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七十四章(清明奉献,先睹为快)

hebinjjwy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我把在两侧的厢房里的十几个大臣,连同卫文升、裴蕴和张须陀几个,都叫到了正房。 “萧氏所言,你们都听到了?”我说道。 大臣们低头称是,一个老者跪倒在地:“罪臣家门不幸,愿听凭皇上处置。”他是萧妃的父亲。 “萧氏之罪,便是满门抄斩也不为过。”我看了一下浑身颤抖的老萧,“不过朕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我把在两侧的厢房里的十几个大臣,连同卫文升、裴蕴和张须陀几个,都叫到了正房。

“萧氏所言,你们都听到了?”我说道。

大臣们低头称是,一个老者跪倒在地:“罪臣家门不幸,愿听凭皇上处置。”他是萧妃的父亲。

“萧氏之罪,便是满门抄斩也不为过。”我看了一下浑身颤抖的老萧,“不过朕已经查明,此事始末,只与萧氏、萧氏二哥萧德扬、翠荷和萧氏近侍宦官黄松有关,今黄松已被萧氏灭口,萧氏其他人等,并无参与。朕今日下旨,废掉萧氏福妃的封号,暂且打入冷宫,容后处置,你是因为萧氏入宫,封的侯爵,今日一并夺回,朕不想多杀人,今赐你留家乡百亩田地,其他田产,尽由官府收回,你与家人回乡,永世不得返京。萧氏子弟,在朝为官者,还有何人?”老头在给我磕头谢恩,我也不理会他,径自去问张须陀。

“回皇上,萧氏三子,长子萧德宏今为犍为郡(今四川宜宾)郡丞,次子萧德扬原在巴陵郡任县令,现已收押,三子尚无官职。”

“传旨,革去萧德宏功名,永世不得录用。”

张须陀却突然跪倒在地:“臣请皇上,收回成命!臣在吏部以来,地方官历年考绩,萧德宏名列西川道第一,颇有清廉干练之誉,实为难得的好官。”

“张尚书,”裴蕴道,“萧氏的罪,就是灭九族,也够了,皇上只是革职,已经是格外宽厚。”

“为百姓留住好官,是臣吏部职责所在,臣不敢不言。”

“张大人,西川道的考绩,只怕做不得数。”裴蕴又道。

“吏部派员考核,与西川道并无二致。”

“你吏部派员,只怕……未必……”裴蕴越是不说话,越是话里有话。

张须陀也是官场上处了多年的人物,如何听不出弦外之意?他也不看裴蕴,跪在地上朗声道:“若是皇上觉得吏部考绩不确,尽可派御史查巡,吏部派员,也可彻查,臣愿担连带之责。”

一直不吭声的苏威终于也站出来:“皇上,如果萧德宏确有政声,倒是留任为宜。”

“既是如此,朕就命魏征派人去西川犍为看看。”御史台名义首脑是裴蕴,不过实际上先是韦云起,后是魏征主管,我绕开裴蕴,直接说让魏征派人,张须陀心里会好过得多。

果然,张须陀叩首道:“皇上圣明。”

我又望向高家人;“高爱卿,此事已经查明,真凶已经认罪,沈氏那里,可以带过了吧?”

高顺妃的父亲带头,几个高氏宗亲跪下:“皇上圣明,是臣等一时糊涂,误会莺妃娘娘。”

“此事就此罢过,萧氏兄妹,朕自当严惩。”

“皇上圣明。”

“今日之事,涉及后宫,事关皇家体面,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们自己想必明白。”

一干大臣全部跪倒在地:“臣等明白。”


“皇上今日,是先去沈妹妹那里,还是先去高妹妹那里?”

“皇后,朕有事,想和你商量。”

“可是萧妃的事情?”

“嗯,适才我与裴蕴、苏威他们几个议了一下。”

“他们是什么意见?”

“萧氏兄妹凌迟,许氏夷三族,就是黄松,也要满门抄斩,还有赵王,废为庶人。”

“那么皇上的意思?”

“萧氏固然该死,朕却不愿牵连他人。”

“皇上仁慈。皇上,翠荷一家如何处置,该问问莺妃,至于黄松,固然可恶,只是既然已经死了,也算抵消自己罪衍了,况且既已入宫做了宦官,与家中便无牵扯,何必株连无辜。”

“皇后之言,甚合朕心。萧妃当死,不过她总算是做过妃子,朕打算给她留个全尸。至于杲儿,朕想与皇后商量……”

“皇上可是想要臣妾抚养赵王?”

“他马上就不是赵王了,朕明日就会下旨,降他为伯爵,只是,他只是个孩子,其实也无辜得很……”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先皇骨血。”

我不由大惊失色:“你……你为何说……你……你……如何晓得……”

“臣妾和他,好歹也是将近二十年的夫妻。我起初也只是诧异,他病了一场,却为何变化如此之大。我也怀疑是换了一个人,可是,他昏迷的日子里,我一直守在他身边……”

“可你总归还是想到了。”我强力使自己镇静下来。

“从第一次侍寝,我就知道,你不是他,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肯定,你绝对不会是他。”

“可是,这么多年,你从未提过……”

“从河间到东都,我看着你所作所为,我就觉得,大隋就该有个如此的皇上……况且……”皇后突然面带羞涩,“你对我,对宫里人,比他的确要好得多。”

“除开你,还有谁知道?”

“许公公。”

“许安?”

“是,他三十年前就是晋王府的近侍,许多事情,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他。”

“可是,他也未提过。”

“许公公说,他愿意自己侍奉的是位勤政爱民的好皇帝,就如现在这般。”


下午,皇后陪了我,去看高妃,少不了又是宽慰一番。因为皇后的建议,这一夜就留在了高妃那里。

第二天,下诏,降赵王为恭顺伯,由皇后教养。

当夜,自然是要去沈莺那里。

沈莺现在已经解除了“幽禁”,只是眼下的“海棠别院”中,除了她,就只有彩云和杏儿。昨日听审回来,她们就没有离开过“海棠别院”,而这两日来,也只有元妃来看过她。

她现在的气色,虽然比当日要好上许多,可是依旧显得憔悴。

我此刻怜惜地将她搂在怀中。

“而今终于水落石出,你也可以洗刷冤屈了。”

“只是萧娘娘,其实也可怜。”

“你这人啊,就是心好,她这般害你,你还可怜她。不过,我倒是喜欢你这点。”

“其实不止是我,元姐姐也说她其实可怜,不过最可怜的,还是杨杲。”

“杨杲那里,你倒不必操心,我已经让他认皇后做母亲了。可怜的人,其实很多……该如何处置翠荷,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翠荷其实也可怜,全是为了救他哥哥。”

“这个我自然知道,可是毒毕竟是她亲手所下,我若放过她,对不起死去的洁儿,对不起高妃,高氏宗亲,满朝大臣,也不会同意的。翠荷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我听她说过,她家里除了父母,就只有一个没有成家的哥哥。”

“她的哥哥,嗜赌杀人,牵累家人,却是饶恕不得!至于她的父母,倒是可以不追究了。”

“我想,让人给她家里捎去几十两银子。我和翠荷,终归是主仆一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