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长安街酒驾车祸案被告罪名成庭审焦点

世界王牌 收藏 2 115

一场飞来横祸拆散了一个幸福的家庭,让妻子与丈夫和一个双胞胎女儿阴阳两隔。昨天上午,“长安街英菲尼迪车祸案”肇事者陈家被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在市二中院出庭受审。“我不是飙车,一切只是意外!”陈家一再强调自己并非主观故意。而其辩护律师也对罪名提出异议,认为陈家的行为只构成交通肇事罪。


■案件回放


去年5月9日凌晨5时35分,陈家饮酒后超速驾驶“英菲尼迪”牌轿车,在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永安里路口,撞上前方等候红灯的陈伟宁驾驶的“菲亚特”轿车,后又撞在正常拐弯的639路公交车上。事故发生后,陈伟宁及妻子王辉和6岁的女儿被送往医院救治,公交车上乘客刘某也受了伤。事发后,陈家弃车逃逸。10小时后被警方控制。交管部门认定,陈家承担此次事故全部责任。


■肇事者说


“为朋友庆生,酒吧狂饮”


昨天上午9点半,陈家被押进法庭。旁听席上,既有他的新婚妻子,也有被害人的父亲。31岁的陈家是湖南人,在北京做舞美设计工作。


据陈家说,事发前夜10点多,他驾车到三里屯一酒吧庆祝朋友的生日。在喝了两杯红酒后,凌晨3点多,他们又接上另一个朋友,来到工体一家酒吧继续喝酒。“我第二天上午还有工作,一直很想回家,但他们劝我别走,给他们面子。”陈家说,一直撑到凌晨5点多,在他的建议下,几个人才离开酒吧。


酒后的陈家载着四个朋友回家。一路上,几个都喝多了的年轻人听着音乐唱歌嬉闹,陈家还不时扭头跟他们说话。


“看见车到撞上,就一两秒”


据陈家说,在事故发生的前一个路口,他抢了一个绿灯,抬头看到远处的永安里路口也是绿灯而且就要变灯了,于是一脚油门从右侧超了一辆货车。“朋友这时提出要换音乐,我就扭头和他们说话,当我转回头的时候,白色菲亚特就在眼前了。从看到白车到撞上去,也就一两秒钟的时间。”


此时,王辉夫妇正带着双胞胎孩子中的一个从儿研所看病回家。驾车的丈夫陈伟宁正在等红灯。突然一声巨响,车子被撞出很远……急速飞驰的陈家的车在撞上一辆公共汽车后才被迫停下。


“若有奇迹发生,愿用命换”


昨天,原告律师对于陈家没有当庭道歉表示不满。庭审最后,陈家突然离开被告席,向坐在公诉人身边的陈伟宁的父亲深深地鞠躬。


“我不是不说‘对不起’,而是这三个字太渺小。如果有奇迹发生,我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他们的生命,至少这样我可以解脱,我唯一能做的是尽一切努力赔偿。你们失去亲人,以后就让我代替他(陈伟宁)来尽他应尽的义务。今后的日子里,只要你们需要,我就会尽力做好;你们没想到的,我也会去做。希望你们能原谅我的无知和过失。我真的知道错了。希望大家宽容地对待我……我也想对我的家人说声对不起,我让你们失望了。”


■庭审焦点


昨天,控辩双方就陈家是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还是交通肇事罪展开激烈的辩论。


焦点一:是否主观恶意危害社会?


检察官表示,陈家在连续工作8小时后彻夜狂欢饮酒,加之为抢灯又加速、违规强行超车并回头与同车人聊天,造成的危害结果是必然的。此外,陈家在前方信号灯为红灯时,仍高速向前行驶,直接撞上受害者所驾车辆,在撞上公交车后才被迫停下,其主观上具有危害他人生命安全的故意。


而陈家的辩护律师则认为,陈家的行为更符合交通肇事罪的构成要件。律师称,陈家没有主观恶意,该结果的发生是违背其意志的。


焦点二:是否放任危害结果发生?


根据陈家在法庭的陈述,他发现前方的白车后下意识地打轮,带了脚刹车。而公诉人指出,根据现场勘察,无法检测出刹车的痕迹。此外,他撞车后没有报警和查看救助伤者,而是从容地打车离开,对他人的生命持漠视的态度。其行为不仅使被害人失去了被救助的最佳时机,且主观恶意明显。


对此,辩护律师认为,陈家老远看到前方是绿灯,等回头再看时白车已经停了,是判断失误。在客观上,他采取了刹车和打方向盘,且两次碰撞是连续的,不是放任第二次碰撞的发生。


■家人反应


肇事方:陈妻筹赔款求轻判


昨天,陈家的新婚妻子也来到法院。为了获得被害人的谅解,这个不满25岁的年轻女子四处筹集医药费和赔偿款,以求得对丈夫的轻判。据了解,死者家属原本提出了608万余元的赔偿金,后与陈家的家人达成了和解协议,除去已经支付的66万元医药费,需另付300万元赔偿金。如今,130万元已经给付,余款准备在卖掉房产后支付。


受害方:生活仍不能自理


受伤的被害人妻子王辉因在继续治疗而没有参加庭审。


昨晚,王辉通过微博感谢关注她的朋友。经过一年的治疗,王辉目前的生活仍不能自理。她在微博里说,如今七次手术已花费百万余元。“为了省住院费,我已从医院回家住,每天凌晨5点多出发去做如上刑般的康复治疗。”受对方经济能力限制,未来手术治疗费等可能无法足额得到赔付。


王辉的律师表示,陈家最后的表态比较诚恳。“他承诺愿意代陈伟宁承担责任和义务,应说很不错了。当然,关键是看他今后怎样去兑现。”


晨报记者 颜斐/文


王鑫刚/摄


■镜头回放


录像一:酒吧豪饮


昨天,公诉人当庭播放了5段视频资料。播放录像时,陈家辩解称自己只要了四瓶洋酒。而酒吧的录像显示,陈家等人共在酒吧要了五瓶酒。在喝第一瓶洋酒时他还比较克制,后来越来越兴奋,和朋友边掷骰边喝。他多次举杯一饮而尽,还站起身给自己和朋友倒酒。其中,陈家有12次喝的是瓶装的洋酒,另有5次喝的是兑的洋酒。洋酒一瓶是700毫升,酒精含量为40%。在次日早上5点多离开酒吧时,陈家手里还拎着两瓶喝剩的酒。酒吧门口,有人打车离开,但喝了酒的陈家依然带着朋友驾车离开。


录像二:路口撞车


事发时,白色菲亚特轿车被撞得在马路中央急速转了几个圈才停下的场景则让旁听席上的人咋舌。所幸的是,对面驶来的一辆三轮车躲过了这一劫。


另一段录像中,陈家撞车后与朋友出来查看情况,在长达7分钟的时间里,没有人去理会被撞的白色菲亚特轿车。此后,陈家与朋友打车离开,他还两次回头看菲亚特,但都没有走过去救助。播放时,陈家几次低下头不看。


■相关新闻


“醉驾入刑”第一人拘役2个月


晨报讯(首席记者 王彬)昨天,因为高晓松在东城法院受审,也让醉驾入刑后,交管部门查获的“醉驾第一人”李俊杰审理的关注度陡然增加。最终,法院判处李俊杰拘役2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


昨天,25岁的李俊杰出庭受审时,可能也没有想到会有几十台摄像机、照相机冲他一通猛拍。由于案情简单,法院采用简易程序审理,李俊杰对于自己醉驾的事实和危险驾驶罪都予以认可。李俊杰说,事发当晚,他先是在吃饭时喝了4两白酒,又在朝阳门外麦乐迪里喝了五六瓶小瓶啤酒,随后在驾车返回宾馆途中,被交警查获。经酒精检测,李俊杰每百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为159.6毫克。


“我当时头脑清醒,感觉能开车。”李俊杰说,他知道不能酒后驾车,但是存在侥幸心理。“我酒后驾车,影响道路的交通安全,造成了社会危害。”李俊杰没有为自己作过多辩解,称“深深后悔,对不起家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