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输在战略上

谭吉柯德 收藏 0 289

美国全球战略的核心——“大中东”战略遇到了大麻烦,显而易见的颓势并不因为击毙拉登,就可以得到逆转。重要原因是美国的军事实力,不足以同时摆平象阿富汗、伊拉克这样的弱小国家,尤其是摆平不了政权更迭后的乱局,却由于自身消耗巨大而陷入经济危机,美国政府在技术上早已破产,高达14.3万亿美元的国债则是明证。地缘、能源、金融等要素控制方面,美国无力维系单极独霸格局,面临全面性、体制性的崩溃风险。即使在北非、西亚策动“阿拉伯革命”,也不能按其预定路线发展演化,正是在这一背景下,美国将早就发现了的拉登击毙,展示其所谓“无所不能”,意图挽回局面,对于短线提振美元有一定作用,只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怎么可能因击毙快要被人忘却的拉登扭转?感觉美国的战术性动作可圈可点,结果输在了战略上。

前苏联的破产和解体,同样输在战略上,他不该在美(北约)、苏、中大三角关系之中,把当时的中国逼到美国那里去,两面夹击之下前苏联败局已定。这些东西早前都提到过的。如今美国想独霸大中东,进而控制和奴役全球,则是把中俄欧逼到了一起,美国就算再强大,以一敌三,放到战略上应该说是明显的错误。面对中俄欧的“合纵”之策,美国在认识到问题之后,开始以“连横”之策瓦解中俄欧“统一战线”。平心而论,中俄欧相互之间也有摇摆乃至出卖、出手,但迄今为止大的方向没有偏离,这是美国左冲右突难以如愿的根源。

美国本土全面爆发金融危机之际,俄国串联中国抛售美国国债,欧洲特别是法国跳出来跟美国抢班夺权,中国以“救美国就是救中国”为由,并不支持俄国和欧洲的行动,招致俄、欧对中国的不满。俄国受美国的气很久了,俄格战争更对美国来气,中国对美国其实没有那么敌对,因为中国尚离不开美国的市场,这是由中国经济的阶段性特点所决定;欧洲想跟美国抢班夺权,却没有给中国包括人民币留出位置,中国需要时间打造人民币国际化,不可能甘为欧洲做嫁衣。这种局面使美国看到机会,遂提出中美G2的说辞,中国开始时反应不及时,后来看出其中的门道,才明确拒绝美国,没有落入美国精心设置的陷阱,否则中俄欧“统一战线”也就瓦解了,严重后果难以预料。

美国对中国威逼利诱,威逼的一面主要借助两个国家,即日本和印度,其中,借助日本在东线骚扰,借助印度欲在南亚破局,是为“声东击西”,营造中国两面受敌、不能相顾的表象,但都被中国化解。大国游戏层面,美国在南亚方向针对中国搞事,拉拢的当然是俄、欧。“美俄关系重启”后,俄国给美国(北约)阿富汗驻军提供补给“北方走廊”,以替代巴基斯坦“南线通道”,这样美国就可以抛弃并牺牲巴基斯坦。对此,欧洲方面处于观望者角色,原因是欧洲自身深陷金融、债务危机,需要外储庞大的中国为其输血,况且欧元受到美国算计,不敢贸然与中国为敌,否则欧元是极其危险的。关键取决于印度是否愿替美国出头挑战中国与巴基斯坦,中国对印度既拉拢又威慑,印度多次蠢蠢欲动,终未铤而走险。美国为拉拢俄、欧进行的交易失去价值,美国翻脸不想认账,与俄、欧矛盾再次占据上风。在伊核问题上,中俄欧可以接受某种程度的制裁伊朗,但始终未改变不对伊朗动武的底线。伊朗虽遭受一定程度的制裁,却可避免迫在眉睫的战争可能,因此伊朗并不在乎所谓制裁。

当前,美俄关系再次陷入底谷,火药味比较浓,原因也很简单,美国仍然志在拿下伊朗,这次策动“阿拉伯革命”,主要目的之一冲着叙利亚去的,这很好理解,叙利亚是伊朗的中东战略盟友,打掉伊朗的盟友,伊朗在中东就会失势,就会被孤立起来,将来容易解决伊朗。只是,叙利亚更是俄国在中东的仅存支点,要动叙利亚,俄国自然怒火中烧。俄国的反应,一方面与中国拼弃前嫌,巩固并强化上合组织,另一方面开始支持巴基斯坦。美国以包庇拉登为由剑指巴基斯坦,巴基斯坦同时紧急求助中俄,中俄力挺巴基斯坦。俄国原先与巴基斯坦关系不睦,前苏联入侵阿富汗期间,巴基斯坦协助抗苏,梁子结下很久了,现在俄国转变态度,名言支持巴基斯坦包括支持巴基斯坦加入上合组织的意愿,可谓非同寻常。俄国在处理印巴关系方面,近年来热衷于卖军火给印度,却老是讹印度的钱,印度转而求购欧洲军火,俄国现在支持巴基斯坦,除了与美国再度交恶,也有敲打印度的意思。不管怎么说,俄国既然也支持起巴基斯坦来,就不会再给美国提供补给“北方走廊”而陷害巴基斯坦了。美国这次剑指巴基斯坦的意图,已然失去胜算,巴基斯坦若将境内补给通道截断,美国根本玩不下去,阿富汗那里就成了死棋,因此美国还得向巴基斯坦、中俄低头,要么抓紧从阿富汗撤军。

东边主要由中国保住巴基斯坦,西面主要由俄国保住叙利亚,那么美国还是奈何不了伊朗的。中俄因美国的策略失当,目前来看配合更趋紧密,背靠背互为犄角,可以迎击共同面临的挑战。伊朗瞅准时机,加快实施其和平利用核计划,要知道在日本核电危机的背景下,伊朗加大核电开发的举动,好象不那么合乎慎用核电的氛围,德国就宣布逐渐放弃核电。现在美国追加制裁措施,伊朗显得比较高调,表示愿在“共同点”基础上重启核问题谈判,同时,伊朗外交部否认从朝鲜引进导弹制造技术或元件。看得出来,每当大国之间矛盾激化、过招博弈,伊朗往往就会适时推进其核计划,并于朝核问题相联动,与巴以问题相联动。近日有条消息还说,伊朗要帮委内瑞拉在巴拉瓜纳半岛建导弹基地,距美国在南美的盟友哥伦比亚仅120公里,分明是与美国较劲。美国实行量化宽松滥发美元,导致石油价格大幅回升,伊朗、委内瑞拉还有俄国等获益匪浅,钱多了跟美国斗起来也有劲,美国这是何苦呢?

再说俄国这次与美国交恶,不仅因为叙利亚问题。美国出尔反尔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也是一个导火索。继在波兰部署反导系统之后,今年5月3日,罗马尼亚宣布美国将在罗南部部署反导系统,最终刺激到了俄国。原先传言俄国与北约有意在反导问题上合作,现在看不是那么回事。5月16日,莫斯科方面声称,美国和北约增加反导装置将威胁俄罗斯安全,如果美国和北约在发展反导系统时无视俄方立场,可能导致俄罗斯退出去年俄美两国签署的《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另外,俄、美国总统将在法国多维耶举行的G8峰会上讨论导弹防御系统领域的局势。怎么回事呢,美国这样做一个是涉及安全问题,一个是堵截俄国能源“西输”路线,天然气“南流”经土耳其黑海水域登陆欧洲,罗马尼亚是桥头堡、第一站,所以美国选择在罗马尼亚部署反导系统,这让俄国颇为恼火。“北流”第一阶段施工已经完成,我们看到俄国与挪威举行Pomor-2011大规模联合海军军事演习。能源对俄国而言不但是经济贸易问题,更是地缘政治和安全架构问题,美国也是这么想的。

总的看,“美俄关系重启”发展到现在的美俄激烈斗法,叙利亚算是个导火索,“大中东”区域的角逐事关全球战略,这个意义对几大玩家都一样,俄国要是失去叙利亚,也就丢掉了中东话语权,俄国不在意才怪。因此,这里还是紧紧围绕中东局势展开讨论,把目光转回到中东方向。当前,中东局势颇为微妙,之前谈到伊拉克提出的建立包括伊朗在内的地区安全组织,紧接着,传出了海合会突然宣布将扩员的消息,决定将吸纳约旦和摩洛哥为成员国,联合起来共同维护世袭的君主统治。很明显的,这些君主制阿拉伯国家搞联合,也是一种抱团取暖,应对美国(西方)策动的“阿拉伯革命”是直接根源。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虽然支持巴林“维持秩序”,但沙特力劝美国放过埃及穆巴拉克政权未果,引起沙特的强烈不满,以至于冻结了向美国600亿军购计划,重提“海元”计划,与美国关系出现致命裂痕,因为政权更迭本就是致命的问题,沙特等国君主们忧虑的是,那一天美国不高兴了,也会象抛弃穆巴拉克那样抛弃他们,转而支持得势“革命者”,美国经常这么干的。

沙特与伊朗为代表的各自阵营存在教派矛盾,但都反对美国(西方)的颜色革命、政权更迭,总体与美国(西方)的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同时,反以色列是他们的共同目标,大都支持巴勒斯坦争取独立建国。这两个个阵营加上以色列,构成中东本区格局的三角关系。大国们的中东战略,无非怎么样去干预、影响、平衡这种复杂地区关系。先前,以色列视为美国在中东第一盟友,沙特为第二盟友,对富油阿拉伯国家既拉拢又控制,这一中东格局系石油美元本位制的基础。现在,随着美国中东战略的反恐战争、颜色革命面临双重失败,美元信心产生动摇,击毙拉登难以扭转,突出表现在,美国对于推销国债难度的担忧。

美国已经用完了国债近14.3万亿的额度上限,围绕提高国债上限国内展开激烈争论。财政部长盖特纳致信国会,敦促尽快修改立法提高债务上限,以免对经济造成灾难性影响,有经济学家建议白宫卖黄金还债。明摆着,不提高国债上限的话,美国政府钱就不够花了,到期国债的本金及利息也不能支付,造成美国政府债务违约掉期,这和希腊没什么两样,到时候美元的信用完蛋。提高国债上限以后,可以用新借的钱去还旧债,这就成了“庞氏骗局”,国债只会越来越多,15万亿、16万亿……直到积重难返。要避免这一危局,节流是必须的,开源也是必要的,但美国政府的支出降不下来,下年度军费近7000亿,增税却遭到强烈抵制,现在看来无解,除非美国出了真正的强人,摆脱奥巴马式的油腔滑调、自欺欺人。

退一步讲,即使美国提高了国债额度上限,那也得有人来买这个国债不是?早在今年3月份,有“债券大王”之称的比尔·格罗斯表示,他所管理的总回报债券基金已于2月清空了旗下基金的全部美国国债,他认为“一旦一个国家的债务达到某一水平,市场对这个国家偿债能力的信心将直线下降,而美国的债务量已逼近临界点。”眼下,急不可耐的美国再次实施驱赶XX,又拿欧债说事了,甚至以性侵指控抓了IMF总裁法国佬卡恩,意思是欧洲不行了,击毙拉登显示美国“无所不能”,快来准备买美国的国债。实际情况怎么样呢?效果似乎不太好。美国的国债水平确实太高了,销不出去就量化宽松让美联储买。总之美国再打欧元,又与欧洲展开互斗,中俄欧全推到对立面去了,包括“大中东”在内的颓势,决定了美国及其美元的继续在走下坡路。这一点,战略与经济对话之类忽悠不了中国,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景看好。世行报告称,新兴市场增长极重定义全球经济结构,2025年全球货币最可能出现的情景将是一种围绕美元、欧元和人民币为中心的多种货币并存的格局。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