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七十五章

hebinjjwy 收藏 1 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萧氏,赐白绫自尽; 翠荷,毒酒鸩毙; 萧德扬,斩立决,家产抄没,准妻、子随其父还乡; 许大,斩立决。 恰在此时,关内道鱼俱罗等奏报平刘迦论、刘鹞子。内阁计议,免刘鹞子叛乱之罪---因为我希望借重稽胡部落的力量,且加其正七品“稽胡郎将”(相当于鹰扬郎将),于所部挑选三千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萧氏,赐白绫自尽;

翠荷,毒酒鸩毙;

萧德扬,斩立决,家产抄没,准妻、子随其父还乡;

许大,斩立决。

恰在此时,关内道鱼俱罗等奏报平刘迦论、刘鹞子。内阁计议,免刘鹞子叛乱之罪---因为我希望借重稽胡部落的力量,且加其正七品“稽胡郎将”(相当于鹰扬郎将),于所部挑选三千精锐,编入官军,随鱼俱罗等讨伐郭子和,戴罪立功。延安、雕阴、朔方、榆林一带的稽胡部落,遣散至延安、雕阴、朔方、榆林、盐川、弘化、上郡、安定(大业十一年,增设安定、龙泉等十五郡)、北地等九郡,与汉人杂居,着地方官遣人教授农耕,使其“汉族化”。

杨义臣等请求援兵的奏章也到了,看来河东非动重兵不可,兵部计议,请派左骁骑卫大将军屈突通领军出征。

又有巡察御史奏报,去年对突厥大捷后,云定兴所部放纵军纪,颇有扰民,使得马邑等地部分百姓“颇以官军为苦”。我于是将云定兴斥责一番,罚俸半年,改任“检校” 左屯卫大将军。实职未变,但降为“代理”,级别也从大将军的正三品降为将军的从三品,以示处分。

此时已经天气炎热,我于是又萌生出去嵩高山避暑之念。五月十五,一干人再次离开东都。因为军务重大,我也不想让张须陀离开左右,于是东都留守职责,便交给了魏征代领。


太原城郊,杨义臣的帅帐。

一名旗牌官进帐:“禀报大帅,太原指挥使(统领郡兵的指挥官职),虎贲郎将李世民求见。”

杨义臣正与贾务本商议军情,听到旗牌官的禀报,对视一眼。

“李世民?可是唐国公李渊的次子?”杨义臣问贾务本。

“大帅,正是此人。素闻此人虽然年纪不大,可是文武全才,昔日雁门解围,马邑大捷,俱有战功,不知今日来此为何?”贾务本答道。

“既是唐国公公子,自当相见,请他进帐。”杨义臣道,旗牌官应声退出,不多时,一名英武的少年将军步进帐来。

“末将李世民,参见杨大帅,贾副帅。”

“李公子不必拘礼,我与令尊唐国公,也是多年挚交,此次出征,令尊也曾在校场为大军壮行。”

“既是叔父在上,小侄当行见长者之礼。”李世民边说,边又深行一礼。

杨义臣哈哈笑道:“唐国公有此佳儿,实在令人羡煞。世侄坐下说。”

李世民道个谢坐下。

“李少将军来此,当不只是叙旧的吧。”贾务本说道。

“是,两位大帅领兵来太原,已经有一月有余,不知何时进兵讨贼。”

杨义臣叹了口气:“世侄应当知道,而今刘武周贼势正炽,雁门等重镇,皆落入贼手,王智辩兵败殉国,王镇守使也受挫于贼,今贼有十余万众,官军不过三万余,恐难匹敌,我与贾镇守使已经上书朝廷,请增援兵,再与贼决战。”

“大帅,小侄以为,贼虽众,并不足惧,官军虽少,只要运筹得当,必可击败刘武周。”

“愿闻其详。”

“刘武周虽占据四郡之地,然皇上旨下,民心思归,刘武周倚仗,不过数万死党,四郡百姓,并不肯助纣为虐。况刘武周勾连突厥,百姓苦突厥久矣,不得已附逆,早有反正之心。官军讨贼,民心可用。”

“世侄虽言之有理,然刘武周手下,有猛将宋金刚、尉迟恭,有万夫不当之勇,前日王镇守使以三千官军,败于尉迟恭千人之手。”杨义臣面有难色。

“宋金刚匹夫之勇,不足为惧。小侄久在河东,素知尉迟恭是忠义爱国之人,追随刘武周,一则其祖与先皇有隙,更是王仁恭贪残所致,小侄在刘武周部布有密探,知道尉迟恭对刘武周勾连突厥,早已心怀不满,只需因势利导,不难使其归顺朝廷。”

杨义臣大喜道:“我出师之日,皇上曾经言道,尉迟恭当世英杰,若能使其归顺朝廷,便是更胜于剿灭刘武周的奇功一件。只是刘武周到底势大,还是等援军到来,更有胜算。”

“大帅,刘武周虽众,多是乌合之众,实不足惧,且其占地日广,表面虽然不可一世,然不得不分兵把守各处郡县,贼巢桑干,不过有三万余众。可虑者,实为突厥!今刘武周处,有突厥不足五千,若拖延日久,恐大军到日,突厥也会增派援军。而今刘武周知我兵少,等待援军,必不为备,正是偷袭彼之良机。”

杨义臣沉思片刻,望了望贾务本:“你以为如何?”

“李少将军实在是难得将才!大帅,我等可与李少将军细细筹划一番,看如何打好这一战。”


三日后,桑干,刘武周的“皇宫”。

“禀报皇上,太原隋军出动。”

“哦?”

“探子回报,隋军兵分两路,一路向西,似乎是想攻打离石的尉迟将军,另外一路,大概是想增援娄烦。”

刘武周摆摆手:“知道了,你且退下。”

报信者退出去,刘武周身边一位武官问道:“不知皇上准备如何应付?”正是叛臣张伦。

“尉迟恭那家伙,愈加是不像话了,朕就是看他不顺眼,才让他领五千人去守离石。官军不过三万,去打离石的,至多万余,谅来也无大碍,让那黑子吃些苦头,也是好的。宋王(即宋金刚,刘武周封他宋王,还把妹妹嫁给了他)而今领着三万大军攻打娄烦,官军眼看就要守不住了,太原的杨义臣之辈必是怕娄烦失落,杨广那小子责罚,故而增援。朕会请达里儿将军领突厥骑兵去支援宋王,等收拾了这股官军,再攻下娄烦,到时太原空虚,正可袭之。”

“皇上,东都的探子来报,说隋朝的援军,想来就在这两日出发,领军的屈突通,却是猛将。”

“无妨,从东都到太原,大军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到不了的。朕已经向始毕可汗请兵,过个六七日,援军就到了,到时我们一起拿下太原。朕把杨广那小子在太原的行宫夺来,再好好修修,正式登基。张将军,你说,朕的国号,是叫晋好,还是叫韩好?或者叫汉,朕姓刘,正是汉高祖的子孙!对,就叫做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