安插了我们的同志吗?能不能让他们想办法搞一次大暴动,将劳工都带过来。”陶小毛对赵尚志道。

“他们刚去不久,对那里的情况还不十分熟悉,仓促行事只怕会付出巨大的牺牲。”赵尚志道。

“我会派警卫连配合他们的暴动,如果能带出一两千人,就算面临鬼子几万人的进攻,我就有把握挫败鬼子的围剿行动。”陶小毛道。

“被鬼子抓去修建铁路的青壮劳力不下三万人,无论行动成功与否,带出一两千人都是不成问题的。可是要知道那些人都未经过训练,再说,咱们的武器、弹药也不够呀,难道让他们挥舞棍棒跟鬼子拼命吗?”赵尚志疑惑地道。

“这个你尽管放心,那些劳工过来后,我们枪支弹药的确不足,但我们可以多弄些炸药。用炸药自制手榴弹和炸药包。这样就可以弥补枪弹的缺口。新战士不会开枪,投掷手榴弹是不会成问题的。我们利用这边的碉堡群,大量牵制、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而那边的密林也可分配兵力,同敌人打游击。阵地战与游击战有机地结合,各自发挥自身的优势,一定能够打退敌人的围剿。”岳名威乐观地道。

接下来三个人制定了组织劳工暴动的行动方案,至午夜方散。第二天岳名威回到后世,又买了一辆大挂车,到长春购到五十张60毫米厚的钢板,运到大土坑。让吴秋带人将他先后带过来几辆皮卡、老式客车的钣金拆掉,焊上钢筋网,再用厚钢板蒙上,钢板上割出观察口和几个射击孔。这样就把几辆车改成了轮式装甲车。另外为了使装甲车里的机枪射手尽量发挥火力优势,吴秋特意在射击口的位置焊了一块铁板,下面焊了铁椅子。车内射手可以把机枪放在铁台上,端坐在椅子上,舒舒服服地射杀鬼子。这样就使装甲车行进时产生的颠簸,对射击的影响大大降低了。第一辆装甲车改装完成,陶小毛驾驶装甲车在工地转了一圈,感觉很不错。于是就命令吴秋把几辆大挂车也改成装甲车。

这天警卫连在打入修建前郭铁路段的地下党的帮助下,成功地混入了劳工中。当天下午,两辆大挂车改成的巨型装甲车在由皮卡、自卸卡车、客车等车辆改装的装甲车的伴随下,组成装甲群浩浩荡荡直奔铁路工地扑过来。轰隆隆的噪音震天动地,卷起的烟尘遮天蔽日,那阵势用钢铁洪流形容毫不为过呀!

看押劳工的鬼子约有两个小队的兵力,但伪军数量很多,有一个团的兵力。但在延伸出三百多里地的工地上,看管从前扶两地抓来的三万多个劳工,加之境内有义勇军的活动,鬼子就觉得这些兵力捉襟见肘,于是从各个伪警察署调来许多伪警察,又从日本和朝鲜移民村弄来许多高丽棒子、日本浪人担任监工。这些玩意在国内都是挣扎在社会最底层的贫苦农民,有的还是混混、社会渣滓,一旦到了这片土地,便以主人自居起来。对待劳工就像对待牲畜一样,稍有不顺就会棍棒相加。给劳工吃的都是发霉的高粱米饭团,还有连牲口都不吃的不消化的橡子面。一旦劳工不堪重负和折磨,病倒。便会被扔到大坑里,任其自生自灭。

隐藏在劳工中的警卫连战士见装甲车冲垮了建在工地附近的鬼子、伪军的帐篷。纷纷大声呼喊:“兄弟们,义勇军过来解救我们了,大家跟小鬼子拼了!”

劳工们这几个月里,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早就对鬼子恨之入骨。他们就像烈日下的一堆干柴,只要遇到一个火星就会熊熊地燃烧起来。现在亲眼看到义勇军的会跑动的铁房子碾压着鬼子、伪军,还有昔日不可一世的高丽棒子、日本浪人,那些鬼子手里虽然也拿着枪,却根本打不到铁房子里的义勇军。跑不及的都被压成了肉饼。给他们的感觉,那些义勇军战士就像是老天爷特意派下来解救他们脱离苦海的天兵天将。

劳工们在警卫连战士的带动下,纷纷抡起手里的铁锹、镐把子,围攻监工和鬼子、伪军。鬼子和伪军大部分都呆在临时性的营房活搭建的帐篷、岗楼里,这些营房、帐篷分布在工地两边,离工地有三四里地。他们的主要任务是防止义勇军的骚扰。而在工地上只布置了少量的岗哨和巡逻兵。那些营房、帐篷面对装甲车的冲击、碾压,如同纸糊的一般,纷纷倒塌、倾颓,被苫布蒙盖住的鬼子伪军都死于车轮之下,侥幸跑出来的,也都被装甲车撞死或者被机枪扫射而死。两辆大挂车改装的巨型装甲车,横在工地与鬼子、伪军营房之间,面向鬼子、伪军奔逃的方向那一侧的钢板上,每一辆都开着十几个射击孔。马克辛重机枪、捷克轻机枪子弹从里面喷射出一条条长长的火舌,鬼子、伪军一片片倒下去。那些小型的装甲车负责追杀散兵游勇,工地上的战斗也谈不上激烈,鬼子、伪军还有监工往往数人被几十个、上百个劳工围攻,有的劳工杀红了眼,鬼子明明已经死了,却还是不停地劈,不停地砍,直到那具尸体变成一滩烂泥才肯罢休。营房被摧毁,鬼子、伪军已经没有了遮蔽物,只有被射杀的命运。两条腿无论如何也跑不过车轮和子弹,不到二十分钟,一个小队的鬼子以及高丽棒子、日本监工就都被消灭了。伪军和伪警察中有四百多人被打死,其余将近一千人都做了俘虏。

陶小毛让战士们把劳工们聚拢到装甲车周围,他手拿一个铁皮喇叭,站在一辆巨型装甲车顶端,面对四周黑压压一眼望不到头的劳工队伍,大声呼喊:“兄弟们,想不想顿顿吃白面馒头,猪肉炖粉条子?”

可是喊了几遍,下面的反应并不强烈。只有为数不多的人在嘴里小声嘀咕,“能吃饱肚子就不错了,咋敢想那种没事。”而多数人都冷眉冷眼地表情冷漠地瞧着他,显然那种生活与现实的差距太大了。就好比你向一个乞丐许诺,让他成为百万富翁一样,稍有理智的人都会把这样的事当做笑话处理。

“你们想不想加入义勇军打鬼子?我向你们保证,凡是参加义勇军的,顿顿能吃上白面馒头,猪肉炖粉条子。而你们的家人每个月也会分到一袋白面或者大米。要是你们发现我哄骗你们,可以随时离开队伍。”陶小毛信誓旦旦地吼叫着。

“这么多人顿顿吃大米白面、猪肉,你上哪去弄呀?吃一顿就把你吃穷了。你们从鬼子手里救了我们,我们十分感谢,可是你不应该哄我们,我们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人群前面一个戴眼镜的读书人大着胆子对陶小毛说。

也怪不得大家不相信,那个时代中国的生产力极其低下,比如水稻这种作物,只在朝鲜族聚集的地方才有种植。而且那时种植水稻完全是人力劳作,没有机井、水泵、化肥、农药、收割机,稻米产量很低,所以在日本鬼子统治时期的中国,习惯吃大米的日本鬼子是不允许中国人使用这种贵族食物的,一旦发现那个中国人吃了大米,就会以刑事罪严厉惩处。陶小毛当时只想到岳名威可以从后世源源不断地运来米面肉食,忽视了当时的国情,所以才会出现这种局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